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9、仙陨之海的一滴水 - 圣武星辰

0889、仙陨之海的一滴水

白玉廊道的云光圣女惊呼出声。 “那央假山,果然是一只手吗?” 五指分开水面,犹如五道天柱一样,那假山正是一只手掌,从手腕部位被斩断,之前露出水面的部分是断腕,五指朝下淹在水。 此时掌心向,五根手指弯曲,似是一座囚龙一样,李牧像是小虫子养,被捻在食指和指之间。 没有什么符神光,也没有力量波动,这只像是从巨人身躯斩下来的手掌,有着莫名的气息,连准帝都忌惮的尸液湖水,对这只手掌,没有任何的反应它之前本是浸泡在湖水的。 这是所谓的仙缘? 竟然真是如肉眼所看到的那样,是一直手掌? 云光圣女难以理解。 “啊,那是一只仙手,从真正的仙人身斩下来的手掌。”仙气美妇低声喃喃,神情万分地激动:“我明白了,我记起来了,曾经有过这样的传说,那手掌,蕴含着永恒的奥义和秘密。” 从仙人身斩落的手掌吗? 云光圣女惊异,难道它还活着? 一直以来,六大神部以仙门自足,但更多的时候,这像是一种美好的向往,而不是真正的现实,算是屹立在武道巅峰的帝君,也不能与真正的仙人相。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李牧落在其之后,这手掌假山,突然复活了。 …… 李牧奋力挣扎。 他居然成功从这巨手两指之间挣脱了出来。 顾不其他,李牧化作一道流光,俯冲向只剩下一颗头颅的黄衣仙女。 仙缘是什么? 他并不太清楚。 或许很重要。 但在李牧的心,更重要的是黄衣仙女,是这个相识才不过数十日的姐姐,是这个一直都在暗帮助自己,保护自己的女子。 这不是爱情。 是亲情。 得不到仙缘,以后可以自己冲击仙路。 但彻底失去了的消逝了的活生生的人,以后又怎么找得回来。 危急时刻,李牧的头脑,保持着绝对的清醒。 两道黄金刀意锁链犹如翅膀生于背后,另两道则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缠绕向那只仙人之手。 这只手不惧尸液湖水,可以利用。 这是最后的办法了。 也许是因为白袍年人琉璃绽放出的神威,吸引了尸液湖水的注意,也许是仙人之手的复苏让某种东西发生了变化,总之竟是再未有怪浪朝着李牧扑来。 李牧如蜻蜓点水一样,在水面将黄衣仙女的头颅保住,黄金刀意锁链一拉,试图拔起。 “给我散。” 白袍年人琉璃的怒喝之声响起。 他似乎是施展了某种禁忌之术,爆发出不属于他的力量,将那尸液湖水凝聚出来的三头六臂的巨人击碎。 这时,其他人才看清楚,白袍年人琉璃的头顶,悬浮着一只破破烂烂的黑色粗胚瓷碗,纹理粗糙,碗口边缘有几个豁口,仿佛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一样,但却释放出万道神光,照耀之下,尸液湖水数次想要重聚人形,但都如烂泥一样,根本立不起来。 “汪?什么破碗,这么厉害?” 沙滩的蠢狗哈士也惊得瞪大了狗眼,当时口水流淌了下来。 “是帝器,是真正的帝器!”宋玉身形夸张,嘴巴无声地开合,想要喊出的话语却是无声,内心的激动难以掩饰。 那是一只虚空帝君曾经用来吃饭的碗,面沾染了帝君的气息。 万道神芒。 是虚空帝君的气息。 “你也给我死。” 白袍年人有瓷碗神芒悬浮加持,宛如真仙降临一样,一指点出,才刚刚拉起一点点距离的李牧,顿时张口吐出大片的金色血液,身躯几乎四分五裂,噗通一声,掉入了尸液湖水之。 难以形容的剧烈疼痛清晰而来。 全身下每一寸皮肤像是针扎一样,剧痛难以形容。 而在临入水之前,李牧做的唯一一件事情,是将怀的黄衣仙女掷了出去,如之前黄衣仙女牺牲自己将李牧掷仙人之手假山一样。 隐约,他看到了那颗美丽的头颅之下,还连着血肉模糊的身躯,隐约可以分清楚四肢。 “保重了,姐姐。”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浑浑噩噩朝着尸液湖水沉底。 无意卷入了天庭和古天庭的争斗,李牧的内心,不偏袒于其任何一方,答应秦钟镇守军营校场,不过是因为幻境经历而激荡着的袍泽之义,但敌人太强,白袍琉璃显然已经起了杀心,李牧觉得自己这一次,运气可能不会那么好,不管怎么做,都是死。 所以刚才这样的选择,不算是牺牲自己换取别人,只能算是临死之前,顺心意做事吧。 带着极度腐蚀之力的湖水,疯狂地朝着李牧的身体钻来。 这种感觉非常恐怖,好像是一个个细细密密的触手,像是无数阴毒哀怨的怨灵,要钻破李牧的皮肤,血肉和骨骼,硬生生地要挤入他的身体来,将他融化。 也许之前那些死去的神玄强者们,临死之前的体会也是这种吧。 