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7、云宫特使 - 圣武星辰

0907、云宫特使

“宫主,为何不以那孩子的性命为要挟,强留下雁南飞,我就不信,他真的不在乎自己儿子的命。” 移花宫中,被称为‘军师’的魏有牙,阴测测地道。 也只有他,才敢在喜怒不定的怜花宫主面前,这么说话。 移花宫主慵懒地躺在贵妃椅上,全身上下只穿着一层薄纱,如白色雾气缭绕,娇美的身躯,若隐若现,淡淡地道:“当年不过是以姐姐的遗命,才能束缚他,但即便如此,他哪怕是在红袖招当一个龟公,也不愿意入驻怜花宫,雁南飞的性子,何其刚烈,再说,他非但不是笨人,反而非常聪明,现在再用这些手段,已经绑不住他了,而且,他的实力,只怕是又有提升了。” “他不是刚刚败给李致远了吗?” “雁南飞是个武道奇才,体质特殊,昔日,他败一次,实力就会狂飙提升一次,他稳固九境已经十年,这一败,数日之间,就可以晋入第十神绝境,怜花宫已经困不住了他了。” “呵呵,如此欣赏他,莫非宫主对他,余情未了吗?” “放肆。” 怜花宫主突然暴怒,厉声喝道。 魏有牙却是已经习惯了她的这种喜怒无常,并不如何畏惧,等了片刻,才道:“宫主,其实雁南飞的事情,倒是其次,只是邀月姑娘被李致远带走了,那接下来,如果那个地方的人来接人,我们要怎么交代。” “怎么交代?呵呵,让他们去找李致远好了,二十一岁的第十神绝境超级强者,怜花宫肯定是挡不住的,折了度灭,我们已经尽力了。”怜花宫主无所谓地道。 魏有牙叹了一声,道:“只怕是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啊。” …… …… “第十神绝境的超级强者,怪不得。” 四海神教中,老教主不由苦笑。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说什么,也不会派四大法王去拦截李致远了,因为根本就是在送菜,但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对了,少教主还有多久可以回来?” “回禀教主,按照计划,五日之后,少教主可以到达圣城。” “五日之后?开什么玩笑,李致远三日后要横扫我四海神教,他五日之后才回来?还来干什么?是要回来替我收尸吗?” “教主息怒,少教主说,他有关系重大的要事,到了关键时刻,不能分身,已经派手下的第一剑奴,星夜兼程返回,后天可到,教主您不必担心,而且,已经飞鸽传书玄天云宫,会让玄天云宫的人,拖住李致远。” “哦?让玄天云宫的人,拖住李致远?呵呵,这就有意思了。” …… …… 李牧放出消息之后,几日时间里,并未如其他人预料的那样,开始闭关修炼,调整状态,而是依旧每日在圣城之中各处闲逛,如一个无所事事的富家公子一样。 是因为信心十足吗? 很多人的目光,都追随着他。 四海神教这些年日益壮大,仅次于北荒域第一神宗玄天云宫,但做事霸道,手段狠辣,动辄杀人灭门,因此风评并不好。 李致远要扫平四海神教,很多人都是弹冠相庆。 尤其是李致远不仅实力强横,更兼英俊潇洒,乃是一等一的美男子,更是让诸多江湖女侠,都迷恋不已,一些有着江湖文明的美女的宗门、世家,都在琢磨着,要是能够与李致远结亲,不,哪怕是能够将自己家的女儿,送到李致远身边,做一个小妾,都是一笔划算的投资。 与此同时,远在天道山的天道宗,终于也收到了消息。 一只青鸟划破长空,落下来,进入了天道宗的院落大殿中。 掌门人陆川抬手,接住飞鸟,取下飞鸟叫上的信笺,展开了一看,先是一惊,旋即双眸之中,神采泛动,神光连连。 看到最后,他浑身颤抖,激动不已,直接禁不住热泪盈眶。 “苍天开眼啊,我天道宗的列祖列宗保佑,师父,您在天之灵,看到了吗?李师弟他终于觉醒了,我天道宗发扬光大的日子,指日可待了。” 这一年多以来,压在他心头的所有压力,一下子一扫而空。 “来人,召集弟子,全宗集合。” 陆川大声地道。 很快,天道宗六十多位核心精英弟子,在院落之中集结完毕,六十多双眼睛,好奇地看着激动的喜形于色的掌门人。 “诸位,有大事发生,我们需要暂时离开山门,到别的地方去避一避了。”陆川看着这些在最为难的时刻,依旧忠于天道宗的弟子们,大声地道。 众人闻言变色。 “掌门,莫非是又有大敌袭来吗?”一位年轻的弟子忍不住道。 