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2、神符锻金熔炉术 - 圣武星辰

0872、神符锻金熔炉术

李牧知道,走不了了。 他并不紧张。 因为他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走过。 “蠢狗,照顾好不灭道兄。”李牧低声道。 蠢狗嘟囔道:“这个瞎子,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用,自己也不想活了,保护他干嘛?不如让我吃了他吧。” 李牧真的是想要一脚将这蠢货踢飞,但忍住了。 “李牧。你杀了风儿?” 风部之主站在那巨大魔神的肩头,语气冷森。 “没有没有。”李牧摇头:“刚才只不过是割了几颗草而已。” “愚蠢的凡人。”风部之主如何看不出李牧的调侃。 他的声音中,带着一种奇异的共振回音,越发显得冰冷而不带丝毫的人类感情:“也罢,这本是注定的命运,谁也不能例外,李牧,老夫送你去陪风儿,到时候,有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时候,让你为我的风儿,万年为奴。” 他身形一动,瞬间就来到了李牧跟前,一掌拍出。 和玉惊风、风三等初阶神玄境的强者不同,风部之主乃是成名已久的神玄,早就已经到了神玄高阶,一掌拍出,密密麻麻的风力符文犹如汪洋一般,沛然莫御。 李牧没有硬接,然而是闪避,还击。 “之前与玉惊风等人一战,并未真正逼出我的潜力底线,只有风部之主这样的强者,才让我感觉到了压力……那就来试试,我如今的修为,上限到底在哪里?” 李牧战意澎湃,热血沸腾。 轰轰轰! 可怕的能量爆裂,化作一圈一圈的光波扩散,犹如海浪席卷四周,所过之处,岩石化作飞灰,地壳一层层掀起,周围的假山、神像,就像是烈火染过过的薄纸一样,瞬间烟消云散。 “汪。” 蠢狗低吼了一声,口中隐隐有浓黑如墨的光华流转,似是黑洞一般,挡在不灭的前面,将这种冲击波挡了下来。 不灭眼眶依旧是血洞,但神情却平静了许多,盘膝坐在原地,勉强运转功法,调整状态。 而那高山一样的巨人,则是依旧安静地站在废弃花园之外,如一具没有生命的傀儡一样,一丝不动,唯有一双眼睛,犹如两轮血日一样,高悬在天空中,散发出无尽的炙烈魔邪气息,朝着整个仙宫的各处弥漫。 轰! 李牧身形被击得倒飞出去。 “可惜了一柄神刃,落在你的手中,犹如烧火棍一样。”风部之主身法极为诡异,快到了极点,将风之法则力量发挥到了极点,李牧全力催动眉心竖眼,只能勉强跟上对方的速度。 “风部,本来以速度见长,和他平速度,我不是对手。” 李牧心中暗忖。 轰轰轰! 连续对招。 在对方强大的力量和无与伦比的速度之下,李牧完全处于下风。 “撒手。” 风部之主一指点在李牧的手腕。 大半个手腕差点儿炸开,四刃伤神刀脱手而出。 流风一转。 风部之主已经身形幻化,将四刃伤神刀抢在了手中,反手一刀,就朝着李牧劈下。 李牧心中一跳,筋斗云施展,急速后退。 但风部之主的速度快,刀法竟是也颇为高明,刀锋所指,如影随形,直接锁定了李牧眉心,当头斩下。 李牧怒喝一声,直接出拳,以截击之术,一拳砸在四刃伤神刀的侧面。 轰! 刀光流转,长刀竟是直接被砸飞。 “嗯?” 两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李牧吃了一惊。 怎么回事? 刚才那一瞬间,拳刀相交,他突然发现风部之主刀上所含的力量,极为微弱,与之前他的掌法相比,弱了不止一筹,原本李牧以为自己仓促之下,以拳截刀,哪怕不断手,也得重伤。 谁知道竟是一拳将四刃伤神刀直接从风部之主的手中给震飞了。 风部之主反应更快一点,身形如流光,第一时间,将这柄神刀,又握在了手中。 他凝滞在虚空之中,低头看刀,神色惊疑不定。 李牧一语不发,身形在虚空中拉出一长传残影,瞬间逼近,手中两柄精品道器长刀,化作漫天茫茫刀光,直接斩下。 “不愧是传说之中的神刃,不过,我就不信,打不破禁忌,不能为我所用。”风部之主将己身狂暴强大的真元,强行注入到四刃伤神刀之中。 一层层奇异的符文,在四刃伤神刀的刀身浮现出来,好似是被点亮的烛火。 刀光一闪。 嗤嗤! 漫天的刀芒破碎。 李牧手中的两柄长刀,瞬间被斩为碎屑。 “千星碎!” 李牧早有准备,瞬间弃掉手中的刀柄,然后以真武拳轰出。 可怕的千星爆裂拳劲,瞬间勃发。 “哈哈,死。”风部之主大笑,再动挥动斯热伤神刀。 砰! 神刃再度被轰飞,破空飞出。 “什么?” 