0810、与老神棍的见面 - 圣武星辰

0810、与老神棍的见面

“有什么好说的,掌管此道的神明,已经介绍了规则,只有杀了你,我才能从这【樱月杀道。 中出去,我们两个,只能活一个。” 骑着白虎的年轻人,此时略微冷静,显然是之前两次交手,被李牧的拳劲所震慑,不再托大,凝聚功体,酝酿着极道之招。 樱月杀道? 李牧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很诡异的世界。 天地虚浮,只有一根独木。 独木之外的空间,流转着恐怖到了极点的杀意,让李牧觉得,哪怕是强悍如他的肉身修为,若是跌落这根独木的话,只怕是瞬间就会被这种杀意撕成碎片。 猩红的月光,片片樱花花瓣流转。 唯美之中,带着死亡的气息。 燃灯寺中哪里来的这种地方? 妈的,肯定是老神棍又在暗中搞鬼。 李牧简直是无语。 眼前这个年轻人,应该是之前大爷们口中的那个骑着白虎的敌人了,看样子是被困在了这里时间不少,所以才会这么暴躁,浑身流转着妖气,应该是妖族之人,难道与万妖盟有关系? “杀!” 年轻人大喝,再度出剑。 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人的实力很强,已经是将级巅峰,绝非不是从凡尘俗世中走出来的修炼者,应该是小世界之中人,剑术精妙,充满了古韵,那血色的阔剑破浪般划开空气,杀机跌宕。 瞬间整个樱月杀道之中,就布满了剑气杀机。 但是,在李牧的面前,还远远不够看。 李牧直接抬手一拳,拳劲如龙,气爆声中,前方大片大片的空气像是塌方一样塌陷,年轻人狂喷一口鲜血,所有剑气被打散,身形倒飞,直接撞出了独木。 他的身形刚到半空,就被外面的杀意一绞,瞬间消失。 独木上,还剩下那头白虎,观战的眼睛骤然一缩,喉咙里发出低吼。 很有灵性啊。 李牧赞叹。 “我要生气了。” 他大声地道。 白虎身躯微微下蹲,做出了攻击的姿势。 它虎纹似是活了一样,在白色的毛皮之间流转。 “我真的要生气了。” 李牧再道。 这时,一个猥琐n瑟的声音,在樱月杀道中响起:“哈哈哈,小兔崽子,你生气了又能怎么样?” 是老神棍。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 李牧心中,那一瞬间的狂喜,简直比二八少女终于等到了心上人向自己表白还要剧烈。 “老东西,我现在的实力,可不是你所能想象的,王境之内无敌,了解一下?” “嘿嘿,那道境之内无敌,你这个小兔崽子要不要了解一下?”老神棍笑嘻嘻的声音又响起。 道境? 王境之上,不是神境吗 神境之上是什么境界,李牧还未曾了解过,现在听老神棍这么说,难道是道境?老神棍是道境之内无敌,那岂不是吊打一切神境,更别说是王境了。 李牧一下子,就有点儿心虚。 这老家伙这么强? “好久不见,就把这阵法撤了吧,不如我给你下碗面吃。”李牧转换思路,打感情牌:“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我做的炸酱面了嘛,是不是好久都没有吃到过了,我们可以边吃边聊,我有很多事情,想要向你请教。” 老神棍顿时充满了不屑地哈哈大笑了起来:“你小子,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要脸,不过,一碗面就想要贿赂我?做梦吧。” 李牧怒了:“那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起码三碗。”老神棍道。 李牧:“……” 多大出息啊。 “好。成交。” 李牧很痛快地答应。 话音落下,就看周围的猩红月光,以及飘散的樱花瓣,还有独木全部都消失,空间壁障像是被打碎的玻璃,迅速破开又融化,一切的异像犹如风中青烟一样消失。 李牧仔细看,自己就站在燃灯寺的大门里。 熟悉的景象,曾经无数次在梦里出现过。 果然是幻阵。 不过这幻阵要太真实了。 李牧身处其中时,都看不透这虚妄,也无法找到破阵的关窍。 一个身穿着油腻道袍,八成新灰色李宁运动鞋,毛躁躁的短发、好像是几天几夜没有洗脸的老道士,笑的贼也兮兮地站在前方天井院子里,脸上的表情,要多贱有多贱,让人一看之下,就有一种恨不得用鞋底狠狠地抽几下的冲动,把‘骗子’、‘文盲’、‘不靠谱’、‘下流’、‘敬而远之’等等词语,加在这老贼道的身上,想是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会有任何意见,而那剩下百分之一的人,有意见的原因仅仅只是觉得这些词语甚至还不足以形容这老贼道的无耻气质。 不是老神棍,又是谁? 终于见到了。 李牧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他看了看老神棍,再看看寺内熟悉的建筑、松柏和铁钟,突然一种无法遏制的强烈不真实感将他整个人都淹没。 猥琐道士,千年松柏,锈迹斑斑的铁钟,破败的庙宇,树叶筛选后稀疏的月光中,秦岭的晚风吹过脸颊,远处依稀可以听到燃灯寺村落里传来的小儿玩闹声和狗吠声。 