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4、一条可怕的狗 - 圣武星辰

0834、一条可怕的狗

“嗯?逃了?” 云光圣女寻迹而来,看到了岩石上的血迹,就知道,李牧和碧言两个人,曾经来到过这里,短暂的休憩疗伤。 “血迹中的力量波动,非常强烈,他们刚刚离开。” 一位极擅长追踪寻迹的云部神将,略微观察,就得出了结论。 云光圣女施展水镜回溯之术,想要一窥究竟,但很快就发现,回溯之术无法施展,痕迹处留下了道痕,隔绝了一切窥视。 “这个该死的凡人杂种,逃得真快。” 云光圣女气的咬牙切齿。 “殿下,要不要将消息放出去?”一位云部神将试着问道。 云光圣女摇摇头,道:“李牧和那贱人,身上有两枚钥匙碎片,一旦消息传出去,名山大川世界、各大神部、四大脉还有诸多势力,都会蜂拥而来,到时候,我们夺得钥匙的概率会变得低的可怜,现在这两人受了重伤,逃不了多远,让我部神将、高手四方搜索,总能找到他们,只要找出他们的痕迹,两枚钥匙碎片都是我们的。” 盛怒之下,她依旧保持着头脑,做出了最聪明的选择。 那神将道:“可是万一雷部、雾部和鬼部的人,将消息放出去的话?” 云光圣女冷笑道:“他们都是聪明人,不会做蠢事的。” 顿了顿,她又道:“对了,派人去将天玄山那个营地,将李牧保护的世俗政权的人,都给我抓起来,关键时候,也许有用。” “遵命。” …… …… 噗通! 李牧带着碧言,从低空俯冲下来,扎入了波澜浩瀚的湖水中。 湖水幽深,极度深寒。 有狰狞可怖的水兽,在数千米的深水区游弋,力量波动极为可怖,竟然都是将级、王级水兽,这些水兽,乃是远古凶兽的血脉传承,虽然没有太深的智慧,但具有与生俱来、随着时间和岁月而增长的力量。 李牧以道术,遮掩了自己和碧言的气息,没有惊动这些水兽。 他并不打算去杀水兽,因为会留下气息痕迹。 潜入到水底,不出所料,李牧很快就找到了地下暗河的河道。 顺着河道,又不知道方向的黑暗深处,前行了至少有数千米,李牧神识稍绽即收,感觉到上方乃是一条恢弘的石峰山脉,便往上而行,挖开了一条暗道,直通山腹中,挖出一个暗室,略微布置了一些敛息阵法之后,两个人再度休息下来。 顾不上其他,第一时间吞服丹药和神草,弥补修为。 李牧纵横星河,先后去过长生天、神墓、天狐秘境等机缘之地,别的不说,神草灵药还是有不少,分给了碧言一部分之后,两个人各自坐在暗室一角,盘膝而坐,开始运功疗伤。 李牧这一次的伤势非常重,肉身几乎被打烂,神识也因为催动法眼而消耗不少,此时放松下来,真的想要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但他也明白,要是自己睡着了,只怕是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强行盘坐,运转【先天功】,李牧争分夺秒地恢复自己的修为。 碧言则是尾椎生长出八条青狐毛茸茸的尾巴,极长,蔓延出来,将碧言包裹在其中,宛如一个青色的帐篷一样,散发出淡淡的青色光辉,妖神之力若隐若现,以一种奇异的方式,治疗碧言的内伤。 …… …… “汪哈哈哈,什么?束手就擒?” 蠢狗哈士奇骑着自己的猛虎坐骑【烂仔】,站在营地门口,看着围过来的云部高手,一双狗眼之中,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笑话一样,抱着肚子大笑了起来。 “看来你们根本没有搞清楚情况啊,以为李牧不在,就可以来欺压营地,哈哈哈哈,我告诉你们,李牧乃是我的人宠,我,才是真正主宰一切的大魔王,你们这群蠢货,踢到钢板了。” 它朝后摆了摆手爪子,对营地里的人道:“都待在里面,不许出来,让我汪大魔王,来收拾这群不开眼的蠢货,顺便活动活动骨头。” 