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1、双榜第一 - 圣武星辰

0851、双榜第一

轰隆! 好似是九天雷鸣。 许多王者境的修士,不由得捂住了耳朵,震耳欲聋的石碑轰鸣声,让他们感觉好像是有无数根钢针在刺耳朵一样,疼痛难忍。 就看地榜石碑上,一道道密密麻麻的金色神纹,疯狂地闪烁,如一池金色锦鲤被惊动,然后疯狂地挤在了一起,下一瞬间整个碑面彻底被染成了完全的金色,刺目的金光,令附近的仙门修士完全睁不开眼睛。 隐约之中,碑面上甚至传来道鸣之音。 整个地榜石碑,像是化作了一颗绽放万丈光芒的金色太阳一样,万道金光,将整个内广场都染成了金色。 “这是石碑道鸣?” “他竟然引动了道鸣声?” “为何会如此?这个凡人,分明只是王者境修为而已,甚至还不是王者境大圆满。” 高阁中,一群老怪物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久违罕见的错愕之色。 广场中,一直都稳坐钓鱼台的鬼部传人‘鬼’,猛然站起来,黑色的目光刺穿了缭绕周身的鬼雾,情绪剧烈波动导致他周围的天地灵气都不稳定了。 云光圣女无比震惊地抬头。 还有其他很多修士…… 这样的动静,是之前任何一个竞逐地榜的强者没有达成的。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地榜石碑的碑面上,所有的金光,最终都化作了两个光彩夺目的大字---- 李牧! 这两个字就如同两轮冉冉升起的昊日一样,不断地上升,超越了林雨寒,超越了王言一,超越了云光圣女,超越了雷藏,超越了水月仙子,超越了‘鬼’,一直来到了石碑的最顶端。 “这……榜首?” “地榜第一?怎么可能?” “天啊,这个凡人,他竟然……双榜第一?” 所有人都一片哗然。 哪怕是之前对于李牧登上地榜有心理准备的仙门修士们,此时也都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被彻底摧毁推翻了,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这一切。 然而,地榜石碑的变化还没有结束。 就看那两个璀璨夺目的金色大字,在超越了‘鬼’,成为地榜第一之后,竟然并未就此停滞,而是依旧在朝着石碑的更高处漂浮。 或者更加准确的描述的话,是这两个字,压得下面所有人的名字,都不断地朝着,就仿佛是一群卑微低贱的臣子,不敢与高高在上的君王离得太近,在不断地后退,后退,后退…… 转眼之间,‘李牧’这两个字,与后面的其他人的名字之间,隔开了足足一米的间距。 正常情况下,但凡是登上了榜单的名字,彼此之间的距离是相等的,所以看起来,石碑上的名字非常整齐,有一种韵律美感。 但是现在,高高居于顶端的‘李牧’两个字,与其他人的名字之间,那个黑色的一米的间距,就好像是一条不可跨越的黑色天堑,将李牧和其他人分开。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难道是因为,石碑神器觉得李牧超越其他人太多,所以用这种方式,将李牧与地榜其他人区分开来? 以前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吗? 仙门修士们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要从其他人的眼神之中得到答案。 李牧自己也呆了呆。 这是什么情况? 好像……有些古怪啊。 他倒的确是冲着地榜第一去的,所以施展的拳法,乃是真武拳六式之千星碎,乃是真武拳前七式之中,单点破坏威力最强的一式,看似普通的拳法,拥有者传闻之中破碎星辰一般的威力。 但一拳打出来一个卓然不群的地榜第一,还是出乎李牧预料。 就好像是原本只想要考一个全班第一,结果不小心考了一个全校第一一样,这……会不会太高调了? 李牧看着自己的拳头,嘿嘿地笑了笑,然后转身朝着石碑石基下面走去。 打完收工! 至于天榜石碑,李牧暂时不打算去尝试了。 两个石碑的名字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真正的区别可大了去了。 李牧听老神棍描述过上皇境和神玄境之间的力量悬殊,所以他清楚地知道,以自己的修为,对上上皇境的修士,有一战之力,甚至在【古祖之门】一战之后,因为己身武道领悟提升,对于力量的把握增强,凭借肉身之强悍,可以碾压大多数的上皇境强者,但若是对上神玄境的恐怖存在,基本上就是被碾压的份。 他还没有弄清楚,为什么云光圣女可以在天榜石碑上击出神纹,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自己上去的话,就一定可以在天榜石碑上打出同样的效果。 人、地双榜第一,已经是一次壮举了。 