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1、血洗 - 圣武星辰

0901、血洗

“这是什么?” 满脸横肉的江湖客,面色一下子变了。请看最全!的小说! 一截断剑,算什么寿礼?怎么看,都不算是吉兆,难道是仇家?他们几人,一下子害怕了。 “一截断剑,这算哪门子寿礼?” “放肆,竟敢用断剑羞辱吕帮主,把他们抓起来。” 周围的天龙帮弟子,江湖宾客们,也都惊呼出声,一下子,原本热闹煊赫的寿礼气氛,彻底变了。 而吕颂本人,看到那断剑,面色一下子,变得无难堪。 “是天道剑的碎片……【天道修罗】的拜帖。” 他眼睛里精芒闪烁,一把揪住满脸横肉的江湖客,道:“说,你在哪里见的他,具体经过怎么回事?快说。” “我不认他,是他付了金子,让我们送礼……”满脸横肉的江湖客,一下子面色惨变,吓得浑身发抖,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没有丝毫的隐瞒,都说了一遍。 吕颂一脚将这江湖客踹翻,冷笑道:“好,李致远果然是杀门来了,嘿嘿,不过,我天龙帮可不是飞鹰堡、四方会那样的小帮派,想要杀我……嘿嘿,我还怕他不来呢,来人,摆阵,迎接天道宗的朋友。” 周围天龙帮的弟子,轰然应诺。 一番布置下去。 整个天龙帮总舵,外松内紧。 吕颂坐在‘天龙堂’的飞龙大椅,眯着眼睛,手指其轻轻地敲打着扶手,嘴角挂着冷笑,从容不迫。 而其他天龙帮的高手,还有前来助拳的江湖豪客们,都在下方两侧,依次落座,整个天龙堂,高手如云,强者济济,杀气腾腾。 一炷香时间之后。 “来了,李致远来了。” 外面负责监察远眺的弟子回报。 听到这句话,瞬间所有人的心,都是一紧。 …… 天龙堡外。 李牧看着跟在赤云兽后面,跑的气喘吁吁的少年沈甲,暗点点头,道:“前面是天龙堡了,怕不怕?” 沈甲盯着远处堡垒森严的建筑,眼睛里,喷出了仇恨的目光:“ 不怕。” 李牧道:“你这么相信我?” 沈甲道:“相信不相信,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我已经做了我能做的一切,你是我最后的机会,如果你杀不死吕颂,那让他杀死我吧。” 这是一个冷静的可怕的少年。 李牧道:“既然如此,走吧。” 赤云兽缓缓地来到天龙堡外。 一个身穿着天龙帮制式甲胄的年人,颇有威严,从堡门口走出来,拱手道:“在下天龙帮前护法吴散,恭候李致远大侠尊驾,敝帮主已经在天龙堂内恭候多时,李大侠可敢随进堡一见。” 沈甲有些惊讶地看了看李牧,眼眸深处涌起一丝期待和惊喜。 原来这个年轻人,这么有名吗? 那岂不是报仇的希望大了一点。 “带路。” 李牧催动赤云兽入堡。 沈甲双手握拳,像是一只愤怒呲牙的小狼一样,紧跟在身后。 堡内,刀枪如林,弓弩森寒。 大道两侧,五百名天龙帮精锐刀斧手,分列两侧。 “李大侠,请。” 吴散抬手。 锵锵锵! 长刀斜举,交叉如林,形成一条刀道,阳光下闪烁着寒光。 李牧坐在赤云兽,按住缰绳,道:“和我玩这一手?” 吴散微微一笑,道:“李大侠可是不敢?” 李牧不屑地道:“这种l逼玩意,我没有兴趣陪你们玩,让吕颂出来吧,不过是一个三流宗门而已,学人家摆架子,配吗?” 吴散面色一变:“李致远,你别……” 李牧竖起手指,做了一个嘘的手势,道:“再多说一个字,你死。” 吴散顿时惊住,浑身寒意,其他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吕颂,滚出来吧,这点儿家底,别在这里故弄玄虚了。”李牧开口,以传音之术,声音激荡在整个天龙堡,犹如阵阵滚雷。 天龙堂,兀自假装镇定的吕颂,瞬间睁眼,双目爆射. 精芒,冷哼道:“李致远小儿,欺人太甚,今日,我要你葬身在我天龙堡……随我出去。” 大堂的高手强者,潮水般涌出去。 李牧和沈甲两个人,被包围在了最间。 沈甲喉咙里发出低吼,身姿微微弓起,像是一头要做出最后疯狂攻击的幼兽,眼睛死死地盯住吕颂。 李牧道:“有什么要说的吗?” 吕颂冷笑道:“断剑老夫已经收到了,嘿嘿,想要报仇,怕你没有那个本事……” 李牧道:“有什么说的吗?” 沈甲这才反应过来,喉咙里崩出几个字,道:“没有,我只想要吕颂这个老狗死。” 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李牧的话,是对他身边这个少年说的,根本没有理会身为地主的天龙帮主。 吕颂一张脸,顿时如黑炭一般,愤怒难忍。 “你姐姐叫什么来着?”李牧又问。 沈甲道:“沈小月。” 李牧点点头,道:“好。” 