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4、天降神光 - 圣武星辰

0864、天降神光

“六大神部之一的风部,号称仙门,高高在上,我想知道,天庭其他各部,知道你们在这里做的龌龊之事吗?” 李牧怒道。 风部之主面无表情地道:“龌龊之事?呵呵,他们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我要做的事情,谁敢过问?” 尼玛。 李牧被气的肺疼。 好端端的突然就装逼。 忘了仙魔大会上被逼着断手的事情了吗? “屠戮无辜,活人献祭,此乃邪魔外道之行径,你们这么做,不怕道心破碎,遭受天谴吗?”李牧声色俱厉地喝问道。 “不过是杀几个低贱不如狗的凡人而已,什么天谴?”风部之主眼皮子抬了抬,没有丝毫的在意:“天,又岂会站在这种蝼蚁般的弱者一边?” 玉惊风也笑了起来:“师父,这李牧也是凡人,他一身精血,比得上普通凡人修炼者的数百倍,如果用他来献祭,那我们这次唤神,绝对可以事半功倍,也许可以唤醒二等古神。” 几个风部的长老,闻言也都是眼睛一亮。 是啊! 李牧可是三榜有名,一个人的分量,比得上数百数千甚至是数万凡人修炼者,用他一个人献祭,大磨盘磨掉此人,必定可以激活更高等级品秩的唤神阵法。 风部之主的脸上,慢慢也浮现出笑容:“不错,玉儿此言,提醒了我,哈哈哈,此乃天意,送李牧来助我……来人,给我出手,拿下他,生死勿论。” 风部神玄境长老们立刻同时出手,没有丝毫保留。 关键时刻,根本不用讲什么道义辈分。 巨大的危机,如山洪爆发, 恐怖无比的能量,碾压而来。 危机时刻,李牧潜能爆发。 他不顾一切,疯狂催动体内真元,不顾脊椎八道裂缝道伤,全力催动肉身之力,终于破开了风部之主的气机压制。 “退开!” 李牧一把将那年轻人朝着青铜马车方向推去,四刃伤神刀在毫光闪烁中握在手中,层层刀光连绵不绝倾泻,出去。 同时,他没有任何犹豫,施展筋斗云,身影幻化,周围瞬间出现了十几个李牧的虚影。 青铜战车轰鸣。 青铜骏马扬蹄,流光一般,朝着来时在黑色神殿上撞开的大洞退去。 “走。” 李牧真身抓着年轻人肩膀,跃向青铜马车。 “还想逃?” 风部之主亲自出手,瞬间到了李牧身前,一掌拍出。 轰! “呃噗……” 李牧无法躲避,硬接了一招,顿时臂骨折断,五脏如焚,张口喷出鲜血,身形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后跌。 他依旧拼死护着那年轻人。 两个人被与青铜战车隔离了开来。 “今日先杀了你,以你之骨血,唤神献祭,等到我成功召唤出二等古神,天下无敌,再去燃灯寺,杀了你师父。” 风部之主强势逼近,连续出手。 作为神玄境中阶的强者,风部之主的力量远超李牧太多,随意出手之间,都有道则随行,力量涌动,密密麻麻刺目的符文光华闪烁。 李牧完全被碾压。 他只能一退再退,被逼着,朝那白石大磨盘退去。 很显然,风部之主想要将李牧直接逼入白石大磨盘,活生生地磨死。 “李大侠,你走,不要管我。” 一直都处于极度惊恐之中,有些神智不稳定的年轻人,突然开口道。 李牧没有说话,依旧极力维护此人。 “李大侠,我不能拖累你,我的师父师娘和师妹都死了,我也不想活了,你别管我了……若你能活着离开这里,请你为我们这些惨死的凡人报仇。”年轻人大吼道。 他脑海变得无比清晰清楚,突然将所有的恐惧都横扫一空,前所未有的勇敢和坚定。 说完,他直接冲着白石大磨盘冲去。 “送死而已。” 风部之主等人,并不在意。 李牧反手一捞,没有抓住年轻人。 只觉得身后一股能量急骤地膨胀了起来,那年轻人抱着玉石俱焚的悲壮心态,竟是要自爆,将白石大磨盘摧毁。 “愚蠢。” 玉惊风冷笑。 虽然之前他们往白石大磨盘里塞活人做献祭材料的时候,都是废掉了肩胛骨和琵琶骨,以免发生意外,但一个凡人修士,想要通过自爆,就毁掉白石大磨盘,那却是痴人说梦。 其他风部强者,基本上也是这种心态。 但当他们发现,这年轻人的身上,竟然又爆发出另一种更加强大的能量波动。 “那是……阴雷?” “该死,他身上怎么有那种东西……” 那年轻人的手中,却是不是何时,出现了一颗紫色的阴雷,已经驱动完毕,阴雷开裂,恐怖的能量,在那一瞬间爆发了开来。 这一下子,不管是风部之主,还是其他神玄境的长老,差点儿被吓得魂飞魄散。 这个白石大磨盘,看似普通,但实际上,乃是整个唤神祭祀仪式的核心神物,为了将它凑齐完成,花费了风部数百年的时间。 一旦被摧毁,数百年的心血,就会前功尽弃。 所有风部的强者,再也顾不上围攻李牧,几乎是不约而同第一时间,冲向白石大磨盘,封堵这两股破坏性的力量,避免白石大磨盘被摧毁。 “李大侠,快走……” 年轻人在粉身碎骨的最后一刻,回头看向李牧。 那张年轻的脸上的表情,李牧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大概都不会忘记。 