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5、纯阳祖师 - 圣武星辰

0845、纯阳祖师

进入内广场,外面的喧嚣,彻底隔绝。 内里仙气缭绕,灵树滴翠,布置有假山,喷泉,流水,还有池塘,水榭,楼阁,青砖碧瓦,红墙绿柳,显然是有仙家阵法,别有洞天,远比外面看起来要大了许多。 华夏境内,名山大川众多,还有江湖湖泊,五湖、四海,这一次的仙魔大会,乃是古天庭组织,因此来了不少各大仙门的高手强者。 放眼看去,人数及多,只怕是有上万人,实力低者也是王境,高者上皇境巅峰也有。 至于是否有神玄境、道境,李牧自然是看不出来。 来往修士,多身穿古代服饰,各个朝代都有,看起来杂乱,有颇有趣。 “李世兄,今日大会,归客如云,恕我无法一直陪同招待,李世兄还请自便。”不死小道士告个罪,然后就急匆匆带着纯阳弟子,去招待其他贵客了。 偌大的广场,犹如一处仙境宴会一样,各种仙果美食,到处都有,亦有传说来自于古天庭凤仪阁的仙娥仙女,端着酒盘食盒,穿梭在行人之间,其上的美酒仙酿和仙草仙果,都是来往宾客随意享用。 有点儿像是凡间俗世的酒会啊。 李牧随便转了一圈,几乎没有什么认识的人。 “李牧,我又一些旧友,来了酒会,想要去见一见他们。”云光圣女道。 李牧直接拒绝:“你只是一个侍女丫鬟,来这里就是为了伺候我的,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不符合你身份的时候,给我老实呆着。” “你……”云光圣女气结。 李牧道:“演戏就演全套的,当然,如果你想要找自己的同党,泄露燃灯寺的消息,那就随便,小心我把你交给师父,让他用人世间最残酷的刑罚来审问你。” 云光圣女脑海之中浮现出老神棍那张猥琐至极的脸,一个激灵,立刻老老实实地跟在李牧的身后,不再说话了。 而一边的蠢狗哈士奇,则是彻底放飞了自我,逮住什么吃什么,仙酿佳肴,只要是从它的眼前飘过,都会进入它的肚子中。 “李牧,这里简直就是人间仙境,我真想一辈子,都活在这里……呜呜,好酒啊。”它显然是已经乐不思蜀了。 李牧无话可说。 希望纯阳一脉最后不会哭出来吧,准备的仙点、仙酿、仙果,只怕是要有一半落在这条狗的肚子里去了。 在广场园子里逛哒了一阵,李牧在池塘边一个水榭中坐了下来。 水榭中,原本是五六个男女,正在高谈阔论,有说有笑,但看到李牧进来,不出片刻,竟然是都走了个干干净净,只剩下了李牧一个人站在栏杆边,身后跟着云光圣女,蠢狗哈士奇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 李牧也不以为意。 这一圈转下来,他的身份,自然是早就被人认出来。 这一次仙魔大会这个圈子,乃是以古天庭为核心,李牧之前在大战中,得罪了雷部、鬼部、雾部和云部,后来又在诗雨山庄得罪了雨部,可以说是六部基本上快被得罪了个遍,还能不被排斥? 今天的李牧,说白了,是个瘟神。 “到底邀我来参加这仙魔大会,是为了什么呢?” 李牧趴在总觉得,不管是老神棍,还是六部,让自己出现在这场大会上,目的总不会太简单。 “李牧,你一个凡人,竟敢让云部仙子,为你做侍女,简直是胆大妄为,还不赶紧放了云姐姐,否则,你今天休想从这广场中走出去。”一个挑衅的声音传来,却是之前在广场外,握着云光圣女的手为她抱不平的那个大眼睛小仙女。 她还带了一些朋友帮手,都是些小年轻。 “李牧,快放我云姐姐,不然,等我云姐夫到了,把你碎尸万段。”小仙女大叫道。 李牧被吵得烦躁,头也不回地道:“让你的那些朋友快滚,我现在心情不好,别来烦我。” 云光圣女眼中闪过一抹怒色,深呼吸一口气,转身出去,也不知道和小仙女等人,说了什么,半晌,才算是勉强这伙仙二代劝走。 李牧道:“好了,怕了你了,给你一炷香的时间,你去和你以前那些朋友,打个招呼吧,把事情说清楚,让他们别再来烦我,不然,我可就要放狗吃人了啊。” “知道了。” 云光圣女咬牙应命,转身出去了。 李牧双手托着下巴,趴在水榭雕栏,心中百无聊赖,打了个呵欠,正准备起身,突然眼光一凝,看到了远处池塘对面,一个凉亭里,坐着的人影。 王言一? 他一眼认出来,那个一身黑衣,身形削瘦,身穿普通剑士服,坐姿笔直的俊秀年轻人,赫然正是这些日子,名动各大名山世界,被天庭六神部之一的雨部疯狂追击追杀的昔日紫薇星域的王言一。 他竟然敢这么光明正大地出现在这仙魔大会上? 李牧记得,自己刚才可是看到了不少雨部的高手。 