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3、横扫 - 圣武星辰

0843、横扫

“什么人?敢说这种话,给抓出来。” 云锦长袍年轻人面色冷薄。 嗖嗖嗖! 两个银甲神将,化作流光,直接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射而去。 但他们去的快,回来的更快。 砰砰! 两人弹飞回来,跌在地上,踉跄挣扎,昏死。 “嗯?” 云锦长袍年轻人面色微微一变。 这两名银甲神将,乃是半步王级,在各大名山仙门之中,也算是精锐了,竟然在一照面之间,就被击昏飞回来,出手的人……最少也在王级中高阶,乃至更强。 “什么人,竟敢和我听雨世家作对?” 云锦长袍年轻人寒声道。 声音如惊雷,在天空中荡漾开来,气浪有形,朝着庄园深处轰鸣而去。 “呵呵,作对又如何?” 那声音再度响起,却与之前不一样,道音回荡之间,空气中亦是激荡起一层层的透明气流,汹涌而来,在半空中,与云锦长袍青年人的音浪撞击,一触,就击溃了后者,宛如巨浪拍案,劈头盖脸地朝着云锦长袍年轻人拍来。 “什么?” 云锦长袍年轻人的斜长的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之色。 他右手一挥,一道剑光一闪而逝。 那透明的音浪气流,被劈为两片,左右两侧拍出去,然后迅速消散。 “阁下到底是哪位?还请现身吧。” 他右手掌心,按在伞柄上,一个标准的听雨世家【斜风细雨一千一百式】剑术的起手式,一层层烟雨蒙蒙的湿气,已经在他身体周围扩散开来,空气中明明没有下雨,但是所有人都听到了一种大雨滂沱的雨水声。 “仙门的人,做事霸道习惯了,得改。” 那声音又响起。 就看一个身穿着李宁牌白色运动服和运动鞋的短发年轻人,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瓷娃娃一般的小女孩,从庄园深处走出来,一步一闪烁,几步之间,就已经到了王诗武的身前,将惊魂未定的众人护住。 “阁下何人?”云锦长袍年轻人微微皱眉。 对方的真元修为明明只是普通的王境,刚才那音浪反击,他是如何做到的? 这现身之人,当然就是李牧。 正好今日他在庄园之中,教导王番茄习武。 “你又是谁?”李牧牵着王番茄的手,上下打量着对方,道:“我听说,听雨世家的传人听雨公子,暴毙在荒山野林之中,到现在还没有找出凶手,呵呵,你是谁,竟敢带着人,来到宝鸡市兴风作浪?” “放肆,这位乃是我听雨世家季雨宫之主,你一介凡人,竟敢以如此口吻,调侃我听雨世家,不想活了吗?” 一位银甲神将怒喝道。 听雨公子之死,已经在名山世界和凡间界中传开,成为笑谈,听雨世家因此而名声威望受损,每一个雨部的高手,都憋着一股子气,特别的敏感,最是受不了这种语气,也最受不了别人提起听雨公子之死。 李牧笑了起来:“季雨宫之主?没听过,我早就放过话,宝鸡市内,不许任何外势力自以为是,为非作歹,你们这些仙门的垃圾,不但闯庄园,还伤人,都给我留下来吧,今天,一个都别想走。” 云锦长袍年轻人突然道:“你就是那个李牧?” 他终于认出来了。 李牧道:“不错,是我。” “哈哈哈哈,好,很好,太好了。”云锦长袍年轻人笑了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隐隐有跃跃欲试的兴奋光芒流转,道:“这可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竟然并没有陨落在古祖之门中,而是活着回来了,哈哈,听闻你得到了一枚仙门钥匙,李牧,你要是识相点,就把钥匙老老实实地交出来,否则,别怪我剑下无情,心狠手辣了。” 李牧听了,摇摇头,叹口气,道:“你听雨世家,也算是天庭六神部之一,想不到却已经衰落到了这种程度,只怕是其他五部,也早就已经将你们排挤在外了吧,真的是可怜。” 这人根本连古祖之战的内幕都不知道,还以为自己陨落在了这一战中,信了其他几部的放出去的烟雾,可见是被其他几部给瞒住了。如此说来,雨部在六部之中的地位,非常微妙,只怕是和当初听雨公子及数十位雨部高手被人斩杀在荒野之中也有关系。 从侧面说明,天庭神部内部,只怕也不是铁板一块啊。 而他这么一说,立刻就触痛了雨部众人的痛点。 “放肆。”云锦长袍季雨宫主当即怒不可遏:“你一个小小卑贱凡人,知道什么?竟敢在这里信口雌黄,妄测仙威……今日,我必杀你,给我死!” 他手中的伞,伞柄一抽,瞬间化作一柄华丽细剑,柔软如斯,但却犀利无比,剑光犹如迷离的秋雨一般,如梦似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威力,刺向李牧。 含怒而发,这一剑,有着王级巅峰的意境。 但李牧只是随便一抬手,就捏住了剑尖,手腕一抖。 磅礴的力量,顺着剑身汹涌过去。 咔嚓咔嚓。 瞬间季雨宫主的手臂,骨头全部粉碎如泥。 “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声,从季雨宫主的口中爆发出来。 他身居高位,实力又高,何曾受过如此可怕的伤势,一条手臂瞬间化作了烂泥,那张原本英俊的面孔,顿时狰狞扭曲了起来。 “宫主!” “救宫主……” 雨部神将奋不顾身地冲上来。 李牧随手一挥。 砰砰砰! 所有云部神将全部弹飞出去。 李牧反手一巴掌,直接将杀猪一样惨叫的季雨宫主抽的像是陀螺一样旋转出去,道:“怪不得六部之中,雨部势颓,自己的传人,也被人杀在了荒山野林之中,果然都是一群草包,就你这样的心志修为,也妄言夺取仙宫钥匙?你连其他几部传人的百分之一都不到,蠢货!” 他举手投足之间,就完全碾压了雨部一行人。 “我说过,敢在宝鸡市行凶闹事的,格杀勿论,但是,念在你们今日并无杀人,一个留下一条胳膊,滚吧。” 李牧在搬来的椅子上坐下来,端起小女徒王番茄递上来的酸牛奶。 “你……李牧,你一个凡人,怎敢如此对待仙门仙长,你就不怕家人朋友被连累,你……”一个银甲神将怒吼,拔剑大喝。 话音未落。 咻! 一缕刀芒。 这神将直接身首异处。 “我最恨别人威胁我。”李牧喝着酸奶道:“胳膊,还是命,你们自己选吧。” 季雨宫主扶着碎臂,面色阴沉,纵然有一千一万种的阴谋算计,但是在李牧这强大的有些可怕的惊人实力面前,竟是无从施展,形势比人强,只能强忍着心中千万种想要报复的毒念,道:“李牧,我们今日,退走可以,但是,要我们自断一臂,你不要把事情做的太过分。” 李牧坐在椅子上,把酸奶喝完,才缓缓地道:“过分?把我的话,当玩笑吗?呵呵,我说过的话,从来不开玩笑,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仙门高人,坏了我在宝鸡市里立下的规矩,就得付出代价,我只断你们一臂,已经是很仁慈了,你们任何一个人,再多说一个字,那就不是一条手臂的事情了。” 季雨宫主气的牙痒痒。 其他雨部神将、高手,也都气的冒烟。 但最终,他们不敢再多说哪怕是一个字,乖乖各自断了一臂。 “滚吧。” 李牧不耐烦地摆摆手。 百道刀意气息流转出去,将捆缚在所有庄园弟子身上的【寒水绳索】,直接斩断,看的雨部的神将们那叫一个心疼,这些法器也是宗门的财产啊,损坏一件少一件,一次性损坏这么多……这一次,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一行人刚走几步,李牧突然又一指那个短发蓄须的中年人,道:“你是谁?不是雨部之人,为何与他们在一起?” “这……我……”这人神色慌张,吞吞吐吐。 王诗武突然开口道:“此人就是修炼者协会的会长,失踪多日,原来是投靠了仙门。” 李牧道:“原来是一个凡间修炼者啊,断一条手臂可惜了。“ 会长闻言,略微松了一口气。 李牧手里拿着空酸奶盒子,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道:“王言一救了诗武的事情,是你调查出来吧,挑唆雨部,来宝鸡市内闹事,你应该知道,我这段日子,在诗雨庄园,所以才挑这个时候,想要借刀杀人,用仙门的手,来除掉我?真是一片苦心了……你别走了,命留下来吧。” “什么?”会长一听,面色大变,转身就奔逃。 李牧随手一挥。 刀线一闪。 会长的身形,在空中瞬间分裂开了,化作不规则的数块,掉落在地上。 李牧看向雨部众人,道:“我突然想起来,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所有认识王言一的人,都要抓,都要杀,呵呵,巧得很,我偏偏是王言一的朋友,这么说来,雨部要与我不死不休了?” 雨部众人,包括那季雨宫主,无人敢言。 “替我传话出去,仙门的人,到了秦岭山脚下,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然,下一次,可不是一条胳膊的事情……有谁要是不服的,就来燃灯寺找……恩,找鱼老前辈吧。” 李牧道。 雨部众人含羞带恨地离去。 此事传扬出去,雨部毫无疑问,将会再度成为笑料。 果然,短短数日时间里,这一战,就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传开。 同时,一张紫金请帖,送到了燃灯寺中。 “仙魔大会?” 李牧看着请帖,再看看老神棍,道:“什么意思?你要让我代你去参加这和仙魔大会?就在金台观举行,宝鸡市内啊……恩,十日之后,时间也还行,不过,这仙魔大会到底是什么意思?” “各大神部、大脉,还厚逆魔神明,以及那位强上了你的青狐神,都会出现,双方达成了妥协,嘿嘿,你替我去看看热闹,混个仙宫名回来吧。”老神棍一脸猥琐地道:“说不定,还可以再续前缘呢,记得采阴补阳哦。” --------- 略有点卡,写的慢,明天继续三更

上一篇   0842、听雨又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