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0、叛族? - 圣武星辰

0830、叛族?

这是李牧最不愿意面对的场面。 从阵营来讲,身为玄黄族后裔的他,与六大逆魔种族天然对立,不死不休。 但从朋友的角度来讲,李牧却绝对不会放弃碧言这个朋友。 那是曾经生死与共,生死相托的朋友啊。 为了保护李牧,碧言不惜借身进入天狐秘境,被暗算,遭受重创,差点儿身死。 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 但若是去救碧言,却等于是违背了自己的民族。 不救,此心难安。 李牧握住黄铜鼎足,仔细再看。 这时,看的越发真切。 的确是碧言,在与云光圣女交战,处于下风,浑身浴血,但却死战不退。 为什么会是碧言? 而不是天狐族老祖? “难道碧言已经成为了天狐族老祖?还是说,天狐老祖等着渔翁得利,所以此时躲藏在暗中?” 李牧暗忖。 画面中,碧言的处境,渐渐变得岌岌可危。 李牧陷入了进退两难之中。 …… …… “妖女,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受死。” 云光圣女长发飞舞,面蕴杀机,一指点出,施展的正是【天惊指法】。 在她的身后,云部的精锐虎视眈眈,正在掠阵。 而在碧言的身后,却是天狐族的甲士,略有伤亡残缺。 砰! 碧言正面硬接云光圣女一指,娇躯巨震,嘴角一缕殷红的血迹又溢出,顺着天鹅颈一般柔美白皙的脖颈流淌下去。 “哼,妖女,不知死活,我看你能接住我几指!” 云光圣女大占上风,指法施展之时,惊天地泣鬼神,符文闪烁,流光莹莹,一根一根的云端巨指,从虚空之中点出,秩序法则锁链缭绕,蕴含惊天杀机,每一指点出,就好似天穹都被点碎一样,不负惊天之名。 碧言青色的长裙被鲜血染红。 她面色肃穆,连续施展青狐妖术,竭力对抗。 在碧言身后,有一尊巨大的九尾青狐妖图腾幻影,时隐时现,摆动着尾巴,以巨尾抽击云端局指,疲于应付,勉强支撑。 这样的苦战,在她的预料之中。 但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人的实力,真的是强横。 “天妖夺禁曲!” 碧言眼眸之中,青芒流转,施展禁术。 她眼中的光焰,犹如液体一般流淌,身后的青狐巨妖图腾瞬间被这青芒所染,就好像是原本素描勾勒的简单图画,突然被染了刺目的彩色一样,一下子活灵活现,图腾被赋予了灵魂。 “青狐夺禁,天妖谱曲……杀!” 碧言面容清冷,犹如冷玉,长发激扬,低声清喝。 话音落下,那青狐巨妖图腾一瞬间果然是活了过来,尖牙利爪,发出震天咆哮,直接腾跃而起,妖气如洪流,宣泄爆发,扑碎了迎面而来的云端巨指,扑塌了空间壁障,去势无双,朝着云光圣女扑去。 “嗯?困兽之斗而已。” 云光圣女冷笑。 “云光惊天指……一指动天地!” 指法中的杀招,瞬间施展而出,头顶云层翻滚,掀起惊涛骇浪,一根数千米长的巨型神明之指,带着毁灭一切的气息,按下来,朝着青狐巨妖点去。 极招vs极招! 轰隆! 巨指和巨狐,狠狠地撞击在一起。 那一瞬间,奇异的画面,仿佛是在很多人的脑海之中定格。 空间和时间,有一种令人错愕的凝滞。 但就在这短暂的寂静之后,仿佛是核弹爆炸一样的恐怖能量波动,以撞击点为中心,疯狂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巨指和巨狐都一点点地冰消瓦解,而核辐射一样的铅云,一层连着一层弥漫,所过之处,一切都被摧毁。 太可怕的力量。 “该死的妖女。” 云光圣女面色大变,只觉得难以形容的恐怖巨力,宛如波涛般一浪接着一浪拍打用来,她被连续不断的冲击波震的不断后退,嘴角耳稍,也有鲜血溢出。 哪怕是她全力防御,但无暇完美如白玉雕琢的绝世面容上,依旧是被冲击波割裂出一道道血痕…… “保护圣女。” 