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8、要诈尸了? - 圣武星辰

0878、要诈尸了?

帝宫破了,就好像是家没有了。 帝君和娘娘离开了,就好像是家里的孩子失去了爹妈。 一瞬间那种失去一切的绝望感,足以令最坚强的人感觉到崩溃和疯狂。 有几个年龄大一点的战士,哭的最为伤心。 长久以来,天庭真的是他们的家,他们出生的时候就在这里,父辈也死在这里,血与髓都与这座仙宫融合在了一起,这种家破人亡的感觉,比死还难受。 “分.散撤.离?撤去哪里?”一个须发灰白的老战士,痛哭着道:“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就算是死,我的骨头,也要腐烂在这里。” “不走!” “战战战!” “与帝宫共存亡。” 很多战士,浑身带伤,目光喷火,握紧了手中的兵器,大声地怒吼,士气仿佛是飓浪一样不断地高涨。 站在大门口的将军,眼中带着悲怆,也带着怒极恨极的笑。 “哈哈哈,好,我秦钟,还有我的兄弟们,今日与帝宫共存亡,但是,我们的种,还是得留下来,不能绝,李牧,我这里有一枚破界符,你是整个年龄最小的,也是天赋最好的一个,也许以前你性格怯懦,但今日,你的表现很好,杀敌最多,我的种,就由你来传承下去,快走!” 将军说完,一道暖玉光芒,直接从手中飞出去,贴在了李牧的身上。 李牧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只觉得浑身被一股破界空间之力包裹,如飞升而去的那种感觉一样,就要离开这里。 “不,我不走,留我下来,我可一战。” 李牧大吼着。 但他最终被这种暖玉光华围绕,传送离开。 在最后的视角里,李牧看到,关闭的营门被轰然砸开,一个身高五米,生有三对手臂,獠牙长真正一米的域外天魔,带着犹如黑色潮水一样的魔军,冲来进来…… 营地里的留守的古天庭战士们,犹如割麦子一样被残杀,一个个倒在了血泊之中,被屠戮,但临死,也都保持着战斗状态,没有任何一个人求饶…… 而那位实力最高的将军,在奋力守护自己的兵,不知道斩杀了多少域外天魔之后,则是被那个身高五米多的域外天魔首领,直接一枪钉在了营地刑台上…… 这一切,就像是快进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在李牧的眼中呈现。 “不!” 李牧不由自主地怒吼。 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这或许是一场幻觉,明知道自己其实与这里发生的一切并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而他看到这一切前后,也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而已,但他还是彻底地代入其中,想要冲破的携裹之力,想要杀敌,想要救人…… 这时,那域外天魔首领,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目光冷森,宛如阴魔,朝着李牧消失的方向看来。 李牧只觉得浑身一冷,好似是被万载寒冰给冰冻一样,一道可怕的杀机,透过虚空界域杀来…… 好可怕的力量。 “噗!” 李牧被那杀机穿肩而过,张口喷出一道鲜血。 他脚步一个踉跄,视线一阵恍惚。 等到他视线在变得清晰之后,他惊讶地发现,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又发生了。 自己依旧是在这破烂废弃的营地校场中的高高刑台上,下面密密麻麻是天魔战士的骨山,远处堆满了死去的古天庭战士和域外天魔的尸骸,他依旧站在刑台上,破碎的铡刀,被钉死在刑台上的将军…… 天空低沉,阴云笼罩。 光线昏暗。 周围依旧是阴风阵阵,还有奇异的沙沙声响,好似是有看不见的鬼魂,在踩着整齐的步伐行军一样。 一切的硝烟和战争已经远去。 刚才发生的一切,仿佛是一场梦。 但为什么,痛觉和触感,是那么真实。 就连感情,也如此真切,以至于李牧还沉浸在那种战士和朋友死去的悲痛之中,难以自拔。 他看了看脚边的蠢狗,道:“刚才怎么回事?” 蠢狗用鄙夷的眼神道:“什么刚才?你怎么回事?我还要问你呢,你才登上刑台不久,就吐了一口血,我说,不会是因为和那个女人交.配耗费太多,你有点儿虚了吧,爬个台子你也会喷血?吃点药补一补吧。” 李牧一愣。 也就是说,在自己感觉之中,过去的至少一炷香的时间,在蠢狗的感觉里,其实只不过是一瞬? 那种幻觉,只有自己一个人经历了看到了? 不不不。 那不是幻觉。 李牧以手抚胸,他还能感觉到,最后时刻,那个可怕的域外天魔首领,充满杀机的目光,在他身上留下的暗伤,这一口喷出的血,便是证据。 