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3、血腥大战 - 圣武星辰

0923、血腥大战

“这一次围山的各路人马中,就有玄天云宫的人。”陆川道。 李牧点点头,道:“无妨,是敌是友,一问便知,让他上山门一见也好,难道还会怕他不成?” 陆川点头道:“好。” 他手中拿出一个令牌,注入玄气,一道流光飞射出去,落入天道山的无形阵法之中,顿时一层层空气涟漪,在山门之前荡漾开来。 很多聚集在天道山外的武林中人,这一瞬间,看到了令他们深深震撼的一幕,无形的半透明气浪,仿佛是从天穹之上垂下来的水帘一样,将整个天道宗的山门,都保护在其中,如此壮观的景象,简直就如同传说之中的仙境一样,令人瞠目结舌。 风云大陆何曾见过如此不可思议的一幕。 就如同传说之中的神仙手段一样。 虽然在此之前,已经有一些武林高手陷身于天道宗护山阵法之中,死的不明不白,但这种阵法,风云大陆上一些宗门也会,类似于奇门遁甲之术,视觉欺骗,配合一些特殊的物品和工具,可以布置困人的阵法,但哪里看到过,如此遮天蔽日数千米高的巨型阵法? “李贼果然是来自于天外的邪魔,不然怎么可能有如此手段?” 天绝师太冷哼道。 “聂兄,请吧,希望你可以说服李贼,让他主动投降,或许还可以饶他一命。”一个站在青铜战车上,浑身都披着黑铁神甲的魁梧男子声音低沉地道。 他是西毒域神宗的第一神将,也是很多年之前就进入了十一境的强者。 无数道目光,都落在了聂人龙的身上。 聂人龙点点头,道:“尽力而为吧。” 就看远处的透明水帘水幕上,一个拱形的透明门缓缓地开启,【天道修罗】李致远的得意弟子【霹雳剑魔】沈甲,站在悬空的透明大门,朗声道:“聂前辈,请吧。” 聂人龙化作一道流光,飞射过去,进入透明拱门中。 五大神宗阵营中,有人想要趁机冲。 西毒域第一神将手中战戈一抬:“过去送死吗?且等聂宗主一探虚实再说。” …… “小友,世事无常,没想到我们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了。” 聂人龙站在大殿里,看着丰神如玉的李牧背影,面色也略有些尴尬,叹息着道。 李牧转身过来,微微一笑,道:“世事如潮人如水,这就是江湖,聂老哥,你来莫不是为了劝我投降?” 聂人龙尴尬地笑了笑,道:“李小友乃是人中之龙,外面那些离谱的传言,不过是有心人故意针对你,暗中传播扩散的,只是,何必与五大神宗作对呢,古往今来,这片大陆上,同时与六大神宗作对,没有任何人,也没有任何势力赢过,天道宗纵然奇才辈出,但毕竟是寡不敌众,李兄乃是天纵之人,欲与天比高,但天道宗这一片基业……” 话还没有说完,陆川直接打断,道:“天道宗上下,与李师弟共存亡。” 李牧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陆川在很多时候,都是一个脾气极好的老好人,颇有人格魅力,但唯有在涉及到李致远的事情的时候,就会变得 特别强硬,龙有逆鳞,触之必怒,李致远应该就是陆川的逆鳞吧。 聂人龙脸色越发尴尬,道:“若是能够化干戈为玉帛,岂不是更好。” 李牧笑着问道:“那聂大哥你觉得,现在还能华干戈为玉帛吗?” 聂人龙被李牧的眼神一看,顿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当年李致远救了他,这些年,他为了维护玄天云宫的名誉声望,对外宣称,自己与李致远打了一个平手,这多少就有一点不厚道,现在再来代表五大神宗说这种话,的确是不太合适,而且他也知道,以各大神宗的一贯手段,李致远如果真的降了,束手就擒,未来的下场,只怕是也会很惨。 “那些传言,不过是谣言而已,如果想办法澄清的话……”聂人龙努力地道。 李牧又笑着道:“那些话,都是我说的。” 聂人龙道:“关键不在这里……” 李牧又打断他,道:“我也的确是来自于天外。” 聂人龙怔住。 李牧道:“但来自于天外的,就一定是邪魔吗?” 聂人龙不说话。 李牧道:“聂兄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聂人龙苦笑,最终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我就知道,说服不了李小友,也罢,那这个话题,我就不提了,以免贻笑大方,今日前来,也不过是存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我身为五大神宗掌教之一,不得不来,哈希望李小友勿怪。” 