没有必要再去尝试没有把握的天榜。 低调点。 再低调点。 否则,以后如何扮猪吃老虎? 随着李牧一步一步地走下地榜石阶,原本一片寂静的内广场上,突然爆发出一阵无法遏制的沸腾喧哗之声,之前处于震惊呆滞中的仙门修士们,回过神来,有人惊呼,有人揉着太阳穴,有人在大声地问,碑面上那一米的间隔到底意味着什么,还有人看向李牧的目光,已经带着敬畏…… 在这个时候,所有心存优越感的修士们,都开始重新审视这个他们看不起的凡人。 一个凡人,为什么会得到地榜石碑如此高的评价? 难道他其实是流落在凡间的神子? 或者是转世的神明? 各种各样的喧哗议论之声,越来越大,越来越高,仿佛是洪水爆发一样,短时间之内难以遏止。 林观泉面如死灰。 地榜倒数第一的他,被李牧的强势上榜而挤了下去。 偏偏他不可能有任何的抱怨和不服。 差距太大了。 倒数第一和顺数第一的差距,那已经不能用道理计。 而林观泉的下榜,意味着偌大的雨部,天庭六神部之一的雨部,从此刻开始,就只有林雨寒一个人还在地榜上,只剩下了这样一根独苗。 雷藏不知道何时出现,眼眸中带着浓郁的敌意和挑战之色,死死地盯着李牧。 ‘鬼’浑身的鬼雾仿佛是汪洋一样澎湃,阴森的气息直逼过来,那双黑色火焰一样若隐若现的眸子里,毫不掩饰对于李牧的杀意。 水月仙子也来到了石碑之下,甜美清纯的脸庞上,带着震惊,亦有一丝丝敌意。 六神部的每一个修士,看向李牧的眼神,都不怎么友好。 竟然让一个凡人摘得了地榜第一,将六神部的绝世天才们,都压了下去,这对于六神部,对于天庭来说,都是一件打脸的事情,有些无法接受。 气氛骤然变得紧张了起来。 李牧扫视周围众人,冷笑道:“怎么?有些人输不起,恼羞成怒了?要再来一次围攻吗?” …… 高阁中。 “嘿,没想到,会是这样。”纯阳祖师惊讶地笑了起来。 仙气美妇道:“外来的柴草,压住了本地的庄稼,要是被他夺了双榜第一,我天庭的颜面何在?” “颜面?你云部的传人,做了人家的奴婢,颜面就在吗?” “你……你雨部还是先管好自己的事情吧。”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三榜石碑,乃是神物,不是你我可以操控。”一个老怪物道。 “不愧是那条鱼的传人。” “也就是说,他的修为,不过是王境,但却有碾压大多数上皇境的战力?嗯,如果不是他掌握了什么绝世战技,就是他的身上,有秘宝,这个小虫子,真的是越来越让我感兴趣了啊。” “不用着急,继续往下看吧。” 一直未曾出声的风部之主,缓缓地开口了。 他一说话,其他人便都收声了。 …… “双榜第一?呵呵,只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而已。” 一个如轻风般随意清冷的声音,在内广场上突然响起。 所有人都一愣。 微风徐来。 所有人的视线之中,突然不可思议地出现了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年轻人。 没有人注意到他从哪里来。 也没有人注意到,他是怎么出现的。 仿佛是刚才那个声音出现的时候,他就已经存在了。 而他一出现,也瞬间就成为了所有人视线的中心点,也成为了所有注意力的聚焦,便是李牧双榜第一的神奇光芒,也被那风中微微飘摆着的青色袍袂尽数夺走。 这是一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青色的长发,犹如丝丝极品翡翠雕琢,有一种邪异的美感,面容冷峻,五官完美立体,鼻挺口正,眸若星辰,嘴唇弧线令人一看边沉迷,眼瞳中更似是藏着星辰大海,所有人看到那张脸的第一瞬间,便是惊艳。 就连李牧,在这一瞬间,也微微有些失神。 这时,青发年轻人看向李牧,淡淡地道:“双榜第一,很了不起吗?” 不等李牧回答,他又看向云光圣女,训斥道:“神部的传人,竟然为他人做奴婢?呵呵,你还真的是丢尽了天庭的脸啊。” “你……” 云光圣女本想质问反驳,但话到嘴边,被这年轻人的目光一扫,不知道为什么,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尽揽天庭神部资源二十年,这就是你们交出的成绩单?被一个凡人踩在脚下?”青发年轻人又看向‘鬼’、雷藏、水月仙子等人,失望而又不屑,好看的嘴角微微划出一丝弧度,道:“一群废物。” 诸大传人,何等骄傲,怒意勃发,但不敢言。 “神部威严,不容挑衅,天庭统治,不容动摇。” 青袍青发年轻人如同在宣告什么。 他一步一步地走向天榜石碑。 他要挑战天榜。 那青色的背影,让整个内广场陷入了奇异的沉默之中。 这人是谁? 很多人都在这么问。 李牧也在这么问。 云光圣女眼中突然闪过一道精芒,脱口而出道:“我知道他是谁了。”

上一篇   0850李牧出手

下一篇   0852、谁是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