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8、钥匙碎片 - 圣武星辰

0828、钥匙碎片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风雨渐歇。 生命在飞速地,手中的神器纸伞,与他性命交戚与共的本命法器,已经破碎不堪,听雨公子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虚弱。 他知道,自己活不了了。 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自己,才刚刚第一次走出武夷山小世界,就会被刺杀,生命在憧憬最美好的时刻凋零,这绝对不是听雨公子对自己命运的计划。 对面,一身黑衣的俊秀剑士,缓缓地将长剑收回到剑鞘之中。 淅淅沥沥的小雨,已经快停了。 随着听雨公子生命力消散,听雨势界难以维持,天地间重新恢复了风和日丽,周围碧绿的草木上,一颗颗晶莹的水珠儿缓缓滑动,一场大雨之后,空气无比清新。 “讨债的人。” 黑衣俊秀的剑士淡淡地道。 他又好看的眼睛和秀气的鼻子,嘴唇小,下巴略尖,皮肤很白,像是最好的珍珠,像是最洁白的玉石,莹润有光泽。 “债?”听雨公子眼神茫然:“什么债?” 他才刚刚从武夷山中走出来,没有进入江湖,哪里来的债? “听雨世家的债,你来还。”那黑衣俊秀年轻剑士道:“而且,你这次去天玄山,是为了什么,你自己心里很清楚,就凭这一点,你就该死。” “你……”听雨公子垂死的脸上,浮现出了极度震惊之色:“你怎么知道……你到底是谁?” “春雨凭栏,明光倚窗。”黑衣剑士淡淡地道。 听雨公子的脸,骤如见鬼魅。 “我叫王言一。”黑衣剑士缓缓地转身。 他一步一步朝着青山峻岭中走去。 “我知道,你利用生命最后的力量,将我们的对话,传到了听雨世家,听雨世家的传人,倒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可惜了……不过,这也是我期待的,也该让有些人如坐针毡了,当年的背叛,需要由血来洗,自今日,自你始。” 话音落下。 黑衣剑士王言一身影消失。 听雨公子用尽了生命最后的力量,将这一段对话的内容,以秘术传回到了武夷山,能传回去多少,已经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 因为当年的那件事情吗? 报应,终于还是来了啊。 年轻的贵公子缓缓地倒下,丧失了最后的生命气息。 他本可以成为当下这个刚刚拉开序幕的波澜壮阔大时代的最璀璨的那几颗明珠之一,但现在,却要提前和这个世界告别了。 好不甘心啊。 但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吧。 黑暗笼罩,意识溃散。 没有人知道,在秦岭外围山域的一处幽谷中,昔日仙宫天庭六部之一的雨部传人,一位神子级别的天骄,还未绽放,就无声无息之中陨落了。 一起死亡的,还有数十位听雨世家的长老和强者。 一个大时代,拉开了序幕。 …… …… “天神老祖!” 李牧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最可怕的敌人,竟然是潜藏在了天神族长的身体之中,用这样一种最不可思议的方式,偷袭得手,令他重伤。 “呵呵,早知道是你这个废物,阻击这条通道的话,老夫又何必废这么多心思。” 天神族长的无头身躯,手脚灵活,脖颈处有鲜红的肉芽蠕动,很快就生长出来一颗新的头颅,他的身躯皮肤,外层的血肉,也如蟒蛇蜕皮一样,破碎脱落下来,里面生长出新的肌肉骨骼。 这是一幅很诡异也很可怕的画面。 很快,在原先天神族长的机体上,重新生长出一个完全陌生的身体。 健硕完美的肌肉,血气冲天,生机强大,年轻的体魄,一张同样年轻的脸,一看就知道是天神族血脉,英俊,充满了阳刚之气,仿佛注定是一个时代的主角。