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4、龙蝎帝君 - 圣武星辰

0884、龙蝎帝君

秦钟等人因为守护人族而死,所以李牧不想在他们的英魂,刚刚消散安息之后,就屠戮同为人族的雷藏等人,这是对逝者的一种尊敬。 但是,这个中年文士的嘴脸,让李牧心中的杀念,忍不住又开始沸腾。 “你最好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再敢多说一个字,我就杀了你。” 李牧很直接地道。 中年文士一下子就面色僵硬。 任他巧舌如簧,就算是有千万计策算计,只要闭着嘴,就都无法施展了。 雷部的人,还在垂涎李牧手中的【天地环】。 鬼部的人,对秦钟等【披甲营】将士的尸骸充满了贪念。 李牧的强势,令他们愤怒。 但一想到刚才李牧与域外天魔战斗的时候,那种纵横无敌的可怕实力,他们还是有些忌惮和心虚。 就在他们稍微犹豫的时候,大门之外,突然又有流光闪烁而至。 来人了。 李牧微微皱眉,扭头看去。 又是神部的人? 流光落地,化作人影。 为首的人,赫然正是云部的仙气美妇,其后跟着的是一些云部的神玄,还有雾部之主,以及雾部传人水月仙子,总计三十一人。 中年文士眼睛一亮。 天赐良机啊。 他立刻主动迎上去,以传音秘术,嘴唇微动,向云部仙气美妇和雾部之主,说了一些什么。 仙气美妇看向李牧,第一句话,问的却是:“李牧,我徒儿身在何处?” 她的表情中带着关切紧张,一看不是伪作,看来是真的关心云光圣女。 难道云光圣女到现在还未与云部的人汇合? 李牧心中一动,将当日放云光圣女离开的事情,说了一遍。 仙气美妇怔了怔,道:“你明知道这仙宫之中,处处充满了危险,你竟然……哼,最好说的是实话,如果云儿有什么意外,我与你不死不休。” 李牧没有再说其他,直接下了逐客令,道:“此处乃是禁地,你们速速离开。” “哦?禁地?什么样的禁地?”人群中,突然走出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公子哥走来出来。 他白净的瓜子脸蛋,一双眸子,特别有神,漆黑如墨,似是暗夜之中唯二璀璨的一对星辰一样,脸上带着一丝难以捉摸的笑意,道:“小家伙,我只知道,此地名为【中天门】,越过你身后的那个刑台,开启位于城墙上的无形之门,就可以进入仙种中真正的宝地,得启仙缘。” 李牧眸子里凝出如丝的杀意,道:“就算是有仙缘,有我在,也与你无缘,速速离去吧。” 他准备将秦钟和整个【披甲营】的将士,都安葬起来,然后在找人向燃灯寺送出一个消息,直接封印校场闭关。 十年时间,不过是一次闭关而已。 正好他数次大战,武道心境和功法,都已经到了一个不得不去芜存菁,好好琢磨的底部,十年闭关,也是一个必要的选择。 对于修士来说,闭关百年都是常有的事情。 十年,宛如一瞬。 “呵呵,小家伙,野心不小啊,想要一个人独吞仙缘?呵呵,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年轻公子哥笑了起来。 李牧这才注意到,这个年轻公子哥的身份,显然有些特殊,云部和雾部的众人,竟是对其毕恭毕敬,哪怕是桀骜的仙气美妇,还是雾部之主、水月仙子等人,都不敢正视这白面公子哥,当他走过,纷纷低头,犹如奴婢。 年轻公子哥步履悠闲,缓缓地走到刑台前,目光扫过【披甲营】众将士的尸骸,摇着头,嘴里发出‘啧啧啧’的声音,道:“百次轮回,死而犹战,古天庭的这些邪祟们,执念还真的是深。” 他又看向李牧,眸子里的黑色瞳仁突然放大,一片漆黑,分不清楚瞳仁和眼白,犹如两汪深邃无比的黑潭一样,看了两眼,摇头道:“你的身上,有古天庭邪祟的气息,看来,你入魔已深,怪不得敢说出这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话来,也罢,今日吾便超度你,入了无常,你得谢谢我才是,下辈子,做一个好人吧。” 话音落下,他的双眸之中,突然又两道黑色的蛇影,快如闪电,猛地飞窜出来,朝着李牧眉心噬下。 李牧早就防备着,心念一起,四道黄金刀意锁链瞬间蛇盘而现,守在身前,如四层金光神盾。 砰砰砰砰! 瞬间那黑色蛇影就破开了黄金刀意蛇盾,如粗摧枯拉朽一般。 “什么?” 李牧大惊。 这时,一道黑光一闪。 击在了两道黑色蛇影身上,将其击飞,消散。 却是关键时刻,蠢狗将口中的【天地环】震出,化解了这白净脸面公子哥的偷袭。 李牧立刻明白,这年轻白净公子哥的实力,比自己之前心生警惕的时候的估测,还要可怕,就算是不如之前战死的那个天魔统领,只怕是也差不多了。 