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0、锈剑的力量 - 圣武星辰

0890、锈剑的力量

仿佛是威严受到了挑衅的凶兽一样,王言一刚刚进入水面上空区域,湖面上立刻就有一道怪浪席卷而来,想要将他彻底拍落。 嗡嗡嗡! 锈迹斑斑的铁剑一震。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怪浪竟然颇为拟人化地在空中一窒,然后就如同被吓坏了的兔子一样,不可思议地倒卷回去。 锈剑飞过之处,水面平滑如镜,再无任何波澜。 “什么?” 云光圣女看到这一幕,瞠目结舌。 一边的仙气美妇也简直是难以相信的自己的眼睛。 王言一她认识,但那柄锈剑,却是闻所未闻啊,这不正常,就算是准帝级的白袍中年人琉璃,头悬帝器,都无法震慑这尸液湖水,王言一这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难道竟然还要比帝器更加恐怖吗? 这剑,什么来头? 蠢狗哈士奇可能就没有想这么深了。 它现在是一脸懵逼地站在沙滩上,脑海里唯一的念头是,又特么的没有带我,大吼道“等一等,捎一个狗啊,带汪过去……汪汪汪,又丢下我?不要丢下我一只无助的小狗狗。” 咻! 锈色剑光一闪。 李牧只觉得背后一轻,王言一御剑而来,竟是分开了仙人之手的双指,将他抱在怀中,飞射出去。 哈? 仙人手掌也非常拟人化地流露出一瞬间的呆滞气息。 然后,就像是一个被人抢走了书包的小学生一样,瞬间暴怒,中指和食指,倒立下去,就像是两条腿一样,在空中狂奔起来,追了下去。 “汪?你们倒是带着狗啊?” 哈士奇急的直跳脚。 一转眼,王言一带着李牧,后面跟着两根手指狂奔的仙人手掌,一前一后,消失在了尸液湖水的另一侧。 “该死……给我退散。” 白袍中年男子琉璃眼见到手的仙缘飞走,怒意难遏,不惜一切代价,催动头顶的那口破碗,嗡嗡嗡微微震动之中,碗转动起来,带动那下垂的丝绦像是飞刀一样旋转起来,一下子,就将与他缠斗的几个波涛巨人斩碎。 “追。” 一条破碗丝绦缠住了岸上的宋玉,白袍中年人瞬间好像是苍老了十几岁一样,一头长发完全变白了,朝着仙人之手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多谢大人……咦?” 他被禁言,只能用口型说话,说到一半,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低头一看,吓了一跳,只见后脚跟上,竟然挂着一条狗。 是李牧的那条狗。 这货什么时候咬在自己的后脚跟上的? 宋玉甩动后腿,无声地骂道“死狗,快滚。” 然后脚跟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哈士奇眼露凶光,喉咙里发出嘶吼,威胁似的盯着宋玉,破有一种你再动一动试试,老子不咬断你的后脚跟? 卧槽。 宋玉倒吸一口凉气。 这狗的牙怎么这么厉害? 他顿时不敢乱动了,总感觉要是再动一下,左脚估计真的要被咬掉,他抬头看了看白袍中年人,发现对方闭着眼睛,似是一边追赶一边在调息,完全没有理会这种事情的意思,宋玉只好很委屈地任凭这只狗吊在自己的脚上。 “师父,我们怎么办?” 云光圣女看向仙气美妇。 “退回去吧,这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参与的事情了,别的不说,单就这座湖,我们都越不过去……”仙气美妇语气中有一种日暮西山之感。 话音未落。 前面的湖水剧烈地沸腾了起来。 一种不好的预感浮现。 两个人面面相觑,心道莫非这尸液湖水要爆发了,下意识地就要后退,转身就逃,顺着来时的白玉廊道,化作流光,飞射离去。 然而就在下一瞬间,偌大的尸液湖水,突然急骤缩小,最终化作一株水滴,晶莹璀璨,剔透如珍珠,遁入虚空,消失不见。 原地只留下一个如新挖的大坑,泥土新鲜。 仙气美妇和云光圣女逃了一会儿,也渐渐觉得不对,难以控制心中的好奇和最后一丝侥幸,再折返回去,却看到了那个大坑,尸液湖水去哪里了,无法度侧。 两人面面相觑,看着远方那不透明的氤氲,没有再追下去,商量了片刻,决定还是原路返回,还是在仙宫外围寻找一些机缘。 这一次仙宫探险,六神部可以说是损失惨重,从上到下,几乎全军覆没,也让两人都意识到,作为天庭的支脉分部,六神部的分量真的是太轻太轻了,稍微一个浪花过来,就足以让他们粉身碎骨。 让两人意外的是,回去的路上,在廊道中,遇到了还未完全死去的水月仙子。 …… …… 罡风猎猎。 “又见面了。” 李牧强忍着浑身剧痛,咬着牙,挤出一个笑容。 王言一面色平静地道“你还是先别笑了吧,有点儿吓人。”