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天神族老祖。 谁又能想到,一张如此阳刚正气的脸,竟然会做那种附身偷袭的事情呢。 “看来神之后裔,真的是没有人了。” 天神老祖啧啧摇头。 “当年那些老东西们,难道都已经老死在封印中了吗?六条通道之一,竟然让你来当人正选……呵呵,手下亡魂,侥幸得脱,苟延残喘,也真是难为你了,竟敢来应战。” 对于李牧,天神老祖极为瞧不起。 因为当初在天狐秘境,他就已经杀过一次李牧,如随手碾死一只小蚂蚁,根本不值一提。 “老东西,今日我就把你的狗头砍下来,祭奠战神白君。” 李牧浑身气血澎湃,体内的断骨在一瞬间尽数恢复,内伤也完全愈合,战意犹如燃烧的火堆一样,焰光冲天。 刚才天神老祖的话,透露出很多的信息。 他是知道神之后裔的存在,也知道封印阵法的存在,更知道会有人在六大通道之中进行阻击,所以才煞费苦心地附身在后辈的体内,设计好偷袭的方式。 不论是背叛者,还是神之后裔,都很清楚彼此的存在,也都将彼此当成是假想敌,为此准备了很多年。 事情显然比李牧知道的更加复杂一些。 但无所谓。 他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好。 “哈哈哈,无知后辈,你一个手下亡魂,也敢挑衅我,死。” 天神老祖出手。 同样的天神族战技和招式,那些天神族的招式绝学,在这位老祖施展的时候,不知道比天神族长强大了多少倍,令这片奇异的虚空,都颤栗了起来。 “杀。” 李牧也出招。 恐怖的力量,在虚空中对轰。 一瞬间,不知道交手多少招。 李牧被轰飞。 “是上皇境的修为,并不比云光圣女等人弱。” 他一下子,就判断出了天神老祖的战力。 和预想的差不多。 “嗯?这么短的时间,你竟然又提升了?有意思。”天神老祖也发现,李牧的修为战力,竟是比当初在天狐秘境中时,提升了不少,这令他有些意外。 “不过,你还是得死。” 天神老祖捏出剑诀,身边浮现出十六柄符文凝结的神剑,剑鸣阵阵,似是与天地合一样,无与伦比的剑意气息,带着毁灭般的犀利压迫感,层层涌来。 李牧手中,二十四节气刀意催发到极致,刀意势界也铺开。 “哈哈,天神破空剑杀。” 天神老祖出招,十六柄神剑,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力,席卷而来。 同样的招式,之前天神族长施展过,没有对李牧形成任何的威胁,而现在,李牧感觉到了死亡阴影笼罩过来。 “白骨右臂!” 李牧毫不犹豫,催动了自己又一个的底牌。 右手中的刀,瞬间换做了银山奇石材质的轮回刀。 奇异的银色光焰燃烧了起来,骤然爆发,冲天而数百米的银色光焰,骤然在这昏暗的奇异空间之中,点燃了一轮烈日一样。 “无名刀法!” 李牧施展了当初青狐神碧言父亲令狐神翼传授的那套无名刀法之中的招式。 轰轰轰! 极招与极招的对撞,光与影的交错。 一道道神剑被破碎,李牧的身形,逆流而上,轮回刀仿佛真的蕴藏着轮回之力一样,他的右臂,衣服震裂,露出了玉石一样的白骨,银焰笼罩,如杀神附体。 “哼,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天神老祖冷哼。 他亦感觉到了压力。 李牧实力的提升,令他极度震惊。 “你得到了战神白君的神血?对不对?”天神老祖明白过来什么,盯着李牧,大声地问道。 当初,他们斩杀了战神白君,获得了神血,但后来融合之时,发现神血的效果,并没有预料之中的那么好,才明白,自己等人得到的不是完整的神血,有一部分丢失了,但在天湖秘境之中,却怎么也找不到。 现在一想,李牧实力提升如此之快,必定是当初在自己等人追杀时,战神白君将自己的神之血精华,渡给了李牧。 “是又如何?”李牧挥刀疾进,道:“今日,杀了你,用你的狗头,祭奠战神白君。” 刀招变化莫测,犹如九天杀神。 天空中,两大强者不断地交手,变换着位置。 