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8、老神棍现身 - 圣武星辰

0838、老神棍现身

李牧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他好似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直接定在了虚空之中,除了眼珠子可以略微转动一下之外,不能做任何事情了。 “师父,您终于来了,呜呜……” 云光圣女哭的梨花带雨地冲过去。 这个傲娇女快崩溃了。 虚空中,一个身穿宫装长裙,白纱遮面的美妇出现。 她浑身仙气缥缈,身影似幻似真,脑后有神光仙环闪烁,一层一层,一圈一圈,就连光线和空间,在她的身体周围,似乎都扭曲了起来,仿佛是存在于另一个更高等级的世界的无上生物一样。 “唉,痴儿,你心高气傲,此回吃了大亏,对你来说,何尝不是一次磨练。” 美丽神秘妇人开口道。 “师父,我……”云光圣女低头,道:“师父,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平静的湖面上,永远培养不出来优秀的水手,一帆风顺的人生,也永远不可能让你成为真正的强者,李牧是你的磨刀石,这一关,你过的不好,好好反思吧,还不收泪?” 美妇语气逐渐严厉。 云光圣女在这美妇面前,颇为敬畏的样子,立刻擦掉眼泪。 “师父,您很早之前就赶到了吗?”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仙气美妇道:“本想在暗中观察,看你在逆境之中,如何反应,是否可以及时调整,逆转局面,可惜,你的表现,让我很失望……你还记得我云部的天规吗?” 她早就收到了弟子的求救讯号。 以她的修为神通,只要确定了大概坐标,数个念头之间,就可以赶来,又怎么会真的来迟?只不过是一直都因而不现,暗中观察,借此机会,来磨砺自己的弟子而已。 一直以来,云光圣女在云部太过一帆风顺,没有遭遇挫折,于武道修炼,道心磨练,极为不利,该有一次劫难,破而后立,重塑更强道心。 美妇也是一片苦心。 云光圣女一听,立刻就知道了师父说的是哪一条的天规。 她面色变了变。 “凡我部女弟子,被男子得见、触摸清白之躯,若不能将其杀之,否则……师父,不论如何,我是绝对不会嫁给这个卑贱的凡人贱种的,师父,让我杀了他。” 云光圣女决绝地道。 仙气美妇道:“你可想清楚了?” 云光圣女简直是咬牙切齿,道:“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生吞其肉,生喝其血,抽筋扒皮……师父,你不知道,这个贱种,有多卑鄙无耻。” 仙气美妇点点头,极为欣慰地道:“嗯,不错,一个低贱的凡人,的确是配不上你,你乃九天神女,未来天庭重建,你乃是仙后之选,怎么可以自甘堕落,很好,你做出了一个很明智的选择。” 云光圣女闻言大喜,道:“多谢师父。” 仙气美妇一抬手。 她身前幻现出一柄仙气森森的行刑剑,锈迹斑斑,但蕴含有大煞气,斑驳的红色印记,乃是圣魔之血,仿佛可以听到死在这柄剑之下的魔神阴灵在呼啸哀嚎一般。 天地间的气温,骤然降了数十度。 “长剑名为【诛神】,当年天庭刑场的行刑剑,斩杀过无数可怕的存在,死在剑下的,有妖神,有人仙,亦有神族……此剑煞气,可破天下任何至强之体,你就以此剑,斩下这个凡人的头颅,洗刷你的耻辱。” 仙气美妇道。 仙剑飞到了云光圣女的手中。 “多谢师父。” 云光圣女大喜。 她握着剑,脸上阴狠煞气流转,转身朝着被定身在半空中的李牧走去。 “卑贱的凡人贱种,你终究,还是要死在我的手中。” 她无比得意,故意缓缓地逼近,用这种方式,想要给李牧心理压力,摧毁李牧的精神意志。 李牧心中也急了。 这他妈的也太不公平了,简直就是被人绑起来打啊。 如果这样死了,简直可以称之为史上最憋屈死法。 “你没有想到吧,这就是你们凡人注定的命运,想要反抗主宰一切的神,就是痴心妄想。” 云光圣女来到近前。 她手中的剑,指向李牧的心脏,喉咙,眼珠,眉心……故意不断地变换着位置,讥诮地笑道:“是要先刺瞎你的眼睛,还是要先刺穿你的心脏,呵呵,只要你开口求我,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 这是一种精神折磨。 李牧体内力量在疯狂地运转,但起不到任何作用。 他乃是被法则之力禁锢。 是一种高出几个大境界的神通,并非是他如今的修为所能对抗,就如微风想要吹到泰山,是根本不可能的。 “嘿嘿,要不这样吧,我先在你的脸上,刻一行字,就写‘卑劣贱种李牧’,如何?”云光圣女心思很恶毒,剑尖刺在李牧的脸上,故意用这种方式,来羞辱李牧。 远处的仙气美妇也并没有阻止的意思。 她知道徒儿用这种方式,来修补被李牧一战破掉的道心,恢复自己的自信,虽然李牧是被她以大神通定住,但在她看来,一个无关紧要的蝼蚁而已,哪怕强壮一点,也不过是凡人,死了就死了。 何况,能死的对神部有价值一点,那最好。 仙气美妇心中一动,放开了对于李牧的一些控制。 