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2、睡梦中的师父? - 圣武星辰

0892、睡梦中的师父?

看着白袍年人琉璃带着一人一狗去远处搜寻,李牧和王言一都松了一口气。手机端 别说是他们二人如今的状态,算是两人都处于巅峰,一旦被号称有准帝级修为的琉璃发现,瞬间得凉透了。 李牧体内还有陨仙海水气息的残余。 这种阴毒可怕的气息,犹如剧毒,侵蚀骨骼血肉,虽然不是如之前那样剧痛,但也似是银针穿行在经脉之。 好在这种程度的疼痛,对于李牧来说,是家常便饭了,所以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异。 此时他的体表,血水已经结痂,不再流脓,像是烤焦了的土豆一样,但动一动,依旧有伤口崩出,血水溅射。 眉毛头发都没有,模样看起来极为可怖。 “先疗伤吧,此地隐蔽,等你祛除了体内的异力,我们再找机会离开。”王言一道。 他看着李牧这幅模样,脸颇有点儿幸灾乐祸的笑容。 李牧翻了个白眼。 这一次绝对是他修习武道以来,最为凄惨的一次,完全被毁容,简直没法看。 “这是黑玉镇痛膏,可以减缓痛苦,增加伤势愈合。”王言一笑着拿出一个白瓷葫芦瓶,瓶塞拔开,一股淡淡的墨膏药香流溢出来。 李牧摇头,道:“我不适应,你还是留着吧。” 他很自信,自己的肉身强横,愈合速度惊人,根本不需要借助药力,现在之所以看起来这么严重,乃是因为体内的陨仙海水异力侵袭。 但王言一没有说话,只是在掌心涂了药膏,一点点地抹在李牧的身。 “嘶……” 李牧倒吸一口凉气。 王言一不断地拍打按摩李牧的胸背,以内力催动药膏之力,不断地化入到李牧的体内,初触时,剧痛无,但等到药力化入,还真的是有一股清爽冰凉之意浮起,那种剧痛被压制了下去。 好神的药膏。 虽然没有办法取出陨仙海水气息异力,但真的是可以镇痛,像是麻醉剂一样,起码李牧感觉不到疼痛了。 “多谢了。” 李牧道。 被一个男人这样触摸身体的感觉,很诡异。 王言一帮李牧涂抹了后背前胸、脖颈和头部之后,将白瓷葫芦瓶塞到李牧的手,道:“你自己敷药,我出去周围看看。” 他起身推门出去了。 李牧拿过药瓶,哭笑不得。 花了几分钟时间,将全身下都涂抹了药膏,肉身疼痛逐渐消散。 李牧勉强盘膝而坐,开始运转功法,继续疗伤。 时间飞速地流逝。 约一个时辰过去。 李牧睁开眼睛,面色有点儿凝重。 “想象的更慢一些,陨仙海水的气息,真的是可怕,‘陨仙’二字,真的是不虚。” 李牧缓缓地站起来。 疗伤进度很慢。 他现在也只是隐约长出来一些新皮,但依旧像是火烤一样,殷红,龟裂,不正常,体内经脉也多有焦裂之处,伤势看起来,初始时更加严重了一些。 这种感觉,好像是被火烧伤,一开始不觉得怎么样,但随着时间流逝,正在朝着‘细菌感染’的严重方向发展。 王言一不知道去了哪里,还未回来。 李牧有些担心。 他和王言一坠落的位置,是有一个大概范围的,白袍准帝琉璃一定可以推算出来,所以必然会在这个方位之内来来回回地巡查搜寻,局势依旧很危险。 “姐姐,姐你还在吗?” 李牧尝试联系黄衣仙女。 但连续数次呼唤,都没有得到回应。 李牧的心,有着浓浓的牵挂。 脚步声传来。 王言一小心翼翼地推门进来。 “你那条狗,带着琉璃,在各处寻宝,狗鼻子很灵,还真的寻到了一些,只是那是仙人手掌,不知道去哪里了,对了,你伤势恢复的如何了?” 王言一进来,下打量李牧。 李牧摇摇头:“不太乐观,对了,你竟然可以暗窥视准帝,还没有被发现?” 王言一量了量手的锈剑,道:“多亏有它。” 李牧心更加怪,道:“这柄剑,外观看着有点磕碜,竟有如此威力?难道也是帝器不成?” 王言一摇摇头,道:“这我不清楚了,乃是我师赐予的佩剑,到如今,我还未能完全掌握它的威力和奥义。” “令师到底是哪一位?”李牧非常好。 王言一沉默了。 李牧一看,连忙道:“若是不方便,当然可以不说。” 王言一抬头笑道:“我是在考虑,要给你介绍哪一位师父,我的师父很多,赐予我这柄锈剑的师父,是最后一位,也是最神秘的一位,乃是出现在我梦里的一位神人。” “梦里?”李牧听了有点儿惊讶:“梦传功?睡梦罗汉?”说完,他自己也笑了,王言一不是地球人,又怎么会知道这个梗。 但王言一却笑道:“我又不是苏乞儿,再说了,睡梦罗汉拳法,也打不过赵无极啊……一开始我也以不过是梦,但后来,他在梦里赐予我锈剑,这剑,真的出现在我的身边了。” “你知道周星驰的那部电影?”李牧惊讶。 