终于可以重新运转,黄金符力在在体内流转,将那一缕杀气炼化。 如果之前的一切是幻觉,那自己不可能受伤啊。 李牧皱着眉头,不知道刚才的这一切,到底是什么回事。 他猛然想起什么,回头看去。 就看铡刀两侧的刑柱上,那两条原本脱离石柱飞起的天龙,此时又已经回到了石柱上,变成了阳篆的雕刻图案,再也没有了丝毫的活力生气,而它们口中衔着的黑色兽环,则安静地镶嵌在凹槽中,没有什么变化。 李牧清晰地记得,之前出现幻象的时候,这两条飞龙冲天而起,黑色兽环还发出了漫天的乌光,一切都是因此而引起。 李牧想了想,过去将那兽环,重新摘取了下来。 右侧兽环是他送归的,左侧兽环是原先就有的。 李牧都摘取了下来。 这两个黑色兽环,几乎一模一样,不论是大小还是材质,重量也是相同,就连内壁上篆刻着的字迹,也是一模一样。 “这环,绝对来历不凡,我之前在另一个时空中,并未看到刑台上有石柱和飞龙篆刻,更没有兽环,它们是后来才又被人拿到这里的吗?” 李牧握着双环,陷入了沉思。 蠢狗此时已经不管李牧,跳下刑台,耸动着鼻子周围搜寻着什么,道:“满地白花花的骨头,吃起来应该嘎嘣脆,但年代有点久了,味道可能不如新鲜的时候……” 嘎吱吱扎扎! 大门门轴转动的声音响起。 刚才自动轰然关闭的饕餮头像石纹大门,突然又缓缓地被推开了。 嗯? 有人来了? 李牧心中一动,拉着呆狗,身形快速后撤,藏在了远处一座破碎倒塌的营房之后,收敛气息,影藏了起来。 他想要看看,来到人是什么来路。 人影闪烁。 一群人从外面争先恐后地走了进来。 “就是这里了,哈哈,传说之中的魔葬之地,传说当年,这里是域外天魔与古天庭逆军一战最凶残之地,亦是传说之中的帝器至宝失陷之地……” “终于到了。” “找到天地环,我鬼部必须得其一。” “我雷部也要一个。” “嘿嘿,各凭本事吧,双环合一,才更有帝器的威力。” 走在前面的数个人影,浑身澎湃着神玄境的强大气息,正是天庭六神部之中的鬼部和雷部的高手强者,鬼部之主和雷部之主,自然不例外。 鬼部传人‘鬼’,和雷部的传人,也在人群中,此外还有鬼部和雷部的神玄境长老等数十人。 这样的一队人马,能量不小。 数十人一进来,就极有目的的开始在整个废弃营地之中搜了起来。 李牧暗中观察着。 这些人说的,莫非就是拿一对黑色的兽环?这玩意儿竟然是帝器? 李牧有点儿不太敢相信。 就看雷部和鬼部一群人,一路搜索,很快就发现了刑台的所在。 “这里有一具金刚不坏的尸体。”一位鬼部长老语气无比惊喜地发现了刑台上的将军尸体。 “哈哈,如此珍贵的材料,简直就是千载难逢,只要将他炼化,可以制造出绝世凶兵。” “这是个宝贝。” “一块好材料。” 其他鬼部的强者,也都无比兴奋地为了过来。 鬼部之主是一个身形极矮,脑袋比身形还要大的巨脑侏儒,长相倒是颇为清秀,如果单看脸的话,可以将他归到美男子的阵营中。 但问题是,这种脑袋和身形的比例,实在是太夸张,比地球凡间国漫中大头娃娃的身形比例还夸张,让人总是担心,会不会一个不小心,脑子直接把脖子给压折断了。 “这还是一具古天庭逆军的将领级尸体,哈哈哈,不虚此行,他生前必定已经是大道境的强者了,若是可以将其尸体解析,我们或许可以得到一部大道经!” 鬼部之主站在将军的尸体前面,仔细观察,越看越是欢喜。 “嘿嘿,好啊,你们鬼部要尸体,那我们雷部只要,不耽误……”雷藏也上了刑台,仔细观察着,最终目光落在了废弃铡刀两侧的石柱上。 但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表情,一下子就凝重了起来。 “不好,不见了。”雷藏看着石雕阳篆飞龙口中的凹槽,正是一对环状,一下子心中升起不妙的感觉。 “不可能。”一位看似是文士模样的修士,闻言一脸的不相信,从雷部的阵营中走出来,道:“宗门神典明明记得很清楚,就在这里……” 鬼部一位专门研究仙宫的神玄长老,赶过来,仔细观察了片刻,然后闭上眼睛,仔细地掐指算了算,突然面色一变,道:“不好,有人提前一步,拿走了天地环……” “什么?” “是谁?” “追。” “帝器绝对不能旁落。” 两部的高手强者,一下子脸都变了。 雷部那位中年文士,也是一阵掐算,道:“空气中还残留有的气息,此人绝对没有走远……不对,他还应该就藏在这里,没有离开,大家小心戒备。” 话音未落。 嗡嗡嗡! 奇异的震动声响起。 就看那柄钉在死去将军尸体上的血色长枪,突然毫无征兆地高频震动了起来,仿佛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要将他从尸体上抽出来一样。 两部的强者,立刻都抽身后退,极度警惕地看着将军的尸体。 要诈尸了?

下一篇   0879、李牧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