而在同一瞬间,仿佛是感应到了李牧的目光,王言一也回过头来,看向李牧。 看到李牧,王言一的眼睛里没有丝毫的惊讶,反而出乎预料的平静,隔着池塘,对着李牧微微点头,算是打了一个招呼。 他果然是来到了地球。 李牧之前连续听到王诗武和雨部的人,说起王言一的时候,还有点儿怀疑,是不是中间有什么误会,此王言一不是彼王言一,现在看来……是同一个人。 李牧心念一动,下一瞬间,已经出现在了王言一的对面。 “好久不见,王兄。”李牧看着这张还算是熟悉的脸,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你是怎么来到地球的?” 王言一看着李牧,表情平静,俊秀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波澜,道:“你怎么来的,我就是怎么来的。” “可是……”李牧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王言一竟然也知道‘仙路’的存在吗? “雨部的传人,是你杀的吗?”李牧又问。 王言一对手从路过的仙娥酒盘中,取过两杯酒,一杯给李牧,道:“是啊。” “为什么去招惹雨部的人?”李牧道。 王言一想了想,一本正经地道:“我说是为了让天庭原先的人选空缺一个,这样你才能得到进入一道战场中,你肯定不信,对不对?” 李牧无语。 鬼才信啊。 咱们两个非亲非故,还没有这种默契好吗? “好吧,”王言一品了品杯中的仙酿,道:“看不顺眼,就给杀了,这个理由可信度是不是更高一点?” 李牧更加无语。 在天狐族母星的时候,就知道,这位乃是一个脾气颇为古怪的人,但是没有想到,会古怪到这种程度,这算是在开玩笑吗? “你杀了雨部的传人,还敢出现在这里,难道恩怨已经解决了吗?”李牧道。 不管如何,当初曾经并肩战斗过,他对于王言一,颇为欣赏,否则,那天也不会对雨部的人放话,说王言一是自己的朋友了,所以也有点儿替他担心。 王言一刚要开口说话。 突然 “哼,王言一,你刚才说什么,看不顺眼就杀了?好大的口气,我雨部传人的血,从不白流,今日,我雨部让你有命来,无命走。” 十几个雨部的年轻高手,气冲冲而来,将凉亭围住了。 王言一对着李牧耸了耸肩,道:“答案很明显了。” “王言一,你不要太得意,今日,斩仙台上,我雨部的林雨寒大师兄亲自出手,你在劫难逃,到时候,以你的狗命,来祭奠我家少主。” 雨部的年轻人们,一个个都恨不得将王言一抽筋扒皮,但最终还是没有出手,在一边虎视眈眈,盯着王言一,仿佛是生怕被他逃跑了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李牧看向王言一。 王言一正要说话。 咚咚咚! 突然天空之中,三道雷钟之音,轰然响起,其音清越,充满威仪贵气,荡涤在广场之中,仿佛是敲击在每一个人的耳畔心间一样。 一瞬间,将这广场中的一切杂音,全部都掩盖。 一座八卦盘飞来,阴阳之气流转。 其上,站着一个人,身穿黑白双色八卦阴阳鱼道袍的白发道士。 这道士发白如雪,胡须眉毛也是银丝缕缕,看须发至少有百岁,但却鹤发童颜,眼如星辰,眉如长剑,鼻如悬胆,面颊丰盈,看面容却是如十八九的英俊少年郎一样,哪怕是一头白发,竟然也有一种绝世美男子的儒雅风流,更添一种邪异魅力,令人一看,就会产生出一种自惭形秽之感。 “诸位道友,贫道纯阳,今日在此地,忝为东道主,协助天庭各部、脉,在此举办仙魔大会,乃是如今混沌再开之后的第一次仙道大会,多谢各位道友,远道而来,共襄盛举。” 白发道士纯阳,乃是天庭出样一脉的祖师,地位尊崇。 他一说话,广场中各方修士,都给三分面子,收声聆听。 李牧也抬头听着,知道今日的正题,就要揭开了。 “诸位道友,今日仙魔大会,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确定进入仙宫古遗址的人选,想必仙宫之事,各位都知道,能够被邀请参加今日宴会者,都有资格进入仙宫寻宝,但仙宫钥匙,天庭掌管有四,六大天外魔族掌管有二,双方文谈,难以定论,因此特设仙魔大会,开天庭,以战止戈,决出最后的名额。” 纯阳祖师的声音,重重地敲击在每一个人的心上。 很多仙门修士,眼神炙热,连呼吸都粗重了起来---- 还有一更 https:/book_68820/l

下一篇   0846、三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