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5、完全碾压 - 圣武星辰

0915、完全碾压

“就凭你?” 李牧上下打量四海神教少主,年轻,算得上是英俊,有一种快要溢出来的自信,身上的修为波动不俗,可以说是自从来到这个世界,遇到过的最强一人。 “当然,就凭我。”四海神教少主道:“这段时间,我忙于真神的事物,无暇处理江湖事,倒是被你成名了,不过,你闯下的那些名气,在我的眼中,不过是一场场的笑话而已。” “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李牧不屑地道:“为了所谓的真神,你连四海神教都不顾了?” “呵呵,四海神教不过是我无聊时的一个玩物而已,李致远,倒是你很让我意外啊,一年前我都快玩死你了,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咸鱼翻身。”四海神教少主似笑非笑地道。 一年之前,见过四海神教少主的是那个真正的李致远。 眼前的白袍年轻人和一年之前相比,气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身形也有差异,所以第一时间,融合了李致远记忆的李牧,差点儿没有将他认出来。 或许是因为李致远残存感情的原因,李牧在看着这个人的时候,一种难以控制的厌恶和杀意,在内心里升腾起来。 “玩物?莫非【狂狮】萧战也是你的玩物?”李牧反问道。 四海神教少主冷哼道:“老家伙老了,不过是一个累赘而已,仗着与我有一点点的血脉渊源,就对我指手画脚,借你的手,除掉也好,等我杀了你,把你的人头,摆在他的坟前,算是为他报仇,对得起他了。” 好一个无情无义之人。 “沈小月是你派人抓的?”李牧道。 四海神教少主哈哈大笑:“不错,那个女人的血,对于真神来说,非常重要,原本将她养在红袖招中,如养猪一样,只等时机一到,就要取血,谁知道却被你给救走了,我不得不用了一点手段,才将她接回来。” 李牧心中一紧,道:“她现在在哪里?” “哦,你是来救人的,呵呵,真是侠肝义胆啊,为了一个不怎么重要的女人,竟敢独闯玄天云宫,”四海神教少主脸上有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用猫戏老鼠一般的眼神,看着李牧,道:“这监牢中心地下三十米,便是真神之巢,只要你能在一炷香时间之内,通过我这一关,赶往真神之巢,或许还有机会救下那个女人,啧啧啧,可惜了,你没有机会了。” “听起来很简单。”李牧道。 “哈哈啊哈,你说什么?很简单?”四海神教少主大笑了起来,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一样,笑的前仰后合,道:“哈哈,李……李致远,你知道为什么在这里等你吗?” 李牧道:“因为急着投胎吧。” “哼,狂妄。”四海神教少主神色猛地凌厉了起来,道:“我知道,你已经是第十境的修为,破而后立,不到半年时间,你有这样的修为,的确是值得自傲了,但是,你知道,我现在是什么修为了吗?” 他猛然一步踏出。 难以形容的恐怖气息,宛如远古汪洋澎湃汹涌一样,在这个还算是宽阔的石室中激荡了起来,宛如神魔降临的威压,一下子,令他身后的第一剑奴,也控制不住噗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 十一境! 十一仙变境的修为。 传说之中的境界。 四海神教少主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 第一剑奴勉强抬头,看向四海神教少主的眼神里,充满了震骇和敬畏,原来少主的实力,已经达到了这一步吗?实在是太可怕了,这世间,除了伟大的真神之外,还有几人是少主的对手? 他又朝着李牧看去。 潜意识中觉得,在少主如此强横的修为之下,就算是天才如李致远,也绝对无法抗衡 这种程度的威压吧? 但是,这一看之下,一剑奴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 因为他看到,李致远没有任何的异状。 别说是跪了,发丝都没有乱。 就连李致远身后的那个少年,也身躯挺立笔直。 怎么回事? 李致远完全挡住抵消了少主的威压? 难道? 一个可怕的猜测,在第一剑奴的心中泛起。 四海神教少主脸上的表情,也变了:“你……你竟也晋入第十一仙变境了?” “第十一境?”李牧笑了笑,一伸手:“你再猜。” 随着李牧这个动作,一股沛然莫御的无形伟力从他的手中涌出,遏住了四海神教少主的脖颈,将他一寸一寸地凌空摄了过来,悬在李牧身前两米的半空,任凭他如何挣扎,拳打脚踢,都无法挣脱出来。 “什么?” 第一剑奴的脑袋都快震惊的爆炸了。 