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6、九境之内也无敌 - 圣武星辰

0906、九境之内也无敌

外面街道上的武林高手们,看到红袖招最后一个派遣出的压轴人物,竟然是一个貌不惊人的中年龟公,都面面相觑。 度灭都被一指点死了,难道这个龟公,竟然能够与李致远相抗不成? 只有少数人听到那个名字,就知道,这中年龟公,来历可了不得。 “雁南飞,竟然是他。” “绝迹江湖数十载,没想到,昔日的北荒域第一公子,竟然在这里做了一个龟公,这真的是让人意外啊。” “曾经的绝代天骄,沦落至此?” 知道这中年龟公来历的人,都不胜唏嘘,同时也在期待,藏身于青楼之中的雁南飞,数十年时间过去,修为会到什么程度? 李牧缓缓地站了起来。 “九境?” “九境。” 李牧笑了起来:“好,终于来了一个能打的。” 中年龟公雁南飞面色平淡地道:“李公子,请出刀吧。” 李牧摇摇头:“不用。” 雁南飞略微诧异地看了李牧一样,但也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出手,同样是一指点出,指尖蕴含剑芒,泛动着金属色泽,悠长清越的剑鸣之声,在空气里激荡,动人心魄。 李牧同样也是一指点出。 这一指,也无风雨也无晴,只是寻常肉指而已,没有光泽,没有刀鸣,仿佛就是普通人的招法,不带丝毫烟火气。 两指撞击在一起。 失控仿佛是稍微一顿。 漫天剑鸣之音交颤,旋即戛然而止。 嘭! 雁南飞的指尖,迸出血雾,瞬间血肉模糊,露出了森森白骨,身形晃了晃,往后退了半步,在地面木板上,踏出一个两指深的脚印,就如踏在沙土雪层上一样,寂寥无声,木板甚至连一丝一毫的颤动都没有。 李牧手指安然无恙,微微一笑,收手,负手而立,笑吟吟地看着雁南飞。 雁南飞沉默着看了看自己血肉模糊的手指,脸上有一种奇怪的神色,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一边的高妈妈等人,可就把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 是红袖招的管事们绝对没有想到的。 现在看起来,好像真的没有人可以拦得住李致远了? 如果一开始就答应为邀月赎身,那岂不是不会有这么大的损失?度灭的死,对于红袖招,可是难以承受之重。 街道上的各路武林高手,看的莫名其妙,这种程度的交手,已经不是他们所能猜测看清的,不过从李致远不再坐在椅子上,而是起身郑重迎敌的姿态来看,这中年龟公,应该是红袖招四大强者里面,最强的一个,但依旧不是李致远的对手。 红袖招,拦不住李致远了吧。 这时,雁南飞突然抬头,看着李牧,道:“看来李公子还是谦虚了,只怕是九境之内,已经无你敌手吧。” 李牧微微一笑,道:“好像是这样哎。” 轰! 红袖招内外,一片火山爆发一样的喧哗,如山呼,如海啸。 不管是高妈妈 ,还是外面的江湖中人,一下子,都被震撼了。 九境之内无敌手。 这七个字,代表的意义,可就太可怕了。 这意味着,【天道修罗】李致远,只怕是已经超脱九境,进入第十神绝境了。 神绝境啊。 这可是武林神话的范畴啊。 每一个神绝境的存在,都是可以开宗立派,一言成法,号令一方,一个人就可以成为一个顶级大宗的绝世人物。 自古以来,北荒域神绝境的武道强者,不是没有,但很少,而且这一境界的强者,大都是寿命悠长、年龄极大、辈分极高的老怪物,李致远如今才多大?撑死二十一岁而已,一个二十一岁的神绝境强者,意味着什么? 想一想,都让人觉得腿软。 “多谢李公子今日之恩。” 雁南飞向李牧拱拱手,神色之间,竟是有一种解脱的味道。 说完,他转身对高妈妈道:“请你转告怜花宫主,当年的承诺,我已经实现了,从今日起,怜花宫的一切,都将再与我无关。” 说完,他转身朝着楼下走去。 这时,突然天空之中,飘落缤纷幽香的花瓣,犹如雪花飞舞,煞是美丽,一座百花銮驾,从远处而来,由十六名六境高手抬着,一个面罩红纱,鲜红宫装长裙、宛如女帝一般的身影,坐在銮驾之上,飞行而来,最终落在了红袖招之外的屋顶之上。 众人见之,纷纷大惊。 街道上密密麻麻的人群,都纷纷往后退,如避蛇蝎一般,退出了百米,在红袖招周围,留出一片真空区域。 尤其是诸多的男性武者,脸上的表情颇为复杂,有向往,有钦慕,也有畏惧,就如看着一条美女蛇一样。 怜花宫主亲自降临了。 事先没有人预感到这一幕出现,【天道修罗】大闹红袖招,竟然连怜花宫主这样的人物,都给惊动出来了。 “雁南飞,你就这么走了吗?” 坐在銮驾上宛如女帝的女子开口,声音有着女性独有的悦耳,亦有高高在上掌控众生命运的帝王般的威严和冷森。 “承诺已经完成,我与怜花宫的纠葛,自今日开始,彻底斩断。”雁南飞的身影,出现在屋顶,虽然依旧是一副龟公打扮,但却有着令人侧目的威势气度。 “这么多年了,为何你就不肯稍微低头呢?”怜花宫主语气中,有幽幽的叹息,令周围无数的武道高手,没来由地心中一软,就像是要永生永世都追随在她的身边,任凭驱遣。 “哼,时至今日,你还想要用这种魅惑之术,将我留下吗?”雁南飞冷哼一声,顿时将那幽幽意境,完全击碎。 李牧心中好奇,静观其变。 “连你的儿子,都不管不顾了吗?”怜花宫主声音重新变得威严而又冰冷。 雁南飞身形如电般驰掠而起,消失在了远处的天际,声音在原地回荡:“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怜花,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好自为之吧。” 声音消失时,他整个人,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雁----南----飞!” 怜花宫主一字一句恨意无穷地喊出了这三个字,身形微动,但却没有追去。 两人之间,莫非有什么狗血爱情不成? 李牧八卦之心大起。 “李致远。”怜花宫主的声音响起,直呼李牧的名字,道:“为何杀我红袖招度灭供奉?” 李牧心中哑然失笑。 怎么,还要在这个时候讲道理吗? “他起了杀心。”李牧道。 “可他杀不了你。”怜花宫主道。 李牧道:“说这种废话,没有任何意义,今日,我要带沈小月姑娘走,谁拦我,我就杀谁,我这样说,你应该就可以理解了吧?” “我的确是拦不住你【天道修罗】李公子。”怜花宫主自嘲一笑,道:“不过,你自己考虑清楚,带走邀月,就算你是第十神绝境,也会有杀身之祸。” 李牧毫不在意,道:“想要杀我的人,都死了。” 怜花宫主冷笑一声,道:“既然这样,言尽于此,回宫。” 銮驾飞起,朝着来时路而去,转眼消失在了远处天边。 来势汹汹的她,虎头蛇尾而去。 但这也是无可奈何。 第十神绝境的强者,不是怜花宫所能对付,何况,就算是倾尽全力可以一战,也不划算,没有必要把一个如此年轻的神绝境得罪死。 但街道上无数的武林高手强者,惆怅相望,怅然若失,仿佛是一颗心,也随着怜花宫主的离去而丢失了。 传说之中,怜花宫主乃是北荒域第一美人,曾经风靡万千少侠,引得无数成名强者,都拜倒在其石榴裙下。 这些年不知何故,深居怜花宫中,很少外出,再也难以一睹北荒域第一美人的风采,今日一见,不知道让夺人丢了魂。 李牧的心中,却是没有丝毫的波澜。 再美的美人,他都见过。 就算是仙宫的仙女,他也见过。 美色已经很难动他的心。 “高妈妈,现在可否赎身了?”李牧扭头问道。 “啊?啊,可以,可以,当然可以。”高妈妈如梦初醒,再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红袖招的名声,今日算是被砸了。 不过,事情往往都有两面性,往好的方面讲,第十神绝境的强者,又有几个势力可以挡得住,所以红袖招并不算丢人,何况不管怎么说,邀月都算是红袖招中走出去的人,日后江湖上,必定会有传言,说第十神绝境的强者,都看上了红袖招的姑娘,那红袖招很有可能因祸得福,反而是名声更响。 片刻,手续已经办好。 李牧带着沈甲、沈小月离开了红袖招,返回云端客栈。 而这一站的消息,却是疯狂地在玄天圣城之中传播了开来,引起了热议,令各方侧目震惊。 “从此之后,【天道修罗】李致远,放在不可招惹狠人排行第一位。” “北荒域年轻一代前十?呵呵,现在的李致远,只怕是北荒域所有武道高手前十都没有问题。” “传令下去,从此之后,绝不可招惹李致远。” “这个人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年之前不过是六境,现在却已经到了第十神绝境,莫非是得到了什么不世机缘?” 各种议论之声,纷纷不绝于耳。 各大顶级宗门、帮派、世家纷纷在第一时间,调整了自己的策略,将李牧放上了‘只可礼遇,不可敌对’的名单上。 第二日,一则消息,在玄天圣城之中传开。 “三日后,踏平四海神教。” 【天道修罗】李致远对外放话,无比强势。 这时候,很多人才想起来,一年之前的宗门大比中,四海神教的少教主,曾经将李致远击成废人,传闻这背后,还有一些阴谋的味道,而且后来,四海神教曾经追杀天道宗一行人,杀死了天道宗掌门人,这是一段血海深仇啊。 李致远一路北上,强势进入圣城,乃是为了复仇而来。

上一篇   0905、三指

下一篇   0907、云宫特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