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2、马步枪 - 圣武星辰

0822、马步枪

单纯力量的对比,该隐和李牧比起来,差的很远。 但来不及追赶,李牧左拳施展真武拳千星碎,一拳轰在右后方虚空之中。 嘭! 刚刚从空气里探出的半透明狼爪,恰好被轰中,顿时被这一拳打的直接炸裂了开来,血肉白骨飞溅。 “啊……” 冰原狼神负痛的狂嗥声响起。 他的身形从虚空中跌出来,一条右臂,已经只剩下了半截光秃秃的骨头…… “不堪一击。” 李牧异形换位,瞬间就到了冰原狼神的身前,故技重施,又是一招千星碎。 “啊啊啊……” 冰原狼神怒吼,眼神中有惊恐,疯狂地闪避。 刚才这一瞬间的接触,已经让他明白,自己引以为傲的肉身搏杀之力,在李牧面前,真的是不堪一击。 但李牧施展的乃是秘术,速度何其之快? 且法眼可以预判对方行动轨迹,冰原狼神如何躲避得开? 轰! 拳头直接轰中了冰原狼神的胸腹之间,白骨飞溅,血水迸射,这位冰原狼神的身体直接被打成了两截,残破不堪。 局面,突然之间就变成了碾压之势。 这让论剑广场周围的所有修士,都感觉到震惊和无法理解。 但论战力和配合,作为生死冤家的该隐和冰原狼神,一个远攻一个近战,配合的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两者之中,单单任何一个拎出来,都比东郭启要强一筹,但却被李牧完全碾压? 这才是李牧的真正实力吗? 便是不灭道士也颇为震惊的样子。 “战斗型天才啊。”小道童不死看的津津有味。 悬浮在空中的面色冷漠:“真是令人厌烦啊,这种顽强的蟑螂。” 轰轰轰! 刀拳无敌,李牧将冰原狼神和该隐,轰碎了多次。 但血族和狼神顽强的生命力和复原能力,却让他们始终保持着战斗力,这也是他们可怕实力的组成一部分。 死缠烂打。 “你杀不死我。”该隐化血成形,再一次复活,得意地狞笑。 冰原狼神破碎的半边身躯,猩红色的肉.芽蠕动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出白骨和血肉,重新复原,咧嘴发出嘶吼,不管是被打碎了多少次,他的气血和力量,竟是丝毫不衰退。 李牧尝试过打破他们的心脏,脑袋。 但都没有用。 作为血族和狼人族的始祖,他们已经将自己最致命的弱点炼掉。 …… …… 中国营地。 一直直立站在营地中的蠢狗哈士奇,鼻子突然耸动了一下,似是嗅到了什么,然后眼睛睁开了。 “有小老鼠摸过来了啊。” 它一脸两眼的兴奋。 轰! 营地外围,李牧布置的阵法,突然被激发,震荡了起来。 一层层水蓝色光幕浮动,丝丝缕缕的符文光束,犹如锁链一样缭绕在水木表面,而整个营地的地面上,也有蓝光透过图浅浅的土层,不断地勾连,最终勾勒出大片的正方形、三角形、圆形,以不同的曲线和直线相勾连,组合了阵法。 光幕之外,数十个潜行中的修士暴露,面色错愕。 而营地里的金刚大爷,以及欧阳富等人,也被惊动了。 “不好,敌袭。” 警报声响起。 欧阳富长身而起,来到营地门口,喝道:“何方狂徒,竟敢袭击我中国营地?” “呵呵,没想到啊,竟然布置下了这么高明的阵法,偷袭失败了呢。”领头的一个年轻人,脸上带着虎纹,妖气冲天,显然是一头虎妖,面色轻佻:“既然如此,那就光明正大地冲进去,圣女说了,这种凡尘俗世的肮脏生物,一个不留,统统杀掉。” 其他偷袭的身影,也都笑了起来。 面具摘取。 面巾被扯掉。 袭击者们一下子,免得明目张胆起来。 中国营地周围方圆数百米之内,已经被清空清场。 “杀。” 虎妖大喝,开始冲撞防护罩。 蠢狗哈士奇盯着那头虎妖,眼睛里冒出了精光。 “啊,老虎精?我汪大王纵横星河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老虎精啊,要是把它收服,成为我的坐骑,那岂不是可以成为有史以来最拉风的狗?汪哈哈哈!” 他爪子一动,释放出一缕真气。 中国营地的正门方向,突然开了一道门。 “这里破开了……”虎妖第一时间察觉到了门的存在,冲了进来。 老张头等人,早就排队列阵在营地中。 “第七排,上刺刀。” 老王头大喝一声。 就看这群金刚老头,也不知道从哪里,取出来了一支支的长步枪,竟是抗日战争时期我军研发出来的‘八一式步马枪’。 这种步枪已经算是老古董级别的枪支了,当时以重量轻,体积小,设计度精闻名,且刺刀特长,枪身和刺刀的总和,在当时,超越了臭名昭著的日本‘三八大盖’。 只有当时的抗日老兵,才会对这种强有念想。 