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3、白石大磨盘 - 圣武星辰

0863、白石大磨盘

玉惊风并没有追下去。 他被李牧疾风骤雨一般的刀势进攻,逼得喘不过气来,刚才那种被刀光淹没之后犹如旱鸭子溺水般的窒息感,令他惊魂未定。 大口大口地喘气,玉惊风逐渐冷静下来。 他并不担心李牧就此逃走。 因为,这里是血神殿。 是风部苦心策划营造的地盘。 这里的秘密,只有风部才知道。 “嘿嘿,你逃不掉的。” 玉惊风看着远处的烟尘,冷笑着,发出了信号。 …… “不对劲,这是什么鬼地方,为什么撞破了一层有一层的墙壁,冲出去至少有万米了,竟然还在这大殿中?” 李牧大急。 他催动着青铜战车,一路上横冲直撞,起码是撞破了十几道墙壁了,但竟然还是在这阴森血腥的大殿之中,光线昏暗,竟是看不到外面的光线。 烟尘弥漫。 空气里依旧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道。 这大殿就仿佛是一个个连接在一起的密室,永无止境,简直令人绝望。 李牧的目光,落在了被他救来的半死年轻人身上,他催动真气,注入到了那已经陷入半昏迷的年轻人的体内,为其疗伤。 他此时已经看出来,这男子并非是仙门众人,而是普通的凡人修炼者,实力也不高,想必是之前不灭道士口中说过的,当日在仙魔大会上,得到了仙缘,拜入仙门的凡间幸运儿。 只是这个年轻人绝对没有想到,仙路漫漫,仙道残酷,前几日才兴奋若狂的他,现在却重伤垂死。 片刻之后。 “啊……” 年轻人痛呼一声,缓缓转醒。 他身上的伤势,是普通的肉身之伤,所以在李牧的治疗下,恢复的到也快,勾在肩胛骨和琵琶骨上的铁钩,也被李牧斩掉取下。 “啊,你是……李大侠?”年轻人睁开眼睛看到李牧,微微一怔之后,认出来了李牧,接着很快又想起了什么,巨大的恐惧,将他整个人淹没,浑身都颤抖了起来,道“李大侠,快,快走……” “不要激动,放松一点。”李牧安抚他,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死了,都死了……呜呜呜。”年轻人神情激动,像是一个被吓坏了的孩子一样,嚎啕大哭了起来“都是骗人的,都是骗子,我们……他们都死了啊,呜呜,死得好惨,他们把我们当成是原料。” “别激动,慢慢来,慢慢说。” 李牧神识释放,帮助这个年轻人,平复心情。 可以看得出来,他经历了某种难以想象的巨大恐惧,摧毁了他的理智,导致他已经有点儿心理崩溃,有些语无伦次,词不达意,精神极不稳定。 片刻,在李牧的安抚之下,他才逐渐清醒稳定了一些。 “不要害怕,有我在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牧问道。 他要搞清楚,风部到底在这里做什么。 然后才能想办法找到对策。 “李大侠,风部把我们骗进来,说是要传授我们仙法,让我们在仙宫中寻找机缘,谁知道,原来根本就是拿我们当祭品啊,一共数百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被像是用牲口献祭一样,一个个杀了……” 年轻人依旧是面带惊恐。 说到最后,他的身体又剧烈地缠斗了起来,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和愤怒的神色。 李牧却是大概听明白了。 活人献祭? 而且看之前玉惊风用那么残忍的手段,折磨这个年轻人,只怕风部的献祭手段,极为邪恶,近乎于邪魔之道。 这阴森大殿里的血流成河,腥气刺鼻,便是这种邪魔手段造成的。 风部简直是疯了吧? 天庭六部虽然高傲,优越感十足,从来不把凡间生灵放在眼里,但像是这种残酷屠戮生灵的邪魔之事,却从来不做。 这也是天规之一。 现在风部这是堕入魔道了吗? 李牧皱了皱眉。 对于他来说,这个秘密发现,无疑让他的处境,从‘危险’这一档,瞬间变成了‘极度危险’的状态了。 因为风部做这种触犯天规的事情,是暗中秘密进行,肯定不想让别人知道,却偏偏被他撞破。 就算是他之前和风部并无仇怨罅隙,也会被风部杀人灭口,何况双方在此之前,就已经是水火不容了。 现在该怎么办? 李牧相信,此时的风部,绝对是已经倾巢出动来追杀对付自己了。 轰隆隆! 青铜马车如电般驰骋,不断地撞塌一道又一道的墙壁。 还在疯狂地逃跑。 但墙的另一边,也永远是一片黑暗。 一个大殿的尽头,依旧是另一个大殿。 内鲜血弥漫的景象不断地重复,就好像是一次次撞塌的并不是实实在在的墙,而是撞进了一个个的镜子世界一样。 “不对,这似乎是某种阵法,是幻阵,这样冲下去,永无止境,就算是冲千百万年,就算是累死,也冲不出去。” 李牧大脑高速运转。 他将先天功催动到了极限,眉心之间的竖眼睁开,瞳仁深处,有星云流转,的威力,发挥到极限,努力地观察周围的环境。 