一瞬间,李牧脑海之飘过了无数片段。 也有无数的人影,在他眼前飘过。 地球已经不需要他再去保护,卸下重担心轻松,但终究还是有放不下的人,在紫薇星域苦苦等着着自己的花想容,还有那些亲友…… 强烈的求生挣扎欲望,让李牧疯狂地催动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 先天功,真武拳,白骨右臂,四刃伤神刀,刀意…… 法眼早睁开。 隐约,他看到了诡异恐怖的画面。 湖底安静地躺着一具又一具庞大的骷髅骨骼,非人类的骨架,巨大而又雪白,湖水之下的世界,远外面看起来要庞大太多太多,似是另外一个世界, 随便一根骨头,都如数千米高的山峦一样,横看成岭侧成峰。 还有一些骨骼,血肉模糊,鲜红的血丝和肉丝犹如海带触手一样在湖水飘摆,那是死去的未知生物,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漫长的时间,却还未被湖水彻底消融,可见生前是多么的强大……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牧还看到,远处有一条条黑色阴影,宛如大鱼一样,在水游来游去,无声无息…… 李牧落下去的正下方,一个巨大的、血肉模糊的异形头颅,仿佛已死,数千米长,这时却猛然张开了嘴,无声地狞笑,口如地缝,好像是捕蝇草张嘴等待着猎物落下一样。 “不好。” 也不知道为什么,李牧心是浮现出一个念头,要是真的落入这个恐怖的异形头颅口,绝对会凉透了。 但是不管它如何挣扎,都无效果。 下沉,下沉。 持续的下沉。 这尸液湖水根本没有一点点的浮力,而且,水的法则,与外面截然不同,不管是施展什么样的神通秘术,都无济于事。 眼看着李牧要落入这血肉模糊的巨大异形骷髅口,突然,方的水流分开,一只巨大的手掌,破开湖水,将李牧捏住,然后急骤升。 哗啦。 脱离水面的声音传来。 李牧大口大口地呼吸。 全身下已经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肤,此时的李牧,可谓凄惨无,而捏住他的,依旧是那个巨大的仙人断手。 旁边出来战斗的声音。 李牧勉强睁眼,看到却是那白袍年琉璃,头顶悬浮着一口破碗,垂下万道神光丝绦,护住己身,正在与两个三头六臂的尸液湖水巨人战斗。 “莫非是帝器?仙器?” 李牧处于一个武者的本能地那口破碗所吸引。 很明显,破碗具有对抗尸液湖水的力量。 为何一开始的时候,白袍年琉璃不直接催动破碗来夺取仙缘呢?那样的话,只怕是仙缘早在他的手了吧,何以如此辛苦? 这个念头,在李牧的脑海之一闪而过。 然后他所有的精神,被另外一个问题所吸引:“姐姐,姐姐你还好吗?你在哪里?”之前被他抛掷出水面的黄衣仙女,现在怎么样了。 但周围没有任何回应。 李牧努力地扭头看四周,也看不到黄衣仙女。 去了哪里? 难道又落回尸液湖水? 李牧低头,努力寻找。 拎着李牧的仙人之手,悬浮在尸液湖水空,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又好像是在观察李牧,总之陷入了平静。 李牧挣扎了几次,无法挣脱。 耳边突然传来了黄衣仙女的声音:“别动,我很好……” 声音有疲惫,有喘息,但却很清晰。 李牧心大喜。 “想办法脱身……我……已安全,但没办法……保护你了。这……这里很危险,这一滴……一滴仙陨之海的海水,困不……困不住发疯的琉璃……赶快……离开这里。” 黄衣仙女的声音断断续续,好像是一个信号不好的收音机一样,说完这句话之后,彻底消失,陷入了沉眠。 李牧听完,却松了一口气。 被仙人手掌捏着,暂时安全。 不过黄衣仙女话,透露出来的意思,却让李牧捕捉到了一些信息。 原来这尸液湖水,真名叫做仙陨之海吗?竟然只是仙陨之海的一滴水,已经如此恐怖,那真正的仙陨之海,在哪里,又会可怕到什么程度?连仙人都会陨落其? 白袍年人琉璃的怒吼咆哮声不断地传来,尸液湖水凝聚的两尊三头六臂巨人被不断地击倒,击溃,他头顶那口破碗,散发出玉色光辉,神光越发璀璨,但相应的,琉璃的头发出现了一根根的银丝,眼角也有了皱纹,好像是老了几十岁一样…… 这样的战况,李牧已经不太关心。 他现在思考的问题是,如何脱身呢? 而这时,一直都安静在站在湖边沙滩的王言一,突然祭出一柄锈迹斑斑的破剑,跃身其,破开虚空,朝着李牧飞来---- 这个是补昨天的,昨晚调整作息早睡了,然后今天至少还有2更,冲击三更。

上一篇   0888、争仙缘

下一篇   0890、锈剑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