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1、猎杀 - 圣武星辰

0821、猎杀

这是一个血族。 血族十二亲王,李牧杀过一个。 但是这个血族的力量,显然是在十二亲王之上。 “血族之主该隐,参上。” 白色燕尾服白人风度翩翩,优雅地向李牧行礼,微笑时,露出两颗尖锐锋利的牙齿,让原本英俊的面目,有一种令人心悸的狰狞和邪魅。 “肮脏的生物。” 李牧对于这种吸血为生的,传说中一直躲藏的阴暗之中,兴风作浪,搅动世界战争动乱,被称之为‘瘟疫之源’的传说物种,真的是一点儿好感都没有。 这从当初他击杀了血族亲王库拉德,从其意识之中得到的一点点记忆内容可以得到印证。 肮脏这个词的评价,显然是让血族之主该隐感觉到愤怒。 “只有无知的可怜虫,才会这么评价伟大的血族。” 该隐将自己的金色鹿头拐杖插在地面上,缓缓地朝着李牧走来。 论剑广场的地面,坚如神铁,但他的拐杖却轻松就插了进去,只能说明,该隐实力超乎想象的强,也说明那金色鹿头拐杖,不是凡品。 “你要为自己无知的言行,付出代价。” 该隐英俊的面容,有说不出的邪气,左右虎牙,锋利如刀,是正常人的七八倍,翻出嘴唇,惨白如雪,露了出来。 “让我想一想,应该先吃掉你的心脏,还是先吸干你的骨髓呢?” 他缓缓地逼近李牧,带着血族独有的强大压迫感。 李牧手中的轮回刀,斜斜向后,指向地面。 他并不会小瞧该隐。 在东郭启一招败走之后,还敢主动跳出来声称要击杀他的对手,绝非是庸手,必定是自认为有相当的把握,实力在东郭启之上。 尤其像是该隐这样生存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怪物,不知道经历了地球上多少的风云变换,见识过多少波涛诡秘,谁敢小瞧他的的算计和智慧,那就是拿自己的性命在开玩笑。 只是…… 光有算计可不行。 武道世界,强者为尊,一力破万法。 李牧一刀斩出。 嗤! 该隐直接被斩为两片。 李牧心中微微一怔。 突然那两片身形,横面断口处,有鲜血丝丝缕缕宛如棉线一样伸出来,彼此勾连,就像是缝针一样,又将断裂的两片身躯,重新连在了一起,又化作了一个完完整整的人。 “你的刀,对我无效。” 该隐的笑声响起。 李牧眼前一花。 他心中微微一挑,横刀一挡。 叮! 火星溅射。 该隐的双手,化作了白色的骨爪,轰在刀身之上。 李牧的身形,晃了晃,左掌拍在刀背。 轰! 该隐的身形,被透过刀背的巨力,震飞出去,在半空中,被震为血水飘散。 那一滴滴血水,在半空中迅速膨胀,化作千万个该隐,每一个都有与本体相同的力量,并非幻影,四面八方,发出夜枭般的尖叫声,超声波连绵不绝,朝着李牧轰来,同时这万千个该隐,也向李牧扑杀而来。 杀机爆溢。 李牧面色微变。 他的耳朵突然一动,自动合上,耳垂盖住了耳孔,隔绝了一切声波,同时手中的轮回刀,直接施展‘夜战八方式’,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群战刀法,在李牧的手中施展出来,犹如神技,一片白茫茫刀刃刀风爆发。 瞬间,天空中万千个该隐,个个被斩为齑粉。 嗖! 身后风声传来。 李牧头也不回,左手一拳轰出。 砰! 拳爪相交。 “哈哈,人类,你的反应很快啊……” 该隐带着讥诮调侃的怪笑声,从后方传来。 之前被李牧斩碎的万千身影,果然没有一个是他的本体。 李牧眉头微微一皱。 血族果然是烦人啊。 这种生物,化身万千,一滴血即可重生,在西方被称之为血族,而在东方仙门中,被称之为血魔,反正都是邪物,该隐被称之为血族始祖,更是几乎拥有不死之身。 紫薇星域英仙星区的大势力之一的血海,与地球上的血族,不知道有没有联系? 至少从现在来看,该隐的实力,可以说是碾压血海圣子,只怕是真正的血海之主,也都远远不是该隐的对手。 过去漫长的年代之中,末法时代,这个该隐,到底隐藏在地球的什么地方? 脑海之中数个念头扫过,李牧直接开启了刀之势界。 以他如今的修为,势界瞬间铺开,将袭杀而来的该隐,笼罩其中。 “不好。” 该隐一声惊呼,就要施展血遁。 但同一时间,他视线所及的世界里,风雪连天,瞬间极寒降临,将他全部力量、血液和神通,都统统冻住,千万变化,竟是再也施展不出来。 “这该死的臭虫,战斗经验竟然如此丰富。” 该隐这个念头浮起,下一瞬间,连思维都被冻结了。 李牧右手提刀,左手五指翻动,单手捏出道法印诀,天地之间神秘的力量朝着他的左手汇集,衍化银色光符,正是封印之术。 