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5、终于到来 - 圣武星辰

0815、终于到来

拳对拳。 力量的碰撞,最原始的较量。 砰! 低沉的声响,像是两块败革撞击在一起。 空气在拳头对撞的中心,像是透明的水波一样,一层连着一层辐射荡漾开来。 李牧身形晃了晃。 一种前所未有的反震之力传来,排山倒海一般,右拳的骨节皮膜发出爆豆一般的声音,指骨断裂了不知道多少,拳头一片血肉模糊,右臂臂骨上,皮肉之下,一道道的骨裂缝隙,宛如发丝一样蔓延开来。 李牧再也稳不住身形,连续后退了三步半,才稳住了。 对面。 不灭道人的拳头没有丝毫的伤痕。 但他的右臂,肘关节处,白色的断裂骨茬刺破了皮肉,露在外面,惨白色如断裂的残刀,显然是臂骨已经完全碎裂,震爆的肌肉软哒哒地垂下来,整个右臂几乎废掉了。 他也是往后退了三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两个人都看着对方,眼睛里流转着震惊之色。 李牧震惊之处在于,自己自从修炼以来,数次大小机缘,导致肉身之凝练,可以说是举世无双才对,才紫薇星域中,根本就没有在肉身强度上可以击败他的人,哪怕是六大种族老祖这样的存在,也是以修为和战技击败李牧,纯拼肉身的话,离李牧还有差距。 但这年纪轻轻看起来甚至有点儿秀气的不灭道士,一拳之下,竟然将他的右拳几乎打爆,劈开肉掌,血肉模糊。 这样的肉身修为,有些恐怖。 而不灭道人的震惊之处在于,他本是存了一定要胜李牧的心思,才提出了比招、比意和比力的文比方式,尤其是最后一比,比力,乃是他最拿手的,放在最后,就是为了稳稳压住李牧。 这场比试,他其实是用了一些小心机的。 他和他的一些朋友一样,从小就从长辈们的口中,听说过‘鱼前辈’的强大和事迹,也以战胜‘鱼前辈’的传人为目标,别看他今天才和李牧第一次见面,但对于李牧的调查,已经做的非常清楚。 不灭道人本以为,自己今天吃死了李牧。 但是没有想到,他最具有信心的‘比力’这一项,竟是根本没有压下李牧,不占丝毫的优势。 要知道他的右手,可是真真正正的‘神之右手’啊。 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难道李牧的右臂,也有玄机不成? 这一次,便是旁边一直都站着的小道童,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金台观小广场上舞剑的道士们,也早就停了下来。 他们修为浅,看不懂这场比斗内在的奥义,只觉得两个年轻人对了一拳,竟然把拳头和手臂都打断了,看起来有点儿精彩。 李牧运转功法,拳头上的伤口瞬间愈合。 “今日之赐,他日必还,不灭道长,期待我们的下次交手。” 李牧直接将解下来,插在地上,转身就走。 不灭道士眉毛一跳,张了张口,但最后还是没有发出声音。 目送李牧的身影消失在晨霭之中,不灭道士的右臂上符文道光闪烁,将断掉的右臂愈合,活动灵活,没有丝毫的伤痕,他反手拔出插在地上的,握在手中。 “就是这柄剑,当年,曾力压纯阳。” 他仔细观察,体会着这柄剑的秘密。 “刚才那一战,其实是平手。”一边的灵气小道童突然开口道。 不灭点点头,道:“不错,比招平了,比意我稍胜一筹,比力,真正算起来,却是我稍逊半筹,毕竟断臂的伤势,要比李牧骨裂之伤更严重,虽然我比他少退了半步,但若是放真正的战斗中,是他占了先机。” 小道童道:“李牧这个人,很骄傲。” “是啊,比我认识的很多人,都骄傲。”不灭道人接过自己的外袍和帽子,穿戴整齐,道:“这也正常,毕竟他是那位的传人。” “听说龙骸在那位的手中。”小道童道。 “几年前就在那位手中了,可笑许多蠢货,还想要从那位手中将龙骸夺回来,实际上他们连龙骸真正的价值在哪里,估计都不知道,要不是那位这几年有事情,又时光回溯穿越了一回,没有时间理会他们,只怕是,这宝鸡市,已经血染江山了。“ 不灭道人以的剑锋,割开自己的中指指尖,沁出一滴血,滴在剑身上,血液中金色道符流转,快速地渗入到了明如一泓秋水跳动般的镜面剑身中。 然后这古剑就化作了一缕幽光,没入到了把不灭的眉心。 “不死师兄,鱼前辈传人的实力,今日你也看到了,秦岭中的古祖之门,开启在即,你要亲自前往吗?”