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9、天道修罗 - 圣武星辰

0899、天道修罗

“不知死活。” 李牧懒得废话,直接出手。 咻! 一道白云刀气,破空而出,肉眼可见的白色刀线,分开气浪,朝着朱漆马车斩去。 “哼。今日正好会一会,天道宗所谓的绝世天才,到底有什么本事,疾风剑斩,杀!” 车内人一声冷哼,两道乌色剑芒破空而出。 一道迎向白色刀气。 一道斩向李牧。 白云刀气的变化在这时显露出来,瞬间一化为二,将两道乌色剑芒粉碎,余势不衰,轰地一声,直接将马车车厢斩破,二分为四,爆裂开来,惊得远处的赤云兽长嘶,躲向更远处。 一道黑色人影,在车厢破碎前,颇为狼狈地撞破车顶,飞了出来。 这人影在半空之中,稍稍一顿,瞬间分化为八,一模一样,难辨真假,都朝着李牧扑来,手中精芒长剑,纷纷点出,剑光犹如万多梨花,又如满天飞雪,从四面八方点杀而来。 不俗的剑技。 李牧微微点头,原地不动,拔出腰间的佩刀,反手就斩。 一刀。 两刀。 三刀! 一瞬间,李牧就斩出了八刀。 这八道刀光,化作八道雪白匹练,仿佛是在同一瞬间,从他的手中迸发出去一样。 正是天道宗的战技【云分八荒刀式】。 李牧这些日子,钻研天道宗的刀法,颇有心得,他前世就是刀法大家,因此上手极快,八刀一出,扑过来的八道黑色人影,不论剑式如何疯狂,都仿佛是纸片一样,就被斩碎。 嗖! 突然,一道凌厉无匹的剑光,犹如黑色的毒蛇,从背后爆发,刺来。 剑光照应一张年轻的鹰钩鼻面孔,双眼中充满了暴戾和毁灭的气息。 这一剑,才是真正的杀招。 李牧屹立不动,反手一刀,刀锋斩在了剑尖上。 叮! 刀剑微微一顿。 旋即叮叮叮叮狂响声中,漫天疾风骤雨一般的刀剑相交之声,火星溅射,犹如打铁一样。 片刻后,人影乍分。 李牧握刀站在原地。 而那黑衣年轻人,却是步履踉跄,退了七八步,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李致远,看来江湖传言非虚,你果然是突破了,好刀法,不愧是天道宗第一天才,不愧是北荒域排名前十的少侠,哈哈。” 那张暴戾的脸上,写满了震惊和疯狂。 李牧道:“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 “嘿嘿嘿嘿,你就算是能够击败我,但是想要留住我,就是做梦了。今日交手,你的底细我都知道了,嘿嘿,等我再来的时候,必杀你。”鹰钩鼻的年轻人冷笑着,眼中有一种对于生命的蔑视和冰冷。 “蠢货。” 李牧收刀回鞘。 噗噗噗! 鲜血迸射的声音毫无征兆地响起。 那黑衣年轻人原本完好无损的身上,突然爆射出一道道的血线,犹如喷雾一样,狂喷出来,瞬间血水染红了全身上下。 “怎么回事,我……”狠戾的年轻人震惊万分,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上,一道道的刀痕,这时候才显现出来:“我……中刀了……这么多刀,为何我没有发现?” 他愕然地看向李牧。 “不,错了,你……你不是突破到了七境神流,而是八境通玄,你……你竟然连跨越两境?” 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唯有八境强者的刀,才可能快到他连自己中刀了都不知道。 李牧不置可否。 他来的略早一些,因此听到了东方青红和此人对话,对于这种邪魔歪道,李牧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 “呵呵,我……好恨,我……李致远,你……” 噗通! 这黑衣狠戾年轻人话还没有说完,生机断绝,仰天倒下。 李牧转身看向依旧处于震惊之中、和两个侍女一起瑟瑟发抖的【白莲圣女】东方青红,叹了一口气,本来还想要问她一些事情,但突然不想问了。 来到鹰钩鼻黑衣年轻人尸体边,搜索一番,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倒是有一块黑色的箭形令牌,以未知金属打造,入手颇沉,是他身上唯一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 “不管是什么人,什么组织,如果想要对付天道宗的话,那就只好从这个世界上拔除了。” 李牧没有找到太大的线索,将这个令牌,先收了起来,转身离开。 “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他来自何处吗?”看到李牧转身离去,对自己不闻不问,【白莲圣女】东方青红忍不住对着李牧的背影大声地道。 李牧脚步不停:“并不重要,和我作对,不管是谁,都是自寻死路。” 身形闪烁。 李牧消失在了远处的山道上。 东方青红站在原地,看着山道,脸上的神色,无比复杂。 他变了。 他是真的变了。 不仅仅只是实力变强了。 