他的身形,犹如大鸟一样,在空掠过,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直接出手,腰间的长刀,闪电般出鞘,一道寒光匹练闪过时,天龙帮主吕颂的人头,已经冲天飞起。 秒杀。 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杀!” 李牧落地,手刀势狂斩。 【云分八荒刀式】犹如天河之水席卷而出,白茫茫的刀线,如分开水浪一样分开空气,所过之处,天龙帮的高手强者,还有那些助拳的江湖豪客,像是农夫镰刀之下的麦秆一样,纷纷倒下。 滴答滴答。 鲜血顺着刀身的血刀,一滴一滴地落在已经血流成河的地面。 四境以的强者,在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里,尽数伏诛,倒在了这条街道,没有一个例外。 而其他的天龙帮弟子,吓得瑟瑟发抖,一个个都跪在血泊之,丢掉了手的兵器,连头也不敢抬。 李牧在吕颂的尸体,擦干净了自己的刀,这才收刀回鞘。 天龙帮是一个占地为王的黑道帮派,烧杀抢掠是经常的事情,吕颂当初带人追杀天道宗,活生生地用马踏死六名重伤的天道宗弟子,这笔仇,李牧当然不可能轻易揭过。 犯天道宗者,诛之。 这是李致远活着的时候,最大的心愿。 李牧得替他完成。 而一边的少年沈甲,站在血泊之,强忍着看到这样血腥场面而差点儿呕吐的冲动,身体微微发颤。 他本以为,会是一场恶战。 甚至他本身对于过于年轻的李牧,并没有太大的信心,如果李牧不能击败吕颂,那他算是拼着一死,也要在吕颂的身咬一口,算是被刀剑砍为肉酱,也甘心了。 谁知道,天龙帮像是被割草一样土屠掉了。 李牧回到马,目光落在跪地的一名天龙帮头目身,道:“带人去把一个叫做沈小月送过来,你只有四分之一炷香的时间。” “是是是。”那帮众头目吓得颤抖,立刻带人去找了。 沈甲感激地看着李牧。 片刻之后,那帮众头目一脸的惊恐,带着一个四十多岁老妈子一样的妇女,回来道:“李……李李公子,沈姑娘她……不在了,这是看管调教帮女子的郑妈妈,她可以证明。” “什么?”沈甲彻底失控,疯了一样冲过去,抓住那同样吓得魂不附体的沈妈妈,怒吼道:“你们骗我,我姐姐到底在哪里,快交出来,不然我杀光你们所有人……” “饶命,饶命啊,不是我的错,沈姑娘来到天龙堡的第十天,被卖到玄天城去了,已经一年多时间了……”沈妈妈尖叫着道。 天龙帮抓来的女子,但凡是稍有姿色的,被帮的高层凌辱之后,都会被贩卖掉,基本不是卖给大户人家做婢女,是卖到妓院里面去了。 …… …… “在想什么?” 火光冲天的天龙堡已经在身后看不见,李牧骑着赤云兽,头也不回地问道。 骑在一匹胭脂骏马的沈甲,双手紧紧地握着缰绳,神色坚定地道:“我姐姐他一定还活着,我要去玄天城,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不管多长时间,不管她变成了什么样,我都一定要找到她。” “想学武吗?” “想。” “你以后跟着我吧。” “好。” “一路,让你看看所谓的江湖,正好我也要去玄天城。” …… …… 玄天城。 四海神教的总舵所在地。 “一个月的时间,李致远一路北,先后拔掉了飞鹰堡、四方会、天龙帮、巨鲸帮、合一门、流沙水寨等总计十六个大小宗门,杀七境强者三人,六境强者二十一人,五境以下无算,其十三个宗门,乃是当初追杀过天道宗掌门人一行的参与者,另外三个宗门,却都是作奸犯科,被李致远给当面碰到了。“ 四海神教四大法王之一的青影王翻阅完密信,看了看在做的其他神教高层,道:“一路杀戮,如入无人之境,李致远的实力,我们一开始评价的还可怕。” “这个人疯了吗?这样杀戮,不怕引起公愤?”黑面王冷笑道:”这样杀下去也好,不用我们出手,玄天云宫都不会放过他。“ “借助玄天云宫的力量除了他,虽然兵不血刃,但问题是,让江湖,会以为我们是怕了他,堕了我四海神教的威风,嘿嘿,何谈日后取代玄天云宫,成为北荒域的第一神宗?”紫烟王冷笑道。 这时,一直都坐在寒铁神座,闭目养神的四海神教老教主,睁开眼睛,道:“李致远现在到哪里了?” “距离玄天城一千里,正常情况下,明日日出时分,可到城外。”黄眉王道。 “那好,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明天日出时,我要看到他的人头,挂在总舵外。嘿嘿,不过是踩了一个小小的天道宗,杀了他们一个掌门人而已,敢举刀报复,那以后,神教做事,岂不是处处反对?” 老教主嘿嘿冷笑着。

上一篇   0900、寿礼

下一篇   0902、圣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