陆川也不隐瞒,将玄天圣城之中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道:“李长老一路北上,所向无敌,除了四海神教之外,我天道宗其他的仇人,都已经付出代价,而四海神教的覆灭,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不过,越是关键时候,我们越是要小心,千万不能大意,如今,我们这些人,是李长老最大的弱点,所以要避开来,避免别人利用我们做文章,来威胁打击李长老,只要我们在,只要李长老在,我天道宗,哪怕是被毁了山门,也可以重建,诸位,即日起,我们封闭山门,遁入深山,四海神教覆灭之日,便是我天道宗重临江湖之时。” “李长老已经是第十神绝境了?” “哈哈,我仿佛看到了一幅美好画卷。” “天道宗当大兴。” 诸多天道宗弟子,兴奋异常,尤以方眉、方远两个童子,最为兴奋。 当日,天道宗封闭了山门大院,遁入了深山之中,消失不见。 日落时,果然有身穿黑衣的神秘江湖人,杀入天道宗,破门而入,结果却发现,这里是一座空院。 “一个人都没有,竟然都躲了。” “呵呵,这个天道宗小掌门,倒也奸猾,竟然带着门人都逃了,这下子就不好捉摸了。” “在附近山岭中搜索一下吧,如果实在找不到,只能暂时先回去了。” 黑衣人首领与麾下略作商议,大致已经放弃了这一次的行动计划。 …… 云端酒楼。 李牧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卫管事老远就已经侯在了大堂,第一时间迎上来,道:“公子您回来了,有位贵客,已经等候您多时了。” “我不是说了吗,最近不见客。”李牧随意地道。 对于各种攀附而来的江湖中人和势力,他完全不感兴趣。 卫管事陪着笑,道:“这一次的贵客,不同一般,乃是玄天云宫的特使,公子您还是见一下的好。” “哦?玄天云宫?”李牧心中一动,道:“带路。” 玄天云宫是北荒域的第一神宗,武林秩序的制定者,高高在上的仲裁者,相当于武林法官的角色,至高无上的武道宗门,犹如武林皇帝一般,在北荒域,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势力,都要给玄天云宫绝对的尊重。 因为玄天云宫中,存在着北荒域唯一一位十一仙变境的尊者。 李牧对于玄天云宫,也颇为好奇。 这一次他来到玄天圣城,除了对付四海神教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要见一见玄天云宫中那位仙变境的存在,印证武学,亦想要弄清楚,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破碎虚空的武道飞升。 这关系到能不能找到回去的路,对于李牧来说,非常重要。 片刻之后。 李牧在房间里,见到了玄天云宫的特使。 特使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容貌勉强算是清秀,年纪不大,但脸上写满了不容置疑的倨傲和冰冷。 看到李牧出现,这位年轻特使用鼻孔扬天的姿态,居高临下冷冷地扫视了一眼,道:“你就是李致远?最近闹出太大的动静,搅得各方都不得安静,这样很不好。” 哈? 李牧本来还想要交流一番,听到这样的话,一下子,就没有了心情。 话不投机半句多。 “听说你放话,要踏平四海教?”年轻特使盯着李牧,再去开口,语气不容置疑地道:“放弃这个愚蠢的打算吧,不要在圣城中闹事,你这些日子搅风搅雨,我们已经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你还不知道收敛,莫非真的不把我们玄天云宫放在眼里吗?” 李牧冷冷一笑,坐下来,喝了一口茶,才淡淡地道:“我不过是遵照江湖规矩,为天道宗复仇而已。” “呵呵,年轻人,你已经杀害了四海神教四位护教法王,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一次,就由我来做一个解铃人,你们双方,就此罢手,化干戈为玉帛吧。”年轻特使轻描淡写地道。 李牧失笑反问:“当时四海神教追杀我天道宗,围杀我宗掌门,虐杀我宗弟子的时候,你为何不出来主持公道,化干戈为玉帛?” “嗯?你什么意思?”年轻特使声音冷森,音调提高了八度,高质问道:“你这是在指责我玄天云宫吗?年轻人,请你注意自己说话的语气。” 李牧的面色,也冰冷了起来,道:“若不是给玄天神功一点儿尊重,就凭你一个小小七境武者,在我面前这种口气说话,已经是死尸一具了。” “什么?你……”年轻特使又惊又怒,拍案而起,怒道:“李致远,你不要不识好歹,我……” 李牧双眉一掀:“滚。” 其音如雷,咆哮而出,可怕的音波,瞬间就将这年轻使者,震的眼冒金星,口鼻之中,鲜血溢出,直接从房间里震飞出去,撞破了门窗,狠狠地摔在了外面的花坛中。

下一篇   0908、朝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