风部之主大吃一惊。 刚才他明明已经是催动了这柄神刃,为何突然又失效了? 李牧脸上的惊讶之色,一闪即逝,双拳已经如神龙出海一般,连续打出,【破天锤】、【崩天裂】等真武拳的拳势,融会贯通,竟有山岳崩催,星河破碎之势,将风部之主给压住了。 轰! 一拳轰在风部之主的脸上。 这位神玄境高阶存在的头颅,立刻就像是陀螺一样,在脖子里疯狂地转了起来,脖颈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但真武拳的威力,完全是纯粹的肉身力量,并不具备其他异力,所以对生命力强横的武道强者来说,并不难复原。 几乎是一念之间,风部之主的伤势已经恢复,随手一招,将四刃伤神刀摄入到手中,展开了反击。 一刀一刀,配合着神玄境高阶的强横真元,犀利无匹。 李牧深知四刃伤神刀的锋锐,所以并不敢以肉身肉掌相抗,连续换了手中数种兵器,都被削断斩碎。 李牧投鼠忌器,很快就又落入下风。 “要败了。” 李牧心中升起这样的念头。 他开始筹谋退路。 只是可惜了这柄神刃,落入到了敌人的手中。 “不要怕,和他打。” 一个声音,在李牧耳边毫无征兆地突然响起。 是黄衣仙女的声音。 寒光流转。 风部之主挥刀攻来。 李牧下意识地就要闪避。 黄衣仙女的声音再度响起:“不用担心,这柄刀,伤不了你。” 李牧将心一横,一拳轰在刀刃上。 轰! 刻意握紧了刀柄的风部之主,直接被连人带刀,被真武拳的纯粹肉身之力,轰飞了数百米,才在半空之中稳下身形。 “为什么会这样?” 风部之主惊怒难言。 这柄神刃,明明锋利无比,无坚不摧,任何兵器,与其对撞,都可以摧毁,但却偏偏,无法斩破李牧的肉身,难道这个凡人妖孽,肉身修为,竟然是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吗? 李牧也大感意外。 之前一两次,他并未太过于在意,现在看来,那炳刀,竟然无上斩碎他的肉身? 拳头上传来的剧烈痛楚,宛如骨裂,但皮肤上被神刀砍过的地方,却是只有数道白痕而已,连皮都没有破。 “哈哈哈,所谓神玄,不过如此。” 李牧心中大定,揉身而上。 这一次,他将真武拳施展到极致,尤其是前七招,连贯起来,颇有碎裂星痕,搅乱星河的威势,连绵不绝,恐怖的拳势,疯狂宣泄出去。 “小辈……” 风部之主心中的怒意,难以控制。 他何时,被人如此嘲讽过? 再度的交手,局势发生了奇妙的改变。 李牧谨慎地尝试了几次之后,发现不管风部之主如何施展刀法战技,竟是都不能真的伤到自己之后,他就完全放开了,直接以肉掌肉身,不断地硬抗四刃伤神刀。 轰轰轰轰! 刀光不断地站在身上。 李牧疼的呲牙咧嘴。 但也只是疼而已。 除了一道道白痕之外,没有任何的伤痕。 “符力入骨,以身为炉,外力为火,祭炼内己……“ 黄衣仙女的声音,再度在李牧的耳边响起。 这是一段古老的秘术口诀。 李牧稍稍一怔,立刻捕捉到了其中一些真意。 他注意到,风部之主的表情,除了愤怒之外,没有任何的变化,也就是说,黄衣仙女的声音,只有他一个人能够听到。 李牧一边战斗,一边领悟。 黄衣仙女的声音,不断地响起,为他解惑,将一种名为【神符锻金熔炉术】的秘法,为他娓娓道来,很耐心地解释清楚。 李牧很快就了然于胸。 他暗中运转秘术心法,战斗之中,不断以肉身承受风部之主挥击四刃伤神刀的抽打劈砍之力,将其引入体内,锻炼黄金符力。 上皇境强者将真元转化为符力,发挥诸多妙用。 这也是上皇境强于王者境的原因之一。 李牧稀里糊涂误打误撞进入上皇境,【化符】之后,体内的黄金符文锁链之力,诸多妙用,都没有开发出来,此时按照黄衣仙女所传授的【神符锻金熔炉术】,不断地借助风部之主的力量,锻炼己身。 逐渐地,体内的黄金符文锁链,绽放出更加璀璨的黄金光芒,透体而出,令李牧犹如一颗璀璨的黄金大日一样,不可逼视。 “怎么会这样?” 风部之主气的牙疼。 他数次尝试强行催动四刃伤神刀的力量,都不能成功,结果这个李牧,全身上下不知道承受了多少刀,按理说早该打成肉酱了,但现在却依旧生龙活虎,而且似乎每一份每一秒,都在变强。 “啊……” 李牧只觉得体内,发生了无与伦比的变化。 他怒吼声中,出拳,宣泄。 轰! 风部之主心惊,以四刃伤神刀横挡。 但就在这一瞬间,拳劲与刀芒相交的瞬间,发生了一件令李牧和风部之主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 还有一更。

下一篇   0873、神刃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