有云部的高手看到这一幕,不由得都惊骇起来,奋不顾身地来挡冲击波。 “滚开。” 云光圣女长袖一挥,毫不留情地将这些己方高手震开。 “本座岂用你们庇护?笑话。” 她傲立半空,面色阴冷,拉开了一定的距离之后,周身有一层层的祥云流转,将接下来的冲击波,一一化解。 对面。 碧言也被冲击波所伤,且伤势更重。 但她展现出了难以形容的毅力和韧性,正面抵挡了全部的冲击波。 “保护吾神。” “冕下,撤吧。” 青狐族的甲士冲上来。 令狐神翼也在其中。 在这些甲士中,碧言已经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威望。 碧言稳住身形,摇摇头,道:“已无退路。” “哈哈,妖女,你和你的逆魔族人,都该死,今日,你们一个都活不了。”云光圣女冷酷地笑,一挥手,道:“列阵,出击,将这群狐妖,给我斩尽杀绝。” 战鼓声响起。 云部高手聚集,三人成一阵,开始冲锋。 “杀。” “捍卫吾神。” 令狐神翼挥刀,带着领着天狐族的甲士,也开始冲击。 这些甲士,也是天狐族最为精锐的战士了。 两股力量撞击在一起,瞬间溅起了滔天血浪,死亡无情地降临。 怒吼、惨呼、咆哮、哀嚎…… 不同的声音,相同的情愫,组成了一曲血与骨的交响乐,弹奏着生者世界最悲惨的旋律。 “呵呵,云光,想不到,你到现在,还没有将这逆魔拿下。” 讥诮的声音响起。 一道雷电撕开这片奇异空间的虚空壁障,侵入战场。 却是雷部的神子雷藏,驭电而来。 他身上染血,但气势狂暴,一手中,拎着一颗巨大的魔蛇头颅,足有三四米高,褐色鳞甲,巨型獠牙,那蛇头眼睛还在转动,但却丧失了反抗之力,眼神里满是惊恐,而另一只手中,却是握着一大块黄铜鼎壁,约是完整鼎壁的三分之一面积,显然是六块钥匙片之中的又一块。 “我已击杀魔蛇渊老祖,斩获蛇头,没想到,云光你竟然还拿不下一头小小的青狐妖,真的是让我意外啊。” 雷藏嘲笑道。 他是一个身形魁梧,毛发浓密的年轻人,血色的鬓发冲天而起,如一根根沾着血的长针一样,一身银甲,背后负着一柄纯银色的雷电方天双耳战戟,有着神之后裔神子惯有的倨傲和优越感,冷笑着地调侃云光圣女。 “滚出去。” 云光圣女看向雷藏,道:“管好你自己的事情,不要越界。” 雷藏嘿嘿冷笑。 他身后又有雷部的高手不断地现出身形。 “呵呵,别这么大的火气嘛,既然你拿不下,那我就帮帮你。”将手中的蛇首交给手下,反手摘下背后负着的雷电战戟,道:“不过,神器钥匙,有德者居之,谁拿下来,就归属,哈哈哈哈,妖女,看招。” 战戟挥动,漫天雷电,犹如洪爆,袭向碧言。 碧言面色微变,强催体内青狐妖神之血,沸腾血气,提升力量,一掌拍出,将这雷电洪流击散。 “你……竟敢破坏规矩,抢我的钥匙?” 云光圣女震怒,一指点向雷藏。 “你的钥匙?你拿不下来啊,是你自己太废物,久战不下,不怪我。”雷藏哈哈大笑,一边嘲讽云光圣女,一边抵挡闪避,也不还击,而是全力攻向碧言,显然是想要抢先击杀碧言,夺得钥匙。 云光圣女也顾不得再攻击雷藏,转而疯狂强攻碧言。 碧言以一敌二,局势更加窘迫。 “云光惊天指……二指撼苍穹!” 云光圣女气机暴涨,再出极道之招。 “雷术;灭世雷蛇。” 雷藏挥动战戟,施展雷术。 他实力精深,又有神器战戟加持,这种毁灭性的杀生雷术,普通雷部神将需要时间来蓄势施展,但他念动之间,就可以形成。 云端巨指和灭世雷蛇,几乎是同时成形,带着无匹杀机和毁灭之力,覆压向碧言。 恐怖的气机流转开来,犹如绝域一样的力场流转。 周围正在生死厮杀的双方人马,瞬间不知道有多少人被瞬间震死,碾压为齑粉。 “妖神夺禁曲……青狐妖神之怒。” 碧言面容凛冽,杀机无限,眼眸之中,青芒变成了红光,雪白的肌肤毛孔中,有血雾弥漫出来,以秘术催动力量,身后的青狐图腾,亦如染血一样,变成了殷红的血狐。 妖异和邪恶的气息迸发出来,将半边天空都染成了猩红色。 