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8、地榜第一 - 圣武星辰

0848、地榜第一

林观泉非常的兴奋。 他年纪轻轻就成为雨部季雨宫之主,也算得上是雨部的优秀俊彦,原本前途远大,但因为诗雨山庄之战,损失惨重,导致在雨部的威望大跌。 这一次,终于又拔得了头筹。 数千年以来第一个登上地榜的修士。 这一份功劳,可以让他重燃在雨部内部的评价,重得老一辈的欢心。 在雨部其他年轻修士的欢呼下,林观泉从石基上走下来,面带得意之色。 不过当李牧眼神扫过的时候,林观泉心中一哆嗦,兴奋之情可就淡了许多。 刚才被雨部寄予厚望的林雨寒,惨败在王言一的手中,让林观泉突然明白,当日诗雨山庄,李牧只断了他一条手臂,倒是阴差阳错地救了他,如果当初真的是王言一在诗雨山庄的话,只怕他自己现在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哪怕他在地榜留名,他也不如李牧。 有了第一个,很快就又第二个第三个。 众人争先恐后地登上石基,轰击石碑,想要上榜。 这个时候,修为高低,战力高低,再无虚作,也无任何名气辈分的加成,修士之间的差距,用最赤裸的方式,呈现了出来。 有人用尽全力,轰击石碑,但却无法让石碑显示出自己的名字,连上榜的资格都没有。 有人随手一击,石碑上便出现了名字。 而且,实力越高,排名就越靠前。 小半个时辰过去,人榜和地榜上,都已经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人名字,已经排到了两三百名开外,在地榜上,雨部季雨宫主林观泉的名字,拍到了总共二百一十五个名字之中的第四十七名,颇为不俗。 除此之外,还有八名雨部的修士,登上了地榜。 这样的成绩,令雨部颇为振奋。 “这三榜,有什么区别?”李牧兴致勃勃地看了一会儿,转身问跟在身后的云光圣女。 云光圣女心中鄙夷,乡巴佬这都不知道,但表面上还是简略地道“王境修为可登人榜,上皇境可登地榜,神玄境可登天榜,天地人三榜,对应的是三大不同的境界。” 李牧一愣。 “这么简单?难道王境就不可以等地榜,上皇境就不可以登天榜?这种区分的方式,也太粗糙了吧。或者,这规矩是天庭强行定下的?” 云光圣女道“石碑神器有灵,可主动勘分境界,何况王境修为,想要地榜上留下名字,太难做到,除非具有越级作战的能力,否则,只不过是妄想而已。” 李牧当时就嘿嘿笑了起来。 他想到了一个很好玩的事情。 “你要上哪个榜?”他问。 “当然是地榜。” 云光圣女自信地道。 她本就决定争榜,此时更不犹豫,大踏步地朝着地榜走去。 看到她登上石阶,周围的人,立刻都关注了起来。 毕竟云光圣女名声在外,被认为是六神部年青一代最强的几个人之一,而且因为其美丽的容貌风华,备受关注,是许多仙门修士心目之中的女神之一。 云光圣女绝美的脸庞上,流露出绝对的自信,一步一步地沿着石阶,走到了石基上,来到石碑前。 轰! 一道指印,狠狠地轰击在地榜石碑上。 顿时金光大作。 石碑上一道道蝌蚪文一样的金色纹络浮动,组合在一起,在石碑顶端化作三个大字 李柔然! 这三个字,要比之前登上了地榜的任何一个人的名字都靠前,高高排在了地榜的榜首位置,字迹也是最大,三个金色的大字,仿佛是三轮金色的小太阳一样,照耀的人睁不开眼睛,不敢直视。 地榜第一李柔然。 周围一片惊呼。 李牧也咦了一声。 原来云光圣女的真名,竟然叫做李柔然吗? 记得之前她师父叫她‘小云’,李牧还以为她的真名是什么什么云之类的,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名字,与他是本家,还挺好听。 看到自己的名字,出下在地榜第一,云光圣女缓缓地闭上眼睛。 她发现,自己心中,竟然并未有多少兴奋之意。 她转身走下了地榜石基。 但她并未回到李牧身边,而是走向了天榜。 一片错愕的目光之中,她登上了天榜石阶,来到了天榜石碑前面。 “她要干什么?” “天榜?她上了地榜还不够,还要登天榜?” “这也太自信了吧?” “难道她觉得自己有与神玄境强者一战之力?” 周围议论纷纷。 对于云光圣女成为地榜第一,仙门修士们的并不觉得特别惊讶,毕竟是六神部最出色的传人之一,但当她走向天榜,这就让很多人都惊呆了。 这有点儿疯狂啊。 以上皇境修为,想要在天榜上留下名字? 开玩笑的吧。 自古以来,鲜有人做到。 此时天榜之上,还没有刻下任何一个人的名字老一辈神玄境的强者,没有急于出手,而新一代的后起之秀之中,并无神玄境存在,活着可以理解为大佬总是最后压轴出场。 无数道目光的注释之下,云光圣女站在天榜石碑之前,开始运转功法。 这一次,不像是之前在地榜石碑前那么随意,她运功蓄势,云光流转,身体逐渐发生了一些无比诡谲的变化,气息澎湃犹如血海汪洋,无形的威压从石基上弥漫开来,令整个内广场上所有人,都感觉到微微窒息。 