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6、仙缘之门 - 圣武星辰

0886、仙缘之门

新出现的这个年人,让李牧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前所未有的窒息感,好像是面对着站在食物链顶端的顶级掠食者一样。手机端 因为名字问题被算计了的宋玉,怒容早消,脸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您……您怎么现身了?不对啊,现在还只是序曲刚开始的阶段,您不是要等到一年之后……” 突然宋玉的嘴巴张啊张,但发不出声音来了。 “这样安静许多了。” 白袍年人搓了个响指,满意地点点头。 有一个话痨从属,有的时候,真的是很无奈的事,不过一旦他若是闭嘴,那世界静好了。 李牧自然也看出来,宋玉是被‘禁言’了。 果然大家都讨厌话痨吗。 感受到白袍年人的目光扫过来,李牧有一种浑身下都被扒的精光一样的惊悚感,仿佛全身下一丝不挂,所有的秘密都要被看穿一样。 “哦,那个人的功法。” 白袍年人收回目光,淡淡地道:“出来吧。” 空气没有动静。 白袍年人又打一个响指。 啪。 一缕法则微微震动。 滴答。 空一滴金色的血液掉落。 虚空,微弱的涟漪如幽深井面被一颗小石子砸碎一样闪烁蔓延开来。 窈窕曼妙的黄色宫装美丽长裙身影,缓缓地浮现,清丽无双的脸庞,左肩侧一道血痕,金色的血液从伤口流淌出来,顺着手臂指尖,一滴一滴地滴落。 “姐姐,是你,你……怎么样?” 李牧又惊又喜。 是黄衣仙女。 她果然是在暗保护自己,可看起来,白袍年人太过于强大,哪怕是黄衣仙女借助地利,也无法与之对抗。 向李牧传递了一个放心的眼神,黄衣仙女落在刑台,半个身位微微挡在李牧的身前。 她左手纤纤玉指轻轻地捏出一个手诀,低落在地面的金色血液,以及手臂流淌着的金色血液,仿佛是时光倒流一样,重新回到了她的伤口,转而伤口愈合。 “琉璃,你竟敢来龙蝎帝宫?”黄衣仙女盯着白袍年人,平静的表情之下,蕴含着宛如远古地底.火山一样的愤怒。 年人微微一笑:“得来啊,来取回当年陛下失落在这里的东西。” 黄衣仙女怒意勃发,道:“虚空联合域外天魔,背叛同盟,当遭宇宙星辰之诛之咒,那是他该付出的代价,还想取回?简直是做梦。等到我朝陛下回来,必定清算当年之仇。” “风物宜放长眼量,龙蝎短视,才有此劫,我朝陛下雄才大略,看的更远,是你们迂腐守旧,坏了大局,否则,混沌战场的战事,早平息了。”年人道:“再说,这么多年过去了,老迈的龙蝎,还回得来吗?” 李牧似乎听懂了一些什么。 古天庭与天庭的创建者,分明是龙蝎帝君和虚空帝君,听起来,双方的矛盾,似乎是一种理念之争? 李牧好了起来。 年人口的‘虚空帝君失落之物’,到底是什么呢? “任你巧舌如簧,难推当年背叛负义之,想要拿走那件东西,看你这些年,是否真的已经如当年所说那样,将帝君阵纹勘悟推通了。” 黄衣仙女的脚下,一道道金色的纹络如水流一样荡漾开去,顺着刑台,地面,城墙,甚至连虚空之,都有相似的繁杂纹络,闪烁出去,然后又消失不见。 但李牧却清晰地感觉到,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激活了一样,整个废弃军营校场变得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龙蝎帝宫的帝术阵纹,称得是奥义所聚,神妙无双,若是龙蝎大帝有一缕神魂坐镇,我也无法破解,可惜,你不过是当年瑶池神母娘娘坐下一剑侍而已,修得大道几重天?动得帝术阵几角力?” 白袍年人神色自信无,往前一步,直接踏出。 看虚空之,大地之,金色的纹络再度浮现,疯狂地闪烁,犹如一张罗一样,将白袍年人兜住。 他身形犹如挪动的山岳,依旧往前。 在这一瞬间,李牧产生了一种错觉,白袍年人每前进一寸,这世界好像是要震动一次一样,这个人好像是在推着整个仙宫向后退一样。 黄衣仙女的面色凝重。 她双手凝在胸前,十指弄巧,如玉莲洁白花瓣开合绽放,一道道细细密密的金色光丝,从她的十指不断地流射出去,如一个优雅的琴手在拨弄细密的琴弦一样。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 这已经不是他们所能看得明白的战斗了。 表面似乎是势均力敌。 但李牧看到了黄衣仙女的手臂在微微颤抖。 