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6、另一个宇宙 - 圣武星辰

0916、另一个宇宙

刚才缝合怪的一击,力道不小,超越十一境。三寸人间 “可惜了这把刀。” 李牧五指微曲掌心一吸,将满地的长刀碎片,都摄取过来,交由沈甲保存。 数道刀意横竖斩出,在地面,划出一个直径五米,总貌呈圆形,但其内有着古怪线路纹络的异图案,李牧脚下一踏,地面似是猛地一震,然后肉眼可见的玄气化作流光,顺着这些纹络的凹槽流转起来。 三才归元阵。 结界阵法。 流转的光幕,从外层圆圈之升腾起来,将沈甲保护在其。 这是李牧在这个世界以来,第一次尝试使用道术阵法,三才归元镇不在前世,是一个并不怎么强悍的汉法,所以对于天地能量的要求不算高,不过在此之前,他已经暗揣摩改良了许久,让前世的道术阵法,可以在这个世界的玄气催动之下运转起来。 “站在圈里,不要出来。” 李牧吩咐一句,自己则一步一步地走出圈外。 沈甲满眼崇拜地看着自己的师父,又看向依旧被困在那巨大钟乳石的姐姐。 缝合怪看着地面的结界阵法,略微困惑之后,突然发出巨大的惊呼声:“这是魔阵?你……你是来自于异世界的邪魔?”语气之,似是充满了巨大的震惊和惧意。 李牧心一动。 这缝合怪知道阵法的存在? 不过它称之为魔阵?异世界的邪魔? 刹那间,很多的猜测,在李牧的脑海里一闪而逝。 不过,没有时间多想。 他直接出手了。 一招手,一名黑色鱼鳞套头甲衣武者手的长刀脱手飞出,落在了李牧的手,他身形如电,黑发狂舞,直接朝着巨大的赤红色钟乳石飞去。 先救人! 嗖嗖嗖! 三道血色触手,瞬间袭来。 李牧这一次,早有防备,玄气灌注刀身,刀光斩出。 叮叮叮! 半空暴起一簇簇火星。 金属交鸣的声音宛如疾风骤雨一般,瞬间不知道几百响。 李牧的身形,宛如移形换影一样,不断地在空变化位置,等到所有的残影消失,他已经怀单臂抱着沈小月,回到了阵法结界之。 “姐姐。”沈甲惊喜万分地冲过来,抱住沈小月。 沈小月依旧处于昏迷之。 “师父,姐姐她……”沈甲看向李牧。 李牧道:“失血过多,精气受损,并无大碍,回去食补药养,小半年即可恢复如初。” “多谢师父。”沈甲感激无。 他们姐弟真的是运气好,遇到了师父这样一个人,否则的话,别说是今日将姐姐从缝合怪的手救出来,只怕是连天龙堡的仇,都报不了,沈甲自己,早被人打死了。 李牧点点头,没有说话,再度看向缝合怪。 这个像是无数尸体东拼西凑缝补出来的怪物,实力之高,出乎李牧的预料。 “邪魔,你果然是邪魔……”缝合怪那张丑陋恐怖的脸,有着愤怒和嗜血的气息,大吼道:“今日,我要吞饮你的血,哈哈,可以结束最后一步,制造出我最完美的身躯,哈哈,没有那个女人的血,也不要紧,用你的血,可以。” 他数十道触手,宛如流光幻影,犹如怪蛟出海,疯狂地朝着李牧席卷而来。 李牧深吸一口气,体内的玄气,骤然加速流转,像是突然换了一个人一样,恐怖的气息气势澎湃,肉眼可见的空气乱流朝外席卷,一步踏出,整个地下坑洞都颤抖了起来,身形如流光般窜出去。 啪! 他伸手抓住了其几根血色触手,手臂发力,猛地一轮,缝合怪犹如小山一样的身躯,被直接拽到半空,像是风车一样,被抡了起来。 “你……”缝合怪怒吼。 轰轰轰! 李牧左右反复甩臂,将缝合怪狠狠地摔在左右两侧,来回狂摔,像是在摔老鼠一样。 地下坑洞剧烈地摇晃着,如同地震。 这样的战斗画面,实在是太狂暴了。 自称是真神的缝合怪,像是无助的沙包一样,不管如何挣扎,都无法逃脱李牧的‘魔爪’。 啪! 突然,那几根触手齐齐断裂。 缝合怪狠狠地甩出去,撞断了不知道多少根钟乳石,庞大的身形深深地镶嵌在了石壁,装进去一个怪形状的凹陷。 李牧看了看手的触手。 空。 像是输液的管子。 同时,他注意到,那些被撞断的红色钟乳石,内部竟然也是空的,一个个弯弯曲曲的孔洞,一直蔓延向石根,通往顶部石壁不知道什么地方。 滴答滴答。 似曾相识的诡异红色液体从那些孔洞滴答下来,落在钟乳石下面的小池。 “这是那些牢房血池的液体。” 