他心中很清楚,哪怕是以二十四节气之大寒刀意冰冻了该隐,但想要将他杀死,依旧很难,需得封印,徐徐炼化。 对付血族,李牧还是颇有心得。 但就在这时 “嗷呜!” 一声狼嚎,毫无征兆地骤然响起。 而在这声狼嚎之前,李牧双肩一震,一双雪白的巨大冰狼爪,已经搭在了肩部。 沛然莫御的撕扯之力,瞬间传来。 白色李宁运动服的上衣,瞬间碎裂成为了白色蝴蝶一样纷飞,锋锐的狼爪,竟是撕破了李牧的肩部皮肤,来开了数道血痕…… “滚!” 李牧怒喝,身体猛地朝后一靠。 砰! 咔嚓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 一头两米多高的白色人形巨狼身影被震飞数十米。 “偷袭?” 李牧转身,目蕴杀机,看向那白色人形巨狼。 冰原狼。 与之前在敦煌莫高窟景区门口被他杀掉的西伯利亚冰原狼外形相似,但显然力量更强,狼爪竟然可以伤到李牧,令他流血,也是一个不亚于该隐的强大生物。 “流血的滋味,怎么样?” 那巨狼人立而站,皮毛雪白,爪如白银,浓郁的妖气,旺盛的气血,这是一个丝毫不亚于血族始祖该隐的强大异兽生物。 李牧看向了。 “愤怒吗?” 漂浮在十多米的空中。 她雪白如玉的赤足之下,白色的花蕊绽开又幻灭,轮回不止,白皙无暇而又高傲的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讥诮。 “任何触犯仙门威严的凡人,都逃不过被猎杀的命运,你不必因为被偷袭而愤怒,因为像是你这样低贱的忤逆者,不配享有公平,注定该像是野兽一样,被猎杀折磨而死。” 真是一个骄傲到愚蠢的女人啊。 李牧笑了起来:“你会后悔的。” “是吗?”嘴角浮起一丝鄙夷的弧度:“就凭你?” 李牧扬刀遥遥指着她的额头:“是的,就凭我,今天,我会打爆你。” “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的绝美如玉的脸上,毫不掩饰自己对于李牧的鄙夷和厌弃。 她对那头白色巨狼道:“上,撕碎他。” “遵命,我的主人。”白色巨狼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爪子上李牧的鲜血,向前逼去,道:“啊,美妙的鲜血滋味,今天,我要饱餐一顿。” 李牧道:“是吗?你的胸骨,还有几块完整的?” “哈哈哈哈哈。”白狼大笑了起来:“冰原狼神的肉身复原能力,尤其是你这种低贱的凡人所能想象,倒是你的肩膀,狼爪留下的印痕,是不是觉得剧痛无比呢……” 话没有说完,白狼的笑容突然就凝固。 因为他这时才看到,李牧肩头被偷袭撕裂的伤口,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连一点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仿佛从来都不曾受过伤一样。 这怎么可能? 狼爪的撕裂伤,可不是简单的抓伤,伤口中蕴含着令鬼神都闻之变色的狼毒之力,极难愈合,否则狼人又如何能够成为号称不死不灭的血族的天敌? 世间传言,唯有狼人才能杀死血族。 但他刚才苦心酝酿一击奏效的抓痕,竟然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意外吗?来吧,让我看看,是你的爪子硬,还是我的刀锋利。” 李牧极为随意地对着白狼勾了勾手指。 “嗷呜!” 被触怒的冰原狼神身形一动,就化作了一道白光,围绕着李牧游走起来。 嘭! 被刀意冻结的血族之主该隐,也从未完成的封印中破封而出。 刺痛灵魂的尖锐超声波袭向李牧,同时该隐开始变身,身上的白色的燕尾服瞬间被撑破,化作了一头巨大的黑色双翼人身蝠首的怪物,双翼一张,便有无数只血红色的蝙蝠衍化出来,朝着李牧疯狂地袭来。 “雕虫小技,给我破!” 李牧开口,心念一动,无数道细细密密的刀意爆发而出。 这一次,乃是至阳至刚的大暑刀意。 空气里炎炎夏意灼烧炙烤,一道道白色刀线纵横交错,将虚空割裂如棋盘一样,那血色蝙蝠群被刀线切割,瞬间燃起火光,然后又化作飞灰消散,没有一只,能够侵入李牧身体十米之内。 一丝警兆在李牧心头浮起。 轮回刀反手横斩。 叮! 金属光芒溅射。 手中握着金色鹿头拐杖的半兽形态该应被震飞出去。

上一篇   0820、云光圣女

下一篇   0822、马步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