恐怖的能量乱流,让整个奇异空间,都变得不稳定了起来。 “哈哈哈哈,就凭你?”天神老祖大笑:“这么说来,我只要将你抽筋炼血,就可以得到完整的神之血,哈哈哈,上天真的是待我不薄,你自己送上门来,神之血,将归我一人所有。” 轰! 李牧被震飞,半边身体几乎被打烂。 但天神老祖腰腹之间,也中了一刀,差点儿被拦腰斩断。 “你该死。”天神老祖怒吼:“天神摄极手!” 又是天神族的极道之招。 李牧长刀衍化拳势,拳意融入刀势,双手握刀:“笑仙魔!” 真武拳之七。 轰! 极道之招的再次对撞,恐怖的力量形成了混沌乱流。 “噗……”刀意斩中天神老祖,将他半边身体,直接斩碎为血雾肉泥,瞬间重伤。 但李牧也被从天而降的天神巨手,轰第一声拍中,几乎拍为肉饼,口中喷血,夹杂着内脏的碎块。 两败俱伤。 但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强者,这并非是致命伤。 各自澎湃气血,快速地恢复着。 战斗瞬间又开启。 这种惨烈的战斗,可以说是李牧自从踏出星河以来,最为危险激烈的一次。 时间流逝。 渐渐地,天神老祖的面色变了。 不好,这个小杂碎年轻气盛,正值壮年,又有特殊的炼体功法,肉身强横,简直匪夷所思,恢复速度极快,但我乃是复生化体,肉身早就衰老,不惜催动本源之力才能维持在年轻巅峰状态,这样继续打下去,要输。 他看到了失败的危机。 但李牧已经不给他机会了。 惨烈的战斗进行了一刻钟时候,天神老祖的肉身恢复速度就开始变慢,力量也逐渐开始衰减,渐渐被李牧压制。 “老贼,授首吧。” 李牧攻势越发狂暴如雷雨。 “啊……”天神老祖惨呼,身体被斩断。 该死啊。 他变色,转身就逃。 这是一个老一辈绝顶人物的悲哀。 被对手仗着血气旺盛年轻力壮,给活生生地消耗击败了。 “你走不了,给我死。” 李牧犹如雷电神光般激进,挥刀。 他的筋斗云身法何其之快,与李牧交战,只要是展现出败势,想要逃走,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最终,天神老祖被李牧一刀斩杀。 李牧以,斩碎了天神老祖的身躯,令其不能再回复复原,亦将其神魂精气,完全斩灭这把刀对于体内流淌着神血的人,有着不可思议的杀伤力。 天神老祖死去,身躯雾化。 一只破碎的黄铜巨鼎的鼎足,造型古朴,上面阳篆雕刻着种种神秘花纹图案,大巧若拙,大道至简,母气氤氲若隐若现,这鼎足幻化出来,浮现在了虚空之中。 “这是……莫非就是不死小道童口中所说的,仙宫的钥匙碎片?” 李牧在这破碎黄铜鼎足上,感觉到了一种神秘的气息。 仙宫的钥匙,很可能是一只黄铜神鼎。 六大逆魔种族,将这巨鼎打碎,一个种族拥有六块碎片其中之一,这样就可以相互牵制,等到返回地球之后,寻找到传说之中的仙宫,必须得六大种族齐聚,拼凑出完整的鼎,才能打开仙宫之门。 李牧一下子,就想明白了很多。 他仔细观察后,正要去拿着破碎的鼎足。 突然 咻! 一道流光,快到了极点,朝着鼎足射去。 有人抢先出手,想要捷足先登摘桃子。 “找死。” 李牧大怒。 刀光闪烁。 噗! 那人影被劈飞。 但几乎是在同时,又有十几道光华流转,快如闪电一般,都朝着黄铜破碎鼎足冲去。 李牧此时,因与天神老祖大战,伤势不轻,见状,不得不再度催动功体,强行再战。 轰轰! 抢夺的身影,都被他轰飞。 李牧来到黄铜破碎鼎足之前,伸手将其握住。 一股温润之意,从鼎足中传来。 “李牧,此鼎乃是神物,有德者得之,你安敢窃据神物?”一个声音传来,身穿着云部祥云神甲的强者,眼神如利剑,盯着李牧,寒声威胁道。 “李牧,将鼎足交给我吧,我雾部可以保你不死。”另一位身形在雾气之中若隐若现的神将急切地道。 周围围上来数十人,都是旧天庭神宫,神之后裔各大部的强者。

上一篇   0827、绝杀?

下一篇   0829、决裂·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