不灭道士炼化了之后,回头问那灵气小道童。 小道童微微一笑,道:“当然要去啊,看看热闹也好,那些不听话的奴隶,也得收拾。” 李牧不会知道,水嫩的灵气小道童辈分还在不灭道人之上。 纯阳传人,道号不死。 不死不灭。 …… …… “这剑,总算是送出去了。” 李牧下了北山,心中倒是颇为轻松。 关于和的区别,李牧没有再去问老神棍。 还是那句话,老神棍虽然做事颠倒,但是在大事上,却还算靠谱,李牧不相信老神棍真的是糊涂到连剑都会搞错的份上,从不灭道士的表情来看,老神棍拿错剑,分明是有意而为之。 至于玄机在何处,李牧不愿意去细想。 今天与不灭道人一战,令他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哪怕是素来无敌的肉身修为,也没有完全打爆不灭道人,最是让李牧意外。 “这个不灭,只不过是诸多神之后裔之中的一个而已,而且,这么早就摆脱了昔日的封印,说明他和他的宗门,并不是被封印在混沌战场最核心的区域,不是最强者,他已经有这样的实力,那更强的神之后裔,会恐怖到什么程度?” 李牧仔细推理,越发心惊。 老神棍说过,不灭道士出身于纯阳,应该是当年玄黄诸神的一脉,当年被老神棍怀疑是背叛者之一,但没有调查出来什么,今日不灭道士给李牧的感观,道士极为不错,颇有风度,让李牧很难将他与背叛者联系在一起。 若纯阳一脉,并非是背叛者,那不灭就应该和李牧是一个阵营。 对抗六大种族及六大老祖的入侵,相信纯阳一脉不会坐视不理。 这样一算,老神棍虽然耍赖不出手,但李牧自己绝非是孤军奋战啊。 今日在金台观,李牧没有说起六大种族和的事情,他相信,以神之后裔的势力,对于这些事情,绝对在掌控之中。 李牧顺着山路下来,到了宝鸡市老城区西关。 路边飘来了早点的香味。 宝鸡人民的早餐非常丰富,擀面皮,蒸面皮,豆花泡馍,肉丸胡辣汤,肉夹馍,辣子夹馍,豆花泡饼,油条、豆浆、菜饼……都是李牧小时候吃不够的美食。 他心情不错,来到路边,一口气点了好几样早点,吃了一个酣畅淋漓。 “听说了吗?伏龙弯水库中的那颗仙树,已经将真个水库都覆盖了,上面密密麻麻地结出了仙果,普通人吃一颗,可以延年益寿祛除百病……” “这事儿都传开了啊,谁不知道?我还听说了,这颗仙树的下面,生长出了玛瑙、黄金、宝石、钻石、珍珠、银条……各种金银财宝,简直就和一个聚财树一样。” 旁边两个大爷,一边吃早餐,一边闲聊。 李牧听了,道:“假的吧,果树上可以长出来金银珠宝?” 对话中的一位大爷,看了看李牧,道:“小伙子?你还不知道啊?会水的话,赶紧去抢吧,说不定还能捞几块钻石娶媳妇呢。” 李牧看这两个人,不像是在说谎,心中就更加惊讶了。 他昨天路过伏龙弯水库,看到过那果树,的确是仙根灵种,杰出的果子堪比神药,但树下长金银珠宝这种事,就略微有点儿古怪了,再厉害的仙根灵种,也不可能长出金银珠宝啊,物质属性都不同好吗? 吃完早点,李牧正准备去伏龙弯看看,突然手机铃音响起。 李牧接通电话,听了几句,面色一变。 …… …… 太阳系外,宇宙虚空,漆黑孤寂。 自古以来,系外星河对于地球来说,只是一片黑暗,昔日的宇宙探测器传回来的寥寥几张照片和断断续续的数据,并不能说明太多的问题。 三年之前,地球上的各大国家,集中科技力量,在太阳系的边缘,先后布置了数十颗监测卫星,只有少数一些人,才知道,这些看似毫无存在必要的检测卫星,是用来干什么的。 咻! 一道焰光,突然从星空深处传来,将其中一颗检测卫星轰爆。 火光在星空中闪烁。 遥远之处,一艘艘的数千米长的青铜战船,缓缓地从星尘中使出,宛如来自于星空深处的钢铁战兽一样,冰冷的金属光泽,衬托出了一种杀机凛冽的犀利感。 “前面,就是星坟区域了。” 最前方一艘巨型鸾鸟状的金属飞船上,屹立在前方甲板上的威武身影,看着前方星系,眼睛里充满了渴望。 而与此同时,这一幕画面,也通过检测卫星传回到了地面。 美洲某基地。 “噢,上帝啊,外星人终于打来了。” 欧洲阿尔卑斯山,一处隐蔽的军事基地。 “这就是回归者们口中的恶魔吗?” 中国境内。 “他们来了。” 苏措接到了宋昌霖的电话,语气凝重。

上一篇   0814、神之右手

下一篇   0816、战秦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