这是天妖夺禁曲极道之招的升级版。 禁忌之招。 轰! 三道不同的能量撞击在一起。 可怕的能量乱流,像是乱舞的混沌灰层一般,瞬间扩散开来,一层又一层的乱流辐射层扩散开来…… “噗!” 碧言被这恐怖的力量波及,几乎等于是正面承受了两大上皇境高阶强者的全部攻击之力,一瞬间,双臂直接断裂,体内的骨骼,不知道碎裂了多少,再也支撑不住,青衣染血,身形如断线的纸鸢一样,朝着飞去…… “杀!” 云光圣女也被波及,但强忍着喉头咽下一股逆血,抢先再攻。 “保护吾神。” 数名青狐族的耄耋老者,奋不顾身地冲上来。 轰轰! 直接被云光圣女轰爆为血雾肉泥,飘零在半空之中。 “哈哈,这一块钥匙,要归我了。” 雷藏身形如电,瞬间欺近,战戟刺出,挑向半空中身体失去控制的碧言。 他的速度太快,令狐神翼等人想要出手救援,都已经来不及了。 生死一瞬间之间,仿佛时间的流速变慢,碧言清晰地看到,那带着毁灭雷电的战戟,一点一点地刺向自己的心脏,看到周围所有人不同的表情,云光圣女的惊怒,青狐族甲士的惊恐,以及雷藏眼角的狰狞杀机,以及那已经微微翘起的嘴角…… 一切都将远去。 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碧言的脑海之中,只有一个人的身影,前所未有的清晰。 短发,长刀。 犀利的和温柔的眼神。 他此时,或许应该已经在通道尽头的那个世界了吧。 他说过要回去的。 很可惜,见不到你了。 我的……李牧哥哥啊。 一瞬间的时光停滞一般的感觉,瞬间消逝,碧言清晰地感觉到,雷电战戟之刃刺破了自己肌肤的触痛,她撤去了一切防御,准备迎接身体被雷电战戟洞穿的命运,然后释放全部的邪异血狐之力,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以同归于尽的方式,将这位雷部的神子也带走…… 但就在这个时候,异变骤生。 突然有一只手,一只肉掌,出现在了碧言的视线之中。 谁也不知道这手是怎么出现的。 雷藏也没有反应过来。 反正这只肉掌就是这样的毫无征兆,出现,一握,在千钧一发的最后一刻,将雷电战戟的刃尖握住。 然后,这蕴含着毁灭之力的雷电战戟,就无法再往前递进哪怕是一根头发丝的距离。 “什么?” 雷藏瞳孔骤缩。 他难以置信地发现,自己的神器战戟被那血肉之躯的手掌握住,就仿佛是被铸进了神铁之中一样,不论他如何发力,竟是纹丝不动,战戟内蕴含着的雷电力量,灌注到那手掌中时,也如泥牛入海,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牧?” 云光圣女在远处,看的清楚,握住雷电战戟的人,赫然正是李牧。 只是此时的李牧,模样有点儿狼狈,身上套着一副古旧铠甲,露在外面的手臂上,皮肤焦黑,如被雷击一样,但不管如何,那握着雷电战戟的手,却是前所未有的稳。 “你竟敢救这妖女,难道你要叛族吗?” 云光圣女心思歹毒,一个大帽子,直接就扣了过去。 李牧另一手臂,抱住碧言,手掌发力,将雷电战戟震出,借着反震之力,身形急速后退,头也不回,转身远遁…… 此次是为了救人,不是为了战斗。 先离开这里再说。 但就在此时,眼前奇光闪烁。 “此路不通。” 雾气流转,身着锦衣仙袍的雾部水月仙子现身,一弯赤红色的奇兵【新月轮】流转,划出道道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的大道之弧,带着无匹的杀意,朝着李牧绞杀而来。 “不好。” 李牧手中长刀一震,法眼于千钧一发之际,斩中【新月轮】真身。 叮! 李牧身形被震退。 -------- 恩,又是4000多字的一章。

上一篇   0829、决裂·杀戮

下一篇   0831、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