李牧看着坑洞无数个鲜红色的钟乳石,再看之前捆缚着沈小月的那个钟乳石,每一个都像是一个个天然的吸管一样,从顶部不断地吸取下来红色的体液,注入到地面的小池,然后小池的液体,又通过地面一些孔洞和沟渠,朝着坑洞深处汇集而去。 不用想,坑洞的最深处,必然还有一个巨型血池。 李牧隐约,明白了什么。 “站在圈子里,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 李牧吩咐沈甲一句,然后朝着坑洞深处走去。 他预感到,这个看似恐怖的缝合怪,并不是四海神教少主口的真神,而是另有其人。 嗖嗖嗖! 一道道的触手,疯狂地袭来。 镶嵌在石壁的缝合怪,挣脱出来,再出向李牧杀来。 李牧头也不回,弹指射出一道刀光。 咻! 刀光贯穿了缝合怪的头颅,然后流转飞射,宛如流萤一般,充满了极致的魅惑和美感,也蕴含着无限杀意,将它那庞大的身躯,直接斩杀切割开来。 缝合怪犹如巨袋的肚皮破裂,里面腥臭的脓水喷出来,还有一截截的残肢断臂,有些是从人身切割下来,有些则是从动物身切割下来,用某种异的手段缝合在一起,但是被刀光斩过,像是一个原本勉强运行的老旧机器,一下子崩塌了一样,各种‘零件’乱飞迸射。 “不,你怎么可能拥有这种力量……” 缝合怪惊恐地怒吼,挣扎。 但它越是挣扎,身形崩溃的越快。 最终,生机消散,缝合怪庞大的身躯化作了一个肉山,垮塌下来,微微蠕动,恶心而又血腥。 它被一招秒杀。 李牧头也不回,朝着坑洞里面走去。 阵法里,沈甲用看着神仙一样的眼神,看了李牧的背影。 刚才那一瞬间,刀光缭绕,似是有生命一样,瞬间将实力恐怖深不可测的缝合怪直接秒杀,那一瞬间的刀法,简直不像是属于这个世界,而是来自于传说之神魔仙界一样,不是凡人的刀法。 李牧往里走了百米左右,停了下来。 地面和地面下,一条条看见的看不见的小渠沟壑,仿佛是人体的一道道血管一样,带着那种诡异的红色液体,不断地汇合,最终,在坑洞百米深处,汇合成为了一片鲜红色的汪洋。 李牧看着眼前,波澜澎湃一直泛动到远处看不到边际的黑暗之的‘血海’,脸露出了惊讶之色。 无声无息的血海波澜下起伏,这可是地下之海,按照眼前所见的面积的话,只怕是整个玄天圣城,都在这个地下血海的覆盖范围之内吧。 一股极为强大而且难以形容的力量,在血海之,若隐若现。 李牧站在岸边,看着一直延伸向无边黑暗之血海,面色凝重。 血海之的力量,让他感觉到忌惮。 那仿佛是,也是一种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 “你来自于哪里?” 一个古老的声音,从血海之传出来。 李牧没有回答。 他在感知着这个声音的具体来源。 但很怪,声音仿佛是与这整个血海融为一体一样,根本没有一个确定的点。 “你和我一样,是来自于天外的生物,你不属于这个世界。”那个古老的声音再度响起,道:“年轻人,我们之间,不应该战斗。” 李牧道:“刀锋所向,斩嗜天下,不管是在哪个世界,邪恶都该无所遁形。” “行侠仗义吗?”血海的古老声音,略微沉默了片刻,又道:“看来,你我道不同,这是杀妻夺子之仇更加无解的矛盾……但是,年轻人,哪怕你的道通天,你现在的实力,也杀不了我。” “那试试吧。” 李牧浑身玄气光辉流转,身形腾跃而起,如一条剑鱼一样,一下子扎入到了血海之。 澎湃的海面,连一丝波澜都没有产生。 但很快,水面剧烈地沸腾了起来。 血色的海水,像是一锅烧开了的水一样,咕嘟咕嘟地泛动。 突然,一道道的血水之柱冲天而起。 海面掀起数十米的巨浪。 一炷香时间之后,李牧的身形,冲天而起,从血海之下腾跃起来,微微在虚空一顿,双手握刀,一刀斩下,海浪犹如空气般被分开,出下了一刀巨大的裂缝,隐约可见,下方一个手握着三叉戟的高大身影,宛如神魔,神威凛然。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不是这个宇宙的存在,你来自于邪魔宇宙,你是谁?”这个站在海底的三叉戟高大身影,发出了惊怒的咆哮。

上一篇   0915、完全碾压

下一篇   0917、时光荏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