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9、纯阳覆灭 - 圣武星辰

0869、纯阳覆灭

但就这样离开,李牧并不甘心。 他还未完成黄龙族长的嘱托,也没有为惨死在血神殿的年轻人等人报仇,何况,他对于仙宫之中有可能存在的一些机缘,也颇有兴趣。 “姐姐,能不能让我自己去处理一些事情,我想要为死去的朋友报仇?当时,我发誓要为他们讨回公道。”李牧很直接。 他没有在黄衣仙女面前隐藏自己的想法。 黄衣仙女看着李牧的眼神,略微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点头道:“好。不过,行事小心,不要冲动。” 李牧松了一口气,连忙笑道:“谢谢姐姐。” 看得出来,黄衣仙女是真的关心他。 那青铜战车在之前的战斗之中,已经大部损毁,算是废了,李牧暂时收在储物手环之中,然后又将蠢狗薅过来。 一道乳白色神光从天空之中降下。 李牧和蠢狗两个,就直接被传送离开。 黄衣仙女看着已经没有了蟠桃的桃源,倒并不觉得如何心疼,蟠桃虽好,不是帝宫真正的宝藏。 她美丽清冷的眸子里,流露出思索的神色。 其实对于李牧,她还有诸多的疑问。 最大的疑点有二。 一是为何李牧的血可以破解天魔定身咒,二是李牧身上何以有那么恐怖的功德值。 当然,那条蠢狗,也让她看不透。 …… …… 乳白色神光从天而降。 李牧一人一狗,在白光消失之后,就出现在了血神殿中。 熟悉的环境。 黑色幽暗中带着血色的光线,刺鼻的血腥味,似乎比之前更加浓郁了一些,地面上血水已经干涸,结痂,宛如暴晒后的河床一样龟裂开一条一条的裂纹。 李牧看到了之前他逃跑时,撞碎的血神殿内部宫墙,战斗的痕迹宛然。 黄衣仙女直接将他们传送到了血神殿中。 李牧心中暗惊。 这种手段,未免有些惊人。 难道她可以随心所欲地将其他人,传送到仙宫之中的某一个地方? 这岂不是也意味着,她自己也可以随心所欲地道仙宫中的任何地方? 李牧一下子,有点儿理解黄衣仙女口中‘大开杀戒’的分量了。 不过,这些与他关系不大。 他回来,是为了报仇。 那个年轻人和他师门的死,还有其他凡人修炼者的惨死,李牧必须给他们讨一个公道。 虽然李牧基本上可以说是和他们素不相识,甚至他们之中有一些人,还诋毁过李牧,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该被屠戮和杀害,比如那个年轻人,最后时刻自爆掩护李牧,彰显出来的品秩,远超一些所谓的仙门修士。 总该有一些底线,需要去坚持。 总该有一些事情,需要义无反顾地去做。 而李牧心中的信仰,就是守护。 守护他认为自己应该守护的人、事、物。 这,也是他承诺了那个年轻人的事情。 “一会儿别乱跑。” 李牧调整状态,叮嘱蠢狗。 “汪,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不喜欢。”蠢狗用爪子捂着自己的鼻子,很不适应这种刺鼻的血腥:“你在这里有事吗?要不你先忙,我就不打扰你了,自己去别的地方逛一逛?” 李牧冷哼道:“无所谓,不过,我不敢保证,你离开我身边之后,黄衣仙女姐姐,会不会把你抓起来吃狗肉火锅。” “汪?我才不怕那个在水里和你交.配的老女人,不过,我想了想,还是要留在你身边保护你,毕竟这里很危险。”蠢狗面色一变,义正言辞地道。 李牧心里无语。 这条蠢狗,早晚有一天是贱死的,明明怕得要死,嘴巴还这么损。 懒得再和这蠢狗废话,李牧认准了方向,朝着天井白石大磨盘的方向赶去。 片刻,就看到了之前撞开的破壁。 他冲出去,果然是到了血神殿之外的天井。 “糟糕,来晚了?” 令李牧感觉到失望的是,风部的人,已经不见踪影。 白石大磨盘已经被损毁,似是从内部自然崩碎,化作一地碎裂的白色岩石,将周围的血池覆盖,而血池中的血液,也已经如血神殿内部地面一样,干涸如枯井。 “情况不太妙啊,只怕风部的唤神阴谋,已经成功了。” 李牧皱眉。 来晚了。 这可如何是好? 去哪里寻找风部的人? 李牧有点儿头大。 轰隆! 正东方向,突然传来了剧烈的能量撞击爆裂之声。 “不灭小辈,你逃不了了,放弃吧。” 一道凌厉的大喝之声传来。 李牧心中一动。 “过去看看。” 