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9、长街无尽 - 圣武星辰

0909、长街无尽

如果再给萧战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在一年之前,武林宗派打比上,对李致远出手,更不会派人一路追杀李致远等人,将昔日的天道宗掌门连同数十名天道宗弟子虐杀。 当初是因为什么,才刻意针对天道宗李致远等人来着? 恍惚之中,他想起来,好像是因为儿子一时看李致远不爽,所以起了猫戏老鼠一样的心思,想要无情玩弄这位当时的北荒域十大年轻高手之一? 可问题是,向来志向高远、不屑于争夺虚名的儿子,怎么会突然变得像是一个纨绔子弟一样,非要用这种方式来捉弄李致远呢?以儿子当时的实力,就算是不利用东方青红来下毒,亦可以在擂台上轻松击败李致远吧? 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萧战突然觉得,自从五年之前开始,自己好像是突然就不了解自己的儿子了,也根本就不知道,儿子到底在干什么,四海神教这些年的飞速壮大,也是儿子暗中推波助澜,倒是自己这个教主,很多时候,仿佛是多余? “不,不要杀我……”一个浑身是血的中年人,推开萧战,跌跌撞撞,跪地求饶,道:“李公子,李少侠,我不是四海神教的人,我是明玉帮帮主,只不过是来看热闹的,不要杀我,我明玉帮愿意从此之后,追随李公子!” 这人是八境强者,气息不弱,所以刚才的混战之中,才能活下来,活到现在,但却也被吓破胆了,武道精神意志直接崩溃了。 李牧摇摇头:“看热闹?那你好像是站错位置了。” 刀光一闪。 斩尽杀绝。 他已经给过机会了。 不是任何人在山穷水尽时候的一次哀求,都值得心软。 “屠夫,你这个屠夫,李致远,你已经入魔了……”另一位幸存者,山樵宗的宗主,挥舞着双斧,冲杀而来,面目狰狞,他也是四海神教的帮凶之一。 刀光闪烁。 身影交错。 噗通。 山樵宗宗主身形踉跄前冲,然后噗通一声跪地,最终倒在了血泊之中。 周围围观的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心脏仿佛是狠狠地被重锤轰击了一次又一次,简直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明玉帮主,山樵宗主,这都是大名鼎鼎威震一方的八境强者,北荒域大名鼎鼎的强者,但如今在李致远的面前,就像是虫子一样被宰杀。 这样的画面,实在是太震撼。 一刀。 又是一刀。 萧战身边,最后剩下的几个八境高手,被李牧一个一个斩杀,丝毫没有手软。 周围观战的江湖中人,倒也没有觉得有多难以接受,在这个只有武者和宗门的世界里,这样的事情,时时刻刻都在发生,江湖复仇,便是要斩草除根,一开始李致远给了十息时间,他们没有珍惜,这是摆明了要站四海神教的场子,到最后,也得为自己的选择承担代价。 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死的人,分量太重,名声太显赫,事情说出去,太吓人而已。 “呵呵,好,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倒在沙滩上,李致远,今日,你赢了。”萧战惨笑。 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当初白手起家,创立四海帮的过往,那个时候,还有很多生死与共的兄弟,也有很多从一开始就跟着自己,将身家性命托付在自己身上的属下,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四海帮就变成了四海神教,而自己也从当初那个每战必前,奋不顾身的带头大哥,变成了如今高高在上,贪图享乐,锐气尽失的神教教主。 他艰难地回头看了看身后已经坍塌的大门,透过大门,还有那些普通的四海神教帮众,看到了他们脸上和眼中无助惶恐的表情,心中突然就有无限感慨。 是不是每一个江湖末路的枭雄,都会有相同的悲怆? “李致远,我的人头,你拿走,四海神教堂主以上的高手,也都被你屠戮一空了,那些普通的教众,你放过他们吧,于你已经没有了威胁。” 萧战苦笑着道。 “好。” 李牧一步跨出,直接出刀。 刀光如朝阳下的朝露,尽得的神髓。 萧战化作一蓬血雾,直接爆裂开来,尸骨无存,在早晨阳光的阳光照射之下形成了带着血腥气息的彩虹。 李牧用衣襟擦去白云青水刀上的血迹,回刀入鞘。 恐怖的杀气,令人窒息的威压,在这一瞬间,才终于散去。 李牧转身离开了。 他没有再追杀那些普通的四海神教帮众,算是答应了萧战最后的请求。 …… “什么?让我们搬离?”沈甲看着卫管事,道:“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师父没有给你们足够的房费?” “这倒不是。”