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3、帝墓 - 圣武星辰

0893、帝墓

仙人之手蹦蹦跳跳,体积缩小了一些,中指和食指像是两条腿,蹦蹦哒哒来到李牧两人跟前,颇为拟人化地‘瞧’了二人一阵,大拇指和小拇指,如两条手臂一样,灵活地比划着什么。 李牧和王言一对视一眼,莫名其妙。 看不懂啊。 这是在比划什么呢? 怎么感觉这‘仙人之手’有点儿不正经呢。 “好像是在说,让我们跟它走?”王言一摸了摸太阳穴道。 他背起李牧。 仙人手掌果然是一副‘带路党’的模样,在前面带路起来。 它似乎是很熟悉这片区域的路线,曲曲折折,带着王言一在仙宫中穿行,很多偏僻的小路,很多宫墙殿角,本以为无路,结果偏偏还能穿行。 最为奇特的是,一些仙宫的阵法,也可以被这‘仙人手掌’开启操控,将他们非常安全地传送过去。 最终,一行人来到了一处俯瞰穹顶为正圆形的三层大殿玄色面前,在众多巍峨高耸的大殿群面前,这大殿并不如何奇特,甚至可以说是低矮,唯一的不同是颜色鲜明,与周围汉白玉建筑截然不同。 一条长长的马道,两侧有类似于文武百官的雕塑,文官持象牙版,武官持剑,还有华表石柱,左右个十二,一直排到大殿口。 顺着马道,进入大殿内部。 冰凉肃穆。 内壁如石壁一样,刻满了各种各样的图案,有仙人宴会,腾云驾雾,有天军征战,有狩猎,有祭司,有治水,有舞蹈,有奏乐等等,仿佛是一幅幅编年史一样。 此时李牧已经是昏昏欲睡,精神极差,没有精气神再去观察这些壁画。 王言一强压着内心的焦急,道:“这里可安全?有救治李兄的方法吗?” 锈剑轻微的震动,透露了王言一此时心中的焦躁。 ‘仙人手掌’几步来到了大殿深处。 这里真的像是君王处理朝政之地,最深处是一个九龙环绕的皇座,富丽堂皇,金光闪闪,扶手和靠背上的九条五爪金龙,看起来就如活的一般,在淡淡的金光中不断地游走,蜿蜒不定。 也不知道‘仙人手掌’做了什么,突然神光涌动,那九条五爪金龙活了起来,在大殿内部飞翔,金光大作。 就看原来皇座的位置,出现了一个黑色洞口,后面是一条朝地下蔓延而去的阶梯甬道,冰凉刺骨的寒意从洞口中冒出来,也不知道延伸向哪里。 “啪!” ‘仙人手掌’打了个响指,然后朝着洞口后指了指,跳起来做一个‘请’的手势。 王言一咬咬牙,紧握锈剑,一只手握着锈剑,一只手扶着已经彻底昏死过去的李牧,当先走进了黑洞之中。 他自己心中,已经没有了计策,此时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之前一路走来,‘仙人之手’表现的颇为神奇,似是对仙宫很了解,所以病急乱投医,只能相信它了。 甬道幽深,似是通往九幽地狱一样。 阶梯深沉,一直通往地下。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一个地宫入口。 两尊没有面目,手持套索,背负双锏的神像,站在地宫入口。 “这是……无面黄泉守灵神?” 王言一身形一震。 他扭头看向‘仙人手掌’,沉声问道:“你带我们来这里是什么意思?无面黄泉守灵神,只有在坟墓门口才有,这里分明是一处地下墓穴。” ‘仙人手掌’跳起来打出各种手势,比比划划,连续用‘请’的姿势,邀请王言一进去。 王言一犹豫了片刻,心道,莫非这 墓穴中,真的有可以治疗‘仙陨之水’伤势的办法? 事已至此,好像也就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 在‘仙人手掌’的带领之下进入墓室,王言一的脸上,浮现出了震惊之色,里面的宽阔和恢弘,远超他的想象,似是来到了另一世界一样。 头顶是仙金神料雕琢的星空,秘银流动似是星河,脚下是神金地板,雕刻篆刻出山川河流图案,三山五岳之形,江河湖海之态,应有尽有,按照一定的比例微化,仔细一看,山尖的冰雪以大帝银精铺就,而江河湖海之中的水波,乃是帝道液体金属秘银…… 奢华。 其他不说,单单只是这些东西,只怕是就足以让准帝级的强者疯狂。 王言一的心也砰砰砰地狂跳了起来。 他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但也被耀花了眼睛。 跟着‘仙人手掌’继续深入,一路上所见,都是罕见的奇珍异宝,还有一些巨大的灵兽神兽的干尸,坐落于各处,凶威凛然,宛如标本一样,但皆显出苍老之态,显然是自然老死之后,被搬到这里。 “不对,这不是一般的墓穴,这是帝墓,是武道大帝为自己准备的墓宫。” 王言一反应过来,心中的震撼难以言表。 一座活生生……额,不,是一座真正的帝宫。 不知道是哪位大帝所建? 难道是古天庭的创建者龙蝎大帝? 可龙蝎大帝不是传闻离开了吗,并未死去啊。 王言一真的是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 但看着看着,他渐渐冷静了下来。 因为背后背着的李牧,已经气息微弱,生机都逐渐消散。 “快点。”王言一急声催促着。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催促什么。 最终,在王言一的催促之下,来到了一座昏暗的墓室中。 和外面那种奢华的摆饰相比,这座墓室就显得简朴了许多,除了十八尊真人大小的普通石头雕像之外,最中央,一座三层小祭台上,停着一架鎏金马车,车辕被两尊石像扛在肩头,保持平稳,拉车的马匹不见。 马车没有车厢,车板平整,上面摆着一具棺材。 白色仙石雕琢的棺材。 乳白色的神光从棺材上散发出来,让整个墓室都笼罩在一种淡淡的乳白氤氲之中,非但没有墓室该有的那种阴森可怖,反而是有一种说不清的神圣肃穆。 咔嚓隆隆! 王言一进入墓室的瞬间,十八尊石头雕像,突然齐刷刷地扭头看过来,岩石挪动摩擦的声音,仿佛是低沉悠远的雷鸣,穿越时空响起。 ‘仙人之手’连续打出几个手势,然后过去,在这个石头雕像上摸一模,在那个石头雕像上拍一拍,然后跳在半空,不断地打出手势,好像是在和石头雕像们商量着什么。 约一盏茶时间之后。 咔嚓隆隆! 石头雕像的头颅,才缓缓地转回去了。 ‘仙人之手’很夸张地做了一个拍胸脯的姿势,然后小拇指勾了勾,示意王言一跟上,它先跳上那马车,将仙玉棺材缓缓地掀开。 轰隆隆! 棺材板推动的声音深沉,一层层奇异的白色光波以棺材为中心流转开来。 王言一带着李牧跳上马车,看向棺材,心中也是好奇到了极点,这棺材中,到底葬着哪一位大帝。 一看之下,才发现,原来棺材竟然是空的。 里面并无尸体。 棺材的内壁上,密密麻麻地篆刻着诸多不明意义的符文,细小如发丝,繁杂如烟海,王言一只是扫了一眼,就觉得头晕目眩,有些站立不稳。 “难道是传说之中的帝经?” 他心中震惊。 ‘仙人之手’指了指棺材,示意他将李牧放进去。 王言一一怔:“所以你带着我走了这么长时间,就是看李牧活不下去了,给他准备了一口棺材?” ‘仙人之手’跳起来在半空中比比划划,似是说着什么,但王言一根本看不懂。 王言一想了想,最终还是将李牧放进了棺材里。 也许这棺材,有什么特殊的功效呢,毕竟是一座帝墓核心墓室中的棺材,也许当年躺过大帝。 汩汩的鲜血,从李牧的身体里流淌出来。 完好的表面之下,李牧身体内部的血肉骨骼,已经碎了很多,的气息之可怕,连仙人都可以湮灭,李牧撑到这种程度,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了。 鲜血顺着棺材板,浸透了上面密密麻麻的古老符文,血丝在符文凹槽刻痕中流转,似是有了生命一样,不只是在底板上游走,更不断地朝着四壁上蔓延,速度极快,转眼之间,整个白玉棺材的内壁,变得金红。 “这是……” 王言一心中狂跳。 莫非这棺材,竟然真的有起死回生的效果吗? 他猛然期待了起来。 轰隆隆! ‘仙人之手’搬动棺材盖,要将盖子合起来。 “等一等。”王言一突然开口。 ‘仙人之手’莫名所以。 王言一走进了,看着躺在棺材中,看着鲜血流淌的李牧,认认真真地看了片刻,谈了一口气,附身下去,伸入棺材…… ‘仙人之手’僵了僵,然后大拇指和小拇指做了一个捂眼睛的动作。 最终,棺材盖被合上。 “接下来要做什么?等着吗?”王言一问道。 ‘仙人之手’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王言一随他离开,并指了指十八尊石头雕塑,应该是这十八个石人,不同意生者继续留在这里打扰。 王言一犹豫了片刻,依言跟随‘仙人之手’离开。 一直走出墓宫,走出甬道,来到了圆形宫殿,九条金色的五爪神龙幻化成为皇座,重新坐下来,覆盖了帝墓的入口---- 第一更,天凉了,大家多加衣。

下一篇   0894、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