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9、绝命鸳鸯? - 圣武星辰

0919、绝命鸳鸯?

“陆掌门,天道宗如今好歹也是到大宗门,总得拿出一些大宗门的样子,难道你要包庇魔教妖孽不成?还是说,你天道宗,早就暗通魔教了。” 一个身着道袍的负剑中年妇女,眼神凌厉,咄咄逼人。 陆川刚要张口说话,旁边又有一位脸上带着阴森邪气的白面无须中年人,往前一步,道:“东方魔教的这群邪魔歪道,曾经在大陆武林上,掀起滔天巨浪,一个个都是包藏祸心,淫邪歹毒之徒,人人得而诛之,贵宗的沈甲,却与魔教妖女私通,嘿嘿,陆掌门,你如今,也算是大陆上有头有脸的人,得给我们各大派,一个交代。” “我们诸大门派,这些年,为了武林,为了道义,各处捕杀剿灭魔教余孽,流血牺牲,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怎么,现在你天道宗崛起,就要包庇魔教妖人了吗?” “就是,天底下的事情,大不过一个理字,就算是李致远出来,我们也不怕,有本事,就真的把我们全都杀了。” “我们今日前来,只为讨一个公道。” “交人,把沈甲和魔教妖女蓝盈盈交出来……” “这天底下,难道没有地方说理了吗??” “若是你天道宗执意要包庇魔教妖人,那我们各大门派,哪怕是拼着粉身碎骨,也要铲灭了你天道宗。” 各种各样义愤填膺的怒吼声,此起彼伏,沸腾在天道宗院落周围。 这些年以来,天道宗虽然名声冲天而起,但宗门内依旧颇为朴素,并未大兴土木,还是以前的院落,青砖瓦墙,白色房舍,掌门议事大殿大概是整个院落最大最宏伟的建筑了,但也不过五六米高,被各大门派的两千多武林高手簇拥一堵,简直就像是山洪大水,拍击着一个小小堤坝一样,仿佛一瞬间,就可以将其击垮。 陆川疲于应付。 其他天道宗的弟子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突然,人群分开。 身着白袍的沈甲,挽着一个黑衣女子的手臂,从天道宗大院中走出来,十年时光过去,昔年那个稚嫩的少年,变得魁梧而又精壮,眉如刀,眼如剑,鬓角斜飞,英俊而又威严,一等一的俊品人物。 他旁边的女子,身形窈窕,气质落落大方,黑裙上有血迹,一双丹凤眼,极为有神,眸光凌厉,浑身上下有英武之气,容貌五官算不上如何秀美,但无比周正,皮肤细腻白皙如雪,额头光洁,比一般人的高一些,极为饱满,给人一种蕴含智慧的印象。 “出来了出来了。” “嘿嘿,果然是私通妖女。” “这下子,看天道宗怎么说。” “我早就看出来了,这个沈甲,杀性太重,迟早堕入魔道,现在果然应验了。“ 无数道目光,都集中在了沈甲和蓝盈盈的身上。 “师叔。”沈甲向陆川行礼。 陆川道:“你……你怎么出来了呢?”本来想着让沈甲令人,就藏在天道宗大院中不出来,各大宗门逮不住现行,和稀泥就可以应付过去,没想到沈甲自己主动出来了。 “是弟子的错,招惹来了麻烦,就该弟子来承担,不能连累掌门师叔和各位师兄弟。”沈甲正色地道。 陆川摇摇头,道:“你小子啊,太耿直了,躲起来等你师父过来,一切都解决了。” 沈甲苦笑。 师父嫉恶如仇,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万一惹得他生气,不如不知道。 他转身,看向诸大门派的高层们,道:“你们不是要找我沈甲吗?现在我出来了,你们想怎么样?划出到道来吧,我沈甲接着。” “狂妄。” “不知悔改。” “执迷不悟。” “你亲手杀了那妖女,我们或许可以留你一条命。” 各大门派的人群愤怒了起来,沈甲的态度,让他们被刺痛,认为威严收到了侵犯,在各大宗门掌门的安抚之下,才没有一下冲破天道宗的防线。 “沈甲,念在你年轻尚轻,不知道江湖险恶,我们愿意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让这个妖女,说出魔主夏烈的隐身之处,然后让她将功赎罪,配合我们一起诛杀这个大魔头,那我们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 身穿道袍的负剑女道士大声地道。 “呵呵。”蓝盈盈淡淡地笑了笑,不屑鄙夷之意,溢于言表。 沈甲也笑了起来:“天绝师太,这是不可能的,盈盈怎么会配合你们,去谋害自己的父亲,你们想要找到蓝教主,什么替天行道都是假的,不过是贪图他手中的武神图吧。” “小家伙,不要不知好歹。”阴气森森的白面中年人步步逼近:“年纪轻轻不学好,被妖女美色所迷惑,这一辈子就算是了,交出妖女,否则,我不介意替你师父,教训教训你。” 沈甲一听到‘师父’二字,顿时神色凌厉起来,身躯笔直如刀:“呵呵,我沈甲行的正,走的端,一直都谨遵我师父教诲,你算是什么东西,也配说这种话?” “放肆。”有人大喝:“竟敢对我龙鹰教教尊大人如此无礼。” 