终于被他找到了一丝破绽。 轰隆! “在那里。” 李牧心中轻喝。 他操控青铜战车,再一次撞破墙壁后,眼前终于不再是黑暗,是一片光明,瞬间如倾泻的山洪一样,在视线之中洒落。 来到了那阴森血腥恐怖的大殿之外。 李牧心中松了一口气。 但下一瞬间,他就面色一变。 “那是什么?” 前方,一个高达二十多米的白色奇怪建筑。 仔细看,这建筑像是一个大型的磨盘一样,分为上下两层,每一层都有十米高,呈圆形,正在缓缓地上下相反方向,轰隆隆地转动着。 而李牧时所处的位置,像是一个四合院的天井一样,四面都是黑色的神殿墙壁,将这个巨大的白色双层磨盘围了起来。 轰隆隆! 两片巨大的磨盘,缓缓地转动着,其音如低沉的雷鸣。 在磨盘的最下端,有八个像是水龙头一样的小机关,是黑龙吐珠一样的造型。 狰狞的黑色龙头,龙口张开。 哗啦啦! 粘稠的血迹,就好像是红色的泉水一样,从龙嘴中喷了出来。 而下方,则是八个直径两米左右的圆形小池子。 此时池子里已经蓄满了鲜血,随着黑色龙嘴不断地注入鲜血,最终血液溢出,顺着圆形小池边的沟洫,流淌出去。 这些沟渠四通八达,遍布整个天井的地面,犹如遍布在地面上密密麻麻的蜘蛛网一样,朝着四面蔓延,最终一条条一道道,汩汩流淌着,汇入到了周围的黑色神殿中。 “就是这里,屠宰场……啊啊啊!” 那个被李牧救来的年轻人,盯着这白色大磨盘,又尖叫了起来,惊恐万分,仿佛是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 李牧正要说什么,突然面色一变。 周围无声无息地浮现出了一个个人影,将李牧隐隐包围了起来。 都是风部的顶级强者。 其中就包括玉惊风这位万千年一出的风部绝世天才。 还有实力高深莫测的风部之主。 以及数位风部的神玄境长老级强者。 “李牧。”玉惊风那张英俊惊艳的脸上,写满了嘲讽讥诮,道“呵呵,这可真的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我们已经暂时不打算收拾你,结果……呵呵,这是你自己送死,怨不得别人。” 李牧想了想,眼珠子一转,道“难道你想反悔?别忘了,我们之间,可是有三年之战的协约,杀了我,等于是你违约。” 玉惊风大笑道“哈哈,真的是幼稚,想要用这种可笑的手段,让我放过你?你是白痴吗?” “不要停,继续献祭,唤神祭祀仪式,一旦开启,就绝对不能停下来。”一边沉默的风部之主,突然开口。 立刻远处就响起一个熟悉铁钩拖地的声音,凄惨的求饶和尖叫声之中,就看三个风部的弟子,各自拖着一个凡人修炼者,用铁钩刺穿了肩胛骨和琵琶骨,朝着这边拖来…… “不!” 李牧身边的年轻人,绝望地大吼了起来。 因为他认出来,那被拖来的三个人,有他的师父,师娘,还有小师妹,都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半死不活,犹如牲口一样被拖着。 “李大侠……救……”他哀求李牧。 李牧看到那一幕,面色一下子就黑了。 他有心出手救人。 但身形才刚刚一动,风部数大神玄境强者的气机,瞬间将他锁定,沛然莫御之力,压在他的身上,令他别说是救人,动弹一下都变得困难无比。 “不……” 年轻人绝望痛苦地哀嚎。 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三个亲人,就这样被一点一点地拖到了白色巨型石磨盘边。 有其他风部的强者,施展咒法神通,让上面的大磨盘缓缓上升,然后三名凡人修炼者,直接被丢在了磨盘上,然后又上方的磨盘缓缓地落下,将三个返修修炼者,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直接被压成了肉泥骨酱。 “你们这群畜生,禽兽!” 李牧大骂。 玉惊风哈哈大笑。 轰隆隆! 大磨盘转动。 那三人被巨型石磨直接碾动挤压成为了血泥,在磨盘不断的转动之中,血泥又化作了血水,最终从磨盘下方的黑色龙嘴中流淌出来,注入下方的血池! 李牧一下子明白了,大殿里的血水,圆形小池中的红色液体,全部都是这样制造出来的。 风部只怕是用这种方式,已经残害了不下百人的犯贱修炼者了吧,所以才能积蓄如此之多的鲜血,让整个大殿都变成了血腥刺鼻的修罗地狱。 怪不得身边这个年轻人会被吓成那样。 这种死亡方式,太可怕。 “李牧,要怪就怪你命不好,撞见了不该撞见的事情,今日,就算是你师父在这里,也救不了你。”风部之主开口道---- 晚安晚安,明天要六点起来升国旗去……感谢书友50517051、书友54563941两位大大的捧场。

上一篇   0862、血神殿

下一篇   0864、天降神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