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0、寿礼 - 圣武星辰

0900、寿礼

秋水镇。 这是一个坐落于洛河河湾之畔的小镇子,风景不错,尤其是秋天的时候,芦苇飘飞,树叶枯黄,宛如一座童话中的世外桃源一样。 李牧路过这里。 他在镇子中的酒楼吃饭的时候,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岁的少年,穿着像是乞丐一样,跌跌撞撞地冲进来,在酒楼大堂里扫了一眼,直直地走到了李牧跟前,一句话也不说,直接跪下,砰砰地磕起头来。 “你认识我?” 李牧脑海里回忆李致远的记忆,发现并不认识这个小孩子。 小孩子面容削瘦,有些营养不良,五官颇为端正,眼神里,有一种孤狼一般的倔强和强硬。 “不认识。” 小孩子一边说,一说砰砰砰地磕头。 很快就在地面上,磕出血来。 李牧微微皱眉。 江湖上,有一种说法,僧道、女人、小孩这三种人,绝对不可轻视,也不可轻侮,尤其是风云大陆,乃是一个纯粹武者横行的大陆,没有王国和政权,武林的风波诡秘诡谲,发展到了极致,很多奇怪的事情背后,都隐藏着巨大的杀机。 “那你为什么磕头?” 李牧问道。 “我想请你帮我杀一个人,救一个人。”小男孩抬着头,倔强的眼神里有一丝丝的期待。 李牧哑然失笑。 “为什么找我?”李牧好奇地问道。 小男孩道:“你骑着马,腰间悬刀,一定是武林中人,而且一般的武林中人,没有那么好的马,也没有这么贵的刀,所以你不仅是武林中人,还是武林高手,只有武林高手,才能帮我。” 李牧心中更加好奇。 这个小家伙,有点儿意思。 “问题是,我就算是武林高手,为什么要帮你呢?”李牧继续问道。 小男孩沉默了一会儿,像是一头受伤的小狼,语气中充满了决绝和坚定,道:“我没有钱了,但是我可以磕头,而且,只要你帮我,从此之后,我就是你最忠诚的奴隶,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永远追随你。” “你这小叫花子,怎么又来了。快滚滚滚滚滚。”酒楼的掌柜,是一个五十多岁头发花白,慈眉善目的老年人,从柜台后面出来,大声喝骂着,让酒楼的伙计,将小男孩架了出去,丢在了大门口。 李牧问道:“你认识他?” 酒楼老板陪着笑,道:“客官勿怪,甲哥儿是这镇子里的孤儿,家里出了点事情,被刺激到了,所以这里有点儿不正常。”他指了指脑袋,道:“一年前,他买了家里的房子,筹到了钱,曾离开镇子,去拜师学武,结果没有人收他,还被人骗光了钱,回来后,他变卖了家里最后几亩良田,想要请武林高手为他报仇,结果又被偏光了钱,只好天天在镇子里逛荡,像是疯子一样,见到身上带着刀剑的武林中人,就过去磕头,请人家帮自己报仇,已经半年了,没有人敢帮他。” 李牧听了,对刚才那少年的印象,越发深刻,道:“他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老掌柜道:“唉,说起来话长,老沈家一家都是好人啊,可惜了,家破人亡” 这时,后厨突然传来一声老板娘的咳嗽。 老掌柜面色一变,连忙道:“失言了失言了,这位客官,这种闲事,你一个外乡人,就别管了,赶紧吃完东西走吧,最近这方圆不太平。” 说完,也不等李牧再问什么,转身就走了。 李牧若有所思。 一餐吃完,李牧结账离开。 骑着赤云兽,在镇子里转悠了一圈,在村头,看到了正在向另外一伙儿腰悬刀剑的江湖中人磕头的少年。 “什么?请我们杀人?哈哈,好说,小家伙,杀人不难,只要你出得起价钱。”浑身横肉的江湖客,和同伴们大笑着,提出了条件。 “我没钱。”少年目光黯淡了几分,一个劲儿地磕头。 “没钱?没钱谈什么买卖。”另一位身穿着轻皮甲的三角眼江湖客道:“小叫花子,你这是拿爷爷们在找乐子啊。” 少年被一脚踢了一个筋斗,满脸是血地跌出去。 “我可以赊欠,我可以卖身,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们。”他放弃了所有的自尊,爬在地上,苦苦哀求。 “哦?有点意思,呵呵,你想杀谁?”满身横肉的江湖客脸上的肥肉.沟壑中,充满了洗虐。 少年道:“天龙帮帮主龙王吕颂。” “什么?”满脸横肉的江湖客,一下子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其他几个江湖客,也都被吓得收起了脸上戏谑的笑容。 方圆数百里,最大的帮派就是天龙帮,而龙王吕颂更是第六重楼境的老牌大高手,魔头一样的存在,杀人如麻,谁敢惹? “臭小子,你竟敢消遣我们?