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6、反击 - 圣武星辰

0836、反击

背叛对于每一个人来首,都是刻骨铭心的。 因为只有亲人和朋友,才有资格背叛你,才会让你感觉到绝望、伤心和愤怒。 但李牧揉了揉眼睛,在瀑布边又坐了一会儿,精神力如潮水一般在周围铺开,最终确定,碧言是真的离开了。 周围并无打斗的痕迹。 亦无其他人到来过的迹象。 可以确定并不是因为各大神部的追兵出现,导致碧言离开。 碧言是主动离开的。 而且还带走了李牧身上的那枚黄铜鼎足钥匙碎片。 李牧苦笑。 看来她并不想回到紫薇星域。 她想要留在地球。 她想要得到仙宫的神藏? 大概是如此吧。 李牧坐在原地,突然觉得瀑布水汽山风吹来,有点儿冷,但并不觉得伤心。 因为作为朋友,他必须尊重碧言的选择。 只是略微有点儿茫然。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 碧言,王诗雨,都是这样。 但他呢? 好像没有了。 就像是一个上班族,一日日地努力加班熬夜,终有一日,突然被公司给开除了一样,一下子,没有了方向感,不知道该去做什么。 经历了【古祖之门】之战,李牧的状态就是这样。 地球不需要他拯救了。 接下来该做什么呢? 李牧认真地想了想,干脆又躺下睡了一会儿。 睡得很轻松。 等他再度坐起来的时候,他想到了一个问题。 碧言会不会有危险? 秦岭世界之中,各大神部布置下了天罗地网,追杀自己和碧言,现在碧言一个人离开了,万一被各大神部的人遇到,那就糟糕了,以碧言的实力,最多可以应付一个云光圣女这个等级的强者,要是再多,一旦被拖住围住,那只有死路一条。 一念及此,李牧瞬间就跳了起来。 但很快,他又意识到,有一件事情不太对。 直觉告诉李牧,自己在这瀑布后面,最少也睡了三天三夜。 这就很奇怪了。 因为这个地方虽然也算是隐蔽,但是没有道理各大神部的人在三天里,还找不到这片瀑布,按照之前每次逃亡的频率来看,最多撑死也就是一天,不管躲得多深,云光圣女都会找上门来。 这一次,他毫无知觉地昏睡了足足三天三夜,但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而且碧言走了这么久,如果真的有危险的话,现在去救,还来得及吗? 突然,脊椎处,一阵阵隐痛传来。 那八条龙纹骨裂缝隙又开始发作了。 李牧皱了皱眉。 每次脊椎疼,都有事情发生。 他有一种感觉,云部的追杀很快就要到来。 站在瀑布边想了想,李牧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之前吃饭时的石桌还在,石碗石筷也都还在,碧言离开之前,将碗筷都清洗的很干净,摆放的很整齐,端端正正,这些东西都是碧言亲手用山腹中的白玉石打磨的,颇为精巧,碗筷上甚至还有简约的花纹,浓郁的天狐族母星餐具风格。 李牧将碗筷收起来。 然后伸手,以指为笔,在石桌上写下了一行字---- “贱婢,跟在老子屁股后面吃灰吧。” 然后他转身朝着瀑布暗河中走去,身影逐渐被山洞深处的阴影黑暗所吞噬。 一刻钟之后。 流光闪烁。 数十道身影凌空而来,寻到了瀑布之后的空间。 正是云部的追杀者。 云光圣女看完石桌上的字迹,心中无妄之火暴涨。 嘭! 石桌被击的粉碎。 “给我搜。” 她沉声道。 最擅长追踪的数十名云部高手,开始寻找任何可能的蛛丝马迹,忙碌了起来。 而云光圣女心中,这些日子积郁的愤怒,简直快要将她自己焚烧。 【古祖之门】六大通道一战,唯有她失手,没有得到仙宫的钥匙,可以说是她成道以来最大的耻辱,在小范围内,几乎成为了笑柄,且云部内部,对于她也多有微词,这些日子,她率人疯狂追杀,却也是收效甚微。 尤其是过去的三天,竟然根本找不到李牧两人的踪迹,差点儿把他给急疯。 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结果依旧是来晚了。 还被李牧留下字迹,如此嘲讽,实在是快被气炸了。 “殿下,没有找到人。” “回禀殿下,痕迹很少,需慢慢推衍。” “殿下,他没有朝这边逃走……” “殿下……” 周围传来云部追踪高手的汇报。 “殿下,有结果了,此獠沿着瀑布暗河逃窜了……”一位灰色长发,浑身有妖气缭绕,鼻子明显比正常人长许多的老者,很恭敬地汇报,显然是一头极擅追踪的犬妖。 “前面带路,追。” 云光圣女火急火燎地道。 一行人顺着暗河,急速追去。 谁知道,才刚刚进入暗河深处,没有了阳光的地方,突然道河道边的石壁无声无息地破碎,一道刀光,宛如大日流星,骤然迸发出来,刀风瞬间将最前面几个云部高手斩为齑粉,刀芒所指,正是人群中间的云光圣女。 