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2、谁是第一? - 圣武星辰

0852、谁是第一?

青发年轻人一只手,按在了天榜石碑上。 劲力爆发。 轰! 巨大的轰鸣声,从天榜石碑的内部传出来,仿佛是来自于远古时代的遥远山呼,以他的手掌为中心,石碑的碑面突然就好像是被巨石砸破了平静的水面一样,一层层金色的涟漪。 那是金色的神纹。 一道,两道,三道…… 整整二十道金色神纹浮现。 犹如饱蘸金色墨汁的无形之笔,在天榜的碑面上画出一道道的字迹,这二十道金色的神纹,清晰而又明亮,绽放出璀璨的光华。 “他是风部传人,无形公子。” 云光圣女道。 “是他。”雷藏咬着牙根,声音仿佛是从喉咙深处崩出来。 ‘鬼’一语不发,只是嘿嘿地冷笑着。 水月仙子忍不住道:“我曾听闻,风部传人是千万中无一的绝世天才,生而为仙,被认为是天庭各部数万后起之秀中,最为举世无双的绝品人物,被认为是未来有希望竞逐天庭神帝之位的人,原来就是他。” 风部传人? 李牧大为意外。 他并未听说过这个人。 天庭六部从底蕴和地位上来说,属于平级单位,本以为六部的传人,都是一个水平线上的存在,哪怕有差别,亦不会太大,但是现在看来,这个风部传人,有点儿狂拽酷炫吊炸天啊。 同为六部传人,一只未曾露面过的风部传人,竟然这么厉害? 而其他仙门修士,也从几大神部传人的话语中,知道了这青发年轻人的名字,震惊之余,无数道目光,死死地盯着天榜碑面。 就看碑面上,那二十道金色神纹,犹如有鲜活有生命一样,在碑面中浮动,流转,最终,朝着中心点聚集,正好是二十道笔画,组成了三个金色璀璨的大字---- 玉惊风! 这是无形公子的真名。 内部广场一片寂静。 就连李牧也一阵震惊。 这个人,这个同龄人,这个年轻的风部传人,这个骄傲到了骨子里的青发青年人,竟然真的再天榜石碑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成功了。 之前他出手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清晰地感觉到,那按在天榜石碑碑面的手掌,爆发出来的力量波动,不是神而又玄的神玄境,而是真真切切的上皇境修为。 也就是说,风部传人玉惊风,以上皇境的力量,逆行跨境,在本该只有神玄境强者才能登名的天榜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得到了天榜神器的承认。 这意味着,便是在真正的战斗之中,玉惊风也可以与一些神玄境老怪物们对抗。 潜力无穷! 绝世天才! 在这样的绝代风华的人物的对比之下,所有人都突然觉得,之前凡人李牧以雷霆之姿打出来的人榜、地榜双榜第一,一下子就变得黯淡无光。 是的,这就是差距。 哪怕是人榜、地榜的双榜第一,也无法和天榜提名相比。 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因为那是天榜。 玉惊风转身过来,站在天榜石基上,青色的长发散发着奇异的幽光,那张不论什么时候看都令人惊艳的惊心动魄的脸上,并无天榜提名的兴奋,而是一种理所当然的平静。 他看着‘鬼’、水月仙子、雷藏,看着周围所有的仙门修士,开口道:“仙路争锋,如大世逆旅,一步一足,当步步生莲,才能走完一个‘仙’字,尔等皆是平庸之辈,一场三榜之正,便如喧哗菜市,令人失望。” “尤其是你们。”玉惊风看向四大神部传人,道:“天庭神部精心培养,享有最好的资源和功法,但却被一个凡人,压了一头,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我原本并无意这种俗名争锋,实在是你们太不争气,让人将天庭的威严,踩在了脚底下,愧对吾辈先祖。” 性格暴躁的雷藏面色铁青。 素来淡定的水月仙子握紧拳头骨节发白。 ‘鬼’身边的鬼雾仿佛是一锅烧开了的废水一样,疯狂地沸腾着。 但是,却没有人敢真的开口反驳。 因为悬浮在天榜上的那三个金色大字,每一个字,都仿佛有着世界上最重的份量一样,压得这几位神部最出色的传人都喘不过气来。 “而你。”玉惊风盯着云光圣女,道:“身为天庭神族,竟然卑躬屈膝,去为一个凡人做奴婢,呵呵,用磨练道心这种可怜的借口,来维持你那卑微的自尊心,真正的强者,又岂会以这种自贱的方式,委曲求全?” 这声音,蕴含着一种奇异的力量,如重锤,一字一锤地砸在了云光圣女的心上。 云光圣女的面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如纸。 李牧虽然没有回头,但是在这一瞬间,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身后这个女人的气息波动,一下子变得紊乱了起来。 