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2、蛟龙入海 - 圣武星辰

0082、蛟龙入海

以伤换伤的打法,大多数情况下,在一对一的战斗之中,非常奏效。 在以一对多的情况下,这样的打法,根本就是找死。 何况,对于合意境巅峰一流高手来说,以伤换伤的战术,也很难奏效----一名合意境巅峰强者,如果不想受伤,除非对手实力碾压,否则的话,基本上可以慢慢消耗。 这就是卫充信心十足的根源。 半空之中,人影交错。 十几名一流高手同时出手,剑光森寒,刀气纵横。 李牧对视着卫充的眼睛,淡然一笑。 他凌空跃起,以剑为刀,当空横斩。 闪电斩! 一道闪电,掠过夜空。 噗嗤! 利刃划破肉体的声音。 鲜血,像是花朵一样绽放。 白骨,犹如碎石一般崩裂。 死亡,在利刃与血的交辉中绽放。 绝望,在冰冷和黑暗的融合中滋生。 身影交错之中,又有几截失去了生命的断裂身躯,在半空之中,伴随着鲜血和死亡坠落下来,坠落在地面,摔成了肉酱肉泥。 身影交错。 李牧重新落在了蛟首之上。 他的身上,又多了几道刀伤剑痕,鲜血淋漓,左面大腿上,有一柄弯刀刺入,被斩断,刀头留在了体内,伤势严重到了极点,犹如千刀万剐一样的惨状,让人一看之下,就觉得浑身冒寒气。 又是以伤换伤! 若是一般的武者,哪怕是一流高手,受了这样严重的伤势,只怕是早就站不起来了。 李牧却是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架势,站的很稳很稳。 他摸了一把自己的脸,放心地长长出了一口气:“还好没有伤到我英俊的脸……” 而与此截然相反的是,之前出手的情杀道强者,十二人之中,又有两人,被拦腰斩断,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其他十人,面色震惊,落身在峭壁不同方位凸出的岩石上。 一次交手,一个回合,又死了两人。 算上之前出手被杀的三人,这才不到二十息的时间而已,五名合意境巅峰的一流高手,就从活生生的人,变成了十截冰冷的尸体和肉泥。 合意境的一流高手啊。 这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 就算是情杀道之中高手如云,但这样的死法,也有点儿招架不住。 卫充的脸,好似是被人扇了一巴掌一样火辣辣的。 这个时候,如果他还意识不到,自己低估了太白县主的实力,那他就是真的傻瓜了。 这一次,整个过程,他看的清清楚楚。 只是,他依然无法理解,李牧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 因为他分明看到,麾下高手的刀剑,斩在了李牧的身上,但那锋利的刃芒,却好似不是斩在人类的肉体上,而像是斩在了朽木或者是败革上一样,只留下了一些粗浅的痕迹。 那足以斩开岩石的刀气剑气,勉强破开李牧的身躯,却不能将其斩杀。 而与此相反的是,李牧手中的那柄石质古剑,锋锐无比,一剑划过,无坚不摧,任何挡在它面前的东西,都会被一刀两断。 “小杂碎,你走的是横炼路线?” 卫充若有所思。 “关你屁事。”李牧大口大口地呼吸。 身上的伤痕,像是抹了辣椒一样,火辣辣地疼。 尽管身体的恢复愈合力惊人,但连续的受伤,牵扯到了神经,还是失血极多,让他面色苍白,感觉到了一阵阵乏力,有些头晕目眩。 但是,他心里,杀的很爽。 呼吸几口,感觉体力恢复了一些,李牧低头看向远处神色惊疑不定的白如霜,微微一笑,得意地晃了晃手中的石剑。 “哈哈,小白毛,多谢你了,要不是你送我的这柄剑,我没办法这么顺利就宰掉这么多的情杀道小虫子,哈哈哈,真锋利,一剑砍死一个,爽!。” 白如霜脸色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那剑,乃是天狼道的中的名剑之一,更是这么多年来他身份的象征,在宗中有重要的地位,他也是花费了不小的代价,才争取到,现在却失落在李牧的手中,这是耻辱。 更加棘手的是,丢了剑,无法向天狼道交代。 李牧当然不会管这些。 他说这样的话,就是为了先刺激一下这个小白毛。 “这就是情杀道的高手?呵呵,不堪一击!” 李牧看向卫充等人,口气鄙夷。 卫充气的咬牙,双眉一掀,怒容难抑。 李牧不等他说话,再度开嘲讽,道:“说真的,刀疤脸,你长得这么丑,又这么老,到底哪里来的信心,在本县面前这么装逼啊?” 卫充轰地一下,脑子充血,都快气炸了。 