好不容易逮着一个舒展筋骨的机会,蠢狗非常兴奋。 这一次,可是别人来招惹它,不是它主动去惹事。 要是打死个把人,就算是李牧回来了,也不能责备它。 “上,把这条蠢狗宰了。” 云部神将极不耐烦地挥手。 身影闪烁。 当时就有两位云部高手,飞射出来,身形如电,刀剑寒光闪烁,毫不留情地杀向哈士奇。 身为坐骑,虎妖【烂仔】一点儿护主的迹象都没有。 这货心中琢磨的是,正好趁此机会,让这蠢狗被云部的人宰了,自己就可以解放了,再也不用如此屈辱地给这条狗当坐骑,终究还是可以获得自由,欺辱本虎王的下场,就是死。 它心里美滋滋的憧憬着。 但下一瞬间,它的眼睛就睁大了。 蠢狗随意地挥了挥爪子,那两个云部高手,就像是被高爆弹在半空中击中的西瓜一样,一下子炸裂开来,化作骨沫血泥,直接被蠢狗凌空拍了个粉碎。 “什么?” 对面云部神将也被吓了一跳。 这狗有点儿凶残啊。 “孽畜,竟敢如此张狂,我来砍你狗头。” 云部神将决定亲自出手。 身形一闪,他便已经到了虎妖上空,手中是双持开天巨斧,斧刃符文光束加持,显然是一等一的神兵利器,一斧斩下,肉眼可见空气朝着两侧翻滚,如热刀切牛油一样,将上方空气斩开,直取坐在虎妖背上的蠢狗哈士奇。 王级! 这是货真价实的王级。 “太弱了。” 蠢狗装模作样地抬起爪子,握成拳头,一拳砸在斧刃上。 画面瞬间静止一般。 那双持开天巨斧凝滞半空,然后以蠢狗一趾锁所点的斧刃位置为中心,一道道黑色的裂痕出现,蔓延,瞬间遍布整个斧刃,似是藤蔓一样,顺着斧柄蔓延过去,最终疯狂地蔓延到了云部神将的手掌,手臂,然后是整个身躯…… 咔嚓! 开天巨斧碎裂成为均匀等份的小块坠落。 一起碎掉的还有持斧的云部神将。 就像是被敲碎的泥塑一样。 周围幸灾乐祸看热闹的无数人,一下子全都呆住,感觉心脏好像都石化了一般。 什么情况? 死的竟然是云部神将? 被一条狗给秒杀了。 这条狗…… 竟然…… 这么厉害的吗? 这他妈的…… 到底是一条什么狗啊。 而其他云部高手直接就懵逼了。 他们奉命而来,已经做好了屠杀发泄的准备,这营地中的人,真的是没有几个拿的上台面的,只留下来几个首要人物就可以了,但事情的发展,拐弯拐的有点儿厉害啊,怎么现在己方的首领,连人家的看门狗都打不过,被一狗拳就打成渣渣了。 “啧啧,太弱,真的是太弱了。” 蠢狗努力维持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我还没有发力,你就死了。” 它看着碎裂为一地云部神将,一副很失望的样子。 而蠢狗屁股下,虎妖【烂仔】差点儿被吓死了。 见了鬼了,这狗怎么这么厉害啊。 一拳打死一尊王级,就像是爸爸打儿子一样。 这还怎么玩? 看样子自己想要脱离苦海恢复自由漫漫无期啊…… 而且,刚才,我好像表现得不怎么忠心? 虎妖意识到这一点,一下子就慌了。 它决定亡羊补牢。 怒吼一声,百兽之王的气息弥漫开来,虎妖【烂仔】虎假狗威地大笑道:“哈哈哈哈,真是一群废物,我家主狗让你们三条腿,你们都打不过,快滚吧,不是真正的强者,不要来送死,我家主狗没有时间陪你们这些弱鸡玩耍。” 嗯! 蠢狗很满意地点点头。 会演戏,有前途。 这时---- “咦?有意思啊,这么强的狗狗,如果抓过去看门,肯定会家宅平安。” 远处祥云阵阵。 一个身穿白色锦袍的年轻人,数个踏步之间,从千米外,到了营地大门口,面容颇为英俊,有一种白面小生的味道,但一身云部功法气息,却是深邃如汪洋,不可小觑。 “见过少主!” 云部高手哗啦啦跪了一地。 “呵呵,姐姐说这营地中的人质,很重要,所以我过来看看,没想到,遇到了这么好玩的事情。”年轻人随意地摆摆手,然后看着蠢狗哈士奇的眼神,就有点儿炙热,道:“小狗狗,你叫什么名字?来,过来摇摇尾巴,我给你肉吃。” 有肉吃? 哈士奇眼睛一亮,口水分泌,本能地想要过去摇尾巴。 