四海神教少主也是瞪了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李牧,嘶哑着声音,道:“不,不可能,你怎么会有这种这种力量,你这不是十境,不,也不是十一境,你是……难道你是十二玄始境?” 李牧淡淡地道:“宾果,接近正确答案了,但没有奖励哦。” “这不可能,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四海神教少主疯狂地挣扎,狂暴催动体内的十一境仙变境的玄气,但却被死死地压制,无法掀起丝毫的波澜。 他乃是得了真神的帮助,才能以不正常的方式,晋入十一境,可以说是古往今来绝无仅有的机缘,已经是一个奇迹了,但一年之前只有六境的李致远,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跨入了十二境,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四海神教少主无法接受。 “本来还想要好好给你解释一下,但是,抱歉,我现在赶时间,所以,再见了。”李牧毫不留情地发力,咔嚓一声,半空中四海神教少主的头颅,以一个触目惊心的角度扭曲,体内的生机也在瞬间被摧毁,死的不能再死了。 “非要在我面前装逼……我们走。” 李牧带着脑子已经一片浆糊的沈甲,离开了这个房间。 第一剑奴呆呆地跪在地上。 他看着四海神教少主的尸体,脑海之中一片空白,仿佛是做了一个漫长而又荒谬的噩梦一样,无法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 真的是第十二玄始境吗?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修炼到这种理论上的境界吗? 这种敌人,简直是太可怕了。 他的所有斗志和武道精神,如同风干了的沙雕一样,瞬间坍塌消散,这一辈子,哪怕就是沦入十八层地狱,也绝对不想再和这样一个人敌对。 …… …… 李牧带着沈甲,直接从甲字层一跃而下。 轰隆! 监狱最中心的地面震荡,直接被砸穿。 地下三十米,一个新的地下空间出现。 李牧的身形,伴随着少量的落石泥土,一起落在了地面上。 周围响起惊呼声。 李牧才站稳,就有无数黑影冲了上来,犹如狂潮。 “杀。” 李牧反手拔出半废的白云青水刀,玄气灌注,刀法施展,正是从【朝露七击】中演化而来的刀法,白茫茫的刀光流转出去,所有冲上来的黑影,瞬间化作了血雾倒卷回去。 这时,沈甲才看清楚周围的情况。 这时一个如同地下蚁穴一样的坑洞中,头顶有倒悬的钟乳石,颜色迤逦,以赤红色居多,犹如幻境一样,周围有数百身穿着黑色鱼鳞套头甲衣的武者,一个个实力都极为不俗,之前冲上来的数十个,被师父一刀斩为血雾,其他的武者,被吓倒了,一时之间,踟蹰不前。 “那里。”沈甲看到,这群黑衣鱼鳞套头甲衣武者身后,一个鲜红如血的钟乳石上,姐姐沈小月正被绑在上面,似是已经昏迷,双眼紧闭一动不动。 “杀。” 李牧身形一动,宛如流光,刀势如潮,轻松斩开了黑色鱼鳞套头甲衣武林高手的包围,逼近那诡异红色钟乳石,一刀斩向石根,同时柔和的刀气卷向沈小月,准备先救人。 但这时,一道劲风,突然从钟乳石之后射出,直取李牧头颅。 这劲风无比可怕,快如闪电。 强如李牧,在这一瞬间,也感觉到了莫大的死亡危机。 刀光如莲花绽放,化攻为守。 砰! 李牧身形倒飞回去,落在地面,踉跄后退六七部,才停稳。 而他手中的白云青水刀,咔嚓一声,最终彻底碎裂,碎屑坠落,只剩下了一个刀柄。 “愚蠢的凡人,敢坏我的好事,你该死。” 一个阴冷不带丝毫人类感情的声音,从那血色巨型钟乳石后面传来。 地面一阵阵的震动。 李牧看到,一个巨大的黑色怪物,从坑洞的深处,缓缓地走出来。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啊。 它足足有十多米高,如一个小型山峦,身躯仿佛是由不同的生物的尸体缝合而成,东拼西凑,布满了不定,有八条腿,四只手,一个远超正常人头颅大小的脑袋,脸上有一道道手术缝合针脚一样的裂痕,淡黑色的脓水,从它的脸上、身上一些细微的裂缝之中不断地流淌出来。 更加诡异的是,它的身上,还有数十条赤红色的触手,像是鞭子一样,收缩自如,在身体周围甩动缭绕。 刚才触手,击退李牧的,正是其中的一条触手。 “这是个什么东西?” 李牧纵横星河,两世为人,还从未见过这种玩意儿。 难道四海神教少主口中的真神,就是这么一个怪物?有点儿扯淡啊。 ------ 实在是抱歉,张贴复制的时候,出了点问题

上一篇   0914、玄天神龙

下一篇   0916、另一个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