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骂过? 他咬着牙,反手一探,解下了背后背着的巨锤。 这是他的成名武器,以天外寒铁铸就的实心巨锤,重达五万斤,乃是奇门兵器之中的奇门兵器,挥舞之间,犹如陨石呼啸,不知道砸碎了多少武道巨擘的身躯。 他要亲自动手了。 巨锤抚在掌心,内气以神秘的方式运转,气息激荡之下,掌心带动锤面,发出微微的激荡。 周可儿面色再变。 她是知道,卫充的实力有多么可怕。 全盛状态下的李牧,优点和缺点同样明显,或许与卫充有一战之力,但此时……一个千疮百孔站立不稳强自支撑的李牧,绝对不是卫充的对手----之前与巨蛟的战斗,实在是消耗了李牧太多的力量。 这个小男人的运气,真的是糟糕。 周可儿环视四周,脑海里一个个想法飞快地闪烁着。 而老乞丐则是微微变色。 他轻轻地摸了摸大黄狗,嘴唇微动,似乎是在说着什么,而大黄狗则是微微地弓起了身子,脖子里的毛,无声无息地竖了起来,仿佛是要捕猎的前奏。 老乞丐朝着李牧看去。 李牧的目光,也正好投射了过来。 目光交错的瞬间,李牧突然就明白了老乞丐的意思。 但他摇摇头,目光在小萝莉明月的身上一扫。 老乞丐一怔,不明白李牧哪里来的自信,但还是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会保护好这个小萝莉。 整个过程,不过是电光石火之间瞬间完成。 自始至终,都是目光交流。 “他妈的,为什么我竟然会和这个老家伙心意相通?” 李牧感觉到一阵匪夷所思。 也有点儿恶心。 和一个老男人……这实在是太特.码的变态了。 不过,他最后的牵挂,可以放心了。 虽然老乞丐来历不明,但直觉告诉李牧,这老家伙还算是可靠,这也是为什么一直以来,李牧都忍不住会和老乞丐斗嘴互嘲的原因。 嗡嗡嗡! 卫充手中的巨锤,震动越来越强烈。 高频的震动,让这巨型铁锤虚化了开来,仿佛是一团吞噬一切的黑光一样。 一股强横的压迫气势,以卫充为中心,流溢飘散了开来。 宗师境的超一流高手的气势,令人心悸。 李牧将腿上的断刀,拔出来,丢在一边,一股鲜血飙出,令他又是一阵头晕眼花,浑身都酸软了起来。 处境,很危险。 李牧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长的时间。 但他却笑了笑,继续开嘲讽,对着卫充竖起了中指。 “老东西,这条蛟,你怕是得不到了哦。” 他猛然一拳,轰在了石壁上。 纵然受伤,这一拳的力量,依旧是犹如山洪暴发。 轰! 峭壁震荡,大片大片的岩石坍塌。 “吼!” 巨蛟怒吼。 卡在它身躯上的岩石峭壁因为李牧这一拳破碎,它扭动着身躯,从峭壁裂缝之中挣脱出来,恢复了一些生机。 它仰天咆哮,怒吼。 月华照耀之下,喉咙里有光华闪烁,血池一般的眸子,盯着李牧,绽放出仇恨的光芒,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 “还不走?”李牧身形一闪,落在上方一块峭壁岩石上,须发疾张,大声地喝道:“老子饶你一命,不要不知道好歹,难道你真的要把你这一身皮膜筋骨血,都埋葬在这里吗?” 天空中,一团阴云流转,将高悬的双月都遮盖了。 天地之间,骤然变得无比黑暗。 巨蛟身躯扭动,似是听懂了李牧的话,发出一声怒吼,喉咙里的光华消失,血池一般的眸子,牢牢地盯在李牧的身上,那种目光,好似是要将李牧铭记在骨子里一般。 最终,它一转身,一头扎进了水潭深渊之中,溅起巨大的水浪。 “不……”卫充愤怒焦急到了极点。 蛟龙入水,一旦潜藏,那他再也无法捕捉。 轰! 卫充手中的巨锤阴影化作一团黑光,直接朝着巨蛟砸去,想要阻止巨蛟入水。 李牧嘴角,浮现出一缕讥诮的微笑。 蛟,是什么人都可以降服的吗? 想的也太天真了。 果然,蛟尾在水中卷起,携带巨浪,重重地拍在了巨锤上。 巨锤被拍的倒飞了回去。 卫充面色一变。 他感觉到铁索上传来一股沛然莫御之力,竟是比想象之中的要可怕许多,立刻就意识到,这巨蛟的力量远在他之上。 嗖! 反弹的巨锤隐隐有难以操控的迹象,朝着他自己砸了过来。 他怒吼,急切间施展战技,扭转铁链。 巨锤在半空中,微微改变了方向,擦着卫充的头顶,砸过去,不偏不倚,砸在了一名猝不及防的情杀道强者身上,直接将其砸成了肉酱。 ----------- 第二更,还有一更

上一篇   0081、这蛟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