突然一想不对啊,汪大魔王在这里装逼唬人呢,怎么能被几块肉给诱惑了? “愚蠢的人类,竟敢用如此轻佻的语气,亵渎汪大魔王之威严,汪以李牧的名字发誓,再过几天,你将变成一堆粪,从我的屁.眼里排泄出来。” 哈士奇咧嘴,喉咙地低吼,亮出了自己的爪子。 …… …… 李牧的肉身表面上的创口,几乎完全恢复。 但体内骨骼中依旧还有裂纹,尤其是脊椎大龙处,竟似是有道伤一般,数百道骨裂缝隙,久久难以愈合,似是一道祥云符文一样,每每力量贯穿于脊椎的时候,剧痛难忍,只能尝试以先天功,慢慢恢复了。 一身战力,恢复了一半。 另一边,碧言的状态,也好了很多。 轰隆! 山腹暗室突然剧烈地震荡了起来。 “李牧,给我滚出来受死。” 云光圣女杀机凛然的厉喝之声,穿透了数百米厚的岩石,传了进来,刺耳欲裂。 这座山峦,直接被打穿。 这么快就又追上来了? 李牧心中一惊,云光这个女人,真的是阴魂不散。 “牧哥,怎么办?”碧言狐尾收敛,看向李牧。 李牧毫不犹豫地道:“逃。” 实力没有完全恢复之前,一定要逃,千万不能正面迎战逞强,一旦被缠住,陷入苦战,绝对是九死一生,不,是十死无生。 两人直接施展遁术,潜入地下,疯狂逃窜。 天穹之上,云光圣女施展神通,一路追杀。 半日后。 “该死,又被这两个贱种逃掉了。” 云光圣女怒不可遏。 接下来的数十日时间里,这样的追逃,上演了数次。 李牧两人亡命天涯一样,时刻准备逃命。 “怎么回事?不管隐藏多隐蔽,云光这个贱婢都会追上来。”李牧觉得很奇怪。 而这时,他不知道的是,有几则震动了整个秦岭世界的消息,已经在修炼界疯狂地传播开来了---- 第一件是,云部的少主,云光圣女的亲弟弟云中子,修为臻致上皇境初阶的年轻天骄,被一条哈士奇狗给吃掉了,不止如此,这条身穿黄金明光铠,擅使一条黄金棍的哈士奇,已经先后打死、吃掉云部、鬼部、雷部高手超过百名,打出来了赫赫威名,简直就是凶威震秦岭。 第二件是,有人在秦岭世界一处幽谷中,发现了失踪半月有余的雨部传人听雨公子,以及随行的数十名雨部高手,都被斩杀,尸体已经凉了,只能看出是剑伤,而更加诡异的是,消息传开之后,听雨世家----亦即天庭雨部的人,匆匆将尸体收回,但对于具体内情,却是讳莫如深。 第三件是,令很多东方修士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竟然还真的有一些外国的修炼者,通过他们布置下的星芒阵法,从【古祖之门】中,召唤出来了一些极为恐怖的魔神级凶兽,并以古老契约术,与其缔结契约,从而得到了这些魔神级凶兽的力量,将东方世界一些垂涎凶兽而出手强抢的修士,杀了个七零八落,最终全身而退,逃回到了西方……这无疑令知道【古祖之门】内幕的东方修士----尤其是天庭各神部、各大脉都无比错愕,按照到来来说,六大逆魔种族被斩杀与门内,这件事情算是结束,西方那些蠢货修炼者,绝对不可能有所收获才对,为何竟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各方震动。 所有修士都预感到,好像是有什么很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但具体又推算不出来。 一场秦岭大战,随着天空之中【古祖之门】的缓慢消散,渐渐画上句号。 但天玄山上,那条狗王哈士奇依旧近乎于无人能敌,扼守住一块小小营地,岿然不动,各部神部的高手,都有出手,其中不乏上皇境中阶的强者,但竟然无功而返,甚至还有损失,令诸方侧目。 另外就是,这条凶狗的主人李牧,自进入【古祖之门】后没有了踪影,据神部各大神子圣女传出来的消息,说是陨落其中了。 --------- 第三更,4000字,今天万字更新了。 求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