李牧此时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血肉模糊,像是在浓硫酸里泡烂了的尸体一样,不笑还好,一笑就像是诈尸,真的很恐怖。 李牧“……” “你怎么不怕那陨仙海水?”他又问道。 王言一叹了一口气,道“我说,你就不能老老实实先疗伤吗?好奇心咋就这么重呢。” 李牧“……” 这天被聊死了。 王言一突然面色微微一变,道“好像后面有人追来了,你抓紧时间疗伤吧,我支持不了太长的时间。” 李牧闻言心中一凛,立刻催动先天功,开始祛除体内的陨仙海水气息,争取恢复,但效果很慢。 他全身都是血水,滴答滴答地流淌,将王言一的衣服染红,浸透。 王言一来之前,与雨部一场大战,也已经是全身伤势,此时强行催动锈剑,伤口迸裂,也有血水流淌出来。 两人的鲜血,血衣,几乎融合在了一起。 锈剑发嗡嗡嗡震动之声,破开虚空,速度极快。 约万米之外,仙人手掌撒丫子狂追。 再万米之外。 白袍中年人琉璃气息略微恢复了一些,面色浮现红润,双眸之中,有宛如藤蔓一样的秩序锁链流转,密密麻麻,圈圈层层,双眸犹如通往地狱黄泉的螺旋阶梯一样。 “哼,能逃到那里去,仙人之手我要拿,那柄锈剑……也是我的。” 他脸上浮现出杀机冷笑。 脚下,层层叠叠的宫殿群落,琼楼玉宇,美轮美奂,鳞次栉比,犹如一座美丽的梦幻仙城一般。 与外围的诸多宫殿群不同,这里几乎没有遭受战火破坏,保持着原先的面貌,静谧犹如一座熟睡中的城市。 但城中泛出的丝丝缕缕的仙道混沌气息,也令人心悸,哪怕是白袍中年人琉璃有着破碗帝器在手,也克制住了自己下去一探的冲动。 “若是得到仙人之手,再有那柄锈剑在手的话,一定可以入仙宫核心区域一探。” 他的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 虽然没有按照原计划,第一时间得到仙人之手,但一切终究都还在控制之中,而且,可能还会有更大的收获,过程波折一点,又算得了什么? …… …… 一炷香时间之后。 “噗。” 王言一面色苍白,突然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脚下的锈剑,震动消失。 “不好。” 他勉强催动体内几乎是已经空空如也的真气,勉强又支撑了数十息,眼前一黑,再也无法控制这一切,直接从天空之中坠落下去。 而李牧此时基本丧失了行动能力,正与体内的陨仙海水气息做最激烈的争斗,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亦是沉沉坠落。 下方,一片琼楼玉宇,美丽无限。 轰! 两人最终都狠狠地砸在了一座金镶玉高塔上。 这样的重量和冲击力,竟是没有砸碎哪怕是一片瓦,然后滚落下去,从百米高的塔顶,摔在了下方的石基上,都陷入了昏迷之中。 锈剑叮当一声,落在了王言一的手边,斜斜地插在岩石中,收敛了最后一丝光亮,暗淡下去。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 李牧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体内的陨仙海水气息,勉强被驱逐了一半,剧痛感觉消散了一些,眼前一片昏暗,似是在暗室之中,他下意识地双手撑地,就要做起来。 “嘘!小心,不要出声。” 一个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是王言一的声音。 李牧扭头一看,却见王言一就在旁边,冲着他使了一个眼色。 周围有敛息阵法的气息,很高明,将两个人的气息,完全遮掩。 李牧小心地坐起来。 他发现这里已经是某个建筑物的室内,王言一的旁边就是一扇关上的白玉镂纹窗户,透过窗户缝隙,可以看到,在外面的天空中,白袍中年人琉璃正在巡视搜查着什么。 而琉璃的身边,宋玉恭敬地站着。 宋玉的旁边,蹲着一只满脸谄笑,一个劲儿摇尾巴献媚的肥狗,不是哈士奇又是谁。 这只狗,叛变投敌了? 李牧差点儿出声。 “他已经来回搜寻过四五遍了,你那条狗,鼻子很灵光,好几次差点儿发现我们。”王言一用秘术传音,道“不过这个玉塔特殊,隔绝了我们的气息。” 说话之间,就看白袍中年人琉璃带着宋玉和哈士奇离开了。 哈士奇屁颠屁颠地跟在琉璃身边,跑前跑后地撒欢,谄媚的像是一个白鼻子奸臣。 “妈的,果然是不靠谱啊。” 李牧突然想起来一个故事,当初地球上,各国警方都不用哈士奇做缉毒犬或者是警犬,唯一的原因是这种狗智商太低,很容易因为一口狗粮就与犯罪分子达成默契。 还真是啊。 这蠢狗---- 这柄锈剑,是不是让有些兄弟觉得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