这是李牧曾经魂牵梦绕的画卷。 他自从十四岁以来,经过的事情,可以说是全世界想象力最丰富的最荒诞的作家都无法描述,换做任何人都会毕生铭记,但对于李牧来说,历经铅华之后,真正最让他无法忘却,最是镌刻在灵魂记忆深处的,不是星河之间的这段瑰丽经历,而是眼前的这一副普通的画卷。 “哎?什么情况?”老神棍看着发呆在原地的李牧,眼皮子跳了跳,道:“等会儿,小王八蛋,你不会是在酝酿感情吧?千万不要抹眼泪来段苦情戏啊,我老人家年龄大了,心脏也不好,受不了感情太过于剧烈波动啊。” 妈的。 李牧在牙缝里迸出这两个字。 所有久别重逢的气氛全没有了。 李牧直接冲上去,把老神棍抱起来,一边抡,一边大声地道:“啊啊啊啊,我抹个屁的眼泪啊,你他娘的能好好解释一下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老神棍手舞足蹈地道:“停停停,晕了晕了,要吐要吐。” 李牧足足抡了十八圈,才将老神棍放下来,道:“来吧,好好解释,我要全部的真相。” 老神棍扶着铁钟弯着腰,眼冒金星喘着气,道:“你这个小兔崽子,你要我的老命啊,我老人家年纪这么大,这把身子骨可经不住你这么折腾了,你想玩死我啊。” 李牧道:“你不是说你道境无敌吗?” 老神棍怒道:“是啊,但我老人家神功无敌,道境巅峰初成,要是施展了道境的力量,怕一不小心,控制不好,直接把你震成飞灰啊。” 李牧这一下子,就开始将信将疑了。 刚才在樱月杀道的时候被唬住了,现在听起来,这个道境无敌怎么有点儿像是吹牛逼呢。 李牧站在原地,等着老神棍气息喘匀了,又上去,一下子保住了老神棍。 “还来?”老神棍惊慌失措。 李牧这一次却是没有再玩风车一样抡他,而是一个很用力的拥抱,像是抱住了自己生命之中最珍贵的东西一样,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将头埋在老神棍脏兮兮的肩膀道袍上。 “谢谢。”他诚挚地道。 老神棍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旋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唉,你这臭小子,看到你混的这么好,我终于放心了,其实,我这些年,也很担心你啊。” 李牧脸上,一下子就浮现出了笑容。 怎么认识老神棍,李牧已经忘记了。 所有人都告诉他,他是一个孤儿,从小被老神棍收养,但对于李牧来说,老神棍简直比亲生父母还亲,小时候相依为命的一幕幕,从未在李牧的脑海之中消散过。 眼前的这个老人,不管他曾经做过什么,李牧都不会有任何的怨言。 “好孩子,你做的很好,我虽然一直都没有陪在你身边,但你的一些事迹,我都听说了,我以你骄傲。” 老神棍轻轻地拍了拍李牧的肩膀,面色慈祥。 那种感慨且欣慰的目光,在他数亿年的漫长生命之中,只为数不多的出现过那么少数几次。 李牧放开怀抱,笑嘻嘻地道:“我先去做炸酱面,然后我们边吃边聊,我有很多的问题,都想要问你。” 老神棍点点头:“也好,一些事情,应该让你知道了。” 不过片刻,一桌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就摆在了天井中央的古柏树下面,李牧和老神棍两个人,各自端着一碗面,风卷残云一样吃了起来。 “别抢,这块肉是我的。” “老头子多吃蔬菜对身体好。” “我老人家几亿年的肉食动物了。” “几亿年?真的假的?” “灵感大王就是我老人家是也……” “灵感大王?西游记里面的那个老鱼精吗?” “呸,你这么说是羞辱我。” 一顿饭在日常拌嘴中吃完。 李牧将碗摆在桌子上,抹了抹嘴,很认真地坐下来。 按照以往的方式,吃完这次饭,接下来的谈话,可就非常重要了。 李牧心里很清楚,相信老神棍自己心里也非常清楚,吃完这顿饭,等于是和以前一老一少一寺一狗的生活,彻底告别,从此以后,乡村少年和骗子神棍的身份,彻底远去实际上,十四岁的那个下午,这一切就已经被打破,只不过是李牧还想要祭奠一下昔日的岁月而已。 刚才那嬉笑怒骂、疯疯癫癫的相处和对话,就是祭奠和挽回的一种。 而从此刻开始,以后的岁月里,李牧和老神棍的身份,都要发生变化了。 “好了,可以进入正题了,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我到底是谁?”李牧用非常认真的眼神,看着老神棍,期待着回答---- 第一更。昨天感冒还没有好利索,晚饭后又去吊针输液,回来就很晚了,所以没有赶出第三更,前天请假时就说了的,如果昨天状态不好,且等感冒恢复了再补。希望快点好吧,鼻涕眼泪浑身又疼,倒不耽搁码字,大不了写的慢一点,但输液一下子几个小时,不管是躺在床上还是坐在椅子上,都没有办法码字这是最气的。最近气温变化剧烈,大家注意身体,千万别中招。

下一篇   0811、上皇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