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6、王者归来 - 圣武星辰

0896、王者归来

“司徒雷,当年叶宗主在世时,对你飞云宗多有庇佑,你今日竟然带着神意宗的妖人,来攻我天道宗?你还有良心吗?” 身穿着赤红色锦袍的当代天道宗主陆川愤怒地质问道。 周围空气中,弥漫着鲜血的味道。 天道宗九重防线,已经被攻破了八道,只剩下位于主峰天道峰的最后一道,这也是因为金光门的门主司徒雷,带着金光门的数十位高手,当做内应,打了天道宗一个猝不及防,所以等到真正响起的时候,实际上天道宗已经是损失惨重,门人死伤过半。 “哈哈,陆掌门,在这弱肉强食的武林之中,良心并不能保证宗门的延续和自己的存活,你们天道宗,昔日有陆久昌这个八境高手坐镇,又有,以及这种年轻天才坐镇,倒也算得上是欣欣向荣,蒸蒸日上,我金光总投靠你们,也是实心实意,可惜了,你们自己不争气啊,天才废掉,宗主战死,成了一个烂摊子,还怎么让我金光总追随你们?” 金光宗主司徒雷四十多岁,络腮胡,秃头,身形魁梧,说话的声音巨大响亮,像是敲鼓一样轰鸣。 “实心实意?”天道宗掌门人陆川怒极反笑,道:“你口中的实心实意,就是假装带人来拜山,我天道宗好酒好菜招待着,然后突然在背后捅刀子?” 金光宗主司徒雷笑道:“这只是手段而已。既然要投靠神意宗,自然得拿出点儿投名状,天道宗和神意宗斗争这么多年,是生死大仇,用你们的命,来去的神意宗的信任,自然是最好的。” 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愧意。 神意宗和金光宗的高手门人,宛如潮水,将天道宗剩余四五十人,都围在了翡翠溪以北的山门院落大门口,刀剑出鞘,箭簇森寒,地面上躺满了尸体,血流成河。 “呵呵,陆掌门,别来无恙,又见面了。”白色祥云锦袍的神意宗掌门人易玄子缓缓地现身,脸上带着得色,道:“看来我们双宗之争,今日就要落幕了,哈哈哈,从今日开始,这天道峰,要改名为神意峰了。” 陆川目龇欲裂,道:“今日,就算是死,也要捍卫天道宗的基业,易玄子,你可敢与我公平一战?” “哈哈哈,”易玄子大笑了起来:“凭你,你配吗?陆川,你的天赋和资质,和李致远比起来,差了太远,连七境都没有休到,要不是天道宗无人,你怎么会当上掌门人?” 陆川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红。 一宗之主,被人用这种语气呵斥,简直是奇耻大辱。 “不错,我的天赋,的确是不如李师弟,但李师弟被奸人所害,我身为大弟子,当然得撑起天道宗。”陆川稳定心神,面色逐渐平静下来,道:“我天道宗多年来在江湖上行侠仗义,除暴安良,从未作恶,我就不信,积善之宗,会被你神意宗这种邪魔妖宗所灭,我相信,天道公允,虽然蒙难,但不过是一战而已,血不灭,种不亡,一息尚在,浩气长存。” 天道宗的弟子,都听得内心悲壮,热血沸腾。 “好,师兄说得好。” 一个声音传来。 陆川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扭头朝着身后看去。 却见一个白衣如雪,白面如玉,英俊无双,眸如点漆,剑眉斜飞入鬓的年轻人,带着两个小童子缓缓地从宗门院落深处走出来,这年轻人有着举世无双的风采,似是谪仙人降临凡尘一样,全身上下荡漾这一缕缕温润如春风般的风流气息。 “李……李师弟?” 陆川失声颤道。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李牧。 陆川与李致远乃是孩童时候就同年拜入天道宗,虽然他也算是一颗习武的好苗子,但是和百年不世出的天才李致远比起来,就差了太多,不过,这并不影响两个人之间的师兄弟感情,天道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门中百人,素来以团结著称,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就如亲兄弟一样。 李致远在巅峰时刻跌落,陆川也悲痛万分。 他也曾数次前往小竹峰安慰李致远,可惜都没有什么效果。 后来,因为前任掌门战死,陆川成为新的掌门人,一心想要振兴天道宗,为师父、师弟报仇,可以说是夜以继日,呕心沥血,从没有一刻放松过,就逐渐没有时间理会李致远了。 “李师叔?” “师弟?” “你回来了?” 其他一些天道宗的门人,看到李致远出现,也颇为震惊。 “师弟,你这是?”