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8、论剑广场 - 圣武星辰

0818、论剑广场

李牧几人来到营地外,就看到老王头等大爷,正与一名身穿明心剑宗剑士袍的中年人对峙。 老王头的肩部,军服被割开了一条口子,肩头剑伤,深可及骨,有鲜血流出。 而剑士袍中年人,握剑的虎口处,隐隐有一丝丝血溢出。 “李战神?”那中年人看着李牧出来,眼神里,多有嘲讽,道:“我代表五岳神盟来下帖子,最好让你手下这些老狗们,都规矩一点,不要动不动呲牙咧嘴,否则,被斩掉了狗爪子,那就就怪不得别人了。” 气焰嚣张,跋扈到了极点。 一边的宋昌霖王梦虎等人,都是暗暗叫苦。 这数十日以来,他们在玄天山上,处于绝对的劣势,一直都在忍气吞声。 李牧第一时间没有理会这中年剑士的挑衅。 他首先关心的是老大爷的伤势。 好在老王头肩部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转眼之间,肌肉痊愈,只剩下一道红色印痕,看来老神棍操练出来的‘老爷兵’,并不是表面上肉身之力强横这么简单。 老神棍让自己带着这十几位大爷来秦岭,也绝非是无的放矢,另有用意吧。 李牧放下心来,看向那趾高气昂的明心剑宗中年剑士。 嵩山世界中的三宗二山一阁六大势力,最顶级的强者,都在明心剑宗掌门人剑老人的带领之下,来到了秦岭中,筹备【古祖之门】的争夺计划,这中年剑士必定是最顶级那一拨中的一个。 果然是带着浓郁的明心剑宗张狂之气啊。 “怎么样,李战神,呵呵,敢不敢去,给句话吧。”中年剑士剑李牧并不答话,有点儿不耐烦,仰着脸,冷笑着。 李牧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中年剑士只觉得眼一花,然后左半边脸剧痛传来,身体不由自主地如陀螺一样,在原地转了起来,根本停不下来。 他直接懵了。 “这一巴掌,是教你尊老爱幼说人话。” 李牧打完,沉声道。 中年剑士半晌才勉强停下来。 他左边脸已经是肿的不成人形,脸骨都破碎了,左边的上下牙齿,也都尽碎,不止如此,半边身体都已经麻木了,一身剑道修为,竟是半点儿都提不起来,而他却偏偏都没有看清楚,刚才李牧是怎么出手。 “你……”看着李牧的眼神,中年剑士一腔愤怒,不敢吐出半个字。 这一个巴掌,已经让他知道了自己与李牧之间,巨大的实力差距。 李牧道:“回去告诉剑老人,一个小时之后,我会履约,去论剑广场。” 中年剑士咬牙切齿地看了李牧一眼,转身挪步的时候,眼神之中,已经尽是阴毒之色,心里想的是,等到论剑广场的计划开展以后,擒住李牧,如何尽情羞辱了。 李牧突然开口:“等等。” 中年剑士身体一僵。 “什么事情?”他回首看着李牧。 李牧道:“来到我中华营地,耀武扬威之后,就这么走了?” “你……你什么意思?”中年剑士愤怒地道。 李牧道:“你哪只手握剑,伤了我们的人,就把哪只手留下来。” 中年剑士大惊,继而愤怒,道:“李牧,你不要太过分。” 李牧道:“留手,还是留命,你自己选。三秒钟,机会只有一次。” 中年剑士心中升起一缕无法遏制的寒意,也有一些后悔,早知道李牧如此强势霸道,刚才不该太过挑衅,但现在,难道真的留下一只手? 对上李牧那古井无波一般没有太多波澜的眼神,他最终还是害怕了。 咬着牙,拔剑。 刷。 寒光一闪。 之前握剑的右手掉在地上。 他左手拿着剑,面色惨白,道:“这下子,你满意了吧?” 李牧道:“还不是特别满意,但我向来不为己甚,拿着你的脏手滚吧,下不为例。” 中年剑士拾起自己的断手,目光死死地盯着李牧,道:“我的名字,叫做仇久,你记住了,最好别忘。”语气森然,面目狰狞。 “再多说一个字,你今天就别向走了。”李牧道。 中年剑士立刻闭嘴,一句狠话都不敢说,含恨而走。 “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狂吠乱叫了。” 李牧看着中年剑士离去的背影,眼眸深处,已经有丝丝杀意在流转。 这些古修士啊,自命不凡,打不疼,就不会长记性。 必须来一次狠的了。 “汪,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刚才不见踪影的蠢狗哈士奇,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了,听到李牧的话,很不满意:“你说阿猫就算了,为什么要带上阿狗,是不是对我们狗狗有意见?” “边去。” 李牧懒得理这智商二百五的蠢货。 “牧哥儿,你真的要去那论剑广场?” 宋昌霖神色有点儿担忧。 “现在不比往日,我听说,全世界最强的修炼者,都聚集在了玄天山上,许多从名山、汪洋中走出来的强者,如四海龙王,深海哥斯拉之王,还有欧美诸神,都来了,他们已经形成了利益联盟,你去了,凶多吉少啊。” 那名叫做欧阳富的老者,也道:“宋博士言之有理,那些名山大川中走出来的古修士们,对于世俗界很排斥,视我们如蝼蚁,随意杀戮,我听闻,一些古修士修炼邪魔功法,派人去凡间,抓童男童女,采血练功……” 其实两个人此时,心中也都非常激动。 李牧没来时,他们忍气吞声,可以说是受尽了委屈。 李牧一来,就让明心剑宗的修士,低头认错,为整个军方营地的人,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但如今形式变化,真的是不比以前,那些‘神仙们’都出世了,李牧还能不能如上一次一样力挽狂澜?其实他们心中,并没有太大的信心,也关心李牧的安危。 “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更要去了。” 李牧主意已定。 “蠢狗,你留在营地看家。” 李牧又对其他人道:“我会在营地周围,布下阵法,张大爷,你们配合欧阳先生,保护好营地,你们所有人都留下来,保护好宋博士,收取研究数据。” …… …… “岂有此理。” 剑老人气的差点儿将手中的杯子给摔了。 “这个李牧,欺人太甚。” 作为五岳神盟的第一任盟主,剑老人这段时间,颇有一种‘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快慰,所以哪怕是自己的老窝嵩山世界被抄了,也还留在玄天山,稳坐钓鱼台。 但听完仇久添油加醋的回报,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漫长的修炼岁月中,有谁敢这么忤逆他? 嵩山世界发生的一切,他隐约知道一些,早就已经将李牧视之为眼中钉肉中刺,只不过为了大事,没有功夫和时间去理会这个凡间小人物而已,没想到到了秦岭中,这个李牧阴魂不散,依旧这么嚣张。 仇久断了手,剑老人不关心。 他关心的是,自己身为五岳神盟第一任盟主的脸,被打了。 “走,去论剑广场。” 他一挥手,带着手下,赶往论剑广场。 走了几步,剑老人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对身边几个心腹吩咐道:“其他事情,按照原计划进行,另外,给我将李牧来论剑广场的消息,放出去。” “遵命。” 论剑广场在玄天山最中央,也是【古祖之门】最核心位置的正下方。 一片被大神通者夯实出来的空地,白色的地面光滑如镜,且坚如金铁,面积有百亩地左右,周围则是岩石高台,有座次,高低不同,有点儿像是古罗马斗兽场,白色地面上偶有暗黑色的斑点,不规则痕迹,那是死去强者的血所染。 论剑广场是一个相对中式的叫法,在西方欧美势力中间,这里有其他名字。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这片空地就被当做是不同势力、修炼者之间解决争端的场地,在最短的时间里约定俗成的论剑比武之地,各种规矩衍生出来,共同遵守。 哪怕是再混乱的地方,也有一定的规矩和秩序。 李牧一个人,穿着白色李宁运动服,运动鞋,像是来深山中旅游的大学生一样,不紧不慢,一路打听方向,来到论剑广场的时候,刚好距离仇久去下帖整整一个小时。 站在入口处,李牧看到不只是论剑广场周围的石台上,已经坐满了各式各样的人,就连他的屁股后面,也都跟了一大群人。 这里是修炼者的世界。 能够出现在玄天山上的修士,每一个,都是高手。 仿佛是时光流转,又回到了在天狐族母星上的岁月。 这就是地球的修炼界。 李牧看到形形色色的修士、人种,有老有幼,有男有女,有俊有丑,有人族,也有妖族,还有各种奇奇怪怪的生物,衣着不同,肤色不同,坐在广场周围的石台上,像是看大熊猫一样,朝着他看来。 他还看到了两个‘熟人’----纯阳一脉的传人不灭道士,以及他身边那个灵气十足的小道童,也在第一级的台阶上,朝着自己看来。 “你就是李牧吧,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剑老人脸上带着和薰春风一样的笑容,远远地开口。 他站在东边第二级的石阶上,身后一大片人,都是五岳神盟的高手。 李牧缓缓地走进论剑广场,不疾不徐,一个人站在最中央,神态从容,表情平静,这才看向剑老人,道:“虚伪的场面话就不用说太多,不如我们开门见山一点,下帖子找我来,你想怎么了结?”

上一篇   0817、五岳神盟

下一篇   0819、仙门奥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