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1、大势已成 - 圣武星辰

0911、大势已成

有人发现了街道上被剧毒腐蚀出的大坑,奇异的臭味让武林中人保持着警觉,没有太过于靠近,与之前鬼打墙一样的怪雾联系起来,觉得蹊跷,纷纷观察,议论着什么。 但没有人发现李牧。 虽然他就站在街道中间,很多人都与他擦肩而过,但就是看不到他。 “的确是神乎其神的匿形技法,只要不出手,就没有人能够发现,那人九境修为,还不能完全施展这种战技,所以要依靠着身上的黑衣鱼鳞甲衣,才能完全融入虚空,但我如今的实力,施展起来,根本不需要这穿着像是变态的甲衣。” 李牧对于之术,颇为满意。 最终,他暗中将那个被腐蚀出来的大坑,以沙土深埋,以免误伤他人,这才转身离开了。 “此刻的确是来自于玄天云宫无疑,在他的身上,找到了一些玄天云宫的信物,呵呵,这个所谓的北荒域统治神宗,也不过如此。” 李牧一边走,一边揉着脑袋。 “对了,还没有搞清楚,刚才长街上突然空无一人,一眼看不到边,到底是怎么营造出来的,难道这个世界的人,也懂得幻阵?不过并未感觉到阵法波动啊。看来这玄天云宫,和一般的武林宗门,有点儿不同啊。” 李牧心中思考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云端客栈。 刚进客栈,就看到了卫管事带着几位客人从楼上走下来,李牧敏锐地察觉到,在看到自己的瞬间,卫管事的脸色,一下子刷地就变得雪白。 “公……公子,您回来了。”卫管事低着头打招呼。 李牧心中觉得奇怪,点头致意,然后心中还想着其他的事情,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等到他推开门走进去,才发现不对劲。 “你是谁?怎敢擅闯我的房间?给我滚出去。”一个络腮胡中年商人模样的人,衣不遮体地从内间走出来,疾言厉色。 隐约还可以听到,里间有女人急忙穿衣服的恓恓索索的声音。 你的房间? 李牧皱了皱眉,往外退了一步,站在房门口仔细看。 没错啊,这是我前几日住的甲字一号上房啊。 怎么突然变成了别人的房间? “来人,来人,快给我将这个狂徒抓起来,我要挖掉这个杂碎的眼珠子……”中年富商大吼着追出来。 他的护卫也是高手,嗖嗖嗖身影闪烁,第一时间赶到,但却再也找不到李牧的踪影。 李牧来到了客栈大堂。 在柜台前找了一圈,李牧发现卫管事已经不知所踪,联想到刚才照面时卫管事的神态变化,李牧有些明白了什么。 一番询问,大堂的值班管事,面对李牧,不敢撒谎,将之前卫管事带人将沈甲打出去的事情,断断续续地说了一遍。 “你们老板强行驱逐了小甲姐弟?”李牧觉得事情,好像有点儿不太简单,他略微思忖,手指轻轻敲了敲柜面,道:“你转告他,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值班管事吓得腿都软了。 但李牧并未对他这种小角色出手,转身离开,先去寻找沈甲。 一炷香时间之后,李牧在距离云端客栈不远的巷尾,碰到了鼻青脸肿,但伤势其实并不重的少年沈甲。 “师父,您终于回来了。” 沈甲看到李牧,脸上露出了激动又惭愧的神色,将之前客栈里发生的一切,详细地说了一遍。 “姐姐不知道被抓去了哪里,卫管事翻脸,不许留在客栈,我不敢在客栈里等您,也不敢离客站太远,怕您回来之后找不到我。”他低着头,不敢看李牧。 李牧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这是一个很冷静的少年,并未因为着急而失去分寸,而是强压着对姐姐的担忧,很理性地在这里等李牧回来,将事情第一时间说清楚,省得李牧抓瞎。 “师父,我们该怎么做。”沈甲抬头,眼神里充满了崇拜和信心。 李牧想了想,道:“去红袖招。” 当初,红袖招以及背后的怜花宫,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得到沈小月,背后的原因,李牧并未深究,但有一点可以百分之百确定,他们是有作案动机的。 其实云端客栈的卫管事一定知道内情,但可惜此人反应极快,提前溜了,也不知道潜伏在哪里,这个世界,无法施展道术,茫茫人海之中寻人,不如前世神识一扫那样简单,会浪费诸多功夫,为了抢时间,李牧只能从最有嫌疑的红袖招入手了。 …… 杏花巷,红袖招。 “什么?邀月姑娘失踪了?”高妈妈无比震惊地看着李牧和沈甲,道:“怎么可能?她不是一直都跟在李公子您身边吗?有谁能够将她从公子您身边抢走?” 从她脸上震惊的表情中,看不到丝毫的伪作。 但李牧已经没有心情,也没有时间去判断高妈妈是否真正知情。 事到如今,关系到沈小月的生命安危,必须争分夺秒,所以不管这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阴谋诡计,李牧只能用看似蛮不讲理的方式,以力破局了。 