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3、不可思议 - 圣武星辰

0913、不可思议

果然都是死去的玄天云宫的弟子。 李牧的心中,泛起了巨大的迷雾。 他之前的猜测,大概是真的。 可问题是,有什么样的势力,竟然可以悄无声息地替换了玄天云宫这样的庞然大物,而外界却偏偏没有丝毫的察觉,进百年都不漏风声,这也太可怕了吧。 起码李牧自己,绝对做不到。 这已经不是单纯依靠个人实力所能做到的事情了。 一番查看之后,可以确定,在这个巨大山腹空间的第一层,总共一百间钢门牢房里面,关押着的都是玄天云宫的弟子,身份地位,生前实力各不相同,且都已经死去了,只剩下了骷髅骨骸,以及一些勉强可以辨别身份的遗物。 也就是说,至少有六百名以上修为精深的玄天云宫弟子,死在了这第一层的牢房之中,而且从尸骸来看,他们应该是被活活饿死的,身上并无伤痕。 李牧揉了揉太阳穴。 他是来找沈小月的,不是来探险的,也不是来翻一些武林辛秘陈年老账的,所以玄天云宫的变化,固然让他震惊,却并无多少的探知欲。 不过,还是得在这里继续找下去。 玄天云宫既然已经被李代桃僵,那抓走沈小月的人,就必定不是玄天云宫的人。 但怜花宫主未必在说谎。 因为玄天云宫发生的一切,外界根本就不知道,怜花宫也不知道,那么在他们的渠道中,取代了玄天云宫的势力所做的事情,就被当成是玄天云宫做所。 也就是说,沈小月很大的概率,的确是被抓到了玄天云宫中。 但到底在哪里呢? “师父,快来看,这里好像是有活物。” 爬到了山腹二层的沈甲突然大喊起来。 李牧身形一动,瞬间就到了沈甲身边。 “这里面,有动静。”沈甲指着编号为丙七十八的钢门,神色有点骇然地道。 李牧用手中的令牌钥匙试了试,打不开门上的特制钢锁,干脆丢掉钥匙,双手抓住钢锁,发力一搓,就将这精钢铸就的锁子,直接搓为钢屑掉落。 给沈甲一个小心的眼神,李牧缓缓地打开了钢门。 一股非常诡异的气味,扑面而来,红色的烟尘幻化为恶魔的鬼脸,从门后扑来,李牧张口一吹,一道丹田玄气,直接将诡谲的红色烟尘吹散,幻象消失。 门后有约两米深的过道。 两人进去,走到头,是一个占地约三十平米的石室。 石室有一半的面积,是一个血池,池子里翻滚着奇异红色液体的池子,之前那种红色烟尘,似乎就是从这血池中衍化出来。 在血池上方的室顶石壁上,固定着一个滑轮,吊着两根铁索,垂下来,一直都没入到血池中,而另一端则是固定在血池边的一个绞盘上。 沈甲过去,转动绞盘。 铁索生锈发出嘎嘎吱奇异的声响。 哗啦啦。 血池中,随着铁索被升起。 血水分开,有东西从水面下被拉出来。 是一个状似陶瓷的大罐子,一米高,半米宽,被铁索捆绑着,罐口上面盖着一个铁盖,之前沈甲听到的所谓活人的动静,正是从这个罐子里面传出来。 李牧心中当真是好奇到了极点。 今日在玄天云宫中看到的一切,简直越来越古怪,越来越不可思议。 他能够感觉到,这罐子中,的确是有动静。 不仅有动静,还有一缕极淡极淡的生机。 李牧抬手一道刀气斩出,将那铁索斩断,凌空一道玄气,将大罐子摄过来,落在了石室地面,发出金铁交鸣的咣当之声,溅起一簇簇火星,原来这看似陶瓷的罐子,分明是某种特制的金属打造,坚硬到了极点。 而且近距离仔细观察,才会发现,这个罐子表面上,充满了细细密密的小孔,有鲜红色的液体,从小空中流淌出来,想必是之前浸泡在血池中的时候流进去的。 沈甲走过去,揭开贴盖子。 他猛然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一样,尖叫一声,脸色都变了。 李牧的脸色也变了。 因为这个罐子里装着的,竟然是一个人。 不,准确的说,是一个人彘。 被削掉了手臂、双腿,如同种菜一样种在罐子里的人彘。 一种不寒而栗的可怕感觉,瞬间遍布李牧全身。 他前世纵横星河,见到过不少的凄惨场面,但是和眼前这血腥阴森恐怖的一幕相比,还是远远不如,眼前的这个人彘,也不知道被浸泡在血池中有多久了,面目已经是一片模糊,无法辨别,还有一点点的生机,一动不动,仿佛一阵风吹过来,都可以将他吹咽气一样。 “这人生前,必定是一尊大高手,实力极强,不下九境,所以才能在这种状态之下,还没有死去,但他如果还有思维的话,想必一定会希望自己是一个普通人,立刻死去,才能从这种变态恐怖的折磨之中解脱。” 李牧心中叹息着。 这样的酷刑,实在是太可怕了。 只是不知道,这牢房里的布置,纯粹是为了折磨此人,还是有别的其他目的作用? 李牧尝试和这个人彘沟通,但失败了。 此人的精神已经彻底崩溃,意识溃散,连普通动物的智慧都没有了。 唯有脖颈间,戴着一个项圈,也不知道什么材料打造,竟然没有丝毫的锈迹腐朽,微微泛出银色的光辉,最中间是一个平安扣,刻着‘青萍’二字,或许是他的名字? 