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6、地狱之门 - 圣武星辰

0826、地狱之门

老神棍真的是闲的蛋疼啊。 李牧看完手中的‘八一式步马枪’,简直跪了。 这玩意儿还真的是老神棍练出来的法器,而且还是在普通‘八一式步马枪’的基础上祭炼而来,手段很高明,令李牧也叹为观止。 祭炼之后的步马枪,优点也是粗暴而又直接---- 坚硬,锋利! 对于大多数修士来说,这样的优点没有什么意义。 但是对于人形暴龙的老大爷们来说,却是最趁手的兵器。 马步枪在他们的手中,简直就是无坚不摧。 李牧不得不怀疑,自己当初在老神棍那里得到的真武拳,是不是只是一个简化版,而老神棍把真正的真武拳,传授给了这些大爷们。 否则,大爷们的肉身到底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暴涨到这种程度的? 很快,整个营地里,就飘起了诱人的香味。 “嗨,现在条件好了,以前红军长征的时候,哪里能有这样的条件啊……”老王头将洒满了调料和蜂蜜的羊腿递给李牧。 李牧一额头黑线地看到,老大爷们一个个身上竟然都有空间装备,用来装着各种调料和生活用品,李牧还看到有人拿出了宝鸡特产宝啤和冰峰牌饮料。 这是来旅游的吧。 不过……烤羊腿真好吃。 李牧边吃边扭头,一看,蠢狗也早就脱掉了自己的黑西装,摘掉了大墨镜,在一边抱着一只烤全牛狼吞虎咽。 另一边的大虎妖【烂仔】则是瑟瑟发抖。 这群凡人也太可怕了吧,自己的同伴这就全部都成为腹中餐了啊,尤其是那个狼狗精,简直是个恶魔,嗷呜,妈妈,我要回虎山……不过,黑牛兄弟和白羊妹子的肉,烤熟了闻起来还真的是香啊。 虎妖耸动着鼻子。 不能吃,坚决不能吃,都是当初的好兄弟姐妹,我虎妖就算是饿死,就算是被那头恶狗给打死,也绝对不能吃他们的肉。 嘭! 一大块烤牛腿丢在了虎妖面前。 蠢狗哈士奇嘴里嚼着肉,含糊不清地道:“吃吧,以后跟着主狗我,吃香的喝辣的,只要对本狗忠心耿耿就行了,日后本狗成仙,你也有机会得道……” “是的,主人。” 虎妖大口大口地嚼着眼前的烤牛腿。 真香。 黑牛兄弟的腿,真香。 吃完肉,天空之中的变化,还在进行中。 李牧筹划一番,又在营地周围,布置下了更多的阵法,甚至不惜施展老神棍的风水秘术,引动了天玄山之下的灵脉,布置下了最强阵法,这才放心。 有安排了蠢狗和欧阳富、王梦虎等人好好照顾营地,交代了诸多注意事项之后,已经是一个时辰过去。 轰隆! 天玄山剧烈地震动了起来。 一种神秘的力量,从天穹之上的巨大漩涡之中传出来,仿佛是要将整个天玄山,都牵引牵扯向天空,要摄起来,吸入到那漩涡之中去一样。 一道道闪电雷霆,又从那巨大漩涡之中出来,仿佛是滂沱暴雨,朝着天玄山疯狂劈下来。 顿时,整个山巅,一片末日般的景象。 无数修士、能力者,反应不及,被这雷霆当场劈中,实力低一点的直接化作了焦炭,实力高一些的,勉强抵挡。 营地的阵法在遭受攻击的时候自动撑开。 “什么情况?” 蠢狗站起来,颇为紧张。 它想起自己返回地球的时候那番遭遇,心有余悸,当时被闪电劈的有了心里阴影。 虎妖在一边,看到这一幕,心里默默地记住了,原来主人,哦,不,主狗怕雷电。 李牧则是看到,无数道闪电之中,却有一道道的身影,运转功法,逆流而上,仿佛是竞逐逆流,要越过龙门的鲤鱼一样,逆着雷霆闪电,朝着那巨大的漩涡冲去。 “仙门开了……” “古祖之门开启,机缘就在门后,先入门者,可得长生啊。” “打破命运的桎梏,我要成仙,逆转寿元,啊啊啊啊!” “冲,成败在此一举。” 疯狂的呐喊和怒吼声之中,诸多修为精深的修士,能力者,疯狂地朝着天空之中逐渐张开的漩涡冲去。 此时,那巨大漩涡,已经彻底分裂为六,但依旧处于同一个能量乱流之中,被周围的古老符文定在同一个区域,就像是一只巨大眼球上的六颗复眼一样,看起来狰狞而又可怕,充满了邪异之感。 李牧并没有着急出手。 因为他看到,此时疯狂冲向【古祖之门】的修士,的确算是天玄山上修为拔尖的那一批,但却绝对不是真正的顶级存在,如云光圣女、不死小道童等人,根本还在等待,并未出手。 李牧还察觉到,在天玄山巅的各处,有一些国外的修炼者,布置下了奇异的星芒大阵,正在进行着某种残忍血腥的献祭仪式,显然是想要从那巨大的【古祖之门】中,召唤出来什么东西。 此一刻,熙熙攘攘,皆为利益往来。 无数平日里心机深沉之辈,在此时,都显得疯狂了起来。 渐渐地,天空之中劈下来的闪电慢慢地稀疏了起来。 最终,可怕的雷霆闪电完全消失。 而那巨大的漩涡,也终于化作了一个长方形的巨门,色泽蔚蓝,仿佛是一片湖水镜面悬浮在天玄山上空,只是这巨门,被一道道横平竖直的框架,给分成了大小完全相同的六块小长方形。 