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6、三榜 - 圣武星辰

0846、三榜

关于仙宫遗址的传说,古而有之。 传说之中,仙宫乃是昔日太古仙人居住之所,后来太古仙族的统治被推翻,但这仙宫却被**力所遮蔽,无法进去,天庭曾经组织过无数次仙宫开垦拓荒行动,但却损失惨重,未能如愿。 一直到后来,天庭得到了传说之中的仙宫钥匙,正要开启,却遭遇大战,域外天魔入侵,加上内部祸乱崩塌,导致钥匙丢失,一直到天庭面临战败,玄黄族诸神封印了昔日战场,这仙宫就再也没有开启过。 据闻,仙宫之中,有无数的神功秘法,也有无数的奇珍异宝,有仙甲,有神兵利器,都是昔日太古仙族遗留下来的财富。 在上古年间,就有传闻,曰:得仙宫者,得天下,得永生,得不朽。 太古仙族退出历史,之后又有远古,上古各大仙朝神朝,一直到距今最近的一个仙朝,便是天庭。 如今随着世界复苏,各大小世界大门开启,天庭余威不绝,依旧震慑各方,所有仙门修士,都觉得即便是仙宫开启,自己也得不到什么机会,这一次的仙魔大会,不过是心存百分之一的侥幸念头,来凑一个热闹而已。 但听纯阳祖师所言,似乎是大家都有进入仙宫的机会。 真有这么好的事情? “今日,正邪汇集,可以说是混沌战场开启之后,最大的盛世,天庭天机阁的推演,昭示着一个仙道修炼的黄金时代又要开启,按照诸古神朝的传统,今日,天庭要重开天、地、人三榜,但凡是上榜者,皆有资格进入仙宫,寻觅机缘。” 纯阳祖师的声音,在整个内广场之中回荡着。 “什么?重开三榜?” “这,虚名不知道会害死多少人啊。” “三榜一开,腥风血雨啊。” “哈哈,我权不二扬名立万的机会来了。” “传闻当年神朝如日中天时,就长有天地人三榜,进入这三榜者,无一不是百万中无一的奇才,钟天地气运的娇子,各大神朝,以此为标准,选拔神将、肱骨,所以才能气运绵延。” “传闻这三榜,本身就是神器,可测人战力,最为公正,觉悟偏私。” 一石激起千层浪。 整个广场之中,所有人几乎都加入了讨论之中。 李牧颇为好奇地看了看王言一,道:“你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对吧?” 王言一道:“当然,这并不难猜。” “所以你也准备上榜一争?”李牧问道。 王言一点点头:“当然要争,否则,我冒着奇险,来参加这仙魔大会,为了什么?” 李牧道:“这榜单很重要?” 王言一面色严肃地道:“当然重要,你想啊,以后你和别人发生冲突之前,只需要报上自己的榜单名词,根本不用动手,对方就会吓得屁滚尿流,瞬间就可以分出胜负,省时省力,还能装逼,多好。” 尼玛! 李牧直接无语。 这是在调侃吧,一定是在调侃吧?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就不服王言一。 李牧觉得,自己以前还真的是不怎么了解这个人,今天算是真的了解这人的性格了。 “那要怎么才能上榜?”李牧问道。 王言一道:“想要上榜就得接受三榜神器的测试,通过测试,三榜上就会显示名字,且神器有灵,会自动排名,过程非常简单。” 李牧一惊:“这么智能?都不要经过擂台比斗吗?” 王言一道:“原则上是不需要的,三榜神器之灵,远超一般的仙门强者。”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李牧道。 王言一道:“我猜的。” 李牧:“@#¥%……” 这特么的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其实,也有人不愿意上三榜,因为觉得这样会把自己的一切底牌,都暴露出来,三榜神器看时神妙无穷,但只要接受了测试,就可以将一个人,彻底看透,从某种方面来讲,这也意味着,测试者的全部实力,都暴露在了天庭的眼中,还有人不求名利。”王言一道。 李牧一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感情这三榜神器,就好像是凡间科技大数据收集器一样,一旦接受测试,不但把排名给你测出来,还把你所有的数据都测出来了,而天庭就好像是这些调查公司一样,通过测试,掌握了大部分人的社会关系和喜好,掌握了仙门修士们的秘密。 不管是对于凡人,还是对于修士来说,**都很重要。 李牧道:“既然如此,你还要上榜?” 他有些不理解王言一的想法。 王言一道:“神器虽灵,但也不是可以窥视一切,终究有看不穿的东西,再何况……嗯,排名高真的可以装逼啊,天地人三榜,权威性非常高啊。” 老子信了你的邪哦。 李牧腹诽。 他猛然明白过来,这一次天庭的真正想法了。 换在平时,修士们对于接受三榜神器测试或许会有抵制。 