道心遭受冲击! 她的心,乱了。 对于任何一个武者来说,道心受损,都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尤其是云光圣女,在连续被李牧调侃之后,反而是沉下心来,找到了一条磨砺己身之路,道心进境极快,颇有一种快要破茧成蝶的趋势,所以哪怕在地榜上的排名,先后被人超过,她的心,一点点负面情绪都没有。 如果维持这样的状态,李牧相信,云光圣女很快就可以后来者居上,超越同辈,绽放出绝世璀璨的光华。 但现在,被高高在上的风部传人玉惊风蕴含道义的破意一击,将她原本趋于完善的道心,一下子击碎,打开了破绽。 这样的一进一退,损害更重。 “我……我……我……” 仿佛是感觉到无数道鄙夷轻蔑的眼神投射在自己的身上,云光圣女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之前一直努力压下的成为奴婢的屈辱,在这一瞬间,骤然反弹爆发,如山洪宣泄一样将她淹没。 “啊……”她张口喷出一道鲜血,身形摇摇欲坠。 周围众人,皆是哗然。 只是三言两语而已,就将几乎在天榜上留名的云光圣女,说的口吐鲜血,重伤欲坠……这样的手段,也太过于惊世骇俗了吧。 玉惊风冷哼一声,又看向李牧,道:“凡人,终究是凡人,想要踩在诸神的身上,只不过是一场梦幻而已,本想直接出手,将你抹去,但今日毕竟是仙魔大会,我不能破坏了天庭天规,日后,你自求多福吧。” 说完,他缓缓地从天榜石碑上往下走。 万众瞩目,犹如一位登临绝巅之后,缓缓走向众生的神王。 云光圣女的面色,越来越惨白,气息也越来越紊乱,整个人都在缓缓地颤抖着。 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场三榜之争,竟然会演变成这样。 之前所有人的光彩光辉,之前所有的骄傲和奇迹,最终,都被这位风部的传人,狠狠地猜到了脚底下,每一个登上了地榜的天才的名字,都成为了‘玉惊风’这三个字的垫脚石。 他没有去竞逐地榜。 但谁都人都知道,哪怕是高高在上的地榜第一,在这位风部传人面前,也不堪一击。 脚步清晰。 玉惊风从李牧的身边走过。 身影交错的时候,他看都没有看李牧一眼。 就如同主宰九天的神王,不会看路边的小石子一眼一样。 “呵呵。” 李牧突然开口。 玉惊风的脚步一顿。 李牧的嘴角勾起,是一丝淡淡的不屑:“说实话,论装逼,我还没有服过谁。” 玉惊风停下来,没有转身:“怎么?” 李牧淡淡地冷笑着:“不就是登上一个天榜嘛,拽的二五八万一样,你以为高高在上,就是道心?” 玉惊风淡淡地道:“卑贱的凡人,粗鄙的蝼蚁,竟敢妄言道心?” 李牧大笑了起来。 “大道无情,天地有情,磨砺自身的方法,从来不分什么高低贵贱,往前推十万年,所谓的天庭也不过是一座小茅庐而已,你这种俯瞰众生的张狂,不过是站在了天庭先贤的肩膀上,却不自知,说到底,你也不过是上皇境可战神玄而已,那又如何?如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如何知道真正的道心?” 李牧一步一步地朝着天榜石碑走去。 云光圣女抬头看着李牧的背影。 不知不觉之中,她体内的气息紊乱,不再如之前那样剧烈。 “他要干什么?” “李牧走上了天榜石阶?” “怎么?被激怒了,所以想要登天榜,证明自己?” 广场内的仙门修士,一下子,目光都死死地盯住了李牧,看着他一步一步跨上石阶,来到了石基上,站在了高耸入云一样的天榜石碑面前。 玉惊风也已经转过身来。 “呵……不自量力的蠢货。” 他冷笑了起来。 石碑前,李牧深呼吸,运转体内的先天功真气,同时真武拳造就的强悍肉身之力,亦在不断地运转,肌肉和骨骼微微震动,状态瞬间就调整到了最佳。 同时,眉心之间的竖眼,无声无息之中缓缓地睁开。 因为他面对着天榜石碑,所以并无人能够看到法眼的开启。 大约五息的时间,李牧嘴角露出了笑意。 他的右臂,燃烧起了银色的火焰,透过血肉,透过皮肤,同时,整个右手掌,也绽放出了鲜红色的光芒,如果有人可以透过李牧的肌肤血肉,看到他的指骨的话,就可以看到,有鲜红如血的神异神明符文,丝丝缕缕密密麻麻地缠绕着整个指骨,宛如从鲜血中浸染一样。 然后他毫不犹豫地出拳。 轰! 拳头砸在石碑碑面。 宛如天地洪钟道音一般的轰鸣声,骤然炸响在金台观中。 宛如烈日当空的金色璀璨光芒,一下子在碑面上泛出来,如夕阳之下,一颗小石子击破了如镜的水面,一池涟漪如碎金般疯狂地跳跃,耀花了所有人的眼。 玉惊风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高阁中,老怪物们纷纷震惊站起。

上一篇   0851、双榜第一

下一篇   0853、天榜题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