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2、暗中帮助? - 圣武星辰

0832、暗中帮助?

之前在天神族钥匙空间里,李牧恢复修为,略微耽误了一点时间,以他此时的状态,不过是勉强支撑,刚才令狐神翼吞丹,他也来不及阻挡。 现在,已成定局。 李牧看向其他天狐族的甲士。 他知道,这些人必死无疑。 他能不能把碧言救出去,还是一个问号。 其他人,只能自求多福了。 李牧心中冷静到了极点。 “走。” 他不再做无谓的挣扎,伸手一览碧言娇躯,抱在怀里,身形急退。 趁乱突围。 这或许是最后的机会了。 “不要管我,你走吧。”碧言在李牧怀中,也不挣扎,柔声道:“他们的目标是我……我不能丢下自己的子民,何况这里还有我的父亲……如果注定要战死在这里,那就死吧。” 李牧一手握刀,一手揽着她,不容置疑地道:“只要活着,一切都还有希望……带你出去,我再来救伯父。” 当然,这只是安慰罢了。 他身形闪烁,不断地拉开距离。 “想走?” 雷藏早就在一边虎视眈眈,如何肯给机会,直接出手,雷电战戟一举,漫天雷电,犹如银蛇狂舞,朝着李牧席卷而去。 “就你会雷术?” 李牧竖眼睁开。 【九霄神雷】瞳术施展,紫色的至阳雷光在瞳孔漩涡深处生成,一道紫色神雷暴射出去,犹如神龙冲入蛇群中,瞬间将漫天的银色雷光,撕扯了个七七八八,犹有余力,朝着雷藏轰杀过去。 咻! 一道鬼影,幽灵般出现在的李牧的身后,鬼雾凝聚为细剑,朝着李牧后脑刺来。 李牧仿佛是脑后长眼一样,微微一侧,细剑擦着耳朵刺过去,剑锋割裂了李牧的耳朵,而与此同时,李牧右臂像是没有了骨骼一样,以不可思议的反关节角度反打出去,【四刃伤神刀】刀光一闪,就将鬼影劈为两片。 鬼部传人的惨呼厉吼之声响起。 “果然,他在与六大种族老祖战斗时,也受了伤,不在巅峰状态。” 李牧察觉到,鬼部传人的反应、力量都比预料之中弱许多。 云光流转,一道指印,迎面按来。 李牧移形换位,避开云光圣女的偷袭,再往后退。 【先天功】到了第七层,天眼已经有了一些预知对手攻击的能力,李牧将天眼催动到极致,虽然是重伤力竭,怀中还抱着一个人,但却每每不可思议地避开了云光圣女、雷藏和鬼部传人的围攻,犹如在走钢丝一样。 “放开我吧。”碧言道:“这样下去,我们两个人,都逃不了。” “能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李牧的语气,有着说不出的平静,也有着震撼人心的坚定决绝。 碧言怔怔地看着眼前这张日思夜想魂牵梦绕的脸庞,突然觉得,哪怕是现在就这样立刻死了,自己也不会有任何的委屈埋怨,反而会无比幸福。 她不再说话,只是将头,轻轻地埋在李牧的胸膛中。 嗡嗡嗡! 虚空中,【新月轮】急速震动。 水月仙子出手,【新月轮】骤然化作一道月光,袭向李牧。 哪怕是有法眼的预测,但李牧连续被三大上皇境强者围攻,终究是力有未逮,无法抵挡之下,后背遭受了【新月轮】一击。 咔嚓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鲜血飞溅。 李牧的背上被斩出一道裂缝,白骨裸露出来,半边身体几乎被斩碎。 他已经来不及复原。 因为云光圣女、雷藏和鬼部传人都抢攻而来。 局势对于李牧来说,从未危险到如此程度,如刀尖上跳舞一样,随时都有可能被击杀。 他在苦苦支撑,寻找着机会。 …… …… “师兄,我们真的不出手吗?” 不灭道士站在另一片空间中,手中拿着一只黄铜鼎足,显然是已经成功斩杀了六大逆魔种族之一的老祖,得到了神器碎片钥匙,借之隔着半透明的空间壁障,清晰地看到了李牧的险境。 这片空间里的战斗,已经结束。 不死小道童面色平静,缓缓地道:“再看看吧。” 不灭道士面色有点儿着急,道:“再等下去,李牧要陨落了。” “未必。”不死小道童稳坐钓鱼台。 画面中,李牧再度受伤,一条腿差点儿被斩掉,站立不稳,鲜血狂流。 不灭道士道:“师兄,不能再等了。” 不死小道童扭头看着自己的师弟,眼神奇怪,道:“好吧,那我问你,你要出手,是要救李牧呢?还是要帮云光、雷藏他们?” 不灭道士道:“当然是帮李牧啊,毕竟他是鱼前辈的传人,我……” 不死小道童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也要跟着李牧,为了一个妖女,背叛自己的种族?这可是欺师灭祖之罪,你一旦陷入其中,不要说是我,就算是师父,只怕也保不住你,你想清楚了,真的要出手吗?” “这……”不灭道士愣住了。 他没有想这么深。 “可是……可是李牧不是说了吗?愿意交出要是碎片,事情还可以转圜,何必要……”不灭道士结结巴巴地道。 不死小道童冷笑道:“天庭诸神,什么时候和死敌讲过条件?” 不灭道士又愣住了。 “今日是李牧自己作死啊。”不死小道童叹了一口气。 