那是一种精神得到了解脱,慨然赴死,平静从容,却又带着期待的表情。 李牧知道,他在期待着什么。 “放心,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 李牧在心中发誓。 那颗紫色的阴雷,是他之前在战斗开之前,交给年轻人做防身之用的,没想到被年轻人这样利用了。 再想其他,已经没有意义。 机不可失。 筋斗云施展到巅峰程度。 李牧利用天眼观察轨迹,身形化作残影,最合理地利用了年轻人争取出来的这一瞬间,从包围圈之中脱身而出,冲入了青铜战车的方向。 轰隆隆! 恐怖的能量爆炸开来。 数大神玄境强者联手,终于将年轻人自爆连同阴雷的能量,完全都压制转移,年轻人化作齑粉,大白石磨盘最终还是没有被波及。 风部强者们,被吓得鬓间冷汗都流淌下来了。 好在是虚惊一场。 “追,别让李牧跑了。” “在这血神殿里,他逃不掉。给我捉回来。” 风部之主亲自出手,与其他神玄境长老一起,追了下去。 李牧落在青铜战车上,张口哇地喷出一口鲜血。 刚才被风部之主击伤,再加上他强行催动力量,脊椎大龙裂缝道伤加剧,让他一瞬间,几乎瘫软在战车上。 不能倒下。 李牧脑海之中非常清楚,危险还没有散去。 逃回这诡异阴森昏暗的神殿,是因为这是刚才那种情况下,唯一可以逃回的路线,但这里依旧是风部掌控的范围。 该怎么办? 任是李牧不知道经历过多少的绝境仙境,逃生经验极其丰富,但是在这个时候,还是一筹莫产。 远处,风部之主等人,已经追上来。 “哈哈,小虫子,哪里逃?” 风部之主对于大殿熟悉至极,隔着数千米,直接出手,流风掌印轰击出来,如流星一般,砸向青铜战车。 李牧强压伤势,出手反击,保护战车。 轰隆! 巨大的爆炸声。 狂乱的能量爆发,将青铜战车直接掀飞了起来,李牧连忙催动法诀,维持青铜战车的平衡。 但就是在这个时候,因为剧烈的颠簸,身后的一尊神玉美人雕像,直接从马车上摔了下去。 “糟糕。” 李牧情急之下,只能跳下马车,抢在这一尊神玉美人雕像摔碎之前,将她抱住。 但这一耽搁,风部之主已经到了近前。 “哈哈,小杂碎,死吧。” 他出手,一记风剑,毫不留情地斩出。 李牧双臂发力,直接将怀中的神玉美人掷向青铜战车的同时,风剑斩过了他的脖颈,人头直接飞了出去。 风部之主冷笑着,身形出现在李牧尸体的身边。 “什么绝世天才,还不是……” 话说到一半,他的面色突变,后面的话,却是再也说不出来。 其他几个神玄境长老,也追至,一看,都松了一口气。 “李牧死了?”其中一人问道。 风部之主咬牙道:“被这个小杂碎骗了。” 只见地面上的李牧尸体,并无任何的血污,渐渐变化,最终成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木质娃娃,其上本该有的古老神明符文,已经破碎裂开。 “莫非是传说之中的替死娃娃?” “李牧手中,还有这样的宝物?” 几个神玄境的长老,都颇为震惊。 风部之主冷哼道:“我倒是要看看,他手中能有几个替死娃娃,给我追,见一次,杀一次,我就不信,他的命,能投多硬。” 整个血神殿如无尽的迷宫空间一样,有着外人难以理解的神妙,风部揣摩钻研多年,地形地势极为熟悉,对于血神殿中的阵法,也颇为了解。 数大神玄境强者,不费多少功夫,很快就又看到了前方疯狂逃窜的青铜战车。 李牧此时,已经委顿在战车上。 怎么办? 从雨部两大长老手中搜来的、两大宝贝,这么快就全部都用掉了,但似乎还是逃不出血神殿。 李牧只觉得精力匹配,难以完全催动,脊背的道上,一道道的裂纹已经蔓延到了整个脊椎,身体几乎瘫痪。 他没有了再战之力。 鲜血从身上伤口中流淌出去,染红了青铜战车的车厢。 也染红了他身后那一尊被及时抢救回来的神玉美人。 此时的李牧,急于苦思脱身之策,根本没有发现,这尊神玉美人竟是如海绵吸水一样,将他的鲜血,一点一滴地吸入到了体内。 渐渐地,一股淡淡的生命气息,悄无声息地从这尊神玉美人体内散发出来。 “李牧,你逃不掉的。” 风部之主追至,再度出手。 可怕的漫天风剑如天崩,将李牧连同青铜战车都笼罩,显然是要一击奏效,彻底击杀李牧。 没有反击之力的李牧,只能苦笑。 难道真的要丧命于此? 眼看着青铜战车连同李牧一起要被轰杀,就在这时,李牧身后那尊神玉美人,眼珠子突然动弹了一下。 一道乳白色的神光,从天而降,命中了青铜马车。 下一瞬间,就如一样的效果,李牧和青铜战车不可思议地原地消失了。 轰! 风剑如暴雨,轰在地面上。 风部之主睁大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篇   0863、白石大磨盘

下一篇   0865、功德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