莫非竟然是大道境的存在? 可是六神部什么时候,竟然出了这样一个人物?便是六部之主,也未见得有如此修为啊。 仿佛是看穿了李牧的心思,一击无功的年轻公子哥,眼睛已经恢复了正常,道:“不用乱想了,吾脱出樊笼不过一日而已,便要拆了这古天庭,昔日未尽之事,今日来做,也不迟。” 李牧一下子明白了。 “你就是天庭的上神?” 他盯住了这人,一阵毛骨悚然。 之前六神部进入仙宫之前,曾经隐约透露过,他们来仙宫之中,乃是为了找到某种东西,来让沉睡之中的天庭上神苏醒,这是最大的目标。 不过因为雨部、雷部、鬼部、风部等神部,自从进入了仙宫之后,就开始打起了各自的算盘,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以李牧几乎将这件事情给忘了。 但现在看来,六神部作为天庭在外的最大分支力量,并非都是挂羊头卖狗肉之辈,云部和雾部,还真的是奔着为昔日上神奔走的目的来的,而且真的是成功唤醒了一尊天庭上神。 古天庭和天庭,乃是生死大敌。 昔年入侵古天庭仙宫的力量,可不止是域外天魔,还有天庭的诸神。 李牧看向这年轻白净公子哥的眼神里,立刻就多了浓浓的忌惮和戒备,知道遇到了比那天魔统领还要可怕的敌人。 “你倒是脑子转的快。”年轻公子哥笑了笑,有一种完全不在意对方心态变化的超脱感,“知道了吾之身份,你是不是可以死心了?听闻你只是一个凡人,能有这样的修为不易,我当年见过你师父,一条鱼精而已,道法倒也是厉害,本想着为他留一点儿香火情,谁曾想,你自己被古天庭邪祟沾染,已经入骨,无药可救,只能杀了你了,那条老鱼精,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倒是你这条狗……嘿嘿,有那么一点儿的意思,也罢,杀人留狗,也不是不可以。” 李牧心中一跳。 果然是天庭的上神,知道老神棍。 神部将老神棍称之为鱼前辈,而这个上神,则称老神棍为老鱼精……难道老神棍,竟然是一条鱼得道成精?什么鱼?咸鱼吗? 这些念头在李牧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 才答应了秦钟等人,镇守此地十年,立刻就遇到了这样的对手,考验也来的太快了。 李牧双手一探,将【天地环】握在手中。 【四刃伤神刀】的锁链刀形态,对于白净公子哥并无如对其他神部高手时那种特别的杀伤力,连对方一道瞳术都接不住,让李牧明白,此时,只能依靠这一对目前为止他还不知道该怎么使用的帝器【天地环】了。 入手沉重,犹如手握江山。 白净公子哥看到乌漆嘛黑的双环,眼睛深处,闪过一丝忌惮之色,不过,转念一想,这世上能与他抗衡的人,应该已经不多,反正如今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中,所以也不着急,多少年的樊笼一朝得脱,话痨的性子就再也控制不住,就想要多说一些,道:“天地双环啊,很久不曾见了,令人怀念……当初这一对环,可不是这种颜色,而是龙蝎那老鬼,采集月精金髓而炼,这种号称是寰宇十大仙金之五的神料,本来是洁白如雪,所以曾经的天地双环,可是纯纯如玉,皎皎如月,可是后来,却变成了黑色,小家伙,你可知道为什么?” 李牧心中暗道奇怪。 这个人,刚才要痛下杀手,一击不得,怎么突然这么多的废话,不过也不打紧,正需要时间,暗中揣摩这天地双环的用法,所以这天庭上神废话越多越好。 他不动声色,却假装脸上也露出好奇之色。 白净公子嘿嘿笑道:“那是因为,龙蝎那老鬼,杀戮太多,以这双环,不知道屠戮多少的生灵强者,硬生生地被亡者之血,将这一对双环,染成了血色,最终又变成了黑色,你以为它们是传说之中的无双帝器,实际上,却也是绝世凶器,嘿嘿,寰宇第五的仙金都染黑了,你觉得,龙蝎老鬼用它杀了多少生灵?” 李牧终于忍不住问道:“龙蝎是谁?” 白净公子满脸惊讶地张了张嘴巴,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然后突然就笑了起来:“哈哈哈,这就太有意思了,你身上,古天庭邪祟如此之深,我本以为,你好歹也知道这个邪祟神朝的一些事情,原来你竟然什么都不知道,连当年的古天庭帝君的名号,都不知道,哈哈哈,那老鱼精怎么教出你这样一个小可爱,哈哈哈,小家伙,你不会是故意逗我笑的吧?” 李牧默然。 原来古天庭的帝君,叫做龙蝎,那应该称之为是龙蝎仙帝了。

下一篇   0885、不败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