突然起来的刺杀,令云部神将、高手反应不及。 云光圣女背后也是一阵寒意流转,只觉得那扑面而来的刀芒,直指眉心,眉心处宛如被神针刺痛一样,竟是有着手不出的高明犀利,令她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仓促之间,她根本无暇出剑,双手合十,如童子拜佛一样,将那刺目刀芒,直接拍在双掌之间。 砰! 巨力传来。 “不好,是个高手。” 云光圣女身形推得朝后狂退,爆响声之中,一下子将追随在她身后、来不及躲避的数名云部神将,撞成了血雾爆散,后背又撞在暗合石壁上,轰隆巨响声之中,直接撞穿了刷千米的岩石,从地下,撞飞到了地上。 雪亮的刀刃,将李牧那张俊朗的脸,映照的棱角分明。 出手袭杀的人,自然是李牧。 他根本就没有走,而是在暗中布局,进行反杀。 这些天的郁气,一定要发泄一下。 【四刃伤神刀】发力,直指云光圣女眉心。 云光圣女双掌夹着长刀,掌心已经是鲜血淋漓,被【四刃伤神刀】割破,且刀锋缓慢递进,一点一点地割开她的手掌,刺向她眉心识海。 “卑贱的凡人杂种,你好大的胆子!” 云光圣女双眸之中,喷出愤怒之火,一张绝美白皙如玉的脸盘,在剧烈的愤怒之下,近乎于扭曲变形。 “贱婢,死到临头还猖狂,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李牧双手握刀,肉身之力爆发,推着【四刃伤神刀】,刺出去。 刀刃一寸一寸地靠近云光圣女眉心。 “够了。” 云光圣女眼中的愤怒和杀意,近乎于凝成实质。 砰砰砰! 她双手突然爆裂开来,化作一片片白色花瓣。 李牧刀势爆发,力量倾泻而出,身形一闪,刀芒斩过云光圣女的身躯,亦将其斩碎,但并没有血光纷飞,而是片片白色的无名花瓣,犹如祥云朵朵,在虚空之中飘飞开来,亦是被刀光刀罡斩为齑粉! “云光惊天指!” 凛冽的低喝声响起。 云光圣女出现在李牧身后百米。 除了双手上依旧鲜血淋漓之外,她全身上下,并无伤势。 指印施展,云部的惊天绝学现世。 蔚蓝天空,白云瞬成,一道祥云巨指,从天空中按落下来,天地惊变,指印覆盖方圆百里,山脉崩塌,岩石化粉,地面上直接出现一个巨大无比的指印,凹陷下去百米。 李牧身形电闪,瞬息之间,到了指印覆盖外围,卸力,然后身形一顿,化作刀光。 再斩! “哼,李牧,你这个杂碎,终于不再躲躲藏藏了吗?很好,把那妖女和钥匙交出来,让你死个痛快!” 云光圣女拉开距离,自以为占得了先机。 李牧一听这话,心中就放心了很多。 起码碧言并未落在云部的手中,甚至根本就没有落到其他神部的手中。 “这些天,追杀的很爽是吧?” 李牧刀势狂飙。 “要不是为了养伤,这些天能被你这个贱人追着杀?今天,我让你有来无回。” 刀势犹如天河之水倾泻,白茫茫一片,如大河奔流,直接向云光圣女涌去。 其他云部神将,根本就无法支援,哪怕是不怕死地冲上来,被刀光一绞,隔着数千米,王级强者也一下子就化作了飞灰! 轰轰轰! 【四刃伤神刀】被发挥到极致,刀光犹如漫天大雪,势界撑开,竟是隐隐有突破王级的征兆。 “怎么会?” 云光圣女难以置信地发现,自己的云光惊天指,竟然被斩碎,克制。 “若不是当日,斩杀那天神老祖,浪费我太多力气,杀你,如杀一只鸡般容易……贱人,受死!” 李牧气势高涨。 当日他先与天神老祖苦战,消耗不少,又是被云光圣女、雷藏、鬼部传人和水月仙子围攻,所以才那样狼狈,有【四刃伤神刀】在手,一对一,李牧根本不虚云光圣女,今日他就是窥视到云光圣女一个人率人追杀来,所以才设计伏杀。 “啊……” 云光圣女被一刀斩飞,鲜血长流。 “这不可能,你这个卑贱的凡人。” 她愤怒,惊恐,难以相信正在发生的一幕。 轰! 李牧一拳直接击在云光圣女脸上,将其轰飞,大半个头颅都打爆了。 “啊啊啊啊啊,贱种,我要你死。” 云光闪烁,道则流转。 云光圣女的头颅瞬间恢复。 她眼镜里都流转着恐怖的光焰,宛如复苏的魔神一样,爆发出强悍至极的力量,气息再度提升。 然而李牧的刀势,将其域场破开,一脚踩下,直接将云光圣女从半空中打落,轰入地面之下数百米,打进了岩石中。 “贱人,真以为我怕你不成?”李牧只觉得前所未有的酣畅淋漓。 他发现经历了之前的苦战之后,自己的实力,又有所提升,尤其是刀势刀道,有一种水到渠成圆润圆满的感觉,在【四刃伤神刀】的配合之下,简直有一种一刀在手,天下无敌的感觉。 数十招之后,云光圣女终于感觉到了恐惧,转身就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