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4、赎身被拒 - 圣武星辰

0904、赎身被拒

宣武大街杏花巷。请看最全!的小说! 李牧带着沈甲,在卫管事的带领之下,缓缓地走进了位于杏花巷最正位置的‘红袖招’。 这是一家青楼。 沈甲的脸色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整个杏花街都是青楼,武林圣地的青楼一条街,在这里经营产业的人,基本都是背景雄厚,诸多大宗大派都有参与其,像是眼前这个红袖招,便是北荒域武道大宗怜花宫的产业。 怜花宫多为女武者,在这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沈甲一想到姐姐沉沦苦海,心像是刀割一样。 “哟,卫管事,今儿是什么风,把您老人家给出来了。”一位似是多岁的妈妈迎出来,风姿绰约,气质绝佳,竟也是一名武者,有五境的修为,也是一个武道高手。 “高妈妈,今儿我带两位贵客来,专程找邀月姑娘,你给安排一下吧。”卫管事也算是圣城的名流,因此与红袖招的高妈妈早熟悉。 高妈妈看了一眼李牧和沈甲,眼神最终落在李牧的身,忽略了沈甲。 这一行的人,眼光毒的很,她一下子看出来,这位白衣如玉英俊如妖的公子哥,才是真正的贵人,道:“这位公子,一看是紫气聚集的贵人,快请……卫管事,老早接到您的消息,已经备好了好的包房。” 在高妈妈的带领下,几人一路穿过内阁楼道,登楼而去。 李牧看着,也是大开眼界。 红袖招的姑娘,竟然都是武者,其色艺双绝者不乏其人,便是走堂的龟公,也有四五境的武道高手,却像是普通人一样,面色自若地迎来送往。 “公子,卫管事,请。” 李牧三人,被送入包房。 这包房造型别致,外面看着普通,里面别有洞天,是一套三的宽敞大房,没有丝毫旖旎之气,反而是焚香素雅,墙壁挂着价值不菲的古画,还有名琴,有茶几,房四宝,更像是某位书画大家的书房一样,清雅别致,令人一下子,心生肃穆。 李牧坐下,看了一眼局促不安,紧张复杂的沈甲,道:“遇事需静心。” 沈甲收摄心神,原地运转【天道镇】心法,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片刻,脚步声传来。 吱呀。 包房门被打开。 一缕香风传来。 两个青衣露肩,低低抹胸的侍女先走进来,后面引着一位年方二八,面如白玉,眉目精致,容颜娇美的少女,轻移莲步,摇曳生姿,缓缓走进来,眸光流转,一扫房内三人,在李牧面前,微微万福:“奴家邀月,见过公子,见过卫管事。” 李牧看了卫管事一眼。 卫管事反应过来,立刻起身,对高妈妈试了个眼色,带着那两名青衣低胸的侍女,一起出了包房。 “姑娘,请坐。” 李牧指了指一边的椅子。 邀月心迟疑地坐下来,已经觉得,房间里的气氛好像是不太对。 “姑娘的本命,可否叫做沈小月?是否来自于秋水镇。”李牧直接开门见山道。 邀月的面色,顿时大变,原本眸光流转的眼神里,充满了警惕和防备,道:“公子问这些做什么?” 李牧一看,心有数,指了指身后的沈甲,道:“姑娘仔细看看,可否认识他。” 邀月的注意力,这才放在站在李牧身后,已经是浑身颤抖,眼蕴泪光的沈甲身,看了几眼,一下子,花容失色,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姐!” 沈甲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冲过来,一把抱住了邀月。 邀月整个人仿佛是石化了一般,终于认出来,这个看起来彪悍英武的小少年,竟然是自己那个少不经事的弟弟,一年多时间没有见,变得精壮了,长大了…… “小甲,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邀月的声音颤巍巍地问道,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李牧一看,知道找对人了。 看着沉浸在久别重逢巨大激动之的两个姐弟,李牧没有说话,起身离开了包房。 房门外,高妈妈和卫管事都候着呢。 看到李牧出来,两个人的眼色颇为怪异,但当然不好问什么。 李牧道:“我要为邀月姑娘赎身,高妈妈,你安排一下吧。” “赎身?”高妈妈诧异非常。 李牧道:“怎么?红袖招的姑娘,不可以赎身吗?” 高妈妈道:“这倒不是,只是邀月姑娘的情况,有点儿特殊,她是宫主亲自带回来的人,这件事情,要通过宫主。” 红袖招是怜花宫的产业,自然一切都是由怜花宫的宫主说了算。 李牧道:“那烦请高妈妈去问一趟吧。” 