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3、神器? - 圣武星辰

0823、神器?

“大胆,竟敢向云光殿下出手。” “找死。” “杀。” 论剑广场周围的石台上,很多修士在这一瞬间,突然都暴怒,直接出手,朝着李牧围攻过来。 很显然,的身份地位很高。 “哼,一群马屁精。” 李牧出刀迎战。 周围六七尊强者同时围攻李牧。 轰! 轮回刀架住一枪一戟,身形闪避,但后背还是中了一锤,剧痛传来,李牧一下子脚步踉跄。 空中不同的势界交锋。 武道法则撞击之间,能量暴走。 “这些人,都很强。” 李牧心惊。 出手的七八个人,实力都还在该隐和冰原狼神之上。 王者境之上的修为吗? 这就是老神棍口中的上皇境? 李牧感觉到了阶段的压力。 “嘿嘿,凡间的小泥鳅,还想要翻天不成?”一个身穿明黄色道袍,颌下三缕黄色长须的马脸道士,阴笑着,双手一张,一片三仞尖刀宛如流星暴雨一样,朝着李牧飞射而来。 叮叮叮。 李牧挥刀格挡。 刀光如雪花,将那飞刀都格飞。 噗! 李牧的肩头冒出一簇血花。 幽蓝色的枪刃,像是一条毒蛇一样,擦着李牧的肩膀,朝着他颈部射来。 握枪的是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金色铠甲的巨大身影,看不到面目。 “滚!” 李牧左手握住那蓝色长枪的枪尖,猛然发力,将长枪连同金色铠甲巨人都抡起来,舞动如风,其他将另一个冲过来反击攻击的紫冠年轻人,直接一起砸飞了出去。 周围众人都变色。 这个李牧的肉身之力,真的是强横,简直人形凶兽,太霸道。 但在同时,李牧的后背,又中了一锤。 “噗……” 李牧脚步踉跄,嘴角有血迹溢出。 “哈哈,就算是一块神铁,我也能砸成铁饼,何况是你这血肉之躯。”握着长柄大锤的,是一个赤红色长发,一身鲜红铠甲的神将,面容冷峻,带着肃杀之意。 李牧已顾不得反击。 因为又有攻击到来。 他的处境极为被动。 因为又有攻击到来。 这一战,可以说是李牧自当日对抗六大老祖以来,最为凶险的一战,围攻他的七八个人,修为境界,都在上皇境,都要比他高,在真气上压制了李牧,而在招法战技和武器上,身为神之后裔的他们,也丝毫不弱。 噗! 李牧左肩冒出一截剑尖。 他大喝中,肌肉发紧,猛然一折。 叮! 长剑直接被他折断,半截剑刃留在了肩部。 反手一拳。 轰! 手握着短剑的一个红衣女被打的吐血,倒飞了出去。 而与此同时,李牧的腰部,冒出了三四簇血花,又遭数创。 “这样下去不行……”不灭道士站起来,刚想要说什么,却被旁边的小道童不死拉住了。 “师兄?”不灭看向小道童。 小道童摇摇头,道:“看着。” 不灭道士急道:“可是……” “看着。”小道童又重复了一遍。 只是语气中,又了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 不灭道士只好又缓缓地坐了回去。 此时,场中,李牧已经是浑身浴血。 而围攻他的**个神之后裔修士,也都身上带伤,兵器折损。 他们都没有想到,联手围攻李牧,竟然还这么久都拿不下,简直是耻辱,而李牧虽然负伤,浑身浴血,看起来模样凄惨,但血气旺盛如汪洋澎湃,力量未见丝毫的衰弱,斗志更强。 云光圣女的脸色,也难堪起来。 “真是一群废物,这么久,拿不下一个凡人。” 她看了看旁边其他人,冷声道:“还愣着干什么?” 话音未落。 场中突然响起一连串惊呼惨叫声。 场中异变骤生。 就看那握着长柄战锤的鲜红铠甲的神将,战锤已经被一劈为两片,而一只胳膊也被砍掉,一时间竟是无法恢复,有奇怪的金色光泽,如金粉一样,敷在伤口处,无比诡异。 除此之外,那握枪的金价神将,也断掉了一只手。 其他人惊呼中,连连后退,竟是不敢靠近李牧。 转眼之间,局势逆转,围攻李牧的**个人,一个个都受伤,惊恐地后退,不敢与李牧争锋,转眼之间,又有两人受伤,且一受伤之后,立刻如普通人一般,鲜血长流,体力消散,别说是恢复,竟是快速度丧失了战斗力。 怎么回事? 众人凝目看去,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李牧的左手中,握着一柄非常奇怪的四刃长刀,淡金色,闪烁着金芒,挥舞之间,有梵音符文流转,竟是坚不可摧,那几名上皇境的强者,在这怪刃面前,竟是如泥塑一样,挨上便伤,碰着便碎…… “那是什么兵器?” 不灭道士一下子,眼睛睁大了。 论剑广场周围的其他修士们,也都沸腾了起来。 宝物? 神器? 