让我们去送死?”满脸横肉的江湖客脸上浮现出一丝阴狠。 “不至死活的臭小子,竟敢对付吕前辈?”三角眼的江湖客阴阴一笑,道:“郑大哥,我们正要去投奔天龙帮,不如将这个臭小子捉去,当做是投名状。” “带个大活人,多麻烦,不如砍下头,带过去就行了。”另一个十七八的年轻人,一脸的阴鸷和狠毒。 少年怔了怔,意识到不妙,缓缓地后退。 “嘿嘿,现在想逃?”那年轻人拔出腰间的锯齿刀,阴冷地逼过去。 这时 “你们要去投靠天龙帮?” 李牧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谁?”满脸横肉的江湖客等人,回头看来,才见白衣如玉的英俊年轻人,骑着四蹄如火焰燃烧的赤云兽,已经到了十米之外,他们之前竟然都没有发现。 “我有一件礼物,想要请你帮忙送给吕帮主,”李牧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以玄气稳稳地凌空送过去。 这一手一露,满脸横肉的江湖客等人被震住了。 凌空渡物,乃是五境以上的手段。 “不知道阁下送的,是什么礼物?”三角眼江湖客语气就客气了很多。 李牧一扬手,六块金锭丢出去,道:“是我辛辛苦苦为吕帮主准备的寿辰贺礼,劳烦六位,替我送去。” 金锭入手极沉,成色也极好,六人一下子都喜笑颜开了,道:“好,我们本来也要去天龙堡,帮公子你送礼,也无不可,却不知道公子高姓大名,到时候,我们也好向吕帮主回复。” 李牧笑道:“吕帮主看了礼物,自然就知道。” “原来公子是吕帮主的故交,哈哈,那太好了。” 几个江湖客得到了大把金子,都非常兴奋,满口答应了下来。 等到他们离开,那少年已经不在原地。 李牧笑了笑,催动赤云兽,几息时间,就追上了正在撒丫子逃的少年。 少年满脸是血,用仇恨的目光,看着李牧。 李牧丢过去一瓶金疮药,道:“说说看,你为什么要杀吕颂。” 少年呸了一声,将金疮药踢飞一边,倔强地高高扬起头颅,道:“天龙帮的走狗,谁要你在这里假心假意,我恨不得吃你们的肉,喝你们的血。“ 李牧在赤云兽背上笑了笑,道:“如果你的理由能够说服我,我可以考虑帮你杀了他。” 少年猛然一惊,旋即道:“你不是那老狗的朋友吗?” 李牧道:“这不是你该考虑的事情,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就行了。” 少年沉默了片刻,眼中闪过一种赌徒般的决绝,道:“天龙帮杀了我的父母,抢走了我的姐姐。” 李牧点点头,道:“我明白了,你要杀的人是吕颂,要救的人,是你的姐姐,对吗?” 少年噗通一声跪下来,道:“只要你帮我,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求求你了。” “第一,不要随便下跪,第二,不要轻易开口求人。”李牧指了指被踢到远处的金疮药瓶子,道:“捡起来,自己敷药,然后跟我去天龙堡,敢不敢?” 少年一声不吭,走过去将瓶子捡起来。 “哦?有人送我的寿礼?” 天龙帮的老帮主吕颂,今年七十有三,在这个武者平均寿命在一百二十岁左右的世界里,并不算老,甚至可以说是正值巅峰之年,今日,正是他七十三岁大寿,宾客云集。 面带疑惑地将盒子接过来,吕颂又问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有留下姓名来历?” 满脸横肉的江湖客,谄笑的像是一个刚出笼的大褶肉包子,将李牧的外貌描述了一遍,道:“必定是哪个内心敬佩帮主的后辈,嘿嘿,他说了,帮主打开盒子一看,就知道他是谁了。” 大厅里,都是各方来贺寿的江湖中人。 “哈哈,老帮主威名远扬,总是有一些慕名而来的后辈。” “正是,哈哈,这就是江湖地位的体现啊。” “真是羡慕老帮主呢。” “必定是一份大礼,哈哈,这盒子一看,就价值不菲,帮主,快打开看看,让我们也开开眼。” 众人都是纷纷哄抬气氛。 吕颂傲然一笑,道:“都是江湖同道抬爱,吕某受之有愧,这些年我天龙帮发展的倒也不错,会有一些后辈来投靠” 说着,啪嗒一声,打开了盒子。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盒子里面。 就看一截断剑,约三指宽,五指长,寒光闪烁,安安静静地躺在盒子中间。 https: 。手机版网址:m. a,

上一篇   0899、天道修罗

下一篇   0901、血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