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3、一声兄弟,一生兄弟 - 圣武星辰

0883、一声兄弟,一生兄弟

“嗷呜……汪。请看最全!的小说!” 一道银灰光芒闪过。 一条肥硕的大狗,极为灵活地跃过天空,一张嘴,将落下的【天地环】双环都叼在了嘴里,然后到了李牧的身边。 李牧将将军秦钟的身形扶住。 “将军,你……怎么样?”他感觉到秦钟体内的生者气息,如倒扣的沙漏一样在飞快地流逝,抓也抓不住。 “将军。” 【披甲营】的将士们,也都第一时间拱卫了过来。 这时,异的变化在发生。 笼罩在整个校场营地之的阴气,开始消散。 天空之的阴云,也逐渐消弭。 “天魔已除。我们该做的事情,终于完成了。”秦钟将军站直了身躯,脸带着感慨,又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解脱:“生与死的轮回,我们走过,兄弟们,从今天开始,我们可以安心地长眠了。” 一阵微风吹过。 将士们脸的表情,变得柔和了起来,原本笼罩在身的森森死亡阴气,逐渐消失,脸的笑容显现出前所未有的鲜活气色。 “愿永远追随将军。” 赵猛这个腹肌如石雕般鲜明的汉子,眼蕴含着泪光,神情激动。 “【披甲营】浩气长存。” 王得虎、甄梦龙等人,也是在刑台之下,身躯笔直如标枪,纷纷举着武器,行军礼,慷慨之气,贯穿浩宇。 秦钟欣慰无地点头笑道:“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跟随我,你们不入轮回,生也战,死也战,死了百次,战了百次,纵然骨肉消融干枯,都不能安息,还要陪我在这无尽的轮回之再战,这一辈子,能够有你们这样兵,是我秦钟的骄傲和光荣。” 下面将士们妆容整肃,依旧无崇敬地行着军礼。 这种神圣的气息,唯有真正的军人,才能理解。 李牧也被这种气氛所感染了。 这是一群死了也战斗的军人。 让李牧想起了曾经在神州大陆星球的时候,大月王朝在危亡之际,也有这样一群士兵,同样的彪悍,同样的无悔付出。 “李牧,也要感谢你。” 秦钟转身看向李牧。 “感谢你在时隔漫长岁月之后,终于将【天地环】凑齐,让我在最后一次死境轮回之,可以击败宿命之敌,守住了这座城,守住了这道门,让【披甲营】的兄弟们,终于可以长眠于地下。” 他轻轻地拍了拍李牧的肩膀。 这个动作,像是在那场幻境经历之,他在最后送李牧逃离的时候,拍李牧肩膀一样。 可是这一次,秦钟的手臂,已经不再那么有力,也不再那么温暖,他的身躯,也逐渐地开始虚化。 不只是秦钟,其他所有的【披甲营】军士们,都开始虚化,像是正在逐渐干涸的水痕一样,要消失。 而他们的身,有一种神圣庄严的气息,似是要羽化而登仙。 “我曾经,也是【披甲营】的一员。”李牧被这种气氛所感染:“而且,今日能够与诸位并肩一战,乃是我的最大的荣耀之一。” 秦钟笑道:“昔日的烽火台点火士,如今成长了,说起来,我现在好像已经想不起来,当初你是怎么调入我【披甲营】的了……李牧,本将有一个不情之请,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 李牧毫不犹豫地道:“将军请说。” 秦钟道:“此地关系甚大,一旦失守,人族危亡在即,这一战之后,我和兄弟们,要永恒地离开这里了,无法再战,所以恳请你,能够将我【披甲营】的使命,坚守下来,为我们镇守此地,十年之内,护住这扇门。” “十年是吗?”李牧一听,略有犹豫之后,道:“好,我答应了。” 十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李牧已经不用为地球的命运而又辗转担忧,所以这十年,倒不是不可以坚守下来。 秦钟道:“多谢你,小牧。” 他缓缓抬手,向李牧行了一个古天庭的致敬军礼。 “行礼!” 下方赵猛大喝。 所有【披甲营】的将士,纷纷带着感激和信任的目光,向李牧行礼。 赵猛用拳头,锤了捶自己的胸口,向李牧笑了笑:“兄弟。” 王得虎、甄梦龙也笑了:“兄弟。” 整个【披甲营】的战士们,都用拳头锤了捶自己的胸口,道:“兄弟。” 这一声兄弟,并不容易。 当年,这是在军礼之外,昔日营地训练时,在遇到了真正值得信任和敬佩,足以让自己生死托付的真正袍泽的时候,战士们自己约定的一种表达方式。 李牧胸有热血在燃烧:“兄弟。” 他重重地锤了捶自己的胸口。 那颗心,在强有力地砰砰砰跳。 这时,一股柔和之风吹过。 像是风的灰烬一样,秦钟的身躯散去,化作偏偏飞灰,消散在了虚空之。 同样散去的还有【披甲营】的将士们。 骨肉消散,唯有骸骨。 李牧一下子,禁不住热泪盈眶。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李牧真的很难说清楚,但他相信,别说是十年,哪怕是一百年,只要是这群人开口了,他也一定要坚持去做到。 这时,将军秦钟的骸骨,赵猛等将士的股海,多有金色的光点闪烁。 这些光点,像是漫天飞舞的萤火虫一样,渐渐飘飞了起来,一点一点地,朝着李牧汇集而来,最终,数百道光点化作一团金色的流光,一下子涌来,将李牧簇拥,最终汇入到了他的身体之。 “这是……” 李牧感觉到惊讶和怪。 金色的光点,似乎是某种力量,但却看不清道不明,哪怕是涌入体内,李牧也感应不到。 难道是将士们散去消亡的灵魂力量吗? 看着一句句彻底失去了灵性的骨架,李牧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心很清楚,一群真正的战士,一群为了捍卫荣耀和人族的战士,终于可以安息长眠了。 李牧静立在刑台片刻,转身看向雷部和鬼的人。 “嘿嘿,李牧,你现在,还剩下几分力气?”雷部年士皮笑肉不笑,带着几分试探,以及蛊惑其他人心的味道。 李牧看了一眼,神色冰冷地道:“我现在心情不好,你们趁早给我滚,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秦钟等人为捍卫人族而死。 但如雷部鬼部这些人,活着如恶鬼,真的是值得秦钟和【披甲营】的汉子们用自己的生命,用数千年死而不得安静去捍卫吗? 李牧在这个时候,尤其是此刻,面对着秦钟等人的识海,他不是特别想杀人。 所以才让神部的人滚。 但若是有人故意送死,那他也不会妇人之仁。 年士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又笑了起来,道:“李牧,你可知道,此城为什么重要?那些阴兵,为何不惜放弃轮回数千年,也要镇守在这里,嘿嘿,其实,这座城,其实还有另一扇门,通往神话的真相,你难道不想知道吗?” 李牧心,根本没有丝毫的波澜:“这一切,和你有关系吗?” “我……”年士面色一僵。 李牧不等他说话,直接一抬手指,道:“十息之内,给我消失,否则,你们永远留下,来陪我【披甲营】的兄弟们。”

上一篇   0882、帝器

下一篇   0884、龙蝎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