李牧瞳孔骤缩。 这个女人……变强了? 好像是与两大几道秘术的融合,让她的气势战力,飙升了数倍,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古祖之门大战,她当时绝对没有这样的力量,应该是最近一段时间,才领悟的绝学,看来当日一战,这个女人也得到了领悟,有所提升,不愧是云部的武道天才。” 李牧反应了过来。 相信这也是云光圣女如此有信心想要在天榜上留名的原因之一。 轰! 万众瞩目之下,云光圣女一道指印,轰击在了天榜石碑上。 可怕的力量波动,朝着四面八方逸散,一层一层,犹如核辐射的铅云一样,周围众人都神色大变,下意识地就要后退,以免被这可怕的余波扫中,便是一般上皇境的强者,都难以承受。 但就在这一瞬间,天榜石碑上,有柔和光华,一闪而过。 瞬间这一指爆发出的力量余波,被天榜石碑吸收一空。 石碑碑面上,有一丝丝的金色光纹闪烁,犹如水中游鱼,弧线轨迹似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朝着同一个方向汇集过去。 “这……出现了神纹?” “不会吧,真的要在天榜石碑上留字了?” “开什么玩笑?” “云光圣女……这……这么强吗?” “新生代第一神玄境战力的天才,要诞生了吗?” 周围无数张极度震惊的面孔,和鸭蛋一样长大了的嘴巴,这一幕的确是很震撼,巨大的天榜石碑之下,云光圣女的身影渺小如泰山下的一块岩石,但她的的确确撼动了它。 不过,事情很快就有了新的转折。 碑面上的金色神纹,在最终彻底汇集之前,逐渐黯淡了下来,最终似是沙土中的流水渗入到沙面之下一样,金色的纹络消失了。 天榜石碑上,并未留下名字。 一切归于平静。 云光圣女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但一闪即逝。 而周围则是一片惋惜之声。 就差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 一个神迹差点儿出现,但终究还是没有出现。 以上皇境的修为,挑战天榜石碑,果然是还是不行啊。 云光圣女表情平静地转身,从天榜石碑石基上走下来,沉默着来到了李牧身后,束手而立,一语不发,仿佛周围的惋惜声,和那一道道敬畏的目光,都与她毫无关系一样。 李牧敏锐地感觉到,这个女人,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 一些……很可怕的变化。 而这个时候,又有一片惊呼声传来。 一个头戴方巾,身穿着书生长袍的魁梧年轻人,一步步地走向了地榜。 是雷部传人雷藏。 非战斗状态的雷藏,卸去神甲,喜欢身着书生长袍,头戴书生方巾,与他那魁梧的身躯和极为不配,有一种张飞玩绣花针的感觉,但他却累此不疲。 作为六神部之一的雷部传人,雷藏拥有着与云光圣女相并驾齐驱的名声。 当然,有的时候,名声真的不能说明一切。 死在荒山野岭的听雨公子,也与这两人齐名,但战绩上却差的太多,只能说雨部整体有点儿划水了。 轰! 一道雷光击在地榜石碑上。 雷光流转。 碑面上金色蝌蚪神纹浮现,粗沉厚重,刺目耀眼,瞬间汇集在一起,化作了两个大字 雷藏。 这两个字,就是雷部传人的真名。 无数道目光的注释之下,这两个字不断向上漂浮,越过那一个个名字,一直来到了地榜石碑的顶端位置,才缓缓地停了下来。 新的地榜第一诞生了。 雷部雷藏,力压云光圣女,成为了新的地榜第一。 石碑周围,雷部的修士们无比兴奋,大声喝彩。 云部的修士,则是表情不忿,但又无可奈何。 六神部同为天庭神部,表面上同气连枝,但实际上,内部的明争暗斗却是不少,相互攀比之气,无比浓郁,都想要压对方一头。 雷藏嘴角划出一丝微笑的弧度。 他站在石基上,转身朝着云光圣女的方向看来。 云光圣女站在李牧身后,垂首束手,面无表情,仿佛一切都和她毫无关系,刚刚到手的地榜第一这么快就易主,也没有任何所谓。 李牧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她是真的无所谓,而不是假装不在乎。 这个女人的道心,好像是真的攀升了一个境界啊。 雷藏从地榜石碑上走下来,毫无悬念,一脸自信地朝着天榜石碑走去。 云光圣女这个地榜第二,都可以在天榜石碑上打出金色神纹,差一点儿凝出自己的名字,那他这个此时的地榜第一,一定可以更进一步,成为第一个在天榜上留下自己名字的上皇境修士。 这是独一无二的荣耀。 雷藏绝对自信。 而周围大多数人,也是这样的想法。 雷藏一步一步,来到了天榜石碑的跟前---- 感谢江湖侠龙2、女神别走两位大大的捧场,感激不尽……

上一篇   0847、上榜第一人

下一篇   0849、天才辈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