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7、有点儿香艳啊 - 圣武星辰

0837、有点儿香艳啊

李牧心中的怒火,憋了这么多天,存了必杀之心,又岂会让云光圣女逃掉? 筋斗云施展,快速追上。 “贱人,现在知道害怕了?” 李牧出刀。 刀光闪烁之中,云光圣女再度被斩杀成为漫天的白色无名花瓣。 这应该是某种逃生和替死的秘术。 但李牧不相信,这种秘术是可以无限制的施展的。 刀光宛如大河决堤,疯狂倾泻出去,席卷长空。 “李牧,你不要太过分。” 云光圣女怒吼。 在宗中,她乃是天之骄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在宗外,天庭各神部、大脉的人,也都对她忌惮三分,很少招惹,她何时受过这种屈辱?被一个低贱的凡人,追杀的犹如亡命之犬。 “过分?”李牧冷笑道:“和你做的事情比起来,差远了。” 刀光丝丝缕缕流转出去。 嗤嗤嗤! 云光圣女身上的白色纱衣被斩碎,一截袖子飘飞,露出了白玉莲藕一般的臂膀,自体发光,萦绕着一层淡淡的光辉,像是羊脂白玉一样,优美到了极点。 “怎么?打不过就要光膀子上了?” 李牧故意嘲讽道。 “啊……你该死一万次。” 云光圣女惊怒交加。 她放弃逃跑,突然转身冲上来,和李牧拼命。 两条丝带一样的云线,从她袖子中,犹如锁链一般,朝着李牧缠绕过来,她竟然舍弃了绝学云光惊天指,而是施展云锁,与李牧展开了近战。 这云锁有相无形,千变万化,竟是隐约将缠住了。 砰砰砰! 拳脚相击。 李牧略微吃惊。 这个女人的近战,竟然是也颇强。 肉身之凝练,远超一般的修士,竟然勉强可以和李牧对招。 尤其是,她的战法,也很奇特,如以前武侠小说里的缠粘擒拿手一样,讲究的是以柔克刚,手臂四肢,柔弱无骨一样,宛如白玉色的云锁,直接朝着李牧的身上缠来。 这一下子,战斗的画面,可就变得很香艳了。 尤其是云光圣女本就赤足,手臂胳膊还都赤裸,紧紧地缠在李牧的身上,肌肤摩擦,有一种耳鬓厮磨的假象。 李牧以神御刀,凌空飞斩,与无相云锁相互缠绕,撞击,难分高下。 云光圣女如一条美女蛇一样,将李牧缠住,肉身发力,似是要将李牧直接绞碎缠死一样,恐怖的压力作用到了李牧的身上。 “和我玩近战肉身?” 李牧不信邪,反击。 刺啦! 云光圣女外衣背部被抓下来一大片,雪白细腻的肌肤裸露在外,散发出丝丝缕缕的幽香味道。 “无耻。” 云光圣女面红耳赤地骂道。 李牧怒道:“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你才无耻,自己贴上来,还主动脱衣服……” “你……”云光圣女气的头晕。 这也是为什么,一直以来,她不愿意以这一部对敌的原因之一,尤其是对上男子,实在是太香艳。 乃是不亚于的云部绝学。 前者适于近战,后者适于远攻,历来云部的核心传人,都会同时修习这两种,补全自身战法的缺憾,云光圣女也是如此,但极少施展前者,今天实在是被逼到了绝境,才如此。 砰砰砰! 肉身撞击,每一下都可破山裂地。 云光圣女浑身有祥云符文流转,加持力量,贴身缠粘,以肩、肘、关节等部,骤然发力,类似于地球武侠小说中的寸劲那种力量,但强悍了不知道多少倍,全身每一个位置,都可以骤然爆发语无伦比的破坏力,倾泻到李牧的身上。 这是一种很致命,破坏力也很强的战技。 李牧硬生生承受这种轰击,也觉得头晕目眩,肢体虚软。 他毫不示弱地还击,手足发力,不断地反击,抓住云光圣女的身躯手臂,发力想要将其撕碎。 但乃是奇术,竟然让云光圣女的肉身,滑不可捉,如泥鳅一般,李牧连续抓了数次,都无法锁住她的肩膀手臂。 就算是他迸发刀意刀气斩去,竟也是被云光圣女的以的秘法卸去,足以斩碎山峦劈开湖泊的刀气,只是在云光圣女身体上留下一道道白痕,旋即散去,根本无法伤到她。 刺啦。 云光圣女的裙子,直接被撕扯掉了大半。 她身上的衣裙,也都是仙衣宝贝,但如何经得起李牧的神力,一下子,就被撕了个乱七八糟,露出了下面的肚兜内衣,丝丝缕缕地挂在身上,无比狼狈,简直快要和全裸差不多了。 “快松手,你们云部的人,这么不要脸吗?长的这么丑,还要贴上来,我要告你诽谤,性骚扰……” 李牧破口大骂。 这是在攻击云光圣女的心神。 同时,他也没有想到,云光圣女这个凶残的母老虎,平日里冷冰冰和一个男人一样,但身材真的是火爆,丰乳肥臀,腰肢纤细,玉腿修长莹润,火辣到了极点,这样贴身摩擦肉搏,让李牧有点儿吃不消。 “你这个无耻的贱种,你该死一万次,你……” 云光圣女脸上快要滴出血来,恨的一口牙都快咬碎了,可惜她杀不死李牧,也不敢真的放手,一旦被李牧脱身,她就有杀身之祸。 此时她已经看出来,经历了一战,没有杀死李牧,现在的李牧,战力又有成长,已经成为了心腹大患,自己一个人,快不是李牧的对手了。 轰轰轰! 这样的缠斗,从天上打到地下,又从地下打到湖中。 两个纠缠在一起身影,所过之处,山峦倒塌,幽谷崩裂,江河改到,已经从一开始的瀑布处,打到了数万里之外。 “不能再继续这样缠下去了,动静太大,云部或者其他神部的高手,捕捉到能量波动,围剿过来,麻烦就大了。”李牧久战不下,心中也急躁了。 本以为可以斩掉这个女人,谁知道,还有这样的战法,李牧觉得,自己还真的是小看各大神部了。 空中那无相云锁,虽然被压制,但还可以支撑一段时间,这大约是云光圣女从云部请出来的神兵,专门来对付,毕竟这把刀,在大战的时候,对神部的高手强者克制太明显了。 必须要速战速决了。 李牧用了最原始的方法。 他张口,直接朝着云光圣女的脖子里咬去。 “啊……你这个疯子。” 云光圣女是真的受不了了。 尤其是李牧的牙齿,咬在她的脖颈,虽然伤不到她,但那种滑腻的感觉,简直令她抓狂。 她身份尊贵,冰清玉洁,何时被一个男人这样亵渎过? 尤其是随着李牧的牙齿,滑动着,朝着她的耳朵脸颊啃来,李牧的双手还撕扯着她的头发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觉得快要崩溃了。 “啊啊啊啊……” 她尖叫着,放弃了缠斗,身形骤然化作一蓬白色无名花瓣,飘散开来。 再聚时,已经出现在了数千米之外,疯狂逃窜。 李牧也松了一口气。 “贱人,哪里逃,占完我的便宜就想走?” 李牧召回,将无相云锁彻底斩碎,再度追上去。 云光圣女简直疯了。 她发誓,如果再有一回的话,她绝对不去招惹李牧,这个人太无耻了,今日之耻,以后一定要千倍万倍地清算回来。 后方刀风凛冽,刀线破开长空。 “啊……”惨呼声中,云光圣女美背中招,被轰得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在空中乱飞,一道血线浮现。 李牧心中一喜。 果然的威力,就算是那种神秘古怪的滑溜体术,都扛不住啊。 “贱人,今天你必死。” 李牧今天也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冒着被神部援军赶来合围的风险,疯狂地追击。 最终,云光圣女伤痕累累。 “难道我今日真的要死在这里吗?”她的脸上,露出了绝望之色,“之前已经发出了求救讯息,为何师父她还没有到?我不甘心,我好不甘心啊……” 李牧追至。 他眼神冰冷,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意思。 长刀挥动,刀光如雪,斩向云光圣女的天鹅颈一样白皙优美的脖子。 刀锋,已经切在了云光圣女的肌肤上。 数根金黄色淡淡的绒毛,被刀刃切断。 眼看着一颗美丽的头颅,就要身首分离。 就在这时,李牧面色一变。 因为他发现,这一刀,竟是再也斩不下去了。 明明刀锋已经贴在了云光圣女的脖颈,但再也难以往下丝毫,就好像是突然被定在了半空之中,刀身所在,空间和时间都骤然凝固了一样。 这是什么神通? 李牧心中骇然。 “唉……” 一声悠长的叹息声响起。 似是在天边。 似是在耳畔。 已经闭目等死的云光圣女,听到这个声音,眸子里猛然迸发出惊人的光芒,狂喜嘶声音道:“师父,你终于来了……呜呜呜,师父,救我。” 这个冰冷高傲冷酷的云部传人,自以为一颗道心已经锤炼的古井无波,想来都是高高在上神女的姿态,俯视一切,但在经历了今日从死到生的大悲大喜之后,在这一瞬间,终于是情绪失控,直接哭出声来。 而李牧一颗心,却是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妈的,要遭。 打了小的来了老的,而且还来的这么快,自己竟是一点儿预警都没有,李牧不会自大到以为,自己会是云部老一辈高手的对手。 他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就逃。 但才逃出百米,一股难以形容的法则之力涌来,就将他禁锢在原地,丝毫动弹不得。

上一篇   0836、反击

下一篇   0838、老神棍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