高妈妈看了一眼卫管事,后者也点头,便道:“好,公子请稍等,我这派人去问。” 她在包房边的雅座,又开了一桌,命人备了酒菜,招待李牧和卫管事,这才去办邀月赎身的事情。 雅座在靠窗的位置,可以看到外面街道,来往如织的行人,夜色正浓,灯火辉煌,对面阁楼,姿容艳丽的年轻女子,正在向过往的行人送笑打招呼,招揽生意。 一派繁华盛世的景象。 “这一次,多谢卫管事了,了却了小徒一桩心事,日后卫管事若是有事,可以随时找我。”李牧抬手,敬了一杯酒。 卫管事道:“小时而已,李公子不必客气。” 两人之间的关系,本是雇佣,所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话题,李牧问了几句如今圣城之的局势 ,卫管事对答如流。 突然,楼下传来喧哗声。 很快一阵蹬蹬蹬蹬的楼声,看几个衣着不俗,颇有气势的武林人冲来,之前那两个青衣低胸的侍女,急匆匆地跟在身后,小心地辩解着什么,但是却被很粗鲁地推开…… 李牧皱了皱眉。 “我不管邀月在陪谁,立刻让他给我滚,难道我堂堂赤神教长老,还要在这里等不成?” 为首的汉子,一头赤红色长发高高竖起,像是拳皇里的动画人物二谐堂红丸一样,神色倨傲霸道,身带着浓浓的酒气,显然是喝多了,身后跟着的三个属下,也都是悬刀佩剑,神态彪悍的武林高手。 有麻烦门了。 李牧真是哭笑不得。 又遇到这种事情。 那赤神教长老已经抬手去推包房的门,李牧正要出手,却有一位龟公打扮的年人,从后面赶来,速度极快,身形一晃,便到了近前,伸手如闪电般,一下子,将赤神教长老的手腕捏住,淡淡地道:“徐长老,我红袖招有红袖招的规矩,徐长老你这么做,莫非是要砸我红袖招的场子吗?” “规矩?呵呵,这里有钱便是规矩,我出十倍的价钱……”徐长老大笑起来。 那年龟公淡淡地道:“如此,兄弟只好先请徐长老醒醒酒了……请吧。” 说完,直接出手,似乎是某种类似于点穴的手法,将赤神教长老和他身边的三位随从,都点穴定身,然后又来了几位护卫,直接抬了下去。 一场风波这样被化解。 李牧在一边看了整个过程,心里颇为讶异,无规矩不成方圆,红袖招在这方面做得还真是到位,怪不得会成为整个杏花巷最好的青楼。 刚才最后时刻出手的年龟公,实力最低也在六境,放在外面,绝对是一尊大高手,当初李致远号称北荒域年青一代排名前十的高手,但也六境而已,可见所谓的年青一代这几个字,其实不怎么值钱,真正的高手,往往是年龄越大,经历越多,实力越强,而且很多时候,都是不显山不露水。 自从来到了圣城之后,李牧深刻地感受到了,这个巨城浓郁的商业氛围,服务业的发达程度,算是起地球,也丝毫不逊色。 片刻之后,包房的门打开了。 却是眼睛哭得红肿的邀月,带着弟弟沈甲,前来向李牧致谢。 她此时已经平静了很多。 对于一个少女来说,先被抓到天龙堡,又被卖到青楼,命运沉沦,身处泥潭,但却一直都坚强活着的原因,是这个弟弟,哪怕是刀山火海,也都要坚持下去,临死之前,一定要见弟弟一面,而今天,终于实现了。 沈甲更是对李牧感激万分。 “好了,小甲,你陪着姐姐,去收拾一下细软行装,我已经为她办理赎身,以后你们可以不用再分开了。”李牧道。 姐弟俩闻言大喜,噗通一声,都跪在了李牧面前,千恩万谢。 生活的苦难终究要过去,苦尽甘来了吗? 在他们的眼,李牧简直是救苦救难的天神一样。 这时,高妈妈去而复返,急匆匆地赶来。 李牧看向她。 高妈妈的脸色,并不怎么好看:“公子,事情出了一点儿意外,宫主拒绝了您的赎身请求,邀月姑娘,必须留在红袖招,不能随您走了。” “啊……”邀月的脸色惨变,惊呼出声。 沈甲腾地一下子站起来,神色激动,平日里冷静如冰的少年,一旦涉及到和姐姐有关的事情,像是要爆发的火山一样。 李牧示意沈甲稍安勿躁,然后面色平静地问道:“哦,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高妈妈道:“这奴家不知道了,宫主从来不会向我们解释什么,她的意志高高在,不可违背,公子,你如果喜欢邀月姑娘,可以多来我红袖招,其他的,恕我帮不到啦。” 李牧笑了笑,扭头对卫管事道:“你先走吧。” 卫管事何其聪明,瞬间知道了李牧的心思,略微犹豫,起身拱手,很干脆地离开了。 高妈妈有点儿莫名其妙。 李牧这才缓缓地起身,很温和地笑了笑,道:“是这样的,我愿意出钱赎人呢,也是给你们怜花宫一个面子,如果你们那位宫主不知好歹,那别怪我不讲道理了,今日我是一定要带走邀月姑娘,你们如果想要阻拦,那试一试有没有这个本事。”

上一篇   0903、修罗令

下一篇   0905、三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