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4、玄天神龙 - 圣武星辰

0914、玄天神龙

事实果然不出李牧所料。 乙字层的其他十间牢房里面,都锁着一位第十境的武道强者,虽然李牧都不认识,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每一个人,都曾是威震整个北荒域的传奇人物,可如今,却都生不如死,精神错乱如疯子,耳聋眼瞎失声,其中有一位,感知尚在,察觉到了李牧的到来,疯狂拼命地挣扎,喉咙里发出奇怪的声响,李牧最后才隐约听懂,他说的是‘杀了我’三个字。 可见,如此恐怖的折磨之下,他已经失去了继续生存的勇气。 李牧不是圣母,在这个世界,受了如此严重的伤,根本无法痊愈,所以没有犹豫,直接出手,帮助此人解脱。 从乙字层出来,李牧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一边的沈甲,无法度侧那些囚犯的实力,但是可以隐约猜到,他内心的震动,简直是难以言表。 两人来到了甲字层。 甲字层,只有三间牢房。 李牧已经不想去猜测,这三间牢房中,到底关押着什么样的厉害人物。 他看了看面色苍白的沈甲,想了想,停下来,道:“我现在传授你另外一部内功心法,你记好,现在开始默念修炼,可以帮助你祛除心魔。” 他将曾经传授过花想容和清风明月的简化版【先天功】,传授给了沈甲。 【天道镇】只是天道宗的内功修炼心法,品秩一般,李牧自己修为精深,施展起来,似是有奇效,但对于普通武者来说,需要数十年的苦修,才能有精进,沈甲今日所见,刺激太大,【天道镇】已经压不住心境破绽,所以李牧才传授简化版【先天功】。 这也是李牧对于沈甲这个弟子的认可。 虽然这个世界,或许与紫薇星域是不同的两个位面,但李牧竟然来了一次,也希望可以留下自己的痕迹。 沈甲天资极佳,李牧指导几遍,便已经可以独自开始修炼。 一边走,一边运转心法。 李牧来到了甲三编号的房门前。 “咦?门没有锁。” 布满了精钢铆钉的钢门,要比乙丙丁三层的牢门,更加厚重和坚固,但却没有上锁。 李牧轻轻一推。 吱呀。 钢门朝里开启。 门后的空气颇为清新,不似是常年不见天日的牢房。 李牧走进去,过了三米长的门道,就看到一个占地面积极大的石室,深处还有石窗,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有一股温暖的气息铺开,地面墙壁都颇为干净整洁,有石桌、石椅等布置,与其他牢房暗中阴森恐怖血腥的画面截然不同。 一个身穿着白色长袍的老人,盘膝坐在蒲团上,逆光。 他身形奇瘦,雪白的头发、胡须和眉毛,年纪已经很大,给人一种岁月沧桑浸染之后超脱出尘的气质,微微闭着眼睛,但是能够听到他的心脏,正在咚咚咚强有力地跳动着,浑身上下的气血澎湃如汪洋大海。 在这个老人的身上,李牧感觉到了一种哪怕是第十境强者,也没有带给他的危险气息。 十一境? “你终于来了。” 老人突然睁开眼睛,眼里精芒如电光一样流转。 李牧在心里瞬间做出了无数个判断,莫非这个老人,就是这个牢房的建造者,背后的黑手?还是说,他也是被关押在牢房中的囚犯? “你在等我?”李牧缓缓地走过去:“你知道我要来?” 老人仔细端详李牧,眼中似是有惊讶,又有一些失望,道:“自从你踏入玄天殿,我就察觉到了,只是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年轻。” “你是谁?”李牧开门见山,道:“我来找一个叫做沈小月的姑娘,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找一个姑娘?是你的恋人吗?”老人脸上浮现出一丝奇特的表情,仿佛是想起了自己曾经年轻时候风华绝代的恋人,他轻轻地摇摇头:“小伙子,看得出来,你修为不错,至少有十境,能够通过玄天殿中暗影刺客的阻挡,以你的年纪,当真是了不得,但这里依旧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走吧。” “这里很危险吗?”李牧道。 老人道:“危险,非常危险,你无法想象的危险。” 李牧道:“既然如此危险,那我现在走,只怕是已经迟了吧。” 老人呆了呆,道:“现在走,或许有逃生的希望,不走,必死无疑,下场,将会变得比我还惨。” 李牧反问道:“你很惨吗?” 相比乙字层的十境强者,这个老人的处境,可以说是在天堂了。 老人道:“你看我身后。” 李牧心中一动,走到老人的身后,一看之下,顿时大吃一惊。 老人的后辈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有无数根头发丝一样细细密密的管子,像是毛细血管一样,从他的身体之中延伸出来,最终凝结凝聚为一个碗口粗的赤红色管子,延伸进入墙壁中,不知道通往哪里。 那些细密的毛细血管,极有节奏和韵律地收缩,从老人的体内,汲取出某种东西,送往血管。 “一百年了,我坐在这里,一动不动,略有挣扎,就会犹如万蚁噬心一样痛苦,体内的力量和精气,会被源源不断地抽取出去,如果也被耳聋眼瞎神智错乱,倒也罢了,但偏偏却清醒着,眼睁睁地看着昔日的弟子、爱人、亲朋好友,被残害……” 老人看着李牧,道:“你觉得,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加痛苦的事情吗?” 李牧道:“精神的折磨,的确是远甚于肉身的痛苦。” 老人道:“你要找到的那个姑娘,如果也是被黑衣人抓来的话,或许你没有找错地方,但就算是找到,你也救不了她。” 李牧道:“她会在哪里?” 老人道:“就在此间,也许就在隔壁,也许……是在地下的阵法之中。” 沈甲眼中有惊喜之色,转身就要往隔壁跑去。 “等一等。” 李牧止住他。 “前辈,我救你出来,你带我去找沈姑娘,如何?”李牧问道。 老人道:“你救不了我,身后这个触手,一旦斩断,我亦必死,除非找到那妖物的真身所在,先将其杀死……算了,说这些无益,小家伙,我劝你放弃救人念头,速速离开吧,以你的天赋,再过个百八十年,也许 有希望为你的爱人报仇。总比两个人都死在这里好。” “妖物?什么妖物?它的真身,在什么地方?”李牧问道。 老人没有回答,反而是道:“我当年被他们控制时,是十一境。” 言外之意,十一境都不是黑衣人的对手,让李牧不要自己送死。 “你莫非就是当年玄天云宫的宫主,北荒域武道之神【玄天神龙】聂人龙聂前辈?”一边的沈甲,却是心中一动,失声道。 百年以来,北荒域只有一个十一仙变境的强者,那就是玄天云宫之主。 “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还有人记得老夫的名字,可惜……都是过往云烟。”老人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纵然近百年的耻辱折磨,令他自以为可以平静面对一切,但当昔日的威名,被说出来的时候,他依旧难控心中波澜。 沈甲惊呆了。 北荒域无人心中的不败之神,竟然……日此下场?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忍不住问道,心中的信仰仿佛是在崩塌一样。 李牧道:“先救人,再说过往,前辈,如果沈姑娘不再隔壁,我该如何找到你所说的地下阵法,是否就在此监狱的地下?” 老人点点头:“既然你意已决,那就先去隔壁,不过要小心,隔壁到底关押着什么样的人物,我也不知,隔壁两间房没有人,就在此处地下看看,直入如何进入,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这监牢乃是特选之址,地下封印着一个绝世凶物,我玄天云宫的灾难,也是因此而起。” “好,前辈在此稍待,我救了人,再来救你。” 李牧拱手,带着沈甲离开了这间房。 “师父……”沈甲跟在身后,出了房间,道:“我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 李牧摇头,道:“没有错,只是,我们得争赶时间。” 他来到隔壁房间门口,推门进去。 一股酒肉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 李牧微微一怔。 这是怎么回事? 走过门道,石室里面,光线明媚,一张石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石椅上,一个身穿白袍的年轻人,正在大快朵颐,他的身后,安安静静地站着一个中年人,背后负剑。 这画面,倒更像是云端客栈的餐厅包房。 “是你?” 李牧立刻就认出来,这个如仆人一般的中年人,就是在四海神教一战中,以【朝露七击】挡住自己,逼退自己两步的第一剑奴,当时他被斩退,重伤,但却未死,后来消失无踪,没想到,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第一剑奴看了李牧一眼,没有任何表情。 白袍年轻人将手中一只鸡腿吃完,用白色的锦帕擦了擦手,然后端起桌子上的酒壶,对着壶嘴美滋滋地吸了一口,一脸的陶醉和舒爽,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李牧,道:“和隔壁那个老废物聊完了?呵呵,说实话,你来的比我想象中的慢很多。” “四海神教少主?”李牧道。 白袍年轻人缓缓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你很聪明,不枉我亲自来送你上路。”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m.

上一篇   0913、不可思议

下一篇   0915、完全碾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