毕竟除了真正热衷于虚名的人之外,还有许多真正的天才强者,可能并不会允许自己的**被窥视。 但这一次,天庭以仙宫名额为诱饵,只怕是没有人可以抵挡得住这种诱惑。 好算计啊。 王言一又道:“你什么想法?要不是也试一试,既然来到这里,不妨试一试,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李牧认真地看着他,想要分辨这货是不是又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诸位,不论正邪,不论是否为仙门修士,还是凡间强者,只要有兴趣,都可以竞逐三榜,但是在开启三榜之前,还有一些日积月累的正邪恩怨,今日要在斩仙台上解决,老夫不多说了,接下来的斩仙台风波,由我纯阳一脉传人来主持,请。” 纯阳祖师毕竟是身份地位极高,大概了说了几句,就结束了讲话。 神光闪烁。 不灭道士出现在了八卦飞盘上。 “无量寿佛,各位前辈、世兄好,贫道纯阳一脉传人不灭,见过各位。” 不灭道士身形瘦高,面容英俊,白皙,颇为英俊,有其师之风。 他道:“家师之前已经说的清楚,贫道便不再赘述,以免浪费大家的时间,诸位,斩仙台已经准备好,要决斗的双方,可以在广场西北角的琅琊亭中登记,只要记录在案,就可以入斩仙台一战,既可以只分胜负,也可以又分生死,有你们自行决定,可有一样,一旦在斩仙台上了结过了,走下斩仙台,切不可再纠缠不放,否则,便是藐视天庭,触犯天规,哪怕是我天庭神将,亦难宽恕,各位请三思而行。” 李牧朝着西北方向看去。 就见一个琉璃仙瓦的亭子,上面挂着牌匾,里面坐着两个小道童,其中之一,正是不死小道童,此时正与同伴有说有笑,表情纯净,看起来,仿佛真的只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小道童一般。 “王言一,你有种就上斩仙台。” 之前挑衅王言一的那几个雨部年轻高手,再度围过来,一副生怕王言一溜了的样子,而在另一边,已经有雨部的人,前往中,显然是去登记了。 王言一懒洋洋地站起来。 天空之中,一道乳白色流光垂直降落下来。 流光过后,一个类似于玻璃鱼缸一样的容器,悬浮在半空中,长约十米,高约十米,仙气氤氲流转,底部为方形,上面是圆形,圆罩倒扣下去,造型奇特,有一种说不出的精致精巧。 这就是? 李牧极为好奇,和自己之前想象的不一样啊。 “斩仙台的一战,天外种族修士王言一,对抗雨部林雨寒。” 不死小道童大声地道。 第一队登上斩仙台的人,已经出现了。 雨部众多高手的簇拥之下,一个神背无鞘青铜古剑,身形削瘦高挑的中年人,缓缓地走到了那容器之下,眼神锋利如刀,盯着王言一,道:“雨部林雨寒……请。” 话音落下,他身形一动,朝着那撞去。 嗖! 整个人就进入了玻璃钢一样的中。 而令李牧无比惊讶的是,身高足有一米九的雨部强者林雨寒,下一瞬间,出现在了那‘狭窄’的容器之中,但身形却是按照比例缩小了,如一个正常人的手指那么大小,这样一来,原本‘狭窄’的斩仙台,却一下子,变成了巨大的广场一般。 王言一一步跨出,身形撞向。 下一瞬间,他也出现在其中,也是身形按照比例缩小,与林雨寒一模一样。 就好像是巨大的鱼缸里,两个小人儿在被放养一样。 战斗瞬间开启。 王言一与雨部之间,本就是死仇,因此双方出手,都没有任何的试探或者是留手,普一交手,便是至强威力至大的极招。 李牧在外面,看的清清楚楚,不论是两个人的招式,还是力量,还是技法,身形的变换,以及规则力量的运用,都没有阻塞迹象,除了两个人的身形,都已经数百倍地缩小之外,其他一切都与正常无异。 不管是李牧,周围其他仙门修士,也都看的清清楚楚。 “这样是为了保证公平公正,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之下,战场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不管是谁,都不可能使诈耍赖。”不灭道士出现在了李牧的身边。 李牧没有说话。 他总觉得,此时的林雨寒和王言一,就像是被送进了角斗场的角斗士一样,正在为周围这些围观者提供表演。 “李世兄可以有意登上三榜?”不灭道士又道。 李牧心中一动:“有又如何?无意又如何?”他主动问起这个,是什么意思? “有意的话,贫道可以提前为世兄安排,没有的话,我劝世兄来试一试,如今不比往日,你的名字,若是可以在地榜上出现,世兄日后在天庭行走,会轻松如意很多。”不灭劝道。 李牧笑了起来:“那就请不灭道兄提前安排吧,这榜单排名,我当然要争一争。”---- 晚安

上一篇   0845、纯阳祖师

下一篇   0847、上榜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