卫管事的脸色冷漠,道:“只是我家老板,单纯不想再让你们住在这里了,所以,请你尽快收拾东西,离开这里吧。” 沈甲冷笑了起来:“第一次听说,还有把客人往外赶的客栈,卫管事,你是不是觉得,我师父今日前往四海神教一战,必败无疑,才敢如此嘴脸,来驱赶我和姐姐啊?” 卫管事淡淡一笑,道:“武林中,谁胜谁负,不到最后一刻,真的说不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请你们姐弟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沈甲大怒,还想要说什么,一边的沈小月,连忙拦住了弟弟。 沈甲深呼吸一口气,道:“好,搬就搬,不过,卫管事,希望我师父回来的时候,你还笑的出来。” 卫管事淡淡一笑,道:“小兄弟,人不是每一次都运气这么好的,这些你以后会懂……对了,你师父付的定金,还有一些结余,你跟我到账房支取一下吧,免得让外人说我云端客栈,贪墨了别人的定金房钱。” 沈甲沉着脸,道:“好。” 他跟随卫管事,一路来到了账房,领取了剩下的定金,又得到了云端客栈的一些赔偿,这才回到房间,继续收拾东西。 “姐,老师新买的衣物,和那些小玩意,都放在箱子里吧,或许我们得新买一个马车,老师最近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姐?” 他在套房外间收拾东西,连续说了几句话,都没有得到沈小月的回应。 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沈甲冲到几个套件、里间去看,发现之前还在房间里收拾东西的姐姐沈小月,竟然不见了身影。 怎么回事? 他冲出房间,在周围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姐姐沈小月,顿时意识到不妙,正好看到卫管事又带着人路过,一把拉住,道:“我姐姐去哪里了?” 卫管事看了沈甲一样,道:“不是在房间里收拾行礼吗?” “我姐姐不见了,你刚才一定是故意支开我,绑走了我姐姐,对不对?说,是不是你做的?”沈甲脑海之中,思路逐渐清晰。 卫管事微微一笑,道:“小兄弟,你那只眼睛,看到我绑走了令姐?云端客栈敞开大门做生意,你这样乱说话,会吓到我的客人。” 沈甲怒道:“肯定就是你,姓沈的,你认识红袖招的高妈妈,一定是她,让你配合绑人的,对不对?” 卫管事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小家伙,给过你机会了,你非要在这里闹事,来人啊,给我打出去。” …… …… 李牧走在返回客栈的路上。 周围没有人敢跟过来。 不到一个时辰数百斩,七境、九境的高手,杀了一堆,身上的杀气,简直犹如实质一般,即便是再好热闹的人,也有点不敢靠近李牧。 街道上,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风吹起,旋起几片枯叶。 如今是盛春初夏时节交替之时,怎么会有黄色的枯叶? 李牧停下脚步,脸上浮现出一丝莫名的神色。 眼前这条街,从四海神教到云端客栈,不过一里地而已,按照地球上距离的算法,连一千米都没有,刚才他已经走了一半多,但此时放眼看去,风卷沙,白茫茫,一样看不到边,仿佛是无有尽头一样。 阵法? 幻觉? 李牧嘴角翘起一丝弧度。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不知道是玄天云宫的哪位前辈驾临,不妨现身一见吧。”李牧站在原地,表情平静地开口。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在玄天圣城之中,唯有北荒域第一神宗玄天云宫,安静了几天的北荒域第一大势力,终于还是在这个时候,选择了出手。 “李致远,你可知罪?” 一个古老沧桑的声音响起,在空气里游走不定,前后左右飘忽,瞬间数变方位,无法确定具体的位置。 李牧道:“不知。” “狂妄。”这古老声音发怒,道:“数百年以来,辱我玄天云宫特使者,都要付出代价,你也不例外,就算你是北荒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第十神绝境的天才,在我玄天云宫面前,也得低头。” 李牧笑了起来:“想要让我低头,那就拿出能让我低头的本事来,光凭嘴炮,未免太可笑。” “我若出手,你只有死路一条。”那苍老声音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下跪,求饶,否则,不单是你,你身后的天道宗,也得化作飞灰,成为北荒域的历史。”

上一篇   0908、朝露击

下一篇   0910、神隐鬼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