沈甲冷笑,正要说什么,突然眼睛余光看到什么,脸色一下子大变,原本高傲凛冽的神态,骤然变得畏畏缩缩,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下意识地就低头。 这样的变化,瞬间就被一边的蓝盈盈捕捉到。 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姑娘,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顺着之前沈甲的目光看去。 就看远处的山道上,一个白衣如玉,英俊的简直不像是俗世间凡人的年轻男子,从竹林之中缓缓地走出来,碧绿翡翠一般的竹林之海中,那一抹白色,纯净如雪,温润如玉,任何人一看之下,都会怦然心动。 几乎不用思考,脑海里一下子就冒出来了一个人的名字。 天底下,唯有这个人,才会让小甲如此忌惮又如此畏惧。 蓝盈盈的心里,也有一些紧张。 哪怕她不是魔教圣女,只是一个普通的武林中人,面对这个人的时候,都会紧张,魔教的消息网络遍布四海,远比一些大宗门知道的多,所以也颇为清楚,这位昔日的,真正的修为,到底有多恐怖,可以说,这个人,现在是这片大陆上一个活着的传奇,活着的神仙。 如果他也反对自己和小甲的事情的话,那…… 蓝盈盈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 像是他们这样的江湖儿女之情,因为立场和阵营而夭折成殇的例子,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无情总是江湖,冰冷的是这个世界,在真正的利益和所谓的正邪面前,又有几个人,会在乎真情? 陆川等人,此时也看到了李牧的到来。 天道宗的弟子,骚动了起来。 这样的变化,也让各大宗门的高手强者们,意识到什么,扭头看去时,看到了从竹林深处缓缓而来的白衣英俊男子,就算是再蠢的人,此时也都猜出来,这个白衣男子的身份。 李牧负手步行而来。 身后跟着愁眉苦脸的方眉。 气势汹汹的各大门派强者,如同波浪一样分开,无声中不约而同地避开一条道。 李牧从中间走过。 “师父。”沈甲心虚地迎上来。 这一次,的确是被人追杀的无路可走了,才来到天道宗,原本是不想惊动师父的,只是要助天道宗的威名,暂却敌人,让盈盈有时间养伤,然后再离去,但是各大门派的突然涌来,像是早就计划好的一样,一下子,将他堵在了天道宗,也终究还是惊动了师父。 “嗯,”李牧点了点头,道:“听说你和魔教的人勾结在一起了?” “师父,盈盈她不是一般的……”沈甲听到师父这么问,立刻忙着解释。 李牧摆摆手,道:“你就告诉我,有,还是没有?” “这……”沈甲低下了头。 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在这个世界上,只怕两个人,其中之一就是如师如父亦如友一般的李牧。 “李大侠,不怪小甲,是我勾引他的。”蓝盈盈语不惊人死不休,道:“但是我失败了,他只不过是同情我,才带我来天道宗养伤,你要是杀,就杀我吧。” 李牧看了看这个女孩,呵呵一笑:“好一个女魔头,勾引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蓝盈盈眼睛对视着李牧,没有低头。 “李公子,你要给我们一个交代。”龙鹰教教尊开口道。 负剑女道士天绝师太也道:“我金山宗与魔教仇深似海,这妖女今日一定要杀,李公子,你不会为了庇护徒弟,不惜毁了自己的名声吧?” “杀妖女。” “除魔教。” 两千多人的高呼,宛如山呼海啸。 李牧看向沈甲,道:“你怎么说?” 沈甲艰难地抬起头,看着李牧,噗通一声,跪下来,道:“师父,我愧对您的教导,只是,我和盈盈,是真心相爱的,她不是传言中那种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我……师父,徒儿知道这么做,有负您教诲,也损了您的威名,徒儿不敢奢求其他,您一掌打死徒儿吧,只求您饶过盈盈,她是一个好姑娘……” 李牧道:“所以说,你竟然愿意为了这个女人去死?” 沈甲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咚咚咚地磕头。 李牧看向蓝盈盈。 这个骄傲的大额头女孩子,锵地一声,抽出腰间的弯刀,道:“李大侠,我的头就在这里,你拿走,一切与小甲无关。”她说着,幽蓝森寒的刀锋,就朝着自己的脖子里抹去,干脆决绝,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泥带水。

上一篇   0918、魔教

下一篇   0920、谁正谁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