一双双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到了李牧手中握着的那柄四刃怪刀上。 云光圣女一直冷漠的完美面容上,也露出了一丝错愕之色。 “杀!” 李牧在最短的时间里,击溃了为围攻自己的人,没有浪费时间去赶尽杀绝,而是第一时间筋斗云施展,化作一道流光,人如龙,刀如虹,直取云光圣女。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这个女人,才是罪魁。 挥动之间,梵音怪啸之声流转,有一种莫名的威力。 他刚才也是仓促间,将这个从敦煌莫高窟景区南北大佛里得到的奇怪兵器,拿出来迎敌,谁知道,一次格挡挥击之间,就将那大锤给击碎,仿佛是击碎了一团散沙一样。 李牧立刻意识到,威力远超自己的想象。 “给我死。” 李牧心中,存着巨大杀意,怪刃直指云光圣女。 “呵呵,愚蠢。” 云光圣女脚下一片花瓣流转,漂浮起来,说时迟那时快,化作以一面弧形圆盾,挡在身前。 轰! 圆盾瞬间破碎。 的威力之强,显然远超她的想象。 “竟然……” 她面色微微一变,指印点出,食指纤巧如玉,白皙水嫩,一指点在了的顶端。 轰! 巨响声流转。 李牧只觉得一股沛然莫御的距离传来,身形被震的再度倒飞出去。 “呃……” 云光圣女也一声闷哼。 右手指尖,一滴金色的鲜血,缓缓滴落。 她的脸上,有一丝难以置信的错愕之色。 “怎么会?” 云光圣女看着李牧手中的,道:“你那是什么兵器?” 李牧没有说话,手中的怪刃,锋芒直指云光圣女,凌厉的杀意,似是有形的气流一样,迸发开来,沉默无言的表情,手中刀锋所向,已经说明了一切。 “不要以为,凭着一件破铜烂铁,就可以挑战我。”云光圣女淡淡轻蔑一笑,掌心向下,将那滴落在地面上的金色鲜血摄回,融入指尖,道:“今天,你死定了。” 她缓缓向前漂浮,道:“可怜虫,本座亲自出手,让你知道,什么是天威不可抗,打你魂飞魄散,把你的肉身,钉在秦岭山下,让这天下所有的凡人都知道,挑衅仙门的下场。” 脚下的花蕊流转,丝丝缕缕,片片翩翩。 周围的其他修士,也都纷纷后退,难以承受云光圣女散发出来的恐怖威压,这个女人的强大,已经超乎了想象。 李牧亦是心惊。 这是上皇境? 还是说……上皇境之上? 这个女人带给他的压力,还在当初六大种族老祖之上。 神之后裔中的精英分子,已经强大到了这种程度吗? 可惜了,实力这么强,人却是不通情理,如冷血动物一样,还对凡间有着莫大的敌意,这种的人,在当年的玄黄族中,是叛逆?还是战士? 李牧的战意燃烧了起来。 他手中,还有一张底牌,不过,暂时没有必要全部都施展出来。 的威力上限在哪里,李牧想要在这个女人的身上试一试。 剑拔弩张。 千钧一发。 突然,一个声音在旁边传来。 “无量寿佛,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既然都是玄黄后裔,不如就此罢手,化干戈为玉帛,岂不是更好。” 一个灵气十足的小道童,竟是无视两大强者的气场,徐徐缓缓地走到了广场中。 “嗯?纯阳一脉的不死道人?”云光圣女身形一停,微微皱眉,道:“怎么,你要为这个狂妄卑贱的凡人出头吗?” 小道童不死微微一笑,道:“小道愿意说和,两位不如一笑泯恩仇,都是人世间豪杰,为何非要打打杀杀呢?” “呵呵,你纯阳一脉的镇宗之剑,当年都被那老鱼精抢走,现在替他的传人说话?当年的纯阳祖师脾气,可没有你这么好吧?” 云光圣女冷笑道。 李牧看得出来,这个女人虽然言语不客气,但她在对待小道童的时候,竟是要比对待不灭道士客气了一丝丝,略有忌惮。 他这一下子瞬间明白,自己之前看错了。 原来这个道号不死的小道童,身份地位,竟然还在不灭道士之上。 “脾气都是会变的。”不死小道童微笑道:“仙子今日奈何不得李牧,何不就此罢手呢?” “我奈何不了他?”云光圣女冷笑了起来:“三招之间,我可让他灰飞烟灭。” 不死小道童道:“云光神殿的,举世无双,可碎星辰,自然是威力无穷,不过,圣女殿下可看出来,李牧手中的四刃刀,是什么来历了吗?” “一柄锋利一点的破铜烂铁而已,能挡得住我?”云光圣女冷哼道。 小道童微微一笑:“那可不是什么锋利一点的破铜烂铁,不知道殿下可曾听说过伤神刀?” “当然听说过,那等神器……嗯?什么意思?”云光圣女话到一半,脸上第一次浮现出了震惊之色:“他手中的是伤神刀?”

上一篇   0822、马步枪

下一篇   0824、辛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