陆川第一个反应过来,李牧此时的气息,绝对不是一个废人,这种神采飞扬的气息,哪怕是师弟曾经巅峰时,都有所不如,难道是? 他心中,浮现起一种令他激动但却很渺茫的猜测。 “师兄,辛苦了。”李牧点点头,缓缓地走过来,道:“我回来了,接下来的一切,就交给我吧。” “师弟……”陆川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自己的猜测,是真的? 老天开眼了吗? 对面。 “李致远?你还活着?” 易玄子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金光宗掌门人司徒雷心中也是陡然一惊。 怎么回事? 李志远不是说已经成为一个废人了吗? 但是现在看这架势,神采奕奕,哪里像是废人。 “你说得对,天道宗和神意宗的百年恩怨,的确是应该在今日画上句号了。”李牧缓缓地走出去,看着易玄子,道:“我给你一次机会,若是你能够在我手中,撑过三招,今日,我不杀你。” “李致远!”易玄子惊疑不定,死死地盯着李牧,半晌,突然大笑了起来,道:“哈哈哈,你一个废人,在这里装神弄鬼,想要唬我吗?” 李致远受伤废掉,已经半年时间,可是江湖上众所周知的事情,岂能做假?易玄子心里百分之百肯定,李致远这是在装腔作势,想要镇住他们,绝对不能上当。 而金光宗主司徒雷,也抱有相同的想法。 “凭你,也想要和易掌门一战?”司徒雷有意表忠心,往前几步,道:“就算你巅峰时候,也不过第六重楼境而已,被人在大会擂台上打废了,现在来这里装腔作势?哈哈,老子来会会你。” 他也是第六重楼境的强者,身形一动,快如闪电,瞬间越过二十多米,欺到了李牧的身前,反手抽出背后负者的金刀,刀光刺目,当头斩下。 “小心。”陆川惊呼,第一时间前冲出手。 他这时也想明白了,李师弟一定是在装作恢复,想要用昔日的威名,来吓走对手,因为李师弟的伤势和体内的慢性剧毒,他是最清楚的。 但似乎已经来不及。 而这时,李牧出手了。 他看都没有看那刀光一眼,抬手直接一个巴掌抽了出去。 啪! 金光一敛。 司徒雷像是被狂抽的陀螺一样,就在原地旋转了起来。 那狂暴恐怖的刀势,就像是梦幻泡影一样,在瞬间破碎消散。 “不一掌打死你,是觉得让你死的这么干脆,太便宜你了。”李牧淡淡地道。 然后又是啪地一巴掌。 司徒雷的身体终于停止了旋转,但却像是死狗一样,瘫软在了地上,满脸的血迹,一口牙也碎的一颗不剩。 所有人都惊呆了。 金光宗虽然是一个小宗门,但司徒雷本身的实力不弱,足有第六重楼境初阶,蓄势而发,就被轻飘飘随随便便两巴掌抽成了死狗,瘫在地上,直接击溃。 简直就像是爸爸打儿子。 这是什么实力? 第六境的修为,绝对做不到这样的事情。 出手到一半的陆川,在巨的震惊和狂喜之中动作停顿了。 原来是真的吗? 李师弟他……真的恢复了。 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几乎要将这位年轻的天道宗掌门人淹没。 方远和方眉两个童子,也都瞪大了眼睛。 原来公子真的这么厉害啊。 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之下,李牧一步一步走向对面的易玄子,道:“你现在还觉得,我是在装腔作势吗?” 易玄子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李致远,你……你……难道你之前都是在诈伤?”他脸上已经浮现出了一丝丝的退意,心中有不妙的感觉。 李牧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简单直接地道:“你还有一次出手的机会。” 易玄子只觉得,一种难以形容的磅礴压力,迎面而来,令他难以喘息,这简直是不可思议,哪怕是之前未受伤的李致远,也不可能给他这种压力,除非……难道李致远竟然因祸得福,武道突破了? “退,速退。” 易玄子心中大怖,大喝声中,转身就逃。 李牧摇摇头:“错误的选择,是你自己放弃了最后一次出手的机会。” 他抬手轻轻一拂。 司徒雷掉落在地上的金刀,飞射出去,化作一道流光,在半空之中一斩,就将逃出千米的易玄子,直接拦腰斩为两段,血雨洒落长空,直接死亡。 飞刀去而复返,插在了李牧脚边。 “舒云手!” 陆川惊呼出声。

上一篇   0895、去江湖

下一篇   0897、昔日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