不管是不是红袖招做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作为圣城之中的老牌宗门,红袖招和怜花宫的消息渠道,绝对要比李牧自己更加灵通,总归会嗅到一些味道。 李牧用强势霸道而又不许商量的语气道:“机会我只给你们一次,一个时辰之内,把小月姑娘交出来,否则,我血洗怜花宫。” “这……这件事情,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也不知道邀月姑娘的下落,李公子,您怎么能……”高妈妈一脸的惊骇和委屈。 李牧摆了摆手,道:“如果你不知道,那就让你们怜花宫的宫主大人亲自出来解释一下吧。” “这……”高妈妈看着李牧一脸不耐烦的神色,不敢再说。 此时,李牧击破四海神教,斩数百强者,击败剑奴,击杀萧战的消息,早就在整个圣城之中疯狂地传播,红袖招这等烟花之地,消息最是灵通,高妈妈自然是早就收到了消息。 如今的李致远,已经成为了北荒域第一凶人,即便是在整个风云大陆,只怕是也排得上号,怜花宫还不如四海神教,怎么敢惹李致远? 高妈妈胆战心惊地将消息传回去。 怜花宫内。 收到请示的容貌绝世大美人宫主,呆了许久之后,突然爆发,气的摔掉了平日里最爱的几个奇珍摆件。 她生平第一次感觉到,在极致强横的个人武力面前,自己经营多年的势力,自己的美貌,以及自己引以为傲的九境初阶修为,都苍白无力不堪一击。 “李致远,竟敢如此比逼迫于我……终有一日,我要你跪在我的裙前,如那些卑贱的臭男人一样,摇尾乞怜,给我当狗。” 从未被人如此威胁的怜花宫主,气的瑟瑟发抖,陷入巨大的愤怒之中,但最后,却还是在军师魏有牙的劝说下,终于忍气吞声地服软,思虑许久后,命人将一则消息,传回到了红袖招。 红袖招中,高妈妈看了消息内容,心中忐忑地前来转告李牧。 “玄天云宫?你确定,是玄天云宫的人,绑走了小月?”李牧将信将疑地听着高妈妈说完,皱眉,道:“误导我,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你心里很清楚。” 高妈妈忐忑地道:“宫主亲口转述的消息,不会有错,而且,以公子如今天威,怜花宫也绝对不敢欺骗李公子。” 李牧想了想也是,点点头:“也好,本来就准备要去玄天云宫了,择日不如撞日,小甲,我们走。” 目送李牧两人离开,高妈妈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到今日为止,她前后总共两次见到李致远。 这两次面对李致远时的感觉,截然不同。 第一次时,哪怕李致远最终以强横的实力,带走沈小月,更令红袖招损失惨重,还将赶来的怜花宫主惊走,高妈妈也也只是觉得李致远很强,但并没有觉得李致远有多大的威胁,而现在,当李致远携着血洗四海神教的威势而来,高妈妈面对李致远,就如同面对着一尊高高在上不可仰视的神明一样。 或许,这就是威势吧。 李致远大势已成。 …… …… 少年沈甲有些不安。 当他和李牧,出现在玄天云宫的大门前时,这种不安达到了巅峰。 在北荒域,武林中人可以不知道怜花宫,不知道四海神教,甚至可以不知道日与月,但却绝对没有人会不知道玄天云宫。 因为这四个字,在北荒域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武道权威,代表着不可抗衡的武道秩序,代表着纵横无敌的武道实力,也代表着一种近乎于永垂不朽的无敌精神。 沈甲对李牧充满了信心。 但这种信心,在抬头看着眼前仿佛真的高耸入云的宫殿群的时候,开始动摇了起来。 毕竟,这里是玄天云宫啊。 风云大陆五大域,玄天云宫数千年以来,都统治着北荒域,不动不摇,无可撼动,不管这片大地上风云如何诡秘,江湖如何风波,天才如何争艳,到最后,主宰这片大地的,始终是玄天云宫。 几乎每一个北荒域武者的心中,玄天云宫就是秩序、无敌、强大、神秘以及不可战胜等诸多词汇的代名词。 “如果姐姐真的被玄天云宫抓走的话,那……是不是该认命呢?”沈甲的心中,第一次浮现出了放弃的念头。 他思念和牵挂姐姐,愿意为姐姐付出一切,但却也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情,而导致师父深陷险地,将师父推入与玄天云宫为敌这种万劫不复的境地。 就在沈甲张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李牧已经直接来到云宫大门口,抬起一脚,直接将紧闭着的大门,轰地一声就给踹开了。 “天道宗李致远,前来拜山。” 李牧的声音,似是九霄神雷一般,激荡出去,瞬间响彻整个玄天圣城。 他表现得兵不客气,也不友好。 因为玄天云宫释放恶意在先。

上一篇   0910、神隐鬼遁

下一篇   0912、云宫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