和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李致远比起来,如今的李致远,更加沉稳,且充满了难以形容自信,近乎于自负,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一样。 “小姐,我们快离开这里吧。”一位侍女心惊胆战地道。 东方青红的脸色,逐渐镇定了下来。 “不管如何,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就要付出代价,李致远,你有你的路,我有我的桥,下次再见,希望你还会这么自信。” 一主二仆离开了。 …… …… 第二日。 李牧一人一刀,骑着那匹抢来的赤云兽,离开了天道宗。 方眉和方远被他留在宗中,修炼武道----有了李牧这个得力靠山,两个小家伙得到了厚待,修炼的功法也是宗中最好的,终于开启了他们的武道之路。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李牧要去解决李致远昔日的恩怨。 他的计划,是一路从天道山前往北荒域的武道圣地玄天城,将曾经李致远失去的,都统统找回来。 这是他对这具身体前主人的承诺。 从这个路线,一路往北,第一个目标,是曾经与四海神教一起,追杀过天道宗掌门人、弟子的十三势力中的飞鹰帮,距离天道宗山门约三百里,位于飞鹰堡中。 是夜。 月明星稀。 李牧骑着赤云兽,来到了飞鹰堡之下。 他没有急于出手,而是一直在堡外的古松下,打坐调息,运转【先天功】,修炼体内的真气。 虽然天地之间玄气稀薄,但每修炼出来一分,都无比凝实,尤其是对于李牧体会【先天功】的诸多妙处,有着比前世更好的裨益,唯一可惜的是,十二层【先天功】运转圆满,但天眼却没有开启。 天亮,红日东升。 李牧花钱请人送了一截断剑入堡。 这柄断剑,乃是当初天道宗掌门人随身佩剑【天道剑】的一截,那场劫难之中,天道宗掌门人战死,遗体不保,唯有这截断剑,被居心叵测者送回,用来刺激和羞辱天道宗。 这断剑,便是拜帖。 复仇之路,从此开始。 很快,急促的警钟声在飞鹰堡中响起。 原本热闹轻松的飞鹰堡,立刻如临大敌,四面城墙上剑拔弩张,驻守的弟子增加了一倍,三面堡门禁闭,只留南门大开,飞鹰堡主【鹰王】殷不破,带着被称之为冷血十八鹰的十八名弟子,骑快马狂飙而出。 “呵呵,李致远?只有你一个人?听说你伤愈了,不好好龟缩在天道宗活命,还敢孤身来我飞鹰堡复仇?” 【鹰王】殷不破看到只有李牧一个人,一刀一骑,并没有天道宗的大部人马,心中略微放松。 “呵呵,手下亡魂,还来送死。“ “活够了吧。” “哈哈,当日杀天道宗掌门,杀天道宗弟子,那种滋味,真的是令人回味啊。” “自不量力的小白脸。” 冷血十八鹰也都咧嘴大笑了起来。 “铁鹰,金鹰,红鹰,紫鹰……还有你这头秃了毛的老鹰,当日追杀我天道宗的人,共十二人,今天都到齐了,很好,上路吧。” 李牧不愿意多做废话,身形如电,从赤云兽背上飞起,半空中已经拔刀,【云分八荒刀式】施展,刀光犹如漫天飞雪一般,席卷而出。 “啊……” “不,我的腿!” 血雨溅射,一片惨叫之声瞬间响起。 刀光过处,为首的金鹰、紫鹰、铜鹰、铁鹰等四人,就像是被沙尘暴席卷了的草堆一样,瞬间就化作血雾迸射,连武器都没有拔出来,就死透了。 “不好,退。” 【鹰王】殷不破面色大变。 李致远的实力,比这几日江湖中传说的还要更加恐怖……该死的,大意了。 但李牧岂会给他机会? 身形再度腾跃而起,半空之中,刀光如电光般一闪。 【鹰王】的人头,直接飞起。 “杀!” 李牧出手,没有丝毫的留情。 一片刀光过处,【冷血十八鹰】全部身首异处。 锵! 长刀归鞘。 李牧落回到了赤云兽背上。 西律律! 马鸣风萧之中,李牧悬【鹰王】等人首级于南门,进入飞鹰堡,斩堡中余孽,观飞鹰帮武技藏书,然后取回【天道剑】断剑,在飞鹰堡北门城墙上,留下【天道轮回】四个大字,这才离去。 江湖上的消息,总是传的很快。 等李牧到了五百里之外的第二更目标【四方会】的时候,飞鹰堡被【白云青水刀】李致远血洗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江湖。 所以,当【天道剑】的断剑,送到【四方会】总舵时,四方会掌门人莫四郎,已经纠集了会中所有的高手,连同平日里交情不错、应邀前来助拳的一些江湖朋友,总计二百五十一位入流武者,摆下了杀阵,严阵以待。 然而,当那个骑着赤云兽的白衣谪仙到来,拔刀一战过后,威震方圆五百里的四方会,还是成为了过眼云烟消散。 【天道轮回】四个血粼粼的大字,被刻在了四方会总舵照壁上,以四方会帮主莫四郎的血为原料,触目惊心。 赤云兽继续北上。 一路过处,杀戮纷起。 【天道修罗】的凶名,开始在江湖上疯狂地传播开来,引得各方不安。

上一篇   0898、东方青红

下一篇   0900、寿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