他带着蠢狗,朝着动静传来的方向赶去。 很快,顺着地图上的安全路线,越过数个廊道,就看到,前方一个由上百道白色半圆拱形廊柱环绕的废弃花园之中,有两个人影,正在交手。 此时,战斗快要结束。 一个雨部的神玄境强者,正在追杀纯阳一脉传人不灭道士,身影交错,极招对撞,不灭道袍染血,浑身伤痕累累,已经是到了强弩之末,危在旦夕…… “风三,我就算是拼死,也要将你风部反叛天庭的消息,传出去,师兄他们,不会白死,你们等着上神的惩罚吧……以我之身,换天之力,再换。” 浑身犹如血水中浸染一样的不灭道士,怒吼中,施展某种秘术。 一个巨大的阴阳八卦银色图案,以他身体为中心浮现换出出来,其中更有一个个大小不同的三角形,长方形,正方形,圆形等等图案,一种不伦不类中西合璧的感觉,极为诡异。 嘭! 不灭的手臂爆裂,化作血雾精气,如蛇虫一样,融入到了这古怪的图案之中。 神光流转涌动。 强大的力量涌现,从奇异的阴阳图案之中流出,附在了不灭的身上。 他战力暴涨,连出数招,力量宛如长江大河一样澎湃而出,竟是将那追杀他的风部神玄境长老风三,直接击飞出去。 占得了上风,不灭道人并未追击,转身就逃。 那种以自己身体献祭换取到的力量,显然是难以持久。 “哈哈,小辈,你这副残躯,几乎都已经换完了,还能换什么?”风部长老风三快速追来,犹如闪电。 不灭跌跌撞撞,因为伤势太重,速度极慢,且有点儿不辨方向,竟是连废弃花园都没有逃出去,就被追上。 “死吧。” 风三追至,一掌拍出。 神玄境的修为,何其可怕,完全碾压了不灭道人。 我命休矣。 不灭道士心中叹息一声,只觉完全被神玄境强者的气息锁定,无法反抗,只能闭目等死。 这时---- 咻! 一道刀光。 金色的刀光,破空袭来。 风三心中陡惊。 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感觉,将他笼罩。 “什么人?” 他浑身毛骨悚然,惊骇之下,那里还顾得上再杀不灭,身形流转,疯狂后退,同时瞬间拍出数百掌,掌印层层叠叠,化作风之壁障,在身前如铜墙铁壁一样展开。 轰! 刀光斩碎了掌印之墙。 “噗……” 风三一条胳膊飞了出去。 血洒长空。 “是你?”他惊怒交加地扶着左臂创口,身形连续闪烁,拉开距离,看到远处杀来的李牧,一脸的难以置信。 瞬间的交手,就让他感觉到,这个凡人天才的战力,竟是比之前高了数倍,危险程度激增。 李牧并不说话,再度出招。 刀光再起。 璀璨夺目的金色,密密麻麻的细碎符文锁链,沟通天地之力,令这一刀的威力,鬼泣神惊。 风三转身就逃,头也不回。 金色刀光劈在他的后背,血雨纷飞,惨叫声从远处传来,但这位风部神玄并未死去,却是借势逃了。 李牧收刀。 他落在废弃花园之中。 “哪位高人,出手相救?”一边的不灭道人,身形摇晃,鲜血顺着身体流淌,脚下已经变成了一片血洼。 李牧转身,一看之下,心中一颤。 昔日那个年轻英俊的纯阳一脉传人,失去了左臂,右掌,耳朵,一只脚,还有一双眼睛,就仿佛是一个被刀劈斧砍的泥人一样,残缺不全,触目惊心,成了一个残废。 尤其是一双眼眶之中,血肉模糊,瞳仁消失,两道殷红的血水,不断地流淌下来,似是血泪一样,令人一看之下,禁不住心惊胆战。 很显然,不灭道人瞎了。 太惨了。 李牧大概猜出来,不灭道人应该是在之前的逃亡之中,连续使用了刚才那种献祭身体换力量的秘术,眼睛,耳朵等身体部位,都是被他献祭掉的。 “不灭世兄,是我。”李牧道。 “李世兄?”不灭道人原本紧绷着的面部表情,终于缓和了一些,旋即又反应过来什么,连忙道:“走,快走,李世兄,风部叛了,风部之主入魔了,以邪术献祭活人,如今正在屠戮诛杀各大仙门,你快走,赶紧离开这里,我来拖住他们……一定,要把消息带出去。” 风部果然得手了吗? 李牧想了想,摇头道:“没有用的,我就算是逃出去,说风部反了,也不会有人信我,毕竟我只是一个凡人而已,何况,这仙宫中,六神部、四大脉各部的前辈高人都在,若是联合起来,或许有机会。” “我师尊他……已经战死了,师兄弟们,为了掩护我逃离,也都已经战死……”不灭道人血泪长流,也不知道因为愤怒还是悲伤,浑身剧烈地颤抖。

上一篇   0868、伪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