王梦虎一看到这一幕,都有点儿懵了:“大爷们,快退后,退后,让我们上……”他是生怕李牧带来的这群大爷们有点儿三长两短,带时候不好向李牧交代。 但老王头却是一声大喝:“冲,杀敌。” 王梦虎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 拿着这种老掉牙的枪,对付妖修? 这不是送死吗? 但一群老兵,仿佛是回到了昔年在战场上,为了守卫国土,和日寇、和敌人拼刺刀的峥嵘岁月,曾经他们流血流汗,捍卫了这片土地的民主和独立,而今日,他们又要再战斗,捍卫这个民族的尊严。 人如龙,枪如电。 王梦虎还想要在说什么,突然睁大了眼睛,一脸的震撼。 他看到,冲在最前面的老王头,一个标准的冲击刺杀动作,竟然不可思议地格开了一名妖修砸来长棍,然后刺刀雪光一闪,长驱直入,刺头了胸膛,直接挑到了半天空。 那可是一头快要兵境的妖修啊。 这群大爷…… 王梦虎有点儿迷茫了。 …… …… 李牧的面色变了变。 他感觉到了自己布置下的阵法被激发。 “呵呵,一个凡尘俗世的皇朝,还想要妄图染指?这么多年过去了,看来凡人们,已经忘记了仙门的威严,灭掉这个营地,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若不是无暇分身,我并不介意灭掉这种不知死活的凡间政权,给俗世的蝼蚁们一个教训。” 的话语之中,有着无尽的冰冷。 对于凡尘俗世的态度,她和明心剑宗等所谓的仙门,一模一样……不,甚至更加不堪和苛刻,视之如蝼蚁飞蛾一样,不当生命对待。 和所谓的仙门尊严比起来,生命,不值一提。 她自己对于李牧这个人,并无明确的好恶,杀李牧,也不过是为了维护仙门不可忤逆的威严,就算不是李牧,换做任何一个有损仙门威严的凡人,她也会如此。 李牧下一瞬间就平静了下来。 对于营地,他并不担心。 除了对自己布置的阵法有信心之外,那里还有一条恶狗呢。 而眼前的这一对组合…… 解决战斗吧。 李牧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轮回刀一闪。 “啊……” 冰原狼神惨叫。 他的一只狼爪,直接被斩断。 “没用的,我的肉身,不死不灭,依旧可以生长出来……”冰原狼神在剧痛中催动天赋神通。 李牧没有理会他,而是伸手握住那断掉的狼爪,身形一闪,移形换位,已经到了该隐身前,将狼爪当做是武器,轻而易举地刺入到了该隐的心脏部位…… “不……” 该隐身体一僵,脸上漏出了绝望之色。 狼爪的力量,一下子,无法阻止地破灭了他的本源。 死亡,许久未曾品尝过的死亡滋味,如瘟疫一般在体内蔓延开来。 他一脸灰败地艰难抬眼看向天空中的,张口想要求救。 但李牧却在同一时间,反手,按在他的后颈上,劲力一吐,该隐的头颅直接爆裂,而他那一对白色锋锐的长獠牙,却是迸射出去,宛如闪电。 夺夺! 獠牙刺入了冰原狼神的心脏。 已经快要复原的断臂,突然就停止了恢复,冰原狼神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胸膛。 那两颗血族始祖的獠牙已经穿透了他强大的肌肉,留下两个血洞,钻入了心脏中。 獠牙中毒素一样天然克制法则之力流转,瞬间就瓦解了他所有的能力。 噗通! 噗通! 两具冰冷的尸体,倒在地面上,再无丝毫的生机。 战斗,在瞬间以一种无比突兀的方式,画上了句号。 狼人和血族是天然的敌人,在诸多的传说之中,这两个种族是被神厌弃的生物,拥有强大的生命力,和媲美神灵的力量,很难被杀死,但它们是世仇,彼此之间相互克制。 李牧用最简单的方法,利用这种克制之力,杀死了该隐和冰原狼神。 没有多余的话,李牧的刀,再度扬起,指向了虚浮在半空中的,挑战之意,溢于言表。 “呵……” 嘴角轻蔑地勾起。 “蝼蚁。” 她对于该隐和冰原狼神的死,没有任何的感觉。 两个奴隶而已,死了就死了。 李牧也不废话,身形跃起,如流光,一刀划破虚空,一刀斩向这个冰冷的仿佛是没有丝毫感情的女子。 “不知死活。” 一指点出。 轰! 虚空之中,碎花飘散。 李牧双臂巨震,倒飞回到地面,退了三步。 好强! 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可怕? 李牧面色凝重了起来。 仙门神之后裔中,还真的是有绝世人物,倒也不能小瞧了。

上一篇   0821、猎杀

下一篇   0823、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