嘭! 一簇血雾在黄衣仙女手炸开。 她右手的小拇指消失了。 原本缠绕在她右手小拇指的金色细密光丝,一下子紊乱无,但在清喝声之,她长发一甩,每一根长发连接一根光丝,是重新稳定了帝术神阵。 “好。” 白袍年人由衷地赞叹了一句:“不愧是当年龙蝎皇朝最美丽的七朵花之一,当年的七仙女,赤橙黄绿青蓝紫,黄衣排在第五,夸一句蕙质兰心,不过为。” 说话之间,他又往前走了三步。 砰砰砰! 黄衣仙女右手的食指指无名指,全部化作血雾炸裂开来。 她面色一变:“走。” 手所有的金色光丝,犹如弓弦一样弹射向白袍年人,她完好的另一只手捏出手诀印法,一道白光从天而降,包裹着李牧,直接朝着刑台后方退去。 白光一闪。 两人的身形,直直地撞在校场深处的墙壁,但如进入水面一样,没入其,一闪不见。 “汪?”蠢狗哈士一脸的懵逼:“我呢?这都逃命了,咋不带我?” 这样被抛弃了? 那个黄衣婆娘也太记仇了吧。 蠢狗心里气的破口大骂。 但好在此时根本没有人理会它。 没有了黄衣仙女的操控,虚空之的黄金纹络被白袍年人随手一撕,像是扯碎蛛丝一样裂开,所有的帝术阵纹消散在了虚空。 他的目光,盯在李牧和黄衣仙女消失的地方。 “天之门。” 尘封在岁月之的往事,再度浮现在记忆之海。 白袍年人一指点出。 城墙光波涟漪荡漾,一个发出任何白色光芒的拱门图案,逐渐显露出现,渐而清晰稳定了下来,好似是一张白纸突然被素描出来一道拱门。 难以形容的异诱惑,在这素描拱门流转出来。 天之门,其后是仙缘。 连被‘禁言’了的宋玉,脸也浮现出了狂喜之色。 而逐渐明白过来的鬼部、雷部、云部和雾部的修士们,一个个嘴巴长大,眼睛发直,情不自禁地朝着那道们走去。 白袍年人一步跨出,人已经到了门前。 他双手按在门板,缓缓地发力,随着双手密密麻麻的古老细密符光华浮现山洞,白袍年人全身都被这种光华吞噬,众人才明白推开这一扇门,并不简单,强如白袍年人,也是如此吃力。 一阵轰隆隆宛如远古雷鸣一样的山岳移动声传出来。 素描一般的拱门终于打开。 乳白色的仙光如流泻的牛奶一样从大门迸发出来。 白袍年人没有任何犹豫走了进去。 宋玉紧跟其后。 在他快要进入光门的是时候,雾部之主难以控制地大声道:“神,我们是否可以……” 宋玉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身形没入门内。 仙门修士们面面相觑。 所有人看向那道门的眼神里,都充满了狂信徒般的炙热和疯狂,仙缘,在门后,那可是真正的仙缘啊,不是他们用来懵逼愚昧凡人的说辞。 嗖! 一道银光闪烁。 一直被忽视的哈士,将被打的破破烂烂的古神战偶吞进了肚子里,然后如脱缰的野狗一样,头也不回地冲进了素描拱门。 卧槽。 这条狗也进去了。 仙门修士一下子被刺激到了。 “走。” 鬼部之主第一个做出了选择,带着鬼部修士,朝着仙门冲去。 不管神最后的不置可否是什么意思,但面对着传说之一旦得到,可以彻底永恒的仙缘,任何的忍耐克制都是愚蠢可笑的。 而有人带头之后,其他修士心最后一丝理智和畏惧瞬间烟消云散,那种生怕别人抢先取走了仙缘的惊慌将每一个仙门修士都淹没。 嗖嗖嗖! 一道道流光。 修士们争先恐后像是疯了一样地朝着那道素描拱门冲去。 偌大的校场军营猛然变得平静了下来。 唯有【披甲营】甲士的骸骨,以军阵之列,还在校场之,如一支等待着检阅的沉默的亡灵军队。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 一阵马蹄声传来。 由远及近,速度很快。 符能量光华涌动之,云光圣女驾驶着战车,犹如一阵流光闪电一样,从饕餮头像铆钉大门冲了进来。 “避开那些骸骨。” 王言一的声音从车厢里传出。 云光圣女美丽长裙被血污浸染,身带着伤,一道剑痕自左额到右颊,呈诡异的黑灰色,几乎将她美丽的头颅一分为二,伤口边缘有锯齿破痕,微微蠕动,仿佛一条黑色的狰狞蜈蚣趴在她的脸。 她遵从王言一的要求,避开了【披甲营】未倒的骸骨,马车来到了刑台下。 “等一等。” 王言一突然开口。 他从车厢里走出来。 浑身血染,身披大小数百创,似是被凌迟一样,惨不忍睹,但他的表情却是平静而又从容,没有一丝一毫的痛苦之色---- 今天从北京返回,下午才到家,第一更,还有一更。

上一篇   0885、不败神王

下一篇   0887、杀人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