一次又一次,王言一对于地球各种梗的熟悉,让李牧真的对他的身份,有了新的怀疑。 王言一道:“怪吗?我和他们不一样,来到地球之后,对凡间的很多事情,都特别感兴趣,所以恶补了很多东西,尤其是看电影,窝在沙发里,可乐加薯片,用八倍速度看电影,是我的最爱。” 李牧道:“不是啤酒配炸鸡吗?” 王言一哼哼道:“那是棒子喜欢的玩意儿吧。” 李牧算是彻底相信,王言一真的是一个地球通了。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心情都放松了很多。 王言一之前奔逃,身伤势极重,又被李牧的血水染红了衣衫,此时血迹干涸,外衣僵硬的像是甲胄,极为不适,于是登石塔二楼去换衣服。 “你别来偷看啊。”他站在二楼楼梯口道。 李牧揶揄道:“又不是女人。” “总之不许来。”王言一将锈剑放在楼梯口,布置了一个禁制。 李牧很无语。 不过,人嘛,多少有点儿怪癖,可以理解。 仔细想一想,王言一身形瘦高,肩窄腰细,除了皮肤黑一点之外,面容也颇为俊气,五官非常精致,便是一般的美貌女子,也远远不及……嗯?不会是? 李牧心的怀疑,越发的明晰了。 一会儿,王言一换好了一身黑袍,黑色白底的云靴,长发随意地挽了一个发髻,手提锈剑,从楼梯走下来,潇洒到了极点。 李牧的目光,在他喉头和胸前扫了一眼,心的怀疑烟消云散了。 “李兄,情况不太对,我们得想办法先离开这片区域,否则,继续留下去,总会被琉璃准帝找到。”王言一道。 李牧点点头:“英雄所见略同。” 两人离开了石塔,选定了方向,朝着与之前琉璃准帝离去相反的方向走去。 这里是仙宫的核心区域,处处布满了禁制和结界,可以说是危险重重,一个不小心,触发了各种阵法,有可能突然死亡。 李牧不顾伤势,强行催动法眼【破绽之瞳】,再配合王言一的【锈剑】,才能面前避开、抵御一些禁制,步步前行。 整整一日的时间,李牧两人前行出去不到三千米。 仙宫,也有日落夜临。 夜晚,两人在一处经楼落脚。 一颗巨大的避风夜明珠,镶嵌在屋顶,让房间里极为明亮。 李牧继续闭目运功,疗伤。 王言一则也开始修炼。 如此往复,很快三日时间过去。 李牧两人,艰难地在仙宫曲折前行,一边躲避琉璃准帝的追杀,一边运功恢复伤势,进展并不如人意。 令李牧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陨仙海水的气息,逐渐有难以压制的趋势,连【先天功】都不能克制,仿佛是没有解药的剧毒一样,一日一日地渗入到李牧的骨骼血髓之。 他的伤势,外表看起来似乎是恢复了一些,但实际,肌肤之下,血管骨骼和内脏,却是逐渐融化,像是内部腐烂了的苹果,逐渐无法控制了。 第五日的时候,李牧几乎已经无法行走,王言一瘦削的身体,背着李牧前行。 “必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停下来,全力养伤恢复,”王言一道:“你不要撑开法眼了,休息吧,一切交给我。” 李牧没有说话。 他仿佛是已经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这让他无担心黄衣仙女。 陨仙海水的气息之可怕,远想象的更加危险,同样被这水所重伤的黄衣仙女,一直联系不,不会是已经凶多吉少了吧? 轰隆! 身后传来了剧烈的爆裂声,还有能量波动。 其隐约还夹杂着狗叫声。 琉璃准帝追来了。 应该是追的太急,以至于触发了仙宫的禁制,琉璃准帝大概是想要依仗着帝器,强闯过来。 根据爆炸声判断,大概是在千米之外。 如果不是仙宫核心区域禁制结界无数,仙道氤氲流转,法则与外界截然不同,只怕是李牧两人早被追了。 “把我留在这里,你快走吧。” 李牧虚弱地道。 王言一依言将李牧放在原地,但却并未离开,而是拔出了锈剑,站在了李牧的身边,神色平静地道:“没有你的法眼,我不认路,根本走不了,我们是同一根绳子的蚂蚱。” 爆炸声由远及近。 已经隐约可以看到天空白袍准帝琉璃的身影了,头顶悬浮着那只帝器破碗,强行追来…… “怎么办?” 李牧心焦急。 这一次,是自己连累王言一了。 正想不到好办法的时候,突然一道光华一闪,那只消失不见了好几天的‘仙人手掌’,从天而降,出现在了李牧的面前---- 大家秋节快乐。晚安了

上一篇   0890、锈剑的力量

下一篇   0893、帝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