李牧瞬间就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 “贱人,有种和我单打独斗,凭借老一辈的力量,就算你杀了我,你也永远都是一个失败者……” 李牧破口大骂道。 妈的,没有办法,只好用这种激将法来赌一赌。 希望云光圣女被之前的事情给气疯了,会丧失了理智吧。 “呵呵,死了的才是失败者,活着的永远都是胜利者。”云光圣女冷笑了起来:“胜利的方式有很多种,而我用的就是其中一种,现在,你这个卑微的贱种,应该明白什么叫做底蕴和势力,而什么又叫做低贱和卑微了吧?” 卧槽,竟然不上当。 李牧有些傻眼。 这女人张脑子了? 难道今天真的要栽? “你身为天庭神部前辈,竟然也如此不爱惜羽毛,出手对付一个后辈,难道不怕人耻笑吗?” 李牧转而向那仙气美妇开嘲讽。 换个对象试试。 死马当作是活马医。 仙气美妇淡淡地笑了笑,没有什么烟火气,道:“这里并没有其他人,有谁耻笑?何况,你在本宫眼中,比一只虫子还不如,也配自称为本宫的后辈?” 妈的,这个老东西。 李牧无计可施了。 “哈哈哈,放弃吧,小贱种,今天,你死定了。”云光圣女大笑,剑尖朝着李牧的眼睛刺去,道:“我决定了,还是先刺瞎你的眼睛吧。” 剑尖刺到李牧眼睛上。 叮! 金属交鸣的声音响起。 一截剑尖就直接断裂了。 “啊?” 云光圣女一愣,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一只手揉了揉眼睛,然后又发力猛刺。 叮! 行刑剑【诛神】又被崩断一截。 这一次她确定不是幻觉了。 她一脸的震惊,下意识地回头看向自己的师父。 仙气美妇比云光圣女还震惊。 眼珠子崩断【诛神】剑? 怎么可能。 她隐约中,明白了什么,面色一变,道:“云儿,速退。” 云光圣女也是反应极快,手中握着崩断了的【诛神剑】,一闪就退到了自己的师父的身边。 “是哪位高人,在暗中协助这个凡人?不妨现身一见,与本宫印证一番。”仙气美妇神通场域撑开,警惕地扫视四周道。 一个懒洋洋带着猥琐气息的声音出现---- “当年跟在云无想屁股后面哭哭啼啼的鼻涕虫,竟然成了云部的宫主,云无想那个老家伙,是已经挂了吗?” 一个虚影,穿在李牧的身后。 李牧虽然身不能动,但却一下子几乎跳起来。 这声音,太特么的独特,不是老神棍是谁?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这老小子终于是来了,不修闭手禅了? “你……”仙气美妇看着李牧身后的那个虚影,微微一怔之后,立刻就想起了什么,瞬间面色大变,忌惮与敬畏之色,同时浮现在脸上,道:“你是那条……鱼……您……是鱼前辈?” 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嘿嘿,你还认得我?” 老神棍的虚影道。 仙气美妇此时,已经是神情数变,所有的倨傲和优越感,完全收敛了起来,如同见了老母鸡的小鸡仔一样,规规矩矩地行礼,道:“鱼前辈当年……晚辈怎么敢忘记。见过鱼前辈。” “既然还记得我,怎敢如此威逼我的传人?”老鱼精语气一转嘿嘿地道。 “这……”仙气美妇面色再变,眼中尽是忌惮之色,不由得语结。 她脑海中想过一连串念头,连忙解释道:“晚辈实在是不知,因为看到小徒受到欺辱,所以一时气愤,没有考虑到这么多,还请鱼前辈海涵,前辈乃是万古神尊,当不至于因此就降罪于晚辈等人。” “嘿嘿,小丫头,你既然认得我,就该知道,我老人家,可不是你几句屁话,就能架住的,嘿嘿,和我玩这点儿心机,都是当年你师父玩剩下的,你师父都被我老人家打的叫爸爸,何况你?” 老神棍语气不善,及其之猥琐。 仙气美妇面色一下子变得如同吃了狗屎一样难看。 正因为她知道眼前这个虚影代表着什么,所以也就知道,这个人到底有多可怕,那一次的大闹天宫,当年的天庭,都差点儿被他给打崩了,六部、各大脉、神支、诸宫、天河等等,都被他轮着打了一遍。 这人,简直就是天庭的禁忌。 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他竟然还活着,不是说当年他已经……现在怎么办? “前……前辈,这件事情,是我错了。晚辈愿意认罚。”仙气美妇低头屈辱地道。 “师父?” 云光圣女难以理解,看向自己心目中宛如主宰一样威严高贵无比的师父,完全懵了。 老神棍道:“哼,还不放开我的传人?” 仙气美妇连忙撤去神通。 李牧一下子,可以活动了。 他回头一看,老神棍的虚影,悬浮在身后,那张猥琐不靠谱的脸上,突然竟有了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威严,看起来极为古怪,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的心理因素。 “嘿嘿,我老人家,也不为己甚,这样吧,我传人身边,正好缺一个端茶倒水的烧火丫头,你这个徒弟不错,就勉为其难地留在我传人身边吧。” 老神棍摸着下巴道。 啊? 李牧有点懵。 这意思……是让云光圣女给自己当侍女? 老神棍的这个想法,还真的是……猥琐够劲啊。

下一篇   0839、狗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