他一副怒其不争的口吻,道:“只要他老老实实击杀了逆魔老祖,得到钥匙碎片,哪怕是最后保不住,亦可获得相应的补偿,也算是天庭神部欠了他一个人情,对他未来,亦有天大的帮助,可是他竟然与那妖女有染,偏偏还要不计后果地强出头,这一下子,他算是翻不了身了,别说是六神部,就算是死脉,还有其他各大势力,都不会放过他的。” “可……可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吗?”不灭道士心中,还有一丝侥幸,道:“师兄,你智计无双,能不能想一个办法,救一救李牧,此人有情有义,也算是一条汉子。” 不死小道童看了师弟一眼,语重心长地道:“知道为什么师父不让你来主持这一次夺匙之战吗?你啊,修三清功法,却不能太上忘情,总是为外物所羁绊……” “知道知道,但是师兄,此事例外,你能不能想个办法?”不灭道士嬉皮笑脸起来。 然而不死小道士神色却前所未有地严肃了起来。 “你最好掐灭这方面的任何想法。”他盯着不灭道士,语气郑重地道:“你可以不计较个人安危,但是,请你将纯阳一脉的荣辱放在心上,不要因为你的一时任性,带给纯阳一脉难以洗刷的耻辱和灾难。” 不灭道士就再也嬉皮笑脸不起来了。 …… …… 轰轰轰! 李牧不知道承受了多少次轰击。 他的身形几乎被打烂。 即便是如此,他依旧用自己的身躯,为碧言遮风挡雨。 碧言的口中,已经吞下了疗伤丹药,亦在抓紧时间回去。 “李牧,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交出那妖女,献上钥匙,我可以保你不死。”水月仙子面色动容,她被李牧这种毅然决然地保护自己女人的姿态所震撼,心中难免产生了一丝丝的同情恻隐之意。 同为女人,水月颇为羡慕碧言。 这个妖女,竟然可以得到一个男人如此为她死心塌地,不计生死保护她。 李牧没有回答。 他在剧烈地喘息着,连说话的力气和时间都没有了。 但他的行动,却已经说明了一切。 挥刀,反击。 用自己的身体守护碧言。 “冥顽不灵,无药可救,杀。” 云光圣女疯狂地强攻,杀机沸腾,根本不留丝毫的余地,招招致命。 雷藏和鬼部传人也志在必得,杀意沸腾,不给李牧任何活路。 轰! 【新月轮】重重地斩在李牧的背部。 巨大的力量,将李牧劈飞,半边身体几乎被打烂,白骨森森,断裂破碎。 不过,李牧终于找到了一丝空挡,硬接这一击在他的计算之中,借助着这一斩之力,李牧不顾一切地施展【筋斗云】,身形宛若流光,朝着空间之外遁去。 “恩?想要借我的手逃走?做梦。”水月仙子清喝。 【新月轮】如影随形,连续轰斩。 李牧的身影,在空间里,拉出一道残影弧线。 碧言此时,伤势略微恢复了一些,经脉逐渐不再淤塞,勉强可以操控体内一缕真气,她心念一动,操控体内的钥匙碎片,干扰这个要是空间,一层层的空间叠嶂,出现在李牧身后。 轰轰轰! 【新月轮】轰碎了层层空间叠嶂,肉眼可见的透明空间碎片崩裂开来。 三大上皇境强者紧追不舍。 “哈哈,三个小辈,给我留下来。” 令狐神翼力量澎湃,燃烧己身,到了巅峰状态,刀法如神,一己之力,挡在了三大上皇境强者之前,急切之间,不论是云光圣女、雷藏还是鬼部传人、水月仙子竟然都无法突破那舍生忘死的刀幕。 就是这阻了一阻的间歇,李牧重伤的声音,终于是遁出了虚空,消失不见。 “该死。” 云光圣女怒不可遏。 今日她是损失最重的一个,因为只有她这一路,没有得到钥匙。 这对于心高气傲的她来说,简直是不可接受的。 砰! 令狐神翼身上的气息逐渐消退,力量跌落,无法抵挡气急败坏的三大上皇境强者的攻击,最终身体爆裂开来,化作了一团血雾,就此彻底身死道消,永远地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水月,你什么意思?为什么助那李牧逃走?” 云光圣女面色不善,看向雾部传人水月仙子。 【新月轮】最后那一击,分明是在帮助李牧逃走。 水月仙子面容平静:“云光,你说话的时候,最好过过脑子,不要把那一套欲加之罪的把戏,用在我的身上。” “你……”云光圣女怒道:“这件事情,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她也顾不上其他,身形化作流光,朝着李牧消失的方向追去。 雷藏和鬼部传人早已经追下去了。 此时,因为碧言的离去,这片钥匙空间开始消散。 青狐族的甲士全军覆没。 水月仙子并没有再追击李牧,而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率领雾部高手,直接里去了。 “师兄,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另一片钥匙空间里,不灭道士看到李牧最终竟然成功逃走,惊讶之余,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来了。 不死小道童道:“跟过去看看,一枚钥匙碎片的价值,巨大难以想象,只怕李牧逃不了多远的。” 不灭道士道:“师兄你终于愿意出手了?” 不死小道童没有说话。

上一篇   0831、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