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7、绝杀? - 圣武星辰

0827、绝杀?

说话之间,天玄山之巅,又有一道神光,冲天而起。 这道神光,带着水光月仙气,其间一个衣带翩翩的古装美少女,飘飘如仙,身姿优美,宛如天人,与神光一起,破开虚空,进入到了天穹上的另一片镜面血池中。 “那是雾部的传人水月仙子。” 不灭道士道。 李牧没有说话。 但他看得出来,水月仙子,雷藏两人的实力修为,绝对不比云光圣女弱多少。 六部的传人,果然没有一个是简单角色。 很快,一道鬼影,宛如天罗,从天玄山巅腾跃而起,阴气森森,万鬼嚎哭一般,冲入到了又一块镜面血池之中。 接着,便是一阵祥云神光。 这次是。 她脚踏七彩祥云,威风无比,绝美修长的窈窕身姿,黑色长发犹如流瀑,无暇的面容有这个世界上最美的风景,酥胸高挺,翘臀圆润,原本一袭宽大的宫装长裙,被她穿出了紧致感,犹如羽化仙归的神女一般。 就连李牧,也得感叹,这是一个容貌无比出色的女子,尘世间罕见,不亚于花想容和王诗雨。 “师弟,动身吧。” 远处传来了不死小道童的声音。 “李世兄,多保重了,望你得胜归来,为你庆功。”不灭道士对李牧点点头,身形冲天而起,与远处化作一道虹光的师兄汇合,冲入了又一块镜面血池之中。 “你要进去?”蠢狗看着李牧。 李牧点点头,又对其他人道:“我没有出来之前,不论如何,都不要走出这营地半步。” 话音落下。 李牧身形一闪,化作一道流光,朝着最后一块镜面血池飞去。 半空之中,他已经将握在了手中,全神警惕,谁也不知道,镜面血池之中,等待着的会是什么。 但看到他冲入血池之中的其他一些修士,却是都大为震惊。 “那是……那个凡人李牧。” “他竟然也敢进去?” “看来是其他诸部的神子同意了。” “之前力敌云光圣女,这个凡人的战力不弱。” “那又如何,血池之后,有大凶险,没有足够深厚的底蕴支撑,再强的修士,进去也是死,这个凡人,以为自己可以接住云光圣女两指,就天下无敌了?蠢货,他必死无疑。” “可惜了,若是他死了,那把,岂不是要永久遗落在里面了?” “嘿嘿,那也不一定,若有更强者,进入那篇血池镜面中,击败其中的大恐怖的话,可以将那柄刀,取回来。” 各处议论纷纷。 随着诸大顶级强者的进入,天玄山巅一时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 除了那些个西方修炼者,还在利用星芒阵法来进行召唤仪式之外,大部分的东方修炼者,都仰着头,看着六块逐渐平静下来的镜面血池,静观其变。 时间流逝。 转眼已经是半个时辰过去。 天空中,六片的镜面血池,时而海浪翻滚,时而波澜平静,期内传出的哀嚎惨叫之声也已经不可闻,也不知道那些进入其中的神子圣女们,此时处境如何。 嗖嗖嗖! 突然又有一道道的身影,朝着天空冲去。 “是云部的人。” “还有雾部、雷部……” “他们是要去援救自己的少主吗?” “不,你仔细看,他们进入的镜面血池,并非是各自主子进入的血池,而是……是凡人李牧进去的那个镜面血池。” “他们……是去对付李牧的?” …… …… 李牧进入血池之中,意料之中的失控传感涌来。 只是片刻便消失。 眼前出现了一个如若真空般的奇异空间,没有星辰,没有天与地的区分,一片黑暗,似是混沌未开时的虚无世界一样。 残肢断臂,漂浮在周围。 死去的修士们,如同破碎的麻袋一样,漂浮。 在远处,身穿银色盔甲的甲士,浑身沾满了鲜血和白骨的碎末,如同从九幽地狱之中走出来的索命恶鬼一样,正在最后的惨叫哀求之中,将一名闯入的修士杀死,然后齐齐转身,目光如闪电刺破昏暗的空间…… “杀。” 他们分出一部分人,朝着李牧杀来。 果然是他们。 李牧一看之下,心中了然。 是天神族的甲士。 这么说来,这个通道之中,应该就是天神族的传送通道了。 之前进入其中的各方修士,都已经被天神族甲士大军给屠戮一空了,很残忍的杀人手段,以有心算无心,加上冲进来的那些修士,多数被之前的闪电洗礼,强弩之末,所以猝不及防之下,基本上就变成了一场一边倒的杀戮。 李牧心念一动,刀意迸发。 冲过来的甲士,被刀意一绞,瞬间化作了飞灰。 “嗯?布阵,杀!” 天神族甲士大军,对于这次的降临,准备的非常充分,一看进来的人,实力强大,立刻布成大阵,犹如惊涛恶浪一样,朝着李牧重来。 “死。” 李牧挥刀极进。 不消片刻,就杀穿了天神族甲士大军。 前方,一走巨型飞舰,缓缓而来。 天神族的旗舰。 李牧迎上去。 “天神族长,我们又见面了。” 