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云宫之谜 - 圣武星辰

0912、云宫之谜

整个玄天圣城的人,都被这样一声断喝惊动,震骇莫名地看向玄天云宫的方向,有一种不知道该怎么用语言来形容的感觉。 李致远,这个人是入魔了吗?还是疯了? 才刚刚血洗了四海神教,竟然又要去与玄天运功为敌,难道他是想要以一己之力,将整个北荒域的武道巨头,全部都掀翻吗? 这简直太疯狂了。 而这时,李牧站在玄天云宫的门口,看着被踹开的大门,以及门后荒草丛生的破败马道、院落、脸上露出了无比惊讶的表情。 想象之中玄天云宫弟子蜂拥而出,怒斥包围的画面没有出现。 门后的世界,一片荒芜。 如果不是明知道这里是威震北荒域武林的玄天云宫所在,李牧真的会以为,这里其实是一个年久失修、杂草丛生、破败不堪的废弃山庄。 大名鼎鼎的玄天云宫,巍峨耸立的大门之后,竟然是这样一幅荒芜景象? 而且,这里分明是人迹罕至的样子,根本不像是有活人长期居住在里面,明明已经荒废了数十年乃至于上百年。 这就是玄天云宫? 沈甲也张大了嘴巴,一脸的难以置信。 不会是走错路了吧? 但不可能。 整个北荒域都知道,玄天云宫只在这里有一座驻地,除此之外,在北荒域的其他任何地方,都别无分号。 沈甲看了看李牧。 李牧迈步朝着大门之内走去。 没有阵法阵纹的波动,也无道术的气息,眼前的这一幕,并不是幻象。 门后的野草已经有半人高,杂乱无章,野蛮生长,甚至还可以看到野兽穿行的痕迹,鸟粪在墙头和假山上堆积了一层又一层,有些道墙已经坍塌,残垣断壁,一副破败的景象,但偏偏没有任何战斗的痕迹,分明是年久失修,被自然之力风吹雨打而导致。 这里至少有百年,未曾有人活动过了。 两人在荒草丛生的马道上前行。 两侧是面目模糊、或倒或立的白石雕像,还有一根根的拴马桩,往前走了大约百米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轰隆隆岩石磨动的声音,被李牧踹开的岩石大门,缓缓地合上了。 沈甲手心有点儿出汗。 他第二次抬头看了看李牧。 李牧没有说话,继续往里走。 接下来的约一炷香时间里,两人穿过破败的马道,走过坍塌的桥梁,越过干涸的湖床,经过坍塌的神殿,看到了废弃的练武场,一路往里,最终来到了象征着玄天云宫威严的玄天殿跟前。 大殿倒是保存的无比完整,周围没有杂草,略微有点儿生气。 杂草中被踩出一条羊肠小道,一直越过九十九级石阶,延伸向高大巍峨的玄天殿。 爬过石阶,来到了大殿门口。 有着典型北荒域建筑风格的大殿,外面一圈拱廊,以百米高的岩石雕像撑着整个圆形的穹顶,每一尊雕像都代表着一位北荒域的英雄人物,大部分出自于玄天云宫,少部分乃是其他宗门的传说人物,都曾在北荒域的历史上创造过令无数武者疯狂崇拜的神话战绩。 大殿的石门,足足有二十多米高,十米宽,里面一片漆黑,黑漆漆就像是一个怪兽的大口,里面有呼呼的阴风吹出来,带着一种不正常的阴冷。 李牧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玄天云宫其实早就已经覆灭在了历史的尘埃之中? 可前几日,那位玄天云宫的特使,还有之前长街之上的刺杀,又是怎么回事?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李牧一步一步地冲着黑暗的大殿中走去。 沈甲紧随其后。 大殿里宽敞,空间巨大,但空无一物,里面的一切好像是在很早之前,就已经被搬空,风声在殿柱之间传来,不知道是不是有风的原因,地面上纤尘不染,沈甲的脚步声,在偌大的空间里形成了回声。 少年的脸上充满了迷茫。 李牧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伸手如电,朝着沈甲的后颈抓去。 黑暗中一柄细长如毒蛇獠牙一样的短匕,被李牧抓在手里,手腕一扭,短匕被折断,李牧反手刺向虚空之中,一声惨呼,一个黑影从阴暗虚空之中跌落出来,扑在地上…… 是一个穿着黑色鱼鳞甲衣的身影,全身上下都套在甲衣中,与李牧在长街上斩杀的那个黑影,几乎一模一样。 短匕上抹着,所以这个黑影几乎是在呼吸之间,就化作了一滩黑水,弹起来,朝着李牧两人扑来,被李牧以玄气,直接震飞震散。 “站在原地别动。” 李牧轻声道。 他已经察觉到,这个大殿里,隐藏着不止一个黑影刺杀者,都以战技,隐身在黑暗之中,相比起在长街上营造的怪雾沙尘环境,本就漆黑无比的大殿,显然更加适合这种遁术,哪怕是学艺不精,亦可借助黑暗,完美隐藏。 但是很可惜,他们遇到了李牧。 李牧的身形,就像是虚幻的泡影一样,逐渐在消融在了黑暗之中。 他也会,而且要比这里的暗影刺客们,掌握的更加精妙纯熟。 他如同一个潜入深海的狂鲨之王一样,在黑暗之中,展开了反猎杀。 沈甲惊讶地长大了嘴巴,看着师父在自己的视线中完全消失。 然后,黑暗中会中,一声连着一声的惨呼响起。 噗通噗通。 一个又一个的黑色鱼鳞甲衣的身影,像是丢出水面的鱼一样,从黑暗之中跌落出来。 当李牧的身影再度出现的时候,总共有十六个身穿鱼鳞甲衣头套的影子,倒在了地上。 但不等李牧审问什么,这十六个八、九境的强者,身体全部都化作了黑色的脓水,最后的反扑一击之后,形神俱灭了。 “这些黑影刺客,应该不是玄天云宫的人。” 李牧心里,基本上有了一些猜测。 难道真正的玄天云宫,早就已经灭绝了,这么多年以来,另有一股来历不明的势力,李代桃僵,披着的皮,在暗中掌控着北荒域的秩序? 不过,这些黑衣刺客,驻扎在玄天殿中,好像是在守护着什么? 或者是看守着什么? 李牧在大殿里寻找了起来。 最终,还真的被他在大殿深处的内壁上,找了一个机关,扭动墙壁上的雄狮浮雕头颅,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墙壁升起,露出了一个暗门。 暗门之后是黑色的甬道,蜿蜒通往不知名处。 之前大殿里的阴风,正是从这甬道中传来,其间夹杂着一种阴暗腐朽的味道。 李牧艺高人大胆,带着沈甲进入了暗门。 往前走了大约五十米,李牧就可以确定,这里是一个非常古老的监狱。 他看到了一个用成年人手臂粗细精钢打造的道精钢栅栏,拦住了去路。 栅栏已经生锈,上面有铁锁,都是特制,用蛮力很难打开,而在栅栏之后,是一个巨大的如山洞般的空间,石壁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一个个宛如蜂巢般的小室,足有数百个,大小不同,但都由一个个钢铁之门,将一个个牢房封死。 钢铁门上布满了层层叠叠的铆钉,给人一种牢不可破的厚重感,在最中间,有一个大约成年人指头粗的圆孔,也许为了通风或者是其他用途。 只是看不到守卫,所以李牧无法确定,这个监狱现在是否依旧关押有‘犯人’。 钢铁栅栏粗重坚硬,一般人,根本无法掰开。 李牧想了想,返回到玄天殿中,在那十六个暗影刺客已经液化的痕迹上,果然是找到了几个钥匙模样的黑色令牌,再返回栅栏前,略作尝试,就打开了栅栏特制的铁索。 吱呀! 推开钢门,有点儿生锈的门轴发出刺耳的声音。 这一霎那间,李牧耳朵动了动。 他敏锐地察觉到,一些牢房中,响起了轻微的动静,但不能区分是虫蚁老鼠被惊动,还是里面囚禁着活人。 沈甲察觉不到这些。 少年觉得自己好像是来到了一个清冷充满死亡气息的坟场一样。 他走过去,用钥匙打开了最底层的一个牢室的钢门。 一股腐朽的味道扑面而来。 里面没有活人,只有六具惨白色的骷髅,整整齐齐地躺在冰冷的岩石地面上,身上还披着衣物,从衣服看,男女都有,且年龄也不大,应该是在二三十岁这样,至少死去了有上百年,牢门打开的瞬间,外面的新鲜空气涌入,风一吹,那些衣物化成了青灰飘散…… “这……”沈甲心中有点儿发毛。 李牧却是在那一瞬间,判断出这六个骷髅生前,一定是玄天云宫的弟子,因为他们身上的衣物款式风格,与外界众所周知的玄天云宫弟子的打扮,一模一样。 之后,连续打开了几个第一层的牢房钢门。 牢房中的画面,和第一个一模一样,都是死去的骷髅,血肉都已经朽化,除了衣物之外,有些骷髅身上,还有腰牌、玉佩,发簪等等饰物,都以上好的美玉雕琢,雕法极见功力,都是大家作品,玉佩发簪等物没有什么辨识度,倒是腰牌上,刻着诸如‘云鼎胡硕’、‘三代郑伦’、‘监司王友星’、‘值守岳群’等不同字样,大概是死去之人生前在玄天云宫中的身份地位和名字。

上一篇   0911、大势已成

下一篇   0913、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