石室牢房里,再无其他发现。 李牧想了想,抬手一道道刀气,帮这个人彘解脱了。 但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才刚刚在李牧和沈甲面前展开。 当他们走出牢房,将丙子层的其它七十九间钢门牢房都清查了一遍之后,震撼地发现,每一个牢房之中,都有相似的布置,只不过有一些牢房中,血池已经干涸,大罐子中的或者是骸骨,或者是腐尸,不过大部分的牢房里,血池沸腾,人彘还有一口气,但却和那个叫做‘青萍’的人彘一样,精神世界彻底崩溃,宛如出生的婴儿一般,根本无法沟通,李牧于是出手,一一帮他们解脱了。 最让李牧震惊的是,整个丙字曾的八十间牢房里,总共八十多个人彘,生前都是不低于九境的武道强者,都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到底是什么人,可以同时炮制这么多的武道强者? 就算是玄天云宫,鼎盛时期,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九境强者,也不可能同时炮制这么多的九境强者……这背后的力量,细思极恐。 李牧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绝对不是酷刑,而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特意建造的牢房,那么制造这么多的人彘,还有那些池子里的液体,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李牧心中有一股怒意,在积蓄、沸腾和燃烧着。 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不管是为了什么,用这种可怕残忍变态的手段,迫害如此之多的武林强者,哪怕这些人都是十恶不赦的恶人,也是无法接受的。 “师师父……这里,难道是地狱吗?” 沈甲的声音都在颤抖。 他虽然深沉冷静,有着同龄人所不具备的理智聪慧,但毕竟不过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而已,何曾见过如此场面,身躯都在颤抖着。 李牧道:“不要胡思乱想,默念心法口诀,精气凝神,疏导玄气。” 沈甲照做,脸色才逐渐好了一些。 但今日所见的一切,无疑将会在他的脑海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日后很容易就形成武道心魔,也不知道是福是祸了。 两人顺着楼梯,来到了乙字层牢房。 和丙子层不同,这一层,只有十一间牢房。 李牧如法炮制,打开了这一层的第一间房,其内面积,要比丙子层的牢房大很多,面积足有五六倍,其中的血池也更大,室顶上共有三个滑轮,总计六道铁索,悬下去,没入到了血池中。 沈甲胆战心惊地转动池边的绞盘。 六道铁索同时升起。 这一次,从血池中拉出来的不是大罐子。 而是一个长宽高各有三米的巨大铁栅栏囚笼。 血水倾泻而下。 可以看到囚笼的正中间,挂着一个人,他脚不落地,手不摸顶,整个人大字型被铁索拉开,固定在铁栅栏囚笼的最中间,肩胛骨、琵琶骨、手骨、脚骨、大腿骨、小腿骨乃至于颅骨上,都有铁钩穿透血肉勾住,拉直了四肢,就这样悬在空中。 此人身形极为魁梧,远比一般人高大,骨架也奇伟,还活着,且生命气息不弱,相当于五境左右的武者。 李牧心中一动,尝试与其沟通。 但很快,他就发现,此人双目被刺瞎,舌头被割掉,耳朵被刺聋,五官六感全部废掉,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废人,更为关键的是,他的精神世界,也已经完全混乱,与之前在丙字层的牢房里那些人彘相比,只是略好,但也和疯子没有什么区别。 “这人生前,是一个第十境的强者。” 李牧观其身躯、气机,得出这样的结论。 丙字层的八十名九境强者人彘,就已经足够触目惊心了,结果乙字层竟然出现了被折磨如标本一样的第十境强者,简直是骇人听闻。 而立,这一层,共有十一间牢房。 如果李牧没有猜错的话,其他十间房里,囚禁折磨着的,只怕也是第十境的强者……整个北荒域,百年以来,明面上有记载行踪的第十境强者,一共才有几个? 李牧这时,才是真正意识到,自己有可能,卷入了一个惊天绝世大局之中。

上一篇   0912、云宫之谜

下一篇   0914、玄天神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