李牧拖刀而行,刀刃在虚空之中不可思议地擦出一簇簇的火光,在他身后,一个个天神族的甲士,如被收割了的稻子一样,一个个扑到,失去了生命。 这是一片奇异的空间,犹如地狱,尸山血海。 除了天神族战死的士兵之外,还有之前冲进这个空间的神之后裔、地球修士的尸体,堆积如山,血腥之气凝如实质,天空中聚着血云,地面上流淌着血海。 对面,一艘战舰,在虚空中悬浮。 舰首数十个人影中,其中一人身穿明黄神甲,头戴紫金冠,气势雄浑,身形魁梧,宛如诸神之王一样,正是当初曾经与李牧有过一面之缘的天神族族长。 “李一刀?你竟然还活着,为何你竟然是从星坟中走出来?” 天神族长看到李牧,非常意外。 关于李牧生死之谜,他是知道一些的,活着倒也不是太不可思议。 但李牧从星坟阵法的另一头走进这个空间,就让他无法理解了。 这阵法的另一头,可是传说之中的罪民母星,他们也只是借助神器的力量,才可以进入,为何李一刀竟然从里面走出来? “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李牧拎刀缓缓地逼近。 他与天神族之间,有深仇大恨,天神族少主死于他手中,而战神白君和凤鸟,死于天圣老祖之后,双方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这是复仇的好机会。 眼前的天神族长,不过是王者境巅峰修为而已,对于他,其实也没有了什么威胁。 最需要忌惮的,还是那个此时应该已经融合神血成功的天神族老祖。 “杀!” 天神族长挥手,身后的大军呼啸冲杀。 此时,再多的语言已经没有意义。 双方都明白各自的立场是什么。 狭路相逢勇者胜。 只有杀死对方,才能达到目的。 李牧身形微微一顿,旋即化作一道狂风,手中无情斩出,刀光茫茫,刀意茫茫,千丝万缕,瞬间覆盖了整个战场。 冲过来的天神族甲士,就像是面对着加特林机关炮的普通人一样,前赴后继地倒下,不断地倒下,根本没有人可以挡住李牧一招,真正的不堪一击。 “不要让这些小喽抟庖宓乃退溃隳艘蛔逯鳎凑健!/ 李牧飞跃而起,人刀合一,驰掠斩向大舰船首的天生族长。 嗖嗖嗖! 数道力量波动强横的流光,从大舰上冲起,围攻李牧。 是天神族的各方长老。 “送死而已,我不会留手的。” 李牧手中的,卷起寒光,二十四节气刀意爆发,一道道白色刀线,切割虚空,昔日曾经令李牧无比头疼的王者境强者,如今就像是镰刀下的韭菜一样,根本不堪一击,瞬间化作一截一截的残肢断臂,在半空中坠落。 “李一刀,今日,我要你死。” 天神族长腾空而起,身边悬浮十八柄神剑,柄柄神光闪烁,组成了剑阵,蕴含着天神族最高的奥义威力。 “神族破空剑杀!” 怒吼声之中,极道之招施展。 十八柄长剑同时飞刺而出,斩向李牧。 剑光如怒潮。 的确是绚烂到了极点的剑招。 李牧屹立在虚空不动,随手格挡,不动如山,竟是将那十八柄神剑,都震飞出去,竟是用这种最简单的方式,将对手的极道之招给轻轻松松化解了。 天神族长面色一变。 在李一刀的身上,他感觉到了一种近乎于超越老祖的压迫力。 伸手握剑时,断裂之声传来,十八柄长剑竟是在这一瞬间,寸寸断裂,全部毁掉。 “什么?” 天神族长心中狂跳。 “去阴间向战神白君和那些被你们屠戮追杀的玄黄英烈们忏悔吧。” 李牧身形如狂电,一闪即至,挥刀便斩。 天神族长催动各种神通、密器阻挡。 嗖! 刀光一闪。 他的人头飞了起来。 秒杀。 如今的李牧,的确拥有着俯瞰所有王者境所有存在的资本。 收刀。 李牧站在舰首。 天神族其余甲士,怯不敢前。 一场举族狂欢,到了最后,胜利的前夕,竟然变成了最惨痛的失败,这些甲士都是天神族的精英,百战勇者,但俱已经丧胆。 李牧无视这些人。 天神老祖在哪里? 自己杀了天神族长,这个老怪物竟然还忍得住? 李牧神识扩散开去,法眼张开,扫视周围。 突然,他面色一变,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将他笼罩。 砰! 一只手掌,拍在了李牧后心。 “噗……” 李牧半边身体,都快被打碎,一瞬间,全身骨头不知道断裂了多少根,口中狂喷鲜血,震飞数千米,才稳住身形。 对面,舰首。 那被占掉了头颅的天神族长,缓缓地收回了手掌。 “李一刀?这一路的阻击者,就是你这个废物吗?难道玄黄诸神后裔,没有人了吗?正是让我失望啊,不堪一击。” 奇异的声音,从无头身体里激荡出来。

上一篇   0826、地狱之门

下一篇   0828、钥匙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