李牧笑道:“怎么会?哈哈,聂老哥这次来,就是我天道宗的贵客。”言外之意,下一次来,可就不确定了。 这时,有天道宗弟子,奉茶进来。 李牧道:“聂老哥哥尝一尝我在小竹峰自己种的茶,新品种,其他地方没有,我称之为‘毛尖’,茶味甘醇,先甜后苦,然后再甜,便如这江湖之事一样。” 聂人龙道:“既然是为五大神宗做说客而来,怎么能喝小友的茶,没有脸啊。” 陆川淡淡地道:“放心,我们这茶里,没有毒。” 聂人龙一怔,旋即苦笑,道:“我并非是这个意思,既然如此……”他走上去,端起杯子,将茶水一饮而尽,道:“李小友,我实在是愧对你,只是五大神宗,向来都是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哪怕是不愿意与小友你为敌,但也必须得来天道宗,我知无颜见你,若是五大神宗攻破天道宗,我哪怕是拼着一死,也要护你周全。” 这话,却是说的掷地有声,极为硬气。 陆川脸上,也不禁露出欣慰之色。 本来江湖上的事情,就分不清楚黑白,一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从来都不是字面上说说而已,而是真正的金玉良言,只有走过江湖的人,才能深切的体会。 陆川是江湖中人,自然也明白这八个字中蕴含着的分量和无奈。 这一瞬间,他突然对聂人龙的印象改观了。 毕竟……都是江湖中人啊。 “呵呵,好,老哥哥这一句话,我记住了。”李牧微微一笑,道:“既如此,那就不耽误老哥哥时间了,小甲,替我和掌门送客。” …… 聂人龙的游说毫无疑问以失败告终。 回到山下,五大联盟阵营中,他推脱无颜见人,带着玄天云宫的高手,后退十里,安营扎寨,闭门不出。 “哼,怕不是念旧,与那李贼关系莫逆,所以借口不出战吧。” 很多人对此非议。 但聂人龙就是闭关不出。 五大联盟在游说失败之后,终于开始发动了对天道宗的进攻,几乎是铺天盖地泄洪式的全面攻击,数十万武道强者同时出手的画面,大概也就在数百年前的正邪圣战中才能看到的画面。 当初的一次圣战,一次攻击,就让自称是天下第一神教的东方教损失惨重,五大神宗联盟可以说是占尽了优势,完全是正面碾压,但这一次,惯用的百试百灵的手段,却狠狠地碰壁,任何的攻击,根本威胁不到天道宗的内部的一草一木不说,完全就是白费力气,抛媚眼给瞎子看。 因为天道宗的透明涟漪阵法,隔绝了一切远程攻击。 而近战的话……一旦五大神宗的高手冲入阵法,就迷失了五感,如大头苍蝇一样乱逛,有些死于自相残杀,有些则被分割开来,然后天道宗集中优势兵力,集中歼灭。 第一日下来,五大神宗联盟的人手,损失了五千有余,其中就有两位九境、二十位八境,以及数百位六七境的强者级人物。 与之截然相反的是,天道宗未曾折损一人。 大阵蕴含天威,岿然不动。 战斗暂停下来,五大神宗的掌教,一个个脸都绿了。 虽然早就料到,天道宗和李致远会很难缠,但是没有想到,会难缠到这种程度。 许多战前叫嚣的很凶的武道强者,一个个都低下了头,气的牙痒痒。 “磨,一寸一寸的磨,我就不信了,他这个阵法,可以永远撑下去。”西毒域的第一战神发出了怒吼。 这似乎是占据了人数优势的五大神宗联盟最笨但也是最好的办法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战事不停。 来自于风云大陆的数千个宗门,数十万武道强者,轮番上阵,轰击大阵,消耗天道宗的有生力量,但也只是将阵法往后推了不到十米而已,杯水车薪,而联盟却损失了超过三万有余的强者。 这简直是不可承受的损失。 也是一种耻辱。 消息传遍大陆,所有关注者都惊掉了牙。 之后又是一个月,五大神宗联盟开始有重点,有侧重地攻击大阵的不同方位,好像是有高人在背后指点一样,开始急骤地压缩天道宗的阵法。 半年时间过去。 天道宗的阵法,被压缩到了主峰之下。 联盟的高手们兴奋无比,终于看到了曙光。 所有人都坚信,只要攻破了天道宗的阵法,就可以一拥而上,将包括【天道修罗】李致远在内的所有人,都彻底横扫,斩灭在天道峰上。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跌破了他们的眼球。 :。:

上一篇   0922、终于到来

下一篇   0924、终极一战