这让【古祖之门】看起来,更像是在天空中打开了一扇六块玻璃的窗户。 窗面如镜,倒映出不属于天玄山的美丽景色。 没有了闪电雷霆的袭击,更多的身影,化作长虹,朝着巨大的【古祖之门】冲去,密密麻麻,宛如飞虫一样,数也数不清,颇有一种遮天蔽日之感。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疯狂地冲向【古祖之门】。 也有人喜欢谋定而后动,仔细地观察着有可能出现的危险和杀机。 千万道目光的注释之下,冲在最前面的第一个身影,虽然被之前的雷电劈的浑身焦黑,但还是摇摇晃晃地,终于成功地冲入到了不同的【古祖之门】中。 像是剑入水面,他成功地进入其中,然后消失不见。 “成功了。” 有人打呼,声音中带着羡慕嫉妒热切。 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影,就像是扎猛子一样,一头扎入到了那已经稳定下来的【古祖之门】中,蔚蓝色的镜面像是水波一样在荡漾,丝丝缕缕的仙气,从其内弥漫出来。 真的穿越过去,进入了星河? 李牧也颇为好奇。 不过,他依旧是没有出手。 星河世界他去过,且最主要的是,不死小道童等真正掌握着秘密真相的人,并没有出手,这意味着,很有可能真正的时机,并未到来。 但他沉得住气,其他人,却是越来越多沉不住气了。 观望的人,也开始朝着【古祖之门】冲去。 很快一盏茶时间就过去。 李牧粗略计算,已经有上万名实力不俗的修士,冲入到了那巨大的蔚蓝色六片镜面中,激起了一层层的涟漪,消失不见。 “汪,李牧,你为什么不去看看?”蠢狗重新又穿上了他的黑色西服套装,又骑在了虎妖的背上,鬼鬼祟祟地道。 李牧瞪了它一眼,道:“乖乖待着,别想偷偷溜进去,那里面,有危险。” 蠢狗想了想,感觉这不靠谱的人宠,这一次可能没有骗自己,于是就熄灭了想要去凑热闹的心思。 就在这时,突然,天空之中,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这惨叫很突然,也戛然而止。 很多修士可能都没有注意到。 连李牧也皱皱眉头,难道是幻觉? 不,不是幻觉。 因为李牧看到,天空中,那巨大的【古祖之门】六块镜面之中,右上居中的一块,蔚蓝的色泽上,出现了一个细微的斑点。 红色的斑点。 那是……鲜血! 一团鲜血在【古祖之门】镜面上荡漾开来,旋即快速地扩大,最终,将那六分之一块的镜面,彻彻底底的染成了鲜红色,犹如一池巨大的血水一样。 血腥的味道,在空中弥漫开来。 “那是……” “血液,有人死了。” “里面发生了什么?” 越来越多的修士,注意到了这一幕,神色惊疑不定了起来。 “啊……” 又是一声惨叫。 就看一道身影,从那片被染红的【古祖之门】中出,浑身雪染,一颗头颅还剩下了半边,好像是被什么可怕的野兽撕咬了一口一样,可怕到了极点。 “救我,救我啊……” 这人半张脸上,写满了惊恐,拼命地挣扎,朝着地面上飞来,但身后那血池一般的【古祖之门】中,伸出一只巨大的兽爪,将他捏住,重新有拖回到了门的那边去了。 他绝望而又惊恐的尖叫声,似是还回荡在天空之中。 这恐怖的画面,一下子让那些正在疯狂往【古祖之门】中冲的修士们,止住了身形,甚至在空中出现了‘追尾’事故,撞在了一起。 但再也没有人敢往【古祖之门】中冲了。 而这时,很多人震惊地发现,【古祖之门】剩下的其他六分之五的蔚蓝镜面,也彻底变成了鲜血一般的猩红色,犹如倒悬在天上的血池一样,甚至还有一根根残破的白骨、断裂的兵器,在里面沉浮,一声声凄惨绝望的惨叫,从里面隐隐约约地传来。 那充满了希望和机缘的仙门,仿佛是一下子变成了地狱。 天地之间,霎时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这一下子,就算是傻子,也都明白了,这那里是什么有仙缘,入之即可成仙的‘仙门’,根本就是充满了未知死亡和杀机的生命磨盘啊。 所有修士都面色苍白地后退,疯狂地狱天空中这六大片血池,来开了距离,避之不及。 而就在这时,终于有极强者出手了。 “哼,魑魅魍魉,残兵败卒,还敢作祟,杀!” 一道闪电,自天玄山巅西处破空而起。 隐约中可见,电光包裹着一位身形修长,头戴方巾的年轻书生,一头扎进了最开始出现血光的那片【古祖之门】中。 “是雷部传人雷藏出手了。” 不灭道士大踏步